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公务员期刊网 >> 论文范文 >> 医学论文 >> 医学教育论文 >> 正文

中国与加拿大医学教育模式的比较

[摘要]加拿大是联邦制国家,其医疗服务和医学教育由10个省和3个地区自行负责,医学教育主要由政府提供资金,大学提供教育,第三方监管机构进行资格认证。教育体系包括医学院校教育3~4年,毕业后医学教育4~7年和继续医学教育三个阶段,通过长时间的培养、严格的考核和持续的质量改进为社会输入了高水平的医师。加拿大现在实行的是美国的北美医学模式,处于世界领先位置,有其充分的合理性。我国医学教育一直沿用的是“以学科为中心的”三段式教育模式,即按照公共基础教育、基础医学教育和临床医学教育三个阶段来培养医学生。本文重点研究关于中国、加拿大医学教育模式的比较分析,为中国医学教育提供借鉴。

[关键词]中国、加拿大;医学教育模式;比较分析

加拿大是世界上医学教育模式比较先进的国家,我国医学模式和加拿大之间还存在着一定的差距。对比中国和加拿大的医学教育模式,充分认识到我国教育模式自身的不足,可以完善我国的医学教育体系,培养符合世界潮流,满足人们需要的高素质、高水平的医师人员。

1医学院校的比较

医学专业是加拿大的热门专业之一,在加拿大有17所公立医学院校,历来深受政府以及人民的重视[1]。加拿大著名的医学院校,主要有麦吉尔大学、蒙特利尔大学、多伦多大学、皇后大学、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阿尔伯塔大学、麦克马斯特大学、卡尔加里大学、渥太华大学、萨省大学等[2]。每个大学都配有教学医院来配合学校的教学,作为临床教学基地,以便更好地服务于教学实践。在中国,大多数是综合性的专业类院校,在学校内部设立医学院,根据2017年最新的数据显示,有超过百所院校设立医学院,2017中国最佳医学院校综合排行榜前几名是: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北京大学医学部、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首都医科大学、四川大学华西医学中心、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中山大学中山医学院、浙江大学医学院等[3-4]。对比加拿大与我国的医学院校可以发现,加拿大医学院校的知名度要普遍高于中国的医学院校[5]。根据2017年发布的世界大学医学院排名的最新排名结果显示,多伦多大学位于第12位;素有“北方哈弗”或“加拿大哈弗”的麦吉尔大学,排名第27位;英属哥伦比亚大学排名第28位;麦克马斯特大学排名第33位,在100名以内的大学有7个,400名之内的有16所院校。中国有13所大学进入前400名的排名,其中,只有北京大学、国力台湾大学以及国力阳明大学(台湾)位于前100之列[6-7]。由此可见,我国的医科大学知名度还远远不如加拿大,存在着不小的差距。我国应该继续深入打造知名学府,提高世界竞争力。

2医学教育模式的比较

2.1入学条件

加拿大受美国的影响,实行北美医学模式,入学条件是完成三到四年的本科学习(也有部分学校招收本科二到三年的学生),获得学士学位之后才有资格进入医学院进行学习。在入学时,要通过文、理和面试三方面的考核,同时,加拿大还要求学生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都会影响学生的面试成绩,相应加减分数[8-9]。有些学校还注重学生的团结协作能力,通常在面试时更注重观察每个学生的交流合作能力而不是专业知识素养[10]。中国则通过统一的高考由学生选择合适的学校,学校再进行自主招生,录取相应比例的学生。中国现在的医学教育模式主要分为三年制临床型或科研型硕士、三年制科研型博士、5年制(临床本科)、7年制(硕士学位)、8年制(本硕博一贯制)等。本升硕时需要进行一次考试并且要符合本科学校的全部包括论文、成绩等的要求,硕升博时需要再进行一次考试,并且有相关年龄、成绩限定。部分学校会有面试环节,考察学生专业知识和英语水平等能力[11]。

