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公务员期刊网 >> 论文范文 >> 文学论文 >> 期刊知识 >> 正文

科技期刊的出版流程再造

近年来,互联网的普及为科技期刊出版业务流程注入了生机和活力,极大地改变了科技期刊的出版方式,使科技期刊出版逐渐步入了数字出版进程。研究数字出版时代的科技期刊出版业务流程对整个期刊业来讲非常重要,它不但可以推动传统科技期刊出版单位加大对传统技术改造的力度,以提升出版刊物的层次,还可以促进科技期刊出版模式的改革与创新,从而改变传统科技期刊出版周期长、效率低的劣势,以适应信息化、数字化的出版环境。

一、出版业务流程再造

(一)业务流程再造

1990年,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迈克尔•哈默和詹姆斯•昌佩在《改造工作:不要自动化,而要推倒重来》一文中提出了“业务流程再造”的概念。1993年,迈克尔•哈默和詹姆斯•昌佩在《再造企业——管理革命的宣言书》中给出的定义是:“企业流程再造工程是对企业的业务流程作根本性的思考和彻底重建,其目的是在成本、质量、服务和速度等方面取得显著的改善,使得企业能最大限度地适应以顾客、竞争、变化为特征的现代企业环境。”[1](二)出版业务流程再造业务流程再造理论提出以后,在很多企业和学术界反响强烈,一些欧美大公司相继进行了企业管理的创新与实践。学术界的专家也纷纷对业务流程再造理论展开研究。但在出版界,对出版业务流程再造的研究却寥寥无几。传统科技期刊出版,信息传递效率较低,编辑、作者、专家三者之间缺乏直接、高效的沟通方式,直接导致科技期刊有出版周期长、信息更新速度慢等先天性缺点。所以,数字出版时代,科技期刊从业人员要研究如何利用现代化技术对出版业务流程进行再造,以建立高效、开放的出版运作模式,使稿件从投稿到印刷出版整个业务流程成为一个有机整体,以适应数字出版时代的需求。

二、出版业务流程再造的特点

(一)时效性

科技期刊出版业务流程再造大大提高了出版效率。数字时代读者获取信息时间变短,传统出版科技期刊发表文章动辄数月,新技术、新成果待发表后已成为不实用的或是被淘汰的技术和成果了;而数字出版时代,通过网络可以实现网上投稿、专家评审等一系列活动,省去了中间诸多环节,大大节约了出版时间。

(二)灵活性

科技期刊出版业务流程再造可以提高出版行业对广大受众的服务质量。传统出版科技期刊只有纸质版一种出版形式,而出版流程再造后,利用现代化出版技术,数字出版、多媒体出版等多种出版形式能以更多的表现手法展现给读者,满足各层次读者不同需求,可以极大改善出版行业服务质量。

(三)交互性

科技期刊出版业务流程再造可以使作者、评审专家、编辑通过特定网络平台进行多种形式的交流,评审专家可以为作者在线提修改意见,作者在线完成修改,交互性比较强。

三、出版业务流程再造的原因

(一)外部因素

1.市场的选择

在互联网的冲击下,新媒体的阅读率持续增长。据第14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显示:2016年我国成年国民各媒介综合阅读率为79.9%,较2015年略有提升,成年国民每天接触新兴媒介的时长整体上有不同程度的提升,手机接触时长增长显著,人均每天微信阅读时长为26分钟;传统媒介中,除纸质图书阅读时长外,纸质报刊阅读时长均有不同程度下降。[2]以上数据说明,纸质版报纸、期刊的阅读量在成年国民中均呈下降趋势,但综合其他方面,成年国民的阅读量总体是上升的,尤其是人们对新兴媒介的接触率,每年都有不同程度的提升,而2016年手机阅读快速发展,移动阅读、社交阅读将成为新的阅读发展趋势。

2.载体的变化

数字出版时代移动终端不再仅以印刷文字形式出现,而是以二进制的形式被传输至网络,并配以图片、视频、音频等,使读者在阅读时能获得更直观的信息传递感受。而传统编辑流程依然遵循原稿——审核——排版——校对——印刷,如此循环往复,不仅费时、费力、耗财,最终只能得到用于印刷的纸质版本。若要制作电子图书,或者以其他媒体形式发布,又需重新制作。据第14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显示:有数字化阅读行为的成年人中近九成为49周岁以下人群,纸质读物阅读仍是五成以上国民倾向的阅读方式;而9.8%的国民更倾向于网络在线阅读,33.8%的国民倾向于手机阅读,3.8%的人倾向于在电子阅读器上阅读,1.0%的国民习惯从网上下载并打印下来阅读。[2]虽然有五成的人群愿意读纸质版的读物,但是通过手机、iPad、网络阅读的人群数量也不容小觑,这就要求科技期刊编辑最终产物不仅可以印刷纸质版本,还可以通过网站、手机、iPad等以不同形式展现给读者,以实现多媒体发行。

