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公务员期刊网 >> 论文范文 >> 医学论文 >> 循证医学论文 >> 正文

补硒干预对寻常型银屑病治疗的循证医学

摘要目的:评价补硒干预对寻常型银屑病治疗的疗效与安全性。方法:对补硒干预治疗寻常型银屑病的临床随机、对照试验进行质量评价和数据分析,采用RevMan5.0软件进行meta分析,评价患者的血硒水平、治疗有效率和不良事件发生率。共纳入1285例寻常型银屑病患者,其中补硒干预组665例患者接受免疫抑制剂治疗联合补硒干预,对照组620例患者仅接受免疫抑制剂治疗。结果:补硒干预能提高寻常型银屑病治疗的疗效[比值比(oddsratio,OR)=2.68,95%CI:2.09,3.44;P<0.01]、提高患者的血硒水平(标准化均数差=10.87,95%CI:9.25,12.49;P<0.01),且不会引起明显的不良事件发生(OR=1.31,95%CI:0.68,2.53;P<0.01)。结论:补硒干预能提高寻常型银屑病治疗的疗效,安全性良好。

关键词:硒;寻常型银屑病;免疫紊乱

银屑病是一种常见且易反复的慢性炎症性皮肤病,流行病学研究显示其人口患病率为1%~3%[1]。对中重度银屑病,常用的治疗药物或方法有甲氨蝶呤、环孢素A、维A酸类似物、糖皮质激素类药物和光疗等[2]。目前公认银屑病是由辅助性T细胞(helperTcells,Th)失衡并有多种细胞因子介导的自身免疫紊乱性疾病[3]。硒是人体必需的微量元素,有关研究证实硒对人体免疫功能的影响是多方面和复杂的,硒对免疫功能如特异性免疫、非特异性免疫功能低下均有明显的增强作用,同时对免疫功能紊乱患者也有较好的调节作用,可能是主要通过调节Th1与Th2间的平衡、抑制细胞因子产生而调节免疫、抑制炎症反应的[4]。近年来,硒制剂被广泛用于甲状腺炎、银屑病等自身免疫性疾病治疗,但其能否提高这些疾病的治疗疗效却不明晰。本研究探究补硒干预对寻常型银屑病的疗效与安全性。

1资料与方法

1.1纳入和排除标准

纳入标准:临床随机、对照试验(randomizedcontrolledtrial,RCT);患者年龄18~70岁;疾病处于寻常型银屑病稳定期,即疾病不再进展、但持续存在皮损和炎症[3];治疗措施为补硒干预联合免疫抑制剂治疗,对照组仅为免疫抑制剂治疗,连续治疗周期均≥30d。排除标准:非临床RCT;红皮病、脓疮型银屑病、掌跖脓疱病患者;有严重肝脏或肾脏疾病、血液病、自身结缔组织病、严重慢性感染疾病的患者;妊娠和哺乳妇女;临床RCT的Jadad量表评分<1分。

1.2治疗措施

根据疾病严重程度,寻常型银屑病患者接受不同剂量的糖皮质激素类药物如糠酸莫米松乳膏或免疫抑制剂如白芍总苷胶囊、维A酸软膏的治疗。补硒干预组患者接受补硒干预联合免疫抑制剂治疗,补硒剂量为200~400μg/d(硒酵母胶囊,安徽华信生物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生产);对照组患者仅接受免疫抑制剂治疗。连续治疗周期均≥30d。

1.3结局指标

①治疗30d后患者的血硒水平;②治疗30d后的有效率,以《银屑病面积及严重程度指数》(PsoriasisAreaandSeverityIndex,PASI)评分下降≥90%为痊愈,PASI评分下降70%~89%为显效,PASI评分下降≥30%为有效;③排除免疫抑制剂因素后的不良事件发生率。

1.4统计分析

采用RevMan5.0软件进行统计分析[5]。计数资料采用比值比(oddsratio,OR)及其95%CI为统计效应量,计量资料以标准化均数差(standardizedmeandifference,SMD)及其95%CI表示。采用χ2检验分析各研究间的异质性,当P>0.1、I2<50%时采用固定效应模型进行meta分析;当P≤0.1、I2≥50%时,表明存在异质性,需分析异质性的来源,如为临床、方法学异质性则去除异质性,此后如异质性仍存在或为统计学异质性,则采用随机效应模型进行meta分析。

