您现在的位置: 公务员期刊网 >> 论文范文 >> 文学论文 >> 文学研究论文 >> 正文

等待中女性人物探析

本文作者:杨丽 单位:新乡学院外国语学院

淑玉在哈金的笔下是一个典型的中国农村妇女的形象,集保守思想和传统美德于一体。她的身上有着几千年封建思想的残余,具有中国传统乡下女人的愚钝保守、逆来顺受;也有着淳朴贤惠、吃苦耐劳、勤于持家等民族文化的沉淀。她是那个特定年代里千千万万个普通村妇的缩影。哈金对淑玉的描写主要通过其相貌、语言和动作。尽管没有大篇幅书写,却也将一个典型的乡下女人的形象刻画得真实生动。淑玉一出场就带有一定的弱势语境:“淑玉又瘦又小,而且还十分老相。细胳膊细腿地撑不起衣服,穿在身上永远晃晃荡荡。除此之外,她裹着小脚,有时打着黑色的绑腿。她的头发完成素髻,使脸显得更憔悴。”(金亮,2002)淑玉消瘦单薄,模样一般且裹着小脚。在20世纪40年代的中国,裹脚已属个别现象,可淑玉却甘愿承受苦痛,只因为她认同脚越小在男人眼里就越俊。当医院的护士因好奇想要看她的小脚时,她果断拒绝,并认为脱鞋露脚就等同于脱裤子,只有她的男人才能看。淑玉是封建礼教的受害者,她的身上还残存着封建思想的保守和愚昧。在孔林探亲离家前的一个夜里,淑玉夹着枕头走进了他的屋子,想要和他同房生个儿子。她对孔林说:“等咱们都老了,动不了了,不能下地干活了,咱得有个儿子养老啊。”“丫头总归靠不住,出了门子就是人家的人了。”(金亮,2002)由此可见,重男轻女、养儿防老等封建思想在她心中依然根深蒂固。于淑玉而言,孔林作为丈夫的角色是严重失职的,他给了淑玉妻子的名分,却没有投入思想和感情。可淑玉却没有怨言,从没有怀疑过他们会白头偕老,就在他们离婚后,孔林在过年时去看望,“她脸上笑开了花,好像他刚出远门回来”。(金亮,2002)还对孔林自称是“你的老婆”,并起誓以后会帮着孔林。在她心里,她还是孔林的女人,以夫为天、从一而终的观念依然在她思想中存留。淑玉出现在孔林生活中是孔林出于孝道对媒妁之约妥协的结果,所以孔林从一开始就对她很不满意,认为她绝对上不得台面,自结婚之后从不允许她去医院探亲,在女儿出生后就已经分房而居。她虽人在围城内,却受尽冷遇,犹如守活寡。可善良的淑玉并无怨言,她依然担当起妻子的职责和义务:爱护丈夫,抚养女儿,孝敬公婆,操持家事。正如本生在法庭上所说的那样:“她在他们老孔家生活了二十多年,像头哑巴牲口一样伺候他们。她伺候他那个病老娘,直到老太太死。再往后,他爹也病了,她伺候老头儿三年,从没让他起过褥疮。他爹死了以后,她一个人拉扯大他们的闺女。她的男人还活着,可她像个寡妇一样忙里忙外。”(金亮,2002)面对孔林连续十几年不停地提出离婚的申请,她依然不懊恼,依然尽本分。即便在最后,按照规定无论她是否同意孔林都可以离婚时,她依然没有吵闹,没有条件和要求。孔林对她并无感情,却也坦诚她是个心地简单纯洁的女人,是个好妻子,他在她身上找不出确凿的缺点。毫无疑问,淑玉既恪守了中国的传统美德,又沿袭了封建思想的残余,她既是善良的,也是保守的,更是无辜的。不禁让读者“既替她感到愤慨、不平,又替她感到惋惜、难过,还觉得她活得有点窝囊”。(郭栖庆,2001)

