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公务员期刊网 >> 论文范文 >> 艺术论文 >> 音乐论文 >> 正文

论仡佬族民歌的艺术特征

民歌旋律进行的特征

贵州铜仁仡佬族民歌在旋律结构上,除受当地其他民歌的相互影响外,还受到当地花灯音乐的影响,其旋律进行中,既有强烈欢快跳跃的感觉,又有婉转抒情的味道,两种形态的有机结合,构成了该地区仡佬族民歌的旋律特征。

(一)纯四度、小六度大跳音程的反复运用,构成了该地区仡佬族民歌旋律的主要特征。由于受演唱环境和当地语言的影响,特别是当地花灯音乐旋律的影响,该地区民歌的旋律进行中突出了纯四度和小六度的大跳特点。其大跳多见于商——徵、徵——商、角——羽等四度音程和角——宫构成的小六度音程,且纯四度音程商——徵和徵——商往往作为乐句开始的旋律动机部分。这两个音程可以说是贵州仡佬族民歌中的一个十分重要的特性音程,它使贵州铜仁仡佬族民歌旋律呈现出欢快流畅、活泼抒情的艺术特点。从图3所示的《情姐下河洗衣裳》中可看出,贵州铜仁仡佬族民歌在旋律进行中除具有商——微、微——商两个特性音程外,往往会在乐句的高峰处运用宫——角构成的下行小六度音程。如,例3中第四小节i-3的运用,已成为一种较固定的模式,它与商——徵、徵——商两个音程的联合反复运用,构成了旋律的主要特点,使贵州铜仁仡佬族民歌更加突出地域特色。

(二)旋律进行中的节拍、节奏特征贵州铜仁仡佬族民歌与其他民族的民歌一样,在节奏上比较自由,节拍上变化较大。造成这一问题的原因是什么呢?笔者通过长期的调查研究得出以下两点结论:一个是少数民族民歌本身所具有的共性特点;另一个是贵州铜仁地区仡佬族歌手们因受演唱环境和个人演唱情绪的影响,在演唱中常常有个性化的自由发挥,这种临场发挥可以在一定范围内自由处理民歌的节奏、节拍,甚至旋律中的部分音调,以致记录一首民歌的拍子大多在两种拍子以上,有的甚至无法用固定的某种拍子记谱。例如《民歌好唱难起头》(见图4)就只能用节奏自由的方式记谱。

(三)旋律进行中装饰音、下滑音的广泛运用由于受地方戏曲、语言特点的影响,铜仁地区仡佬族民歌在唱腔旋律中较多地运用了装饰音和滑音。装饰音主要用二度或三度的前倚音和后倚音,滑音则多在五度以内,句中和句末均可出现。见图5的《扯谎歌》。

民歌歌词的艺术特征

贵州铜仁仡佬族民歌有着十分悠久的历史,它是仡佬族人在火热的生活中创造出来的文学艺术精品,它的每一首歌词都散发出泥土的芬芳,具有浓郁的生活气息、民族特色和文学艺术价值。其特点归纳起来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歌词内容的广泛性

贵州铜仁仡佬族民歌从题材内容上看十分丰富,这主要是该民族有着传统的歌唱习俗。加之该地区土家族、苗族和侗族等少数民族在文化艺术上的相互影响,相互吸收,使仡佬族民歌的内容得到不断充实和发展。归纳起来,有情歌对唱、薅草歌、栽秧歌、望牛歌、采茶歌、打闹歌、扯谎歌、砍柴歌等十多种形式。

(二)歌词创作的即兴性

贵州铜仁仡佬族人不仅爱唱歌,而且大部分歌手都具有随调即兴填词的创作能力。在当地流传有“出门就爬坡,开口就唱歌,要问唱什么?处处皆是歌”的传说。他们看见什么唱什么。歌手们常常以眼前存在的事物或正在发生的故事为题进行对唱比赛。这种比赛已深入到他们的生活和生产劳动之中,既比歌手的演唱技巧,又比歌手的智慧和即兴创作能力,村内或田间地头均是他们的赛歌场。年轻的男女歌手们用歌声表达情意,在即兴对歌中相互问答,以此考查对方的演唱技能和聪明才智,以此选择自己的心上人。上面的“赶撇脱”是当地仡佬族方言。所谓“赶”是指尽快或快点的意思,“撇脱”是爽快或干脆之意,“赶撇脱”则是要求对方不要犹豫不定,尽快下定决心,不能拖拖拉拉。

