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公务员期刊网 >> 论文范文 >> 医学论文 >> 合作医疗论文 >> 正文

农村合作医疗脑梗死住院患者的费用差异

摘要:目的分析脑梗死住院患者的医疗费用差异情况,提出相关政策建议。方法采用回顾性调查方法对脑梗死患者的住院费用进行研究,运用统计软件SPSS17.0对住院数据进行描述性分析、方差分析和t检验。结果脑梗死住院患者的平均费用为6317元,实际补偿比为75%,男性(54.2%)多于女性(45.8%),平均年龄(64.1±11.4)岁,以60岁(71.9%)及以上为主;主要集中在县内、公立医疗机构就医(83.3%,77.5%),支付方式以单病种付费为主(76.9%);脑梗死住院患者的住院费用、补偿费用和自付费用在不同年龄段、不同就医地点、不同所有制医疗机构、不同支付方式下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加强对农村老年人慢性病的健康教育;提升县内医疗机构诊疗能力,落实双向转诊制度;规范民营医疗机构管理,强化民营医疗机构的社会责任感;积极推进单病种支付方式的全面实施。

关键词:脑梗死;住院费用;新农合

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是指在政府指导下,农民自愿参加,且筹资是个人支付、集体扶持和政府资助的方式,以大病统筹为主要内容的农民医疗互助共济制度[1]。2013年,贵州省印发《贵州省2013年度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统筹补偿方案基本框架的通知》,把脑梗死纳入22种重大疾病范围并且在全省全面推开重大疾病的补偿[2]。2012年脑梗死患者平均住院费用为7241.3元[3],约为农村居民全年人均纯收入的91.47%[4],该疾病医疗费用在所有慢性病医疗费用中呈现快速增长的态势,已成为国家和众多家庭的沉重负担[5]。因此,选取贵州省3个县2013年新农合脑梗死住院患者为研究对象,分析其住院费用、补偿费用、自付费用在不同条件下的差异情况,为减轻患者疾病经济负担提供参考依据。

1材料与方法

1.1资料来源来源于贵州省3个县2013年新农合住院费用信息系统数据,研究对象为系统中诊断为脑梗死(ICD-10编码:I63)的病例。剔除信息记录不全患者,最终纳入研究的共1183例患者。1.2方法回顾性分析贵州省3个县2013年1-12月新农合的住院病例中主要诊断为脑梗死的病例,信息包括性别、年龄、就医机构、补偿方式、就医方式和住院费用等。应用Excel2007软件对原始数据进行整理,应用SPSS17.0软件进行分析,分析方法是描述性分析、方差分析和独立样本t检验,统计学检验水准α=0.05。

2结果

2.1新农合脑梗死疾病住院患者一般情况3个县脑梗死住院患者共1183例,平均住院费用6317元,次均补偿费用4736元,实际补偿比为75%;病例数最多的县为SN县902例(76.3%),男性患者(54.2%)多于女性患者(45.8%),患者主要集中在县内、公立医院就医(83.3%,77.5%),年龄范围在12~89岁,平均年龄(64.1±11.4)岁,60岁以上的患者居多(71.9%),支付方式以单病种付费患者为主(76.9%);从平均支付费用情况上看,费用最高的县为ZJ县(9245元),男性患者(6347元)略高于女性患者(6283元),患者年龄越大费用越低,县外费用(11312元)远高于县内费用(5319元),民营医院的费用(11001元)远高于公立医院费用(4959元),按项目付费的费用(6873元)高于单病种付费方式的费用(4467元)。2.2不同性别脑梗死住院患者费用差异分析经t检验,不同性别患者的住院费用、补偿费用以及自付费用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2.2不同年龄段脑梗死住院患者费用差异分析经单因素方差分析,不同年龄段患者的住院费用、补偿费用以及自付费用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2.3不同县域脑梗死住院患者费用差异分析经单因素方差分析,不同县域患者的住院费用和补偿费用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2.4不同就医地点脑梗死住院患者费用差异分析经t检验,不同就医地点患者的住院费用、补偿费用以及自付费用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2.5不同所有制医疗机构脑梗死住院患者费用差异分析经t检验,不同所有制医疗机构就医患者的住院费用、补偿费用以及自付费用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2.6不同支付方式下脑梗死住院患者费用差异分析经t检验,不同支付方式下患者的住院费用、补偿费用以及自付费用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