曼娜是哈金精心塑造的一个人物,是完全不同于淑玉的一个角色。如果说淑玉是中国农村传统和保守的代言人,那她则代表着城市里年轻的有朝气的女性群体。她在城市工作,有一技之长和独立的经济能力,且受过正规教育,为人热情奔放,勇于追求爱情。可让人感慨的是她的一生却是充满遗憾和悲剧的一生。曼娜幼年丧父丧母,小时候从来就没有幸福过,于是比常人更渴望温情,对待感情也更加的决绝。然其短暂的一生却不断地为情所伤,上演着一曲无声的悲歌。曼娜在护士学校上学期间,生命当中的第一个男人董迈闯入了她的生活中,两人鸿雁传书,卿卿我我,很是甜蜜了一段时间。当董迈向她求婚时,她因未来还不确定、在校学习结婚不现实为由劝其打消了念头。董迈因工作关系要调离一个较偏远的地方时,他再次追问曼娜何时结婚,曼娜保证说快了,可“话是这么说,她也不清楚他是否还能回到木基市。她想等一段时间再说”。(金亮,2002)然而这一次等来的却是董迈的分手信,曼娜因对方务实的选择而惨遭抛弃。如若曼娜当初果断答应董迈的求婚,或许其人生轨迹将是另一番模样,然而她在不断地等待中丧失机会。曼娜似乎对未来有一种无常感,从一开始就陷入了等待的宿命,冥冥之中似乎昭示着曼娜以后的人生。失恋后的曼娜独自疗伤,在和孔林的不断交往中逐渐产生新的感情。曼娜的性格中有一种敢于追求幸福和自由的现代精神,和孔林的相爱过程中她是积极主动的。她渴望有一个心灵的归宿,然而命运之神并未就此眷顾她,和有妇之夫孔林的相爱不过是另一场悲剧的开始,她从此陷入了无休止的等待之中,18年的漫长等待几乎耗尽了她的激情和青春;孔林的朋友杨庚对她的强暴则是雪上加霜,她的身心备受摧残,肇事者却安然无事,逃避了法律的惩罚,而她这个受害者却又成了别人眼中的谈资笑料。至此,她的生活已够多艰,一连串的打击不断地消耗着她对生活的热度,然而她的悲剧还远未结束,和孔林历经磨难之后的最终结合并没有给她带来理想中的幸福,两人有幸在一起,却无力再相爱,婚后繁琐平淡的生活让她变得更加乖戾和无常,最后落得个身患重病、即将离世的结局。曼娜是勇敢的,她在那个特定的年代敢于冲破世俗的眼光去追寻属于自己的感情,可与此同时她也是可悲的,她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了一个没有担当的男人孔林身上。董迈是吴曼娜生命中的一个过客,一切还没来得及发生就已经匆匆过去。杨庚是她生命中所面对的男性暴力的一个符号性人物,而她赖以托付终身的孔林是一个被抹去了生命热度的变得不可信赖的处事主义者。(罗义花,2010)孔林才是造成曼娜人生悲剧的主因。曼娜的心里始终有一个关于天使的记忆,她也选择了白衣天使的职业,然而造化弄人,多舛的命运使得她离天使越来越远。她不断地追寻爱情,执著地坚守只为拥有一个坚实的臂膀,然而结果只能任命运摆布,最终成为一个悲剧。

《等待》是一部看似简单平常实则意蕴深远的小说。哈金以其扎实的创作底蕴和对世事人性的深刻洞察为读者呈现出了一场精神上的饕餮盛宴。淑玉身上融合了中华传统美德和封建思想的残余,其本性善良又略带愚昧。曼娜个性大胆,勇于追求自由和爱情,然而其悲剧的一生不禁让读者动容。哈金对他笔下的两个女性人物给予了深切的同情和理解,并以她们的喜怒哀乐折射出特殊年代下的社会风貌及普通小人物的无奈和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