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公务员期刊网 >> 论文范文 >> 文学论文 >> 戏曲文学论文 >> 正文

孙悦遐戏曲文学创作研究

摘要:孙悦遐是山东省艺术研究所专业戏曲剧作家,国家一级编剧。《画龙点睛》是其代表作。近年来她创作出许多优秀戏曲作品,获得了诸多荣誉称号。她的作品人物刻画比较独到,唱念语言严谨规范,并且具有性格化特点。同时,孙悦遐的戏曲舞台作品主题思想比较深刻,且具有很好的现实教育作用。

关键词:孙悦遐;戏曲文学;创作

孙悦遐,又名孙月霞,山东省艺术研究所国家一级编剧。主要作品有历史剧《画龙点睛》、《大唐黜官记》、《东方朔》,聊斋戏《司文郎》,现代戏《田家父子》、《乱世鲁商》,传奇剧《奴才、秀才》等。曾多次荣获山东省及其它省各类省级奖,数次文华奖、全国优秀剧本奖等国家级奖项。孙悦遐成名于20世纪八十年代,成名作为戏曲作品《画龙点睛》。此后孙悦遐笔耕不辍,创作成果非常丰富。特别是近年来,她先后创作了新编历史剧《大唐黜官记》、《天可汗》、聊斋戏《司文郎》、传奇剧《奴才、秀才》等多部佳作。部分作品还获得了国家级大奖。《司文郎》是根据《聊斋志异》故事改编成的一部戏曲传奇剧。这部传奇剧主题思想深刻,构思大胆奇特,人鬼变幻想象奇妙。该剧通过对宋九郎、胡银儿和王子平三个人物的成功塑造,辛辣地抨击了封建社会科场黑暗和官场腐败现象,讴歌了他们洁身自好、不畏权势、敢于向恶势力抗争的美好品质和战斗精神。同时也对男女主人公之间真挚爱情及复杂心理变化进行了细腻描绘与生动刻画。该剧序幕一开场,宋九郎鬼魂即出现。宋九郎生前因气愤科场黑暗应试时气绝身亡。阎罗王派两个小鬼押着宋九郎鬼魂前往人世间投胎为女,意图阻止宋九郎再进考场。开场时这样的离奇情节非常具有吸引力,使得剧本结构“凤头”局面成功形成。紧接着第一场,实为宋九郎投胎的胡家千金小姐胡银儿已经长大成人,她不爱女红爱文章,整天痴迷于吟诗作赋,并且对富有才学的穷书生王子平产生了爱慕之情。胡银儿之兄胡金预进京赴考,妄想获得荣华富贵。无奈胸无点墨,只好央求妹妹帮他作弊代考。胡银儿严词拒绝。恰巧王子平也要进京赶考,因无盘缠上门向胡金借钱。胡金乘机敲诈他,逼他拿出传家宝镇纸玉尺作为抵押。为了帮助王子平,胡银儿违心地答应了其兄,与胡金一起赴京应试。赴京路上,胡金兄妹与王子平巧遇。

化妆成男儿身的胡银儿对稳重厚道、才华横溢的王子平情意绵绵,不明真相的王子平对胡银儿也颇有好感,二人遂结拜成兄弟。开场考试时,在宋九郎鬼魂的帮助下,王子平才思泉涌。而胡银儿却精神恍惚。主考官方秀走进胡银儿考场,发现其实为女儿身之后,威逼胡银儿作妾。胡银儿不从,方秀又利诱胡金。胡金不顾廉耻地答应了方秀,将妹妹嫁其为妾。胡银儿以死抗争,头撞墙壁受伤。主考官方秀将王子平试卷暗地里交给胡金,让胡金顶替做了头名状元,王子平名落孙山。王子平得知真相后,被胡金派人抓进牢房。胡金欲毒死王子平,胡银儿及时赶到救下,并请求一起远走高飞,却遭其拒绝。伤心无奈之下,胡银儿自杀身亡。宋九郎鬼魂出现,向王子平说明真相,只身闯入地狱面见阎罗王,要求做司文郎之职,掌管文运,为天下读书人伸张正义。经过一番斗争,阎罗王答应了宋九郎的要求。但是,王子平得知宋九郎利用镇纸玉尺贿赂阎罗王手段才得到司文郎之职时,“我不要行贿换来的状元服!”,坚决拒绝了宋九郎鬼魂助其夺回状元郎好意,最后飘然离去。剧中塑造的三个主要人物艺术形象俱都鲜明饱满,特别是宋九郎和王子平两个读书人的悲剧形象更是令人印象深刻。生前因科考黑暗气死在考场的宋九郎鬼魂性格最为突出。他个性刚烈,嫉恶如仇,痛恨考场黑暗与科举制度腐败,敢于同人世官府和地狱鬼魅作坚决斗争。出场时他被小鬼押着去人世投胎,判官告诉他“阎罗王命你避科场,来世生为女红装。”他立即愤而反抗:“我不去,不去!”体现了他不妥协、不服从、敢于反抗强大势力的斗争精神。之后,他在考场暗助秀才王子平夺魁,危急时刻解救王子平逃出牢狱,展示出他善良、正直的美好品格。特别是在第六场“闯狱”这场戏中,宋九郎鬼魂毫无畏惧地闯入地狱阎罗殿,忍受着火墙大火焚烧的痛苦,向阎罗王控诉人间黑暗:阎君哪,你看世上,不平事儿一桩桩:黄金结作漫天网,贪占贿赂已平常。