3讨论

3.1脑梗死住院患者疾病经济负担情况分析脑梗死住院患者以60岁以上人群为主,男性多于女性,这与胡丹、李琳、祖学亮等[5-7]的研究结果一致,提示脑梗死仍然是威胁老年人身体健康的常见慢性病,男性多于女性,原因可能与吸烟、饮酒、肥胖、高钠高脂饮食、生活不规律、精神压力大等有关[8];就医主要在县内、公立医疗机构就医(83.3%,77.5%),提示县内医疗机构和公立医疗机构是住院患者首选的就医地点。此外,调查结果显示,脑梗死住院患者平均住院费用(6317元)高于同期贵州省农村居民年均纯收入(5434元),其平均自付费用(1581元)占同期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4740.1元)的33.4%[9],总的实际补偿比为75%,低于贵州省重大疾病实际补偿比80%的要求[2],提示虽然脑梗死住院患者的平均住院费用低于全国同期农村居民住院费用平均水平(6762元)[10],但对于西部欠发达地区的农村患者而言,疾病经济负担仍然较重,作为新农合重大疾病之一,实际补偿比还需进一步提高。3.2脑梗死住院患者费用差异情况分析脑梗死住院患者的住院费用、补偿费用和自付费用在不同年龄段、不同就医地点、不同所有制医疗机构、不同支付方式下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调查结果显示,脑梗死的高发年龄为45岁以后,这与谢斌华等[11]的研究结果一致,但其费用则是年龄越高费用越低,这与张泽丹等[12]研究结果矛盾,其原因在于,脑梗死的费用受多重因素影响,低年龄患者的住院费用可能受到住院天数、入院渠道、是否伴有并发症以及病情轻重程度等因素的影响。县外费用高于县内,是其费用的2.13倍,其原因在于,受新农合报销政策的影响,县内就医报销比例高于县外就医;脑梗死属于重大疾病,其对诊疗能力的需求会驱使患者选择去县外更高级别的医疗机构就医,县内医疗机构大多是县乡两级医疗机构,其费用相对县外医疗机构低,诊疗能力还需进一步提升;民营医疗机构费用高于公立医疗机构,其原因在于,公立医疗机构是国家举办的,具有非营利性质,受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取消药品加成及基本药物制度实施的影响,药品费用在患者医疗费用的比例下降[13],民营医院是社会出资为主的营利性的医疗机构,被要求承担与一般企业相同的税率、税种和税费,加之个别民营医院存在监管困难的情况,使得民营医疗机构住院费用相对较高[14]。有研究显示[15-17],不同医疗付费方式会影响住院患者的费用结构和经济负担。调查结果显示,单病种付费的患者在住院费用、补偿费用及自付费用上都低于按项目付费的住院患者,其原因是单病种付费方式是一种预付支付方式,医保部门通过基金预付形式对医院支出总额实现强有力的预算约束,对服务内容和质量进行监督,将稀缺的资源投入转化为优质的卫生服务,有效控制费用上涨[18],与按项目付费相比,单病种付费可以更好地规范医务人员的行为[19]。

4建议

4.1加强对农村老年人慢性病的健康教育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的参保对象主要来自农村地区居民,有数据显示,居民健康素养与文化程度呈正相关关系,且城镇居民健康素养水平高于农村居民[20]。因此应加强农村重点人群慢性病的健康教育,尤其是老年人,这部分人群的文化程度普遍不高,经济困难且大多有留守经历,身边无人照顾。另外,农村地区公共卫生人员,应提高对慢性病的防控和筛查能力,争取做到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做好三级预防。4.2提升县内医疗机构诊疗能力,落实双向转诊制度县乡两级医疗机构要明确作为疾病守门者的医疗功能定位,了解自己的诊疗能力,利用现行的医疗对口帮扶政策,借助上级医疗机构的医疗资源优势,进一步提升疾病诊疗能力和医院管理水平,争取把流向县外的病人吸引回来;政府层面应严格落实双向转诊制度,重大疾病可以在县外医疗机构进行诊治,诊治后通过双向转诊回到县内进行后期治疗、康复等,一方面可以缓解新农合基金压力,另一方面减少患者的非直接医疗费用的产生,减轻患者疾病经济负担。4.3规范民营医疗机构管理,强化民营医疗机构的社会责任感有研究显示,民营医院存在着内部机构设置不完善、职责权限不明确,未形成相互制衡机制等问题,可能是导致民营医院住院费用较高的主要原因[21]。民营医疗机构是我国医疗卫生体系的构成要素之一,对公立医疗机构起到补充作用,本调查结果显示,在民营医院就医的患者比例接近四分之一,其费用是公立医院的2.23倍,因此,为了更好发挥社会资本办医的作用,应该加强对民营医疗机构医药价格的监管力度,规范内部管理,强化社会责任感,从而保证患者就医环境。4.4积极推进单病种支付方式的全面实施改变患者的支付方式,可以有效地控制医疗费用的上涨[22],研究结果发现,单病种支付方式的患者支付费用明显低于按项目付费的患者,提示一方面单病种支付方式更能缓解患者的疾病经济负担,另一方面也减轻了新农合基金压力。有调查显示,在医疗费用每年增长的情况下,单病种支付方式对于规范医疗行为,控制医疗费用过快增长有显著的效果[23],因此应积极推进单病种支付方式的全面实施。