2.2培养目标

加拿大的医学教育更强调培养学生的知识、技能以及行为素质三个方面。从知识培养方面看,加拿大的高校更注意培养学生在实际生活中能够用到的实用性知识,例如关于加强疾病的预防、治疗以及康复方面的能力,这样能够更好的服务于实际生活;从技能培养方面看,主要强调学生的创新性思维、批判式思维、临床和自主学习等方面。这样学生在处理问题时可以自己思考解决办法,批判式地看待生活中的各种事物,加强了实践能力,遇到难题不放弃,积极寻找解决办法,更加积极主动的投身于医疗事业;从素质方面看,加拿大学校十分重视四种行为素质的培养:对待自己、对待患者和家属、对待同事和对待社会。对待自己,即要清楚的认识自己,把握自己的长处与不足,不能强出头,努力提升自己的综合素质。对待患者及家属,不能出现烦闷的态度,认真为患者及其家属解释患者的病情病例,不把生活中的压力带到工作当中来。对待同事,要礼貌谦让,团结一致,共同解决问题,发挥团体的优势作用。对待社会,要有一颗宽容之心,热爱社会,打造社会,为社会的发展做出贡献[12-13]。我国对于医学生的培养目标普标偏高,对于一所医学院来说,首先要明确的问题就是打算培养什么类型的人才,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在我国现行的医学模式下,大部分学校是在按照临床医生来培养的。但是问题明显,就是需要的时间(五年本科)是完全不够的,由于时间短,任务重,老师需要教授的知识多,学生需要理解的知识也多,在课程紧密的情况下,学生缺少了反思的过程,导致所学的知识不能够很好地掌握。这种脱离实际的培养目标导致社会上对于五年本科生的水平不信任,因此医学本科生要想在未来从事医生行业就只能选择继续深造,否则就相当于浪费了五年时间。这种培养目标制定的原因有很多方面,其中,来自社会的压力占相当大的比重。社会上要求大学生毕业就投入到工作当中,那么大学生就要在大学期间完成这个并不容易的转变,学校为了帮助学生更好的融入到社会中,就只能通过加强学生的课程学习来使学生更快速地融入到社会中。

2.3课程设置

下面以加拿大渥太华大学与中国的广西医科大学的ICM(临床医学导论课)课程为例,探讨加拿大与中国课程设置上的差异。渥太华大学ICM课程采用的是多学科临床的组成方式,广西医科大学是以独立课程方式呈现;渥太华大学ICM的课时是持续两年,而广西医科大学的课程时间只有一学期;渥太华大学的教学方式是以讨论和两年轮转见习为主,广西医科大学则是授课配以临床短期见习;渥太华大学教学主要与学生为主,而广西医科大学主要与授课教师为主。相同的是课程设置时间都在第一学期,课程结构都是授课加见习的方式。由此可见,加拿大的医学课程设置上与其他课程的联系更为紧密,见习课时多,以学生为主体,讨论积极,与实际的联系密切,更能深入地了解知识应用技能,做到理论联系实际。中国的医学高校普标存在重视专业知识而不重视学生的素质培养。医生是社会上至关重要是一个角色,首先要有良好的职业道德[14-15]。

3考核方式与职位分配

在加拿大,学生可以根据自己兴趣、爱好以及自己未来希望从事的职业方向等主观因素进行自主选择科室实习。在学生毕业时,要经过一次考试,不通过这次考试则不能从事医生的行业。但是,通过了考试并不代表有资格从事医生的工作,在取得了学位证明后,学生需要在医院实习,进行相关的培训,通常时间为4~9年,培训期间可以享受相关薪资待遇。待实习培训结束后,取得行医执照,方可正式入职。在中国,学生毕业之后需要进行医师资格考试,分为理论知识考试和临床技能考试两种。只有通过这次考试,才有资格从事相关的工作。

4教学内容与教学方式

加拿大医学的教育更加注重学生实践操作能力和思维的培养。在加拿大医学院中,每个学校的临床教学基地给学生的实际操作活动提供了非常便利的条件,而且加拿大还高薪聘请有经验的临床医生来给学生授课,学生可以在临床操作中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另外,加拿大学校还让学生提早接触患者,跟随医生出诊或者进入手术室,学习到与患者相处时的言谈举止技巧,熟悉进手术室时的流程与气氛。实习期间还会参加学术交流活动,见识到困难问题的处理办法,更好的加强与患者、同事以及医师的沟通与交流,更加积极主动的获取知识。中国的医学教育更加注重学生专业知识的培养,尤其是在课堂上。教学方式多是以教师的讲授为主,由于进行实验的地点、授课时间等的限制,实验做的相对较少。而且中国的传统考核方式是以笔试为主,学生基础知识掌握的牢靠,但学习的自主意识薄弱,实际动手操作能力弱。由于临床实践少,与患者接触少,容易引发医患关系,许多学生毕业后不能够很好的融入到医院的环境之中,产生消极负面的情绪[4]。

