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公务员期刊网 >> 论文范文 >> 文学论文 >> 外国文学论文 >> 正文

外国文学课程群教学的新视域探索

摘要]系统工程下的外国文学教学,就是把高等院校文学院开设的外国文学史及相关课程看成一个关系密切的课程群,各门课相对独立,又有密切联系,形成平行、包容或递进关系,是可以纵深互动的外国文学课程体系。广西师范大学文学院外国文学课程群体现了东西方文学并重、古今文学并举、文本与理论兼顾的特点:以外国文学史为核心课程,展示世界文学全貌;以外国文学作品精读为先修课,为学生学习文学史做铺垫;诺贝尔文学奖研究、英国戏剧与莎士比亚、东方文学、中东古代文学研究、比较文学等选修课,是对外国文学史的拓展和深挖。

关键词]系统工程;外国文学课程群;教学改革与实践

20世纪50年代,钱学森开创了系统科学理论。“钱学森提出,系统科学是从事物的整体与部分、局部与全局以及层次关系的角度来研究客观世界的,也就是从系统角度来研究客观世界。”[1]系统科学理论不仅对我国航天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还影响了工程、科学、技术甚至哲学等领域。系统科学其实是全面观察和研究世界的方法,也适用于高等教育,对外国文学教学改革和创新有指导意义。“系统工程(systemsengineering)是成功实现系统的方法,也是应对技术复杂性的有效方法。系统工程从需求出发,综合多种专业技术,通过分析—综合—试验的反复迭代过程,开发出一个满足使用要求、整体性能优化的系统。”[2]系统工程下的外国文学教学,是把外国文学史及相关课程看成一个具有文化复杂性、融合东西方文学、关系密切的课程群,是由多门课组成的、可以纵深互动的外国文学课程体系。根据教学的实际情况,教研室适时调整教学计划,使课程设置科学合理,注意各门课程之间的联系,形成平行、交叉、递进等关系,最终使文学院外国文学教学成为一个整体、一个系统工程,经过长期的实践,收到良好效果。

一、构建“外国文学课程群”

外国文学史是我国高等院校文学院(中文系)开设的必修课,是主干基础课程之一。以外国文学史为核心课程,我校文学院外国文学教研室开设了比较文学、东方文学、诺贝尔文学奖研究、英国戏剧与莎士比亚、中东古代文学研究、外国文学作品精读、西方文化原著选读等一系列课程,组成外国文学课程群,外国文学课程群是一个教学系统工程,是我校文学院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教研室全体教师经过多年努力构建、创设的一个比较完备的、整体性能优化的、适宜教学的课程体系,也是2016年度广西高等教育教学改革工程项目“外国文学课程群教学新视阈探索与实践”的专项研究成果,是外国文学课程教学改革的实绩,凝聚着教研室集体的智慧和每一位教师的学识和学养。呈现的是外国文学课程群8门课之间的结构关系。不妨把它想象成翱翔于世界文学天空的大鹏,躯干部分即核心课程是外国文学史。外国文学作品精读是鸟的喙,它是外国文学史的先修课,有了作品阅读量,有利于学习外国文学史。英国戏剧与莎士比亚和诺贝尔文学奖研究构成鸟的左翼,右翼则由东方文学和中东古代文学组成,而比较文学和西方文化原著选读是鸟的两足。缺少任何一门课,这只“大鹏”就不再完整。以外国文学史为核心的外国文学课程群是一个系统,仔细分析其内部又有很多小的系统。如图2的左图,以外国文学史(欧美部分)为中心,形成了包括外国文学作品精读和诺贝尔文学奖研究、英国戏剧与莎士比亚四门课程的西方文学小群。也包括四门课:东方文学、中东古代文学研究、外国文学作品精读、诺贝尔文学奖研究。这是两个相对独立而又有交叉的小群。外国文学课程群是一个由多个小群组成的教学系统工程,有其内部的复杂性,但不失为一个和谐运转的整体,一个良好的系统。