3.政策支持

2016年我国数字出版领域成效显著,数字出版正式列入国家“十三五”发展规划纲要之中,同年,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编制发布了《新闻出版业数字出版“十三五”时期发展规划》;完成“数字出版千人培养计划”和“少数民族文化数字出版促进工程”实施方案编制工作。[3]由此可见,国家对数字出版的支持力度是非常大的,可以预见,未来数字出版产业发展前景将会一片大好。

4.传播速度的需求

传统出版物,从策划到印刷发行需要较长的时间,而数字出版则可以实现制作与发行同步。与传统出版相比,数字出版减少了排版、印刷等过程,大大缩短编辑流程,从而实现即时传播。[4]目前,科技期刊编辑可以通过微信、QQ、E-mail等即时通信工具与作者沟通,虽然较过去显著地提高了工作效率,但是这距离满足数字出版对信息传递速度的要求还相去甚远。这也就要求科技期刊必须实现编辑流程再造。

(二)内部因素

1.出版单位自身定位

数字出版时代传统科技期刊出版单位不再单纯是内容的提供者,而应该是读者的服务者,努力为每位读者提供更优质的服务,以满足读者全方位的需求。近几年,谍战系列作品很受市场欢迎,《潜伏》《伪装者》等电视剧叫好叫座,一时兴起了谍战片热,许多热钱都涌往这一市场,但是很多影片同质化现象严重,多数影片相互模仿,缺乏主题、缺乏新意,火热的谍战市场也逐渐归于平静。所以,科技期刊出版单位要想拥有自己的受众群体和市场,仅靠内容是不够的,为读者提供最好的服务,有助于出版单位培养忠实的读者,获得稳定的市场,更有利于出版单位与读者双方互动,实现双赢。其次,传统科技期刊出版单位大部分经历了数十年的经营、积累,拥有大量资源和较稳定的读者群,他们只需要把握好自身的优势,精准定位自己的读者和市场,尝试多元化的经营模式,打造有影响力的产品和服务,以实现出版单位的整体提升。再次,传统科技期刊出版单位具有独特性。传统出版单位发展至今,真正的巨擘只有几家,他们拥有的优质出版资源是其他出版单位无法比拟的,比如众所周知的商务印书馆、三联书店。所以数字出版对规模小、出版资源少的出版单位也许是发展的大好机遇。因此,独特性成为科技期刊出版单位生存的必由之路,创建新产品或集中优势资源做好一个产品,那么就能成为细分市场或者新市场的第一甚至唯一,实现出版单位自身价值。[4]

2.编辑因素

在数字出版新模式中,由于载体、传播方式的改变,科技期刊编辑的工作方式、工作流程也必然随之改变。首先,科技期刊编辑需要掌握数字出版基本技能。数字出版要求编辑不但要掌握数字出版技术,能把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内容根据不同的出版方式进行不同形式的编辑,还要对数字出版销售模式及赢利模式有深入的了解。如果编辑不精通相关的技术就会对新的销售模式感到无所适从。[5]因此,掌握数字出版基本技能是做好编辑工作的前提。其次,科技期刊编辑要能自行分析数据。传统科技期刊出版单位强调编辑要深入市场、实地调研来分析市场行情,以便能策划出受市场欢迎的选题。在数字出版时代,这个方法依然是很实用的,但是获取数据的手段要发生质的变化。如果科技期刊编辑只依靠手、脚、眼、嘴来获取信息,显然这与数字出版理念太不相配。数字时代科技期刊编辑只有学会分析数据,才能事半功倍。再次,科技期刊编辑需要具有创新意识。创新是出版单位发展的动力、源泉,创新对编辑来说是基本素质,更是数字出版对编辑素养的根本要求。数字出版时代,不论是形式的创新,还是内容的创新,都会获得不同程度的关注,若被市场认可,便可在短时间内于空间上延伸得更远,或在相同空间内留存更长时间。比如《狼图腾》,在中国大陆发行300余万册,被译为30种语言,在10个国家和地区发行,连续6年蝉联文学图书畅销榜前十名,而作者姜戎仅写过这一部作品,但出版社并未因作者写作背景匮乏而否认这部作品的价值,而是大胆采用作者的书稿,使之成为一本畅销书。在此,编辑队伍在各环节的创新素质不无体现。

四、结语

数字出版时代,传统科技期刊出版单位要紧跟出版发展潮流,认清自身的优势和劣势,并利用好自身优势,以成为细分市场或者新市场的第一甚至唯一,实现出版单位自身价值。[4]而编辑流程再造是广大科技期刊出版单位首先要实现或者接受的。只有实现了编辑流程再造,才能最大限度满足受众需求,快速、全方位地提高信息传播效率,才能实现科技期刊出版单位自身价值。

阅读次数:人次

  • 上一篇论文:
  • 下一篇论文: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