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公务员期刊网 >> 论文范文 >> 文学论文 >> 期刊知识 >> 正文

世界反法西斯战争间广西木刻期刊整理

摘要: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时期,一场木刻运动在西南大后方如火如荼地进行。桂林作为大后方重要的文化、艺术阵地,见证了这场运动的发展历程,广西出版发行的木刻和艺术类期刊记录了这场史无前例的木刻运动。桂林的木刻期刊是大后方木刻文献整理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为期刊史研究提供了宝贵的史料依据。

关键词: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广西;木刻;期刊

在对抗战时期重庆木刻副刊、期刊梳理研究后,将视野转向大后方的文艺重镇———桂林。抗战中的广西军事配备加强、经济事业扩展、交通运输设备改善,出版、艺术事业得到蓬勃发展。1929年鲁迅先生在上海组织的“朝华社”标志着中国木刻艺术的复兴。1931年“木刻讲习班”的创办成为了木刻运动滋长的土壤,不久之后的“一八艺社”已开始研究新兴木刻。1932年,在上海北四川路举行的《购组合》展示了苏、德、法等国的作品,引起了各方对新兴木刻的注意与认识。各地木刻团体相继成立,木刻工作者配合局势,在前线、后方、游击区以画笔、刀子唤起民众参加抗战工作的热情,木刻作品在报纸、期刊被接连刊载,也为之后的木刻副刊及刊物的面世奠定了基础。广西木刻运动开始于1936年,广州现代木刻会在南宁举办了一场木刻展览,展出了李桦、张在民、徐梦平三人的作品,广西艺术界由此开始接触木刻,南宁《民国日报》副刊中开始刊登木刻画,从此,木刻在广西由漫谈转进实际操作。1937年钟惠若、李桦相继在广西举办木刻展,《桂林日报》副刊《桂林》也开始刊登木刻作品,6月,由李漫涛、钟惠若、沙飞、洪雪邨等人发起的广西版画研究会在桂林乐群社成立,会员四十余人,随后邀请李桦到此授课讲座、举办展览,此时的广西木刻创作有了长足的发展。桂林木刻题材也愈发多样,如洪雪邨在《广西的木刻运动》一文说到:“……现在一般所见到的木刻画,普遍的题材是取自抗战,这是好的,因为我们的国家民族,已被暴敌侵凌到不能生存的地步了,我们当然要一切以抗战为第一……第二,一切是以支持抗战达于胜利的积极建设,也是急迫需要我们为今后木刻工作者,如果真实有抗战经验,他可以尽量取材于抗战……”[1]

一、木刻专刊

1.《木艺》

《木艺》由中华全国木刻界抗敌协会编辑、出版、发行,1940年11月1日在桂林出版第一号。1941年1月“木协”会址被国民党广西政府封闭,《木艺》停刊。从目前仅搜集到的第一号来看,《木艺》主要是由木刻理论文章和作品以及艺坛消息组成。该刊卷头语中阐述其定位“木艺的产生,并没有什么野心,更不企图冠冕堂皇的站在什么领导的地位。祖国在战斗中,能够去当一名列兵,已经非常的荣幸”[2]它虽然不是木刻运动唯一的动力,但它在困境中诞生却为木运起到的推动作用确实不容忽视。这主要体现在以下几点:其一,1939年,重庆遭受日军大轰炸,无奈之下中华全国木刻界抗敌协会迁总会到桂林继续开展木刻运动,《木艺》正是在总会驻桂林开展工作之时的产物,也是目前所查阅的资料中,唯一的在桂林诞生的木刻专刊。值得一提的是,该刊也并非在顺境中萌芽,1940年8月24日,日本战机轰炸桂林,导致中华全国木刻界抗敌协会会址被炸毁,部分文件受到毁坏。《木艺》正是在这样恶劣的形势下,经过木刻工作者的苦心打磨,终于呈现在烽火硝烟的年代。其二,除了汇集一批优秀作品外,更是通过该期刊的理论文章总结了木刻运动发展十年的历程,分析当时木刻运动的形势,为木刻运动此后的发展指明了道路和方向。《木艺》第一号刊登内容包括:(1)文章:《卷头语》、夏衍《一个比喻》、建蓭《当前木运的几点意见》、黄茅《谈壁画》《十年来中国木运检讨》、欧阳凡海《谈市侩主义》《木协会务报告》《看画偶感》《编后》以及“艺坛消息”板块。(2)木刻:新波《中国与中国人民》、杨峥《负伤的游击队员》、周令剑《对于战士的心》、陈仲刚《秋收》、建蓭《待救者》、孙平《高尔基像》、莫沙和令剑的《请进来》。