(三)歌词语言的地域性

前面谈到,贵州铜仁仡佬族民歌歌词内容丰富,这些歌词均来自他们火热的生活之中,因而使歌词具有生动性、口语性、通俗性、形象性等特点,加之用“土味”浓郁的方言和独具风格的衬词演唱,使贵州铜仁仡佬族民歌充满泥土芳香的“土味”美。从上面歌词中,笔者总结出十二个字具有地方方言的特点,如,角(jiǎo)唱成(júo),连(lián)唱成(nín),尖(jiān)唱成(jīn),树(shù)唱成(sū),哥(ɡē)唱成(ɡūo),边(biān)唱成(bīn),变(biān)唱成(bīn),愿(yūan)唱成(yén),年(nián)唱成(nín),叶(yè)唱成(yǐ),个(gé)唱成(ɡúo),情(qíng)唱成(qín)。衬词的结构可分为三类:一是单字类,有哎、啰、哟、哩、呀等;二是双字结构类,有塞阳、沙吼、哟嘿、嗬阳、登阳、哎哟等;三是三字以上结构类,有噻嗬哎哟、呀儿哟嗬,悠悠喂、嗦阳嗦、扯长扯呀等。以上三种衬词在不同的民歌类型中运用,并形成了一定乐句及乐段结构规律。不少民歌演唱中,衬词的量占有相当的比例,有的占整首歌词量的一半以上,这种现象在我国众多的少数民族民歌中较为少见,如图5中的《扯谎歌》。

(四)歌词的艺术性

贵州铜仁仡佬族民歌不仅具有通俗性、口语性和土味浓的特点,同时,它又较多地运用了比喻、拟人、夸张、反衬等文学修辞手法。这些手法的运用,使得民歌歌词体现出较高的艺术性、文学性和欣赏性,不少歌词幽默风趣,生动形象,轻松活泼,演唱中往往使听众捧腹大笑,给人以十分愉快的感觉,疲劳与忧愁顿时消散。

贵州铜仁仡佬族民歌,是成长在武陵山区的一朵绚丽的艺术之花,在建国后的前三十多年中,它曾得到快速的发展,呈现出老老少少、男男女女都会唱民歌的盛况。民歌唱响了仡佬族的村村寨寨。他们在节日来临之时,村村寨寨都举行赛歌会,歌手们和围观的群众在歌声中欢度自己的节日,场面十分热闹。可以说,唱民歌已成为仡佬族人生活中十分重要的内容。所谓“三天不爬坡,双脚打闪闪,一天不唱歌,喉咙象条虫在嗦”已成为他们的口头禅。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唱民歌在贵州铜仁仡佬族人的生活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90年代以后,随着我国经济和文化艺术改革浪潮的不断深入发展,充满现代气息的文艺表演和文娱活动进入仡佬族山寨。这些新东西迅速受到仡佬族青少年的喜爱,并对古老的民歌艺术形成了强大的冲击。据笔者的调查,目前,在贵州仡佬族山寨,除少数年老的歌手自娱自乐唱唱民歌外,年轻的仡佬族人已不再愿意学唱或听唱民歌,昔日演唱民歌的热烈场面已不复存在,民歌正面临着十分严峻的失传问题。近几年来,民歌的传承问题已渐渐引起了当地文化宣传部门和当地音乐工作者们的重视。他们通过举办民歌大赛、民歌引入中小学课堂等措施,在民歌的传承和发展上作了大量的工作。随着当地旅游业的发展,他们又将民歌演唱与旅游业的发展结合起来,既为民歌的发展提供了平台,又让民歌作为一种载体在地方旅游业的发展中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目前,部分优秀歌手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走出山寨,参加省内外的一系列比赛活动,贵州铜仁仡佬族民歌的发展历史又将迎来一个蓬勃发展的春天。我们相信,通过五至十年的努力,贵州铜仁仡佬族民歌——这朵充满“土味”的民间之花,又将会唱响仡佬族的每一个村寨,它将随着改革开放所带来的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而迅速发展,必将乘着改革开放的浪潮涌出山寨,传遍全国,走向世界,受到越来越多的国内外听众的喜爱。(本文作者:邬小中 单位:铜仁学院音乐系)

阅读次数: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