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公务员期刊网 >> 论文范文 >> 建筑论文 >> 传统建筑论文 >> 正文

民国传统建筑元素运用

一、南京民国建筑中传统元素的运用背景

“五四运动”犹如一场中国式的“文艺复兴”运动,它是对民族传统持批评态度的,但同时又是爱国的。中国的第一批真正意义上的建筑师同时也是建筑行业中的第一批知识分子,他们也同样受到五四运动的影响。科学与理性的思想由他们带入建筑行业中,其与深厚传统文化以及西方先进的建筑学知识相互作用,使建筑行业呈现出了传统建筑元素“古为今用”的新面貌。近代中国大有作为的第一批建筑师,如吕彦直、刘敦桢、杨廷宝、童寯等人都有着留学西方、接受科学系统的建筑学训练的相似经历,其中以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留学人数最多。这一批建筑师在西方求学阶段,正是巴黎美术学院学说在西方建筑教育中占主要地位的时期,研习西方古典建筑是他们求学期间的重要任务。该时期盛行的折中主义建筑思想,重视不同建筑风格融合、重视建筑的比例和谐,这些都是影响中国建筑师创作的主要思潮。

二、南京民国建筑传统装饰的特点

1927年至1937年国民政府首都建设的十年,是民国建筑发展的顶峰,大部分该时期的民族形式建筑都在装饰上做了或多或少的改变。笔者在对南京地区现存的80多座此类建筑进行整理后,总结出了传统建筑元素的使用特点,并归为以下几类。

1.宫殿式屋顶

“宫殿式屋顶”是传统建筑的标志性符号。该时期建筑主要采用西式现代建筑结构,建筑的内部也是为了适应现代功能而进行设计的,因此“宫殿式屋顶”在民国建筑中主要是起装饰的作用。“宫殿式屋顶”在这一时期主要产生了以下变化:首先,以“中英庚子赔款旧址”“中山陵”等为代表的建筑中,出现了将屋顶吻兽和脊饰几何化的做法。其次,在“金陵大学”等建筑中,可以看到“宫殿式屋顶”的曲面弧度的进一步减小,屋顶趋于直面的现象。最后,“宫殿式屋顶”也有新的功能附着,如“金陵大学”上带有十字脊顶的“西式钟楼”“金陵女子师范大学”100号楼上设置了老虎窗。

2.局部构件

在南京民国建筑中,旧有的木结构已被弃用,在西式混凝土建筑中,传统的结构部件作为装饰元素出现,应用了大量的简化和概念化手法。斗拱作为传统建筑中的重要构件,表现了古人关于建筑构造的智慧,在民国建筑中,斗拱元素的使用分为几种方式:第一种是提取斗拱的抽象造型,改为几何样式,采用连续排列的手法饰于檐下。在“国民政府立法院旧址”“金陵大学”“中山陵”“国民政府外交部大楼”中都能看到此种形式。第二种是简化斗拱的组成部分,或者以“昂”“梁头”等造型暗示斗拱所在。这种现象可在“美龄宫”“金陵大学礼拜堂”等建筑中看到。额枋及雀替也是民国建筑中出现频率较高的传统符号,但其中的纹样和彩绘得到了大量的简化,造型也变得更加简单概括。除此之外,民国建筑中也出现了其他传统构件,著名建筑师杨廷宝在设计“中央医院”时,就在建筑转角位置设计了突出的霸王拳。而原“国立美术馆”中也有简化后的“榫头”出现。

3.屋身装饰

民国建筑中建筑屋身的传统元素较少,主要是因为建筑主体结构已经西化,不适应过多的传统装饰。在现存的民国建筑中,我们能够看到的作用于屋身的传统装饰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柱子除了是传统建筑的重要构件,还是计算开间数量和形制级别的参考依据。在南京民国建筑中我们能够看到保留柱子的例子,如“金陵女子大学”建筑群,但因为近代建筑的建筑空间及面积已经不是按照古代礼制来确定,因此带有柱子的民国建筑数量并不多。传统形式的门窗在采光与通风上处于劣势,玻璃的介入也与传统门窗样式格格不入。因此民国建筑中很少有刻板保留传统门窗形式的例子。但在中山陵藏式佛教风格的建筑“藏经楼”中,我们仍然可以看到传统窗花纹样的运用。但传统窗花的随意自然在这里则变成了统一形式理性排列的几何状,窗花的间隙更大、立于光线与空气的传递。中国传统建筑本为土木结构或砖木结构,在宫殿式建筑中,屋身的主体部分一般采用砖砌。而民国建筑已由混凝土结构取代传统工艺,因此民国建筑中砖的形象大多数起复古装饰的作用。

4.彩绘纹样

纹样方面,民国建筑中常采用的有如意纹、卷草纹、回行纹等,但都以简化概括为主。在美龄宫出现了象征宋美龄“身份与年龄”的37只凤凰,其余建筑中都没有出现过传统“龙凤”纹样。“龙凤”图案被认为是旧中国封建帝制的表现,因此受到排斥。在色彩的运用上,民国建筑中常使用蓝色琉璃瓦,如“中山陵”“紫金山天文台”“何应钦公馆”等。除中山陵使用蓝色有传统“丧色”的含义,其余建筑应该是受到了国民政府“青天白日旗”政治因素影响。另外,在非采用“宫殿式屋顶”的建筑中,建筑师还大量保留材料原色。如“中山陵音乐台”“中央医院”等建筑保留了混凝土的本质风貌,中山陵中的“光化亭”则保留了石料的本来面貌。