2.《全国木刻展览会纪念特刊》

《全国木刻展览会纪念特刊》亦名《收获》,1942年10月10日出版,由黄图出版社、中国木刻研究会联合主办,位于柳州培新路75号的黄图出版社出版发行,每册定价两元五角。《全国木刻展览会》于1942年10月10日至14日在柳州中南路广东同乡会文化服务部展出,开幕之际纪念刊出版发行。编辑沈振黄,1912年生于浙江,1933年在上海开明书店从事书刊装帧和插画工作,擅长木刻,抗日战争期间利用绘画开展宣传工作,1944年11月为输送难民从车上坠落去世。本刊发行人、《全国木刻展览会》主办人伍千里,毕业于广州市立美校,曾担任过1937年5月20日出版《广东美术特刊》、1938年4月创刊《漫画战线》的编辑,华南漫画救亡协会干事,全国美术界抗敌协会理事,主办过1934年《李桦广州美专师生展》以及之后广州大众公司展出的《李桦木刻展》、《木刻三人展》。刊录文章:伍千里《展前感言》、陆田和黄荣灿《木刻运动在中国》,郭沫若《中国美术的展望》、沈振黄《面看收获的兴奋》、卜易《献给木刻战士》、邵慎之《木刻一见》、徐悲鸿《民以食为天》、周为《外行人语》、阡陌《久远而光华的成就》、王维《木刻艺术与木刻艺术工作者》、野明《从自己说起》、陆地《一个关于学习问题的记录》、编者《柳州全国木刻展览会出展作品表》、叶荣灿和田陆《从筹备到展出》、沈振黄《编后小语》。木刻:陆田《果园》《屹守》《八月的收获》、刘仑《建立科学的国防》《茶粥站》《小侦探》、李桦《垦植》《湘东煤矿小景》《追求光明的人们》、林青《侨民》、黄荣灿《南路远征》《羊群与牧羊女》、野明《我们的军队来了》《窑埠素描》、迪支《渡河》、林慕汉《埋下仇恨的种子》、刘建庵《书中插画》、格烈《开发资源》、梁永泰《八一三的回忆》。

二、非木刻专刊

反法西斯战争时期,桂林美术界十分活跃,美术刊物层出不穷,本部分主要就涉及木刻的综合性或美术类期刊列举、整理。

1.《战时艺术》

《战时艺术》是文学、音乐、美术、戏剧等综合刊物。1938年创刊,1939年5月出版了第三卷第三期后停刊,由桂林战时艺术半月刊社编辑出版,其中重要的美术论文有:洪雪邨《广西的木刻运动》、李文钊《战时艺术》、黄茅《略论战时美术》、温致义《关于木刻与漫画》、胡考《战时的漫画界》等。

2.《工作与学习•漫画与木刻》

1938年底,赖少其、建蓭等“全国木协会办事处”负责人在《救亡日报》主编副刊《救亡漫木》后,与漫画界取得合作,为《漫画与木刻》的创办埋下了伏笔,最终因经济困难,原本预计发行的《漫画与木刻》半月刊未能坚持发行。1939年5月16日《工作与学习•漫画与木刻》创刊,该刊涵盖漫画和木刻。赖少其担任发行人,桂林工作与学习•漫画与木刻社编辑出版,新知书店总经售,同年9月出版第九期后停刊。本刊是由原定要出版的《工作与学习》《漫画与木刻》合刊而办,创刊目的是为和读者一起工作、学习、进步,共同创作新的漫画和木刻。正如创刊号中提到:“这个刊物虽然是由我们少数几个人开头来办,却不愿意他只是几个同人的传声机,我们热诚地希望他一出世就能和读者打成一片,成为一个大家所共同创造的东西,所有正在或愿意参加实际工作的人,正在或愿意《工作与学习•漫画与木刻》创刊号:给漫木同志的一封公开信学习切实知能的人,正在或愿意从事漫画木刻的人都是他的主人。”[3]刊物中除了理论文章还汇集了廖冰兄、汪子美、陆志庠等人的漫画,以及新波、赖少其等人的木刻。同时,木刻工作者负责将漫画刻板,便于印刷。