权钱交易成时尚,人生正道在何方?接着他用震耳发聩之语进一步抨击科举制度的不公与残酷:“王子平蒙难科场,宋九郎四代夭亡。凭学识,盼到白头无指望,恶伎俩取代了雪案荧窗。”强烈要求“历年考场多失误,早该更换‘司文郎’。从此文运我执掌,幽冥魁星让我当。”遭到阎罗王的拒绝和斥责后,宋九郎鬼魂把一腔怒火倾泻在这个掌管人间生死、恐怖专横的鬼王身上———(唱)你妄开着宝帐,空坐了殿堂,老酒熏熏成何样?醉眼不见真情状,做什么冥王?掌什么阴阳?真叫人笑破了肚肠!恼羞成怒的阎罗王命小鬼们“架起刀山、烧滚油汤、张开火网,放出惊庞”,对宋九郎鬼魂施刑折磨。但是宋九郎鬼魂并没有妥协退却———阎罗王(狂怒)我将你乱锯分身!宋九郎我要上诉天庭,告你阎罗王!阎罗王我将你压在阴山之下,永世不得轮回!宋九郎千年万载,只要有朝出来,我还要告你!这段激烈交锋的对话,充分揭示出宋九郎刚烈性格和顽强不屈的战斗精神,使得他的艺术形象得到了强有力的塑造。之后判官劝他:“你为功名争执,如愿以偿倒也罢了,何故非做司文郎?”他回答道:“我一缕残魂,夭亡数次,死不足惜。可怜我那子平仁兄尚在人世,他的文章卷列榜首,被人取代实不甘心,我是为他寻求伸张呀!……为使善恶分明,为读书人扬眉吐气,我才争当司文郎。”这段话不仅使得宋九郎的行动有了明确依据,也使他的艺术形象更加感人至深。宋九郎“满腹才华偏不用,点中的状元又除名!”,含恨死在科场,成为一个痛苦的冤死鬼。穷书生王子平其实就是宋九郎的真实写照与后来者。他满腹才学,善良厚道,却不料自己的考卷被主考官大人暗地里换给了不学无术的胡金,造成了胡金中了头名状元自己却名落孙山的地步。不仅如此,胡金还令衙役将他抓进大牢,暗送药酒要毒死他。这与宋九郎的惨痛经历并无本质区别。这样的情节铺展和人物塑造,使作品更具有批判性和控诉力。但是,王子平与宋九郎的性格也有很大差别。王子平性格比较倔强,甚至有酸腐迂阔的一面。对其痴情专一的胡银儿在牢中及时救下他的性命,请求与他携手逃出牢笼共度一生。然而王子平得知胡银儿已被其兄许配给主考官方秀,心里却产生了退却之情:“十年读春秋,圣人教诲记心头!女戒三从你参透,士奉九德我恪守。