三、南京民国建筑传统装饰的规律及原则

亨利•墨菲曾总结过关于传统建筑的五大特点:反曲屋顶、布局的有序、构造的真率、华丽的装饰、建筑各构件的完美比例。这五点不但成为了墨菲的设计原则,也影响了很多中国建筑师。该时期的建筑师在采用传统元素时主要倾向于体现以下三种原则。

1.以能代表传统建筑技术的构件为主要保留对象

根据对民国建筑的总结比较,笔者认为,建筑师在提取传统元素的时候应用最广泛的是能够代表传统建筑结构特点的构件,如斗拱、牛腿、雀替、榫头、梁枋头等。而对传统纹样、传统色彩都进行了简化、省略。如龙凤纹样基本弃用;在“新民族主义”建筑中启用传统色彩;决定开间数量、建筑等级的柱子也很少出现。由此可以看出,建筑师在传递传统建筑文化的时候更重视表达建筑结构本身的特点而并非建筑中蕴含的封建文化。

2.注意建筑比例和谐

传统建筑的空间相对于现代功能来说并不合理。如何处理以横向发展为主的传统建筑布局与实用的多层建筑之间的关系,是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民国建筑中建筑师的常用做法是将建筑的台基升高,有的处理成传统须弥座的样式,升高的台基一般为一层楼的高度。而传统建筑中不具有实用性的屋顶也常常被处理成阁楼。同样的,整个建筑的比例改变之后,构件及装饰的比例也随着建筑的尺度进行改变。尤其是第一代西方归来的建筑师受到严格的学院派训练,深谙西方古典建筑的常规比例,常将此类比例嫁接在民族形式建筑设计上。

3.装饰出处考究

南京民国期间的民族形式建筑采用的传统装饰都有考究的出处,不会发生类似于将传统的檐下装饰设置在台基,或是将本不属于传统建筑的装饰纹样施与建筑之上的情况。如在“中央体育场”“中山陵音乐台”等建筑中,即使建筑师做了一些装饰上的变形和折线的运用,但其设计原型是有迹可循的,而不是肆意添加。这点表明了第一代建筑师的严谨态度和理性精神。

四、传统装饰演变背后所反应出的思想意识

1.建筑师从被动遵守规定向在规定中进行突破的主动意识转变

国民政府提出的“中国固有之形式”是促成南京民族形式建筑蓬勃发展的主要原因,这样的建筑形式直到现在仍然影响着中国的官式建筑和文化类建筑的发展。实际上,国民政府的官方意见,在全面接受西方世界的近代中国,限制了中国近现代建筑的多样性。中国建筑师在面对传统建筑时,除了对传统文化抱有的民族责任感,更能够清楚地看到传统建筑的不合理性,也更担心自己在西方所学到的先进的建筑知识无法完全施展。当政府对建筑进行干预的时候,有一部分中国建筑师发出了反对声音,可以说,在“宫殿式”建筑中能看到中国建筑师被束缚的痕迹。通过梳理南京民族形式建筑的发展,可以看到建筑师对传统元素适应性的逐步改良,如“折线的运用”“对混凝土的崇尚”“结构的变化”等,尤其是“新民族主义形式建筑”的出现,证明了他们在政治指导的禁锢中寻求突破而作出的努力。

2.传统元素经历了“结构——装饰——结构”的转变

传统元素被“拿来”安置在近代建筑上时,必然会失去其本来的作用,以装饰的形象出现。建筑师利用简化、变形、去色、概括、改变比例等一系列手法对传统元素进行改良,让其适应近代建筑的需求,尤其是当现代主义在西方占主流地位的时候,中国建筑师也开始着手进行现代主义建筑的实践,传统元素的改良力度也在加大。如在“中山陵”“国民政府外交部大楼”中已经能够看到建筑师不再将传统构件做“仿木处理”,也不再为其“上色”,而是对其造型进行简化,保留材料本身的状态,将建筑一体化。于是,旧有的传统元素通过一系列变化成为了新形式建筑的新结构。这样的转变是非常重要的,从中能我们看到第一代建筑师对传统元素继承问题的清晰认识,即必须符合时代需要。由于战争与政治交替等多方面影响,早期的“民族化建筑”探索与中国现当代建筑之间有一定的延续也有大量的空白,中国近现代建筑中对传统建筑文化的继承方法并没有得到全面的传承和深入。在面对当代建筑如何实现科学的“民族化”这一问题的时候,我们应该追根溯源,针对中国近现代建筑深入研究“传统建筑”的继承方式。南京民国建筑在中国近现代建筑中占有集大成、开先河的关键地位,总结归纳南京民国建筑中传统装饰语言的使用手法将会为我国当代“民族化”建筑体系的形成提供思路。

作者:冯琳 单位:西安美术学院美术史论系

阅读次数: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