5加拿大的教育体系给中国带来的启示

我国医科大学要加强学校的教学质量,优化教学体系,充分发挥学生的作用。学校要把控招生环节、在校考核环节,改善原有的教学方式,以学生为主,加强学生的思维逻辑训练。改善课程设置,增加实验的比重,组织学生系统、长期的学习,在考核时增加实验分数的比重,在注重理论知识的同时,也要注意理论联系实际,切实有效地发挥学生的主观能动性。组织学生有规律地进行实习活动,真正的让学生进入到医院中去,接触患者,与病人交流,根据自己的导师的要求,完成相关的课题研究,积极主动地参与到手术中,注意观察,善于思考,锻炼自己的实践操作能力。学校适当安排课程,在加强学生的基础知识与操作技能的同时,还要引导学生的从医思想道德建设,培养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医疗事业工作者。综上所述,我国的医学教育模式还存在许多的问题,有许多需要改进的地方。我国医科大学要继续完善现有的教育模式,积极借鉴外国的先进理念与成功经验,取长补短,结合实际情况,加强医学临床实践,从注重知识传授到重视能力素质的养成过程,培养有技能、有想法、有专业的医疗人员。

[参考文献]

[1]HowardBergman.加拿大家庭医学的实践与发展[J].中国全科医学,2016,13(13):1487-1488.

[2]吴浩,郭爱民,魏学娟,等.加拿大家庭医学教育对我国全科医师培养的启示[J].中华全科医师杂志,2014,13(10):807-809.

[3]李文惠,陈校云,余中光,等.加拿大医学教育模式对我国医师教育的启示[J].中国高等医学教育,2015(6):122-123.

[4]周澄蓓,阮雅烨,皮如玉,等.以团队为基础的学习在加拿大医学教育中的应用及启示[J].中华医学教育探索杂志,2016,15(12):1196-1200.

[5]ReardonS.Precision-medicineplanraiseshopes[J].Na-ture,2015,517(7536):540.

[6]ChenW,ZhengR,BaadePD,etal.CancerstatisticsinChina,2015[J].CACancerJClin,2016,66(2):115-132.

[7]TumehPC,HarviewCL,YearleyJH,etal.PD-1blockadeinducesresponsesbyinhibitingadaptiveimmuneresist-ance[J].Nature,2014,515(7528):568-571.

[8]ZhuHuifang,LiuXianjun,ZhangYing,etal.Preliminarystudyofthebasicmedicinecurriculumreformwiththecoreoforgansystem[J].basicmedicaleducation,2013,15(7):682-685.

[9]王鹏鹏,韩冰,仰曙芬.国内外全科医师培养模式比较[J].中国高等医学教育,2013(6):7-8,27.

[10]徐静,周亚夫,葛运运,等.国外全科医学教育和全科医生培训情况分析及启示[J].中国全科医学,2013,(16)27:3155-3158.

[11]陈晓云,周增桓.英国、澳大利亚全科医学本科教育的比较及启示[J].中华医学教育探索杂志,2015,14(9):884-887.

[12]GuanXiaowei,LiMin,XieGuiqin,etal.Usingtheexercisesystemasanexampletodiscusstheintegrationofbasicmedicinecourses[J].basicmedicaleducation,2016,18(4):278-280.

[13]LiuLinxia,GaoGang,YuanYuan.DiscussiononthecausesandCountermeasuresofmedicaldisputes[J].Chinesemedicalhumanities,2015,1(7):9-12.

[14]蒙艺,贺加,罗长坤.美国医学课程改革历程中批判性思维教学的变迁及其启示[J].复旦教育论坛,2013,11(4):92-96.

[15]王慧丽,路孝琴,杜鹃,等.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家庭医学住院医师培训项目简介[J].继续医学教育,2013,27(4):10-12.

作者:万磊 董琨 陈岳生 单位:深圳市南山区人民医院

阅读次数:人次

  • 上一篇论文:
  • 下一篇论文: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