嫁夫岂能萌异志,非礼之行莫效尤”,体现了他糊涂、迂腐、不谙人情的性格缺陷。这个软弱、绝情地举动,导致了对他怀有纯真爱恋的胡银儿饮鸠自杀身亡,留下了爱恨情仇集一身的痴情女子悲剧性结局。王子平倔强性格和黑白分明的是非判断思维,也决定了他不可能接受宋九郎善意的帮助行为。当他得知宋九郎司文郎之职是通过贿赂阎罗王得来的时候,立即拒绝了宋九郎让他当状元郎的盛情厚意:“为人立身是要紧处,我不要行贿换来的状元服!”王子平宁愿去“隐居山林,闭门读书”,做一个独善其身的穷书生,也不愿接受宋九郎好意。这样的性格到底是好是坏,他的决定是对是错,“是在谁处?非在谁处?”剧中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而是留有余地、设置悬念让读者和观众去思考判断。新编历史剧《大唐黜官记》讲述的是唐太宗李世民为解除国患整顿吏治的故事。李世民继位时国家内忧外患———外有突厥起兵犯境,内有泾州燕郡王谋反、青州大旱饥民闹事。这让李世民一筹莫展。身兼大将军、大司空与丞相于一身的老臣裴寂不但不能为国家提供良谋善策,还大拍马屁擅自为李世民征选美女。李世民恼怒之余,贬谪了裴寂,因此得罪了一帮攀附于裴寂、自私自利的老臣,甚至还与父皇李渊发生了冲突。突厥兵临城下,李世民借机命令裴寂率兵出城迎敌。裴寂老迈,难敌凶悍的突厥王颉利的攻势,结果大败。危急时刻,赈灾回京的房玄龄、尉迟恭恰巧路遇,二人运用智谋吓退了突厥兵。李世民非常赞赏房玄龄的才干,意欲让他来黜治官员。房玄龄却推荐裴寂担此大任,得到了李世民的同意。自从裴寂担任黜治大任后,门庭若市昼夜不息,诸官纷纷上门送礼说情,以免被其罢贬。被贬官的官员们也一齐上门骚扰,百般纠缠、责怪、辱骂、讥讽裴寂,令裴寂痛苦万分。痛定思痛后他幡然悔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也明白了李世民整顿官吏、治理国家的一片苦心。于是上书带头自贬,得到了李世民的赞赏。告老还乡之时,李世民亲率群臣送行,裴寂百感交集……该剧塑造了李世民和裴寂君臣二人生动的舞台艺术形象。主要戏剧冲突也是在两人之间展开。

作为一心要奋发图强的明君,李世民初掌江山面对内忧外患的动荡局面,内心自然十分焦虑。而老迈糊涂却倚老卖老、集大将军大司空与丞相大权于一身的裴寂,以及巴结逢迎、自私自利的身边群臣,更是令他心烦恼怒。然而李世民毕竟是明智、干练的君主,他毫不犹豫地在大殿上贬谪了裴寂,由此遭到了裴寂和依附其势力的一帮老臣的抗议。他们联手去向太上皇李渊告状,以群体辞官相要挟。剧作者在此处设置了李渊为了保全裴寂向儿子李世民说情的戏,导致了父子二人发生强烈的戏剧冲突,从而展示出初掌政权的李世民整顿吏治、治理江山的巨大阻力和艰难程度,为后面的剧情发展奠下了坚实的铺垫。虽然遭到了重重阻力,李世民头脑还是清醒的。他明白如若官员无能腐败,则民不聊生,强盛国家的希望也终将落空:“浅水难将巨舟载,朽木不是栋梁才。身为丞相近十载,官场腐败民多灾。”经过与父皇李渊唇枪舌剑辩论、抵御城外突厥兵侵犯之后,李世民坚持实行整顿官场、启用贤才的政治方针,命令贤明有才干的房玄龄担任黜治官吏要职,体现了他坚定地政治抱负与励精图治的信念。之后,他又毫不犹豫地采纳了房玄龄建议自己与裴寂共同承担黜治官吏的任务,进一步展示出李世民胸怀宽广、善于纳谏的英明君主品质。当裴寂自黜官职、告老还乡之时,李世民又亲率群臣来到江边为其饯行,并且真诚地赞赏这位元老功臣:卿随大唐时日久,岂能够人去茶凉情谊丢?难忘你为举事往返奔走,难忘你晋阳宫大事共谋,难忘你辅上皇不分夜昼,难忘你与同侪义气绸缪。长江后浪随前浪,老相国辞官表率人效尤:这几日众臣纷呈辞官本,为朝廷减重负你立下大功头一筹!这番话体现出李世民不忘功臣、有情有义的品格,不仅令裴寂感到温暖自豪,也让在场的群臣感动敬服,一代明君形象至此被有力地塑造在舞台上。裴寂的艺术形象也很生动真实。