2研究结果

2.1血硒水平

补硒干预组患者治疗后的血硒水平高于对照组(SMD=10.87,95%CI:9.25,12.49;

2.2治疗有效率

补硒干预组治疗的有效率高于对照组(OR=2.68,95%CI:2.09,3.44;P<0.01。表2)。2.3不良事件发生率补硒干预组的不良事件发生率与对照组相似(OR=1.31,95%CI:0.68,2.53;P<0.01。表3)。

3讨论

银屑病是一种常见的慢性、复发性、炎症性皮肤病,可见于世界各地,但不同人种和地域间的人口患病率有较大的差异。有研究显示,我国银屑病的人口患病率为0.59%,男、女人口的患病率间无显著差异[6]。银屑病被广泛认为是一种由免疫介导的疾病,发病机制可能与皮肤细胞的固有免疫和适应性免疫组件的相互作用失调有关,尤其是Th1与Th2间的失衡,导致α-肿瘤坏死因子、γ-干扰素和白介素-1分泌增加,损伤正常的皮肤细胞,并使几乎所有类型的皮肤细胞功能失调。其中,角质形成细胞功能失调后表现为细胞增殖、细胞因子分泌过度以及分泌抗菌肽,进而造成局部皮肤出现持续的炎症,引发皮损,且易反复发作[7]。因此,如何调节银屑病患者的免疫失衡是治疗银屑病的关键。目前,银屑病的治疗药物主要有两类:免疫抑制剂,如糖皮质激素类药物、环孢素A和雷公藤提取物;抑制角质形成细胞过度增殖的药物,如维A酸类似物[8]。但这两类药物均无调节Th1与Th2间平衡的作用。硒具有免疫调节作用,能调节Th1与Th2间的平衡,抑制α-肿瘤坏死因子、γ-干扰素和白介素-1的分泌,进而抑制炎症反应[9]。本研究结果显示,与对照组相比,补硒干预组患者治疗后的血硒水平提高(SMD=10.87,95%CI:9.25,12.49;P<0.01),疾病治疗有效率也提高(OR=2.68,95%CI:2.09,3.44;P<0.01),而治疗过程中不良事件的发生率却相似(OR=1.31,95%CI:0.68,2.53;P<0.01)。因此,我们认为,补硒干预治疗寻常型银屑病具有一定的疗效,且安全性较好。但鉴于本研究纳入的临床RCT质量,未来仍需进行大样本量的前瞻性临床试验予以验证。另外,本研究没有探究补硒干预的硒剂量,而目前国内外临床上对此也尚未有统一的共识,因此硒剂量探究亦将是未来相关研究的重点之一。

参考文献

[1]张建中.银屑病的流行病学与危险因素[J].实用医院临床杂志,2013,10(1):4-6.

[2]王晓宁,郑伟娟,周映,等.银屑病发病机制和治疗方法的研究进展[J].药物生物技术,2015,22(3):259-263.

[3]满孝勇,郑敏.银屑病发病的遗传与免疫机制[J].中华皮肤科杂志,2006,39(4):238-240.

[4]ArthurJR,McKenzieRC,BeckettGJ.Seleniumintheimmunesystem[J].JNutr,2003,133(5Suppl1):1457S-1459S.

[5]HigginsJPT,AltmanDG,SterneJAC.Chapter8:assessingriskofbiasinincludedstudies[M/OL]//HigginsJPT,GreenS.Cochranehandbookforsystematicreviewsofinterventions:version5.1.0(updatedMarch2011).Oxford,UK:TheCochraneCollaboration,2011[2017-07-27].

[6]丁晓岚,王婷琳,沈佚葳,等.中国六省市银屑病流行病学调查[J].中国皮肤性病学杂志,2010,24(7):598-601.

[7]王明星,王燕,赵京霞,等.银屑病发病机制研究进展[J].辽宁中医杂志,2017,44(6):1334-1338.

[8]卢木荣.银屑病国内药物治疗近况[J].中国现代医生,2008,46(16):57-58.

[9]王为纲,姜国厚.硒的生物学效应及与银屑病的关系[J].烟台师范学院学报:自然科学版,1997,13(4):313-315.

作者:李峰 朱时纯 胡金平 单位: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普陀医院皮肤科 复旦大学药学院药理学研究室 中国医药工业研究总院药理学评价中心

阅读次数:人次

  • 上一篇论文:
  • 下一篇论文: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