二、“外国文学课程群”是内部平衡的系统工程“

在国内,对‘系统工程’有不同的理解和定义,例如‘社会系统工程’‘系统工程学’‘系统工程是工程项目’等概念。航天领域的系统工程(航天系统工程方法)具有如下特点:强调总体设计,遵循研制程序,是反复应用的系统工程过程和定量的方法。”[2]借鉴航天系统工程方法,我们在外国文学课程设置上也强调总体设计,经过多年探索,尤其是近两年教学改革和实践,对教研室课程重新布局,删除知识点重叠的课,新增有利于知识结构平衡的课。比如删除“西方现代小说经典”,因其内容与外国文学史的二十世纪文学重复。新增“中东古代文学研究”,取代“西方古代文学研究”。因为之前学生必修课外国文学史“第一章古希腊罗马文学”就是“西方古代文学”,而“中东古代文学”在其他课程中未曾讲授。调整后,原来比较弱的东方文学比重增加,整个课程体系趋向平衡.把外国文学课程群当作系统工程精心建构,遵循四个原则:第一,以学生为本,以培养合格学生为重,建构合理知识结构,兼顾学生求知兴趣。第二,尊重教学的普遍规律,既讲授宏观、整体知识,也不忽略局部重点知识,点面结合。第三,作品与文学史结合,理论与作品结合。第四,尊重外国文学发展史,全面介绍外国文学,不步西方学者后尘,避免“欧美中心主义”,开设东方文学和中东古代文学选修课。

三、“外国文学课程群”系统内部

有交叉、包容、融合、平行关系“系统是系统科学研究和应用的基本对象。系统科学和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等不同,但有深刻的内在联系。系统科学能把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等领域研究的问题联系起来作为系统进行综合性、整体性研究。这就是为什么系统科学具有交叉性、综合性和整体性的原因。”[2]把外国文学课程群看作一个系统,各门课程相对独立,又互相关联,存在复杂而密切的联系,它们之间有交叉、包容、融合、平行关系。如图4。外国文学课程群包含了外国文学史(欧美)和东方文学(亚非拉),这两门课是平行关系。英国戏剧和莎士比亚是外国文学史(欧美)的一个章节,这是包含关系;中东古代文学是东方文学的一个部分,两者也是包含关系。诺贝尔文学奖获奖者有欧美作家,也有亚非拉作家,诺贝尔文学奖既是东方文学也是欧美文学的一部分,这是交叉关系。此外,外国文学史和外国文学作品精读,两门课是互相融合关系。外国文学课程群是一个综合体,作为一个整体,课程安排时注意彼此的关系,合理安排开课先后时序,平行关系的课程可以同一时段开设。比如必修课外国文学史(欧美)和选修课东方文学同时开课,学生自然而然地形成比较视域,有利于学生把世界文学看成一个整体,避免落入“欧洲中心主义”“欧美中心主义”窠臼。各门课程开课时序形成层层递进、步步深入的格局,以达到学生不断拓宽知识面、逐步抵达学术前沿、管窥焦点的效果,从而培养学生品鉴赏析和研究外国文学的能力。比如:外国文学作品精读课在国家文科基地班作为先修课开设,为外国文学史这门核心课打下了基础;外国文学史作为后修课,又加深了学生对外国文学作品的理解。两门课互相补充,相互阐释,相融于一体,教学效果颇佳。重视必修的主干基础课,也不能忽略围绕核心课程开设的选修课。每一门选修课都是精心设计的,各门课之间的关系必须是协调的。比如英国戏剧与莎士比亚就是深思熟虑之后开设的:第一,莎士比亚是世界戏剧史上的高峰,外国文学史因课时所限,只能概述莎士比亚创作情况,其许多重要剧作都未能讲授。第二,伊丽莎白时代,“大学才子”们活跃于英国戏剧舞台,带来了戏剧初步繁荣的局面,为莎士比亚成长提供了必要的养分和文学氛围;莎士比亚的成功又影响了本•琼生等后辈剧作家,所以讲莎士比亚就不能不讲英国戏剧。第三,历来中文系学生读小说多,诗歌次之,读剧本甚少,开一门戏剧选修课可以带动学生学习戏剧。第四,我校以文学院为中心,有师生排演话剧的传统,读莎士比亚剧本对学生表演话剧有促进作用。诺贝尔文学奖研究课在我校开课已20年。这是一门与时俱进的课,知识鲜活,每年获奖作家都会成为文坛热点话题,甚至引发热烈争论。这门课是对固化教材的即时更新。莎士比亚是不朽的经典,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未必经典,有时甚至是饱受诟病,两者探讨起来同样有意义。剖析瑞典学院评委会的得失,有助于正确看待诺贝尔奖和文学声誉,辨析什么是真正有价值的文学。