这位两朝元老曾功劳显著,并且深得太上皇李渊的厚爱与关照,导致身边有一群自私自利的臣僚攀附于他。但是他体衰年迈,在金殿上与李世民一番问答暴露出他才竭计穷、昏聩无能的状态。这当然引起了新皇李世民的不满与失望,因此将他当庭贬黜。过去集大将军、大司空和臣相大权于一身的裴寂不甘心也不愿服从,流露出抓住权力、继续霸占爵位的心理欲望。突厥兵临城下,李世民乘机命他率兵出战,裴寂自知年老难能胜任重任,但是在为他说情的太上皇李渊面前也只好硬着头皮率兵出战,落得个战败溃不成军的狼狈地步。当依附他的几个大臣哄骗他突厥兵是被其打败溃散时,他竟然将信将疑。这个细节生动地刻画出一个无自知之明、昏聩糊涂的老臣形象。该剧剧情前半部运用带有喜剧性的辛辣笔法来塑造裴寂的负面形象,为后半部剧情变化和人物另一面性格塑造进行反衬与铺垫。———李世民采纳了房玄龄的建议,让裴寂担任黜治百官的要职。看重权力地位的裴寂果然欣然接受。被他贬黜的群官纷纷上门百般讥讽、辱骂、纠缠他。突然起来的攻击和折磨,使得裴寂痛不欲生。后在裴夫人的劝说下,他开始清醒反思,“只觉得浑身上下如烘烤,我还要躬身自省再推敲。”经过痛定思痛与彻底反省后,裴寂在金殿上向李世民承认了错误,自黜其官,让位贤臣,告老还乡。这个出人意料的戏剧情节设置,将之前刻画的裴寂形象完全给翻新了过来,从而达到了“前贬后褒、先抑后扬”艺术手段塑造角色的舞台效果,人物形象至此也就更加鲜明饱满。新编历史剧《天可汗》同样是塑造大唐帝王李世民艺术形象的剧目。该剧讲述的是唐王李世民初掌江山,宣抚使魏征被贝州刺史赵德言乱加罪名押解到长安受审,希图邀功请赏。不料遭到李世民严厉斥责,将其免冠。为了“上门谢罪求宽容”,巴结魏征恢复官职,赵德言不惜重金买来歌女米蒂,亲自将其送上魏府。歌女米蒂实为北胡可汗颉利妹妹,隐性埋名来到大唐,欲千方百计接近大唐权势人物以刺探情报。面对美女,魏征不为心动。李世民恰好来到魏府,见米蒂身份可疑,遂将计就计令魏征收留,却遭到魏征夫人强烈反对。

北胡颉利率兵兵临渭水,派使者思力到长安施压。李世民在大殿上严词驳斥颉利的无理要求,严厉打击了思力在金殿上嚣张气焰,最后智退了北胡大军。赵德言四处行贿打点,弄得朝廷乌烟瘴气。李世民采用了房玄龄的计策,封赵德言为护送大使,护送米蒂公主回北胡。颉利可汗果然中计,重用赵德言,并对他言听计从,使得北胡各部纷争不已。恰逢草原遭受雪灾,牛羊冻死,百姓断粮,各部族挣扎在死亡线上。北胡部族可汗突利亲至大唐,请求唐皇救助。李世民不计前嫌,答应了突利的请求,送十万担粮草帮助他们渡严寒,并安排大将军李靖护送。突利感动不已。颉利率兵前来抢夺粮草,被李靖护军一举击败,颉利也被俘至长安。为了安抚草原各部,李世民免除了颉利死刑。西域十八部族二十九国深感唐皇德望,纷纷前来归降,并拥护李世民做天下各族人民的“天可汗”。剧中主要人物李世民的艺术形象比较鲜明,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他怒斥昏官,重用贤臣,巧识米蒂身份,威挫思力气焰,智退颉利大军,及时救助突利部族百姓,对李靖、魏征等功臣赏罚分明,等等。这些颇有戏剧性的情节设置与演绎,将李世民成功地塑造成英明果敢、智勇双全、胸怀宽广、心系苍生、善于团结中华各民族的一代明君形象。剧中李世民一段唱尤为精彩———(唱)选用人才天天讲,又谁能识透这利害份量?赵德言也并非奸诈恶党,他只是窥测上意、拍马逢迎、才具却平常。谁说庸才无大害?看北胡分崩离析、内耗不止、人心动荡、前景绝望、都是赵某帮的忙!赵德言当初贝州为刺史,执掌政务管一方。