参考文献

[1]YipW,HsiaoW.China'shealthcarereform:Atentativeassessment[J].ChinaEconomicReview,2009,20(4):613-619.

[2]陈珍,刘国琴,楚亚林,等.贵州省6县新农合重大疾病患者住院费用及保障水平分析[J].预防医学情报杂志,2016,32(9):945-949.

[3]中华人民共和国统计局.中华人民共和国2012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EB/OL].(2013-02-22)[2017-05-12].

[4]夏冬梅,向月,李玉龙,等.恶性骨肿瘤患者化疗间歇期睡眠障碍与生活质量的相关性研究[J].护理学报,2014,21(21):25-28.

[5]胡丹,董峻,朱靖,等.2007-2011年某三甲医院脑梗死住院费用构成及影响因素分析[J].中国卫生统计,2014,31(4):707-709.

[6]李琳,蔡乐.脑卒中病人住院费用构成及影响因素分析[J].中国卫生经济,2008,27(9):79-80.

[7]祖学亮,朱宇飞,李新华.1771例脑梗死住院病人的医疗费用分析[J].中国卫生统计,2009,26(5):515.

[8]路彦伟.脑梗死发病率与性别、年龄及并发症的关系探讨[J].临床合理用药,2010,3(6):50-51.

[9]贵州省统计局.2015年《贵州省统计年鉴》第十部分:10-8农村居民家庭生活[EB/OL].(2015-12-01)[2017-05-15].

[10]国家卫生计生委统计信息中心.2013第五次国家卫生服务调查分析报告[EB/OL].(2016-10-26)[2017-05-15].

[11]谢斌华,谢慧清,余智平.1720例脑梗死患者住院费用的统计分析[J]中国卫生统计,2012,29(6):933-934.

[12]张译丹,张喜春,项雪,等.辽宁省八家县医院脑梗死住院患者费用分析[J].医学与哲学,2016,37(12):93-97.

[13]尹红燕,王珩,李念念,等.安徽省县级公立医院脑梗死住院患者费用分析[J].中国卫生经济,2017,36(3):49-52.

[14]饶文博,刘国琴,陈珍,等.2013年贵州省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住院患者费用及补偿情况分析[J].预防医学情报杂志,2016,32(5):427-431.

[15]张音,胡剑超,刘璟,等.不同付费方式下老年病人住院费用分析:以肺部感染为例[J].中国卫生质量管理,2012,19(3):50-52.

[16]MannixR,ChiangV,StackAM.Insurancestatusandthecareofchildrenintheemergencydepartment[J].JournalofPediatrics,2012,161(3):536-541.

[17]AbdullahF,ZhangY,LardaroT,etal.Analysisof23millionUShospitalizations:uninsuredchildrenhavehigherall-causeinhospi-talmortality[J].JPublicHealth,2010,32(2):236-244.

[18]尹红燕,王珩,李念念,等.以历史费用为基础的单病种定额标准测算研究—以脑梗死为例[J].卫生经济研究,2017,359(3):53-55.

[19]肖永红,肖倩,计阿丹,等.城乡儿童不同支付方式住院费用比较分析及影响因素分析[J].上海交通大学学报,2014,34(2):219-223.

[20]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2013中国居民健康素养监测报告[EB/OL].(2014-12-17)[2017-05-15].

[21]王丽红.新农合制度下乡镇卫生院及民营医院财务管理存在的问题及对策[J].财经界:学术版,2014(11):200.

[22]闫子海,肖永红,刘焕顺,等.社会因素对城镇医保患者住院医疗费用支付方式的影响[J].中国医学管理.2006,26(2):47-49.

[23]徐恒秋,彭婧.住院按病种付费的必要性分析:以安徽新农合制度为例[J].中国卫生经济,2011,30(5):51-52.

作者:吴芳 楚亚林 刘国琴 谌业维 陈琳 单位:遵义医学院管理学院卫生管理学教研室

阅读次数: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