四、“比较文学”使“外国文学课程群”成为跨学科的教育系统工程

外国文学课程群所涉及的课程大多是文学课,要么是外国文学通史,要么是文学史断代研究,要么是作品精读、国别和作家研究,要么是某一类文学奖研究。开设比较文学课,不仅以文学理论对外国文学课程群做了提升和深化,还打通了东西方文学.比较文学课是一门理论课,其主要内容是介绍比较文学发展史、比较文学理论和研究方法;目的是使学生了解比较文学是研究两种或两种以上国族的文学之间相互关系的学问,也是研究文学与其他知识及信仰领域之间的关系的学问。比较文学课的加入使外国文学课程群具有作品、文学史和理论三大元素,三者形成了可逆的循环关系,这种良性循环关系使文学与理论结合得更为紧密。“当今世界,学科体系不断交叉,技术方法不断融合,人们越来越多地以系统工程思想为指导,解决现实世界中很多复杂问题。由于系统工程跨学科、跨领域、开放性等特点十分明显,不同技术背景、不同行业、不同领域的研究者纷纷加入到系统工程研究队伍之中,极大促进了系统工程思想迅猛发展。”[3]在学科不断交叉和融合的时代,比较文学越来越倾向于文化研究,其中耦合了系统工程思想。日益活跃的比较文学中国学派,倡导跨民族、跨语言、跨文化、跨学科的比较文学研究,不仅把世界文学看成一个整体,研究各国各民族文学互相影响、交融、渗透,还沟通了文学与社会科学及自然科学各领域,文学研究有了新的途径、新的对象、新的方法。比较文学课程的开设使外国文学课程群成了一个复杂而合理的系统工程。正如系统科学理论奠基人钱学森所认为的:“系统工程是一门工程技术,可用来改造客观世界。因为无法避免客观事物的复杂性,所以必然要运用多个学科的综合解决问题。”[3]外国文学课程群是一个教学系统工程,其中每一门课都是重要的,包括西方文化原著选读课。这是一门极具特色的选修课,以英汉双语教学提高学生外语水平。这门课所选读的原著,涵盖文艺理论、哲学、伦理、政治、史学、宗教诸多方面,因此这门课具有跨学科意义。总之,外国文学课程群作为一个教学系统工程,布局合理,运作有序:以外国文学史为核心课程,展示世界文学全貌;以外国文学作品精读为先修课,为学生学习文学史做铺垫;诺贝尔文学奖研究、英国戏剧与莎士比亚、东方文学、中东古代文学研究、比较文学等选修课,是对外国文学史的拓展和深挖。外国文学课程群体现了东西方文学并重、古今文学并举、文本与理论兼顾的特点。外国文学课程群是一个科学的、有利于学生学习和成才的系统工程。

参考文献:

[1]于景元.钱学森系统科学思想和系统科学体系[J].科学决策,2014(12):1-22.

[2]郭宝柱.“系统工程”辨析[J].航天器工程,2013(4):1-6.

[3]杨德伟.钱学森与系统科学思想发展[J].经济研究参考,2016(72):50-55.

作者:施秀娟 单位:广西师范大学文学院

阅读次数: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