若不及时遭罢免,岂不是一郡百姓都遭殃?我大唐还有多少庸官吏,远离京师未曝光?命玄龄,将地方官吏细查访,决不许志大才疏有担当。甚庆幸,朕选人才不孟浪,身边将相尽贤良。孤要设置凌烟阁,贤臣良相作榜样,高阁塑我功臣像,留于世代人敬仰。告诫后世为君者,选用人才慎考量:一旦用人出谬误,那便是,百姓恨、人心丧、官场腐败、民怨沸腾、社稷危殆国将亡!这段唱展示出李世民善于识人、用人的君主才能,以及对自己施政策略和个人言行能够及时反躬自省的可贵品格。作为封建君王,这样的眼光、才略和深谋远虑十分难得。通过上述作品介绍可以看出,孙悦遐的戏曲文学创作有三个显著特点。首先是人物刻画比较独到。剧中人物往往以其独特的艺术形象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在孙悦遐的戏曲舞台作品中,雄才大略英明果敢的唐太宗李世民,奸诈贪婪、欺压百姓的官吏赵元楷、方秀、赵德言,唯利是图、不顾廉耻的奸佞小人刘安、胡金,善良正直、满腹才学的读书人马周、张文甫、宋九郎、王子平,热情真诚、有情有义的年轻女性四娘、胡银儿、梅香等各色不同身份、不同地位、不同性格和生活在不同社会阶层的舞台人物,在剧作家笔下都被刻画得栩栩如生。即使是同一类型人物在不同的剧作中,性格形象也互不雷同。比如唐太宗李世民在《画龙点睛》剧中,性格形象可归纳为“谦逊贤明”,在《天可汗》中可归纳为“智慧果敢”,在《大唐黜官记》中可归纳为“坚毅威严”;诸官吏的形象塑造也各有其性格特点,比如赵元楷的险恶刁钻,方秀的好色虚伪,赵德言的昏庸贪婪等;书生形象更是丰富多样,如马周的正直刚强,宋九郎的倔强不屈,王子平的善良迂阔,张文甫的痴情浪漫等。总之,人物描写没有被符号化和重复化,而是显示出人物各自不同的生活经历、文化修养和社会地位所造成的特有的性格特点,以及因其性格特点而产生的不同行动最终导致不同的命运结局。其次,作品唱念语言严谨规范,具有人物性格化特点。

在孙悦遐的戏曲作品中,每个人物语言都十分符合人物的身份、地位、品格、性格等特点,并且非常具有鲜活性。比如剧中唐太宗李世民的唱念比较大气威严,马周、王子平等人物唱念语言比较文雅抒情,赵元楷、赵德言的唱念语言比较油滑专横,等等。一些恶毒、阴险人物如赵元楷、刘安等,剧作家采用了辛辣的讽刺性语言来揭示其性格和品质,因此使得人物语言带有强烈的喜剧性。除了唱念语言好,孙悦遐的舞台作品故事性比较强。在每一部戏曲作品中,读者和观众都被剧中新颖的题材、强烈的戏剧冲突和曲折动人的故事情节所打动。第三,孙悦遐的戏曲舞台作品主题思想比较深刻,且具有很好的现实教育作用。在其创编的多数新编历史剧中,笔力所涉及到的重大政治题材和人物塑造,都带有非常强烈的批判精神和深刻的现实教育意义。比如《画龙点睛》所涉及到的官场腐败,《大唐黜管记》涉及到的官吏整治,《司文郎》抨击的科举考试选拨人才制度等,俱都有警示性与现实社会借鉴价值。因此,孙悦遐的戏曲作品很有历史厚重感和艺术批判张力。

作者:赵锡淮 单位:中国戏曲学院基础部

  • 上一篇论文:
  • 下一篇论文: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