3.《抗战时代》

《抗战时代》1939年10月创刊,由广西绥靖主任公署政治部抗战时代社出版,该刊是一个综合性刊物,内容涉及政治、经济、军事、教育、艺术,其中木刻在刊中每期可见。木刻:张在民《团结就是胜利》《军民合作复修公路》《后防线,前线衣》《加强团结,加紧建设,争取抗战最后胜利》、黄超《前方战士需要救护呵!》、黄新波《广西妇女起来保卫西南》、孔殷《在三民主义旗帜下,团结起来!》、倪峰《□□》。理论文章:《木刻艺术在抗战时代》《现阶段的美术教育》等。

4.《美术与音乐》

《美术与音乐》是综合刊物。1940年1月1日创刊,1942年12月出版发行了第三卷第十二期后停刊,该刊物是由桂林广西艺术师资训练班与音乐月刊社联合编辑出版,桂林师范学校发行。1941年一二期合刊编者表示,今后该刊将注重艺术教育,以供给中小学音乐美术科目参考。第二卷第六期发行木刻专号,主编张安治在本期后辞去主编职务。木刻:李明就《夜袭之前》、龙庭霸《反攻开始了》《湖畔进军》《未泯的良心》、陈蕴玑《别征人》、舒月华《载重》、海松《挣扎在沙滩上》《补履》《复仇去》、苏予《候车》、陈华《尽吃之辈》、吴振雄《村头》、李桦《秋日》《爸爸我也要打鬼子去》、建德《岩洞中》、刘元《流血者与流汗者》。理论文章:杰民《抗战三年的绘画》、司徒乔光《新闻纸广告与木刻》、安治《关于木刻》、俊英《木刻的木味与刀味》、苏予《木刻史略》、龙庭霸《短小的感言。

5.《漫画木刻月选》

《漫画木刻月选》1940年1月创刊,赖少其、刘建庵、特伟、黄茅任主编,桂林南方出版社出版发行,同年8月出版第二期后停刊。

6.《战时美术论丛》

《战时美术论丛》1940年5月出刊,由广西省立艺术馆美术部编辑发行。刊出木刻文章一篇即世瑾的《关于木刻的几点讨论》一文,文章肯定了战时木刻发展的速度和强大的宣传性。文中写到“木刻在中国的发展,比任何其他的造型艺术来的迅速,来的普遍,尤其在抗战以后,它被当做了一件宣传的利器,在质的方面,不断的有了进步……”[4]。与此同时,阐述了木刻并非绘画的再现,而是需要作者有木刻技术和艺术修养的再创作,让大众通过黑白对比和刀触感受画面。另外还刊出《非常时期的美术》、黄显之《战时艺术的内容与技巧》、张安治《画家的正义感及其责任》《创造伟大美术品所必备的条件》《绘画的表现与技巧》、陆其清《如何制作宣传画》《夸张与写实》、徐德华《美术到民间去的问题》、陈晓南《绘画题材的新发展》、阮思琴《绘画上的一点商榷》、曹佩圻《谈战时工艺美术》、伍咏夏《绘画深入农村的几个宣传中心》、长弓《欣赏与批评》《速写的研究》等十四篇文章。

三、小结

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期间,广西木刻期刊多由木刻协会及成员创办,以图文并茂的形式展示作品和理论文章,为抗战起到了积极的宣传作用,同时也为木刻爱好者提供了交流的平台。木刻刊物是广西木刻运动的“记录者”,也为现在美术界、史学界、新闻界的研究提供了真实、可靠的依据。

参考文献:

[1]洪雪邨.广西的木刻运动[J].战时艺术,1938(2).

[2]卷头语[J].木艺,1940(11).

[3]创刊号[J].工作与学习•漫画与木刻,1939(5).

[4]世瑾.关于木刻的几点讨论[J].战时美术论丛,1940(5).

作者:郭洋 姜晶 单位:重庆图书馆

阅读次数:人次

  • 上一篇论文:
  • 下一篇论文: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