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公务员期刊网 >> 论文范文 >> 管理论文 >> 社区管理论文 >> 正文

城市社区管理问题研究

摘要:随着贵州改革开放的不断升级,经济社会纵深发展、体制机制日趋健全,城镇化也进入了快速发展的阶段,城市社区现代化建设和管理水平趋向专业化显得尤为重要。原有的城市社区管理模式已经难以满足对日渐发展的社区的管理,必须改革创新现有管理模式,提高管理水平和专业程度。了解清镇市基层政府和社区居委会及社区组织、社区居民在社区管理过程中的角色及途径,分析在管理过程中暴露出的管理问题并找出根源已成为必要。在新常态背景下,对城市社区管理进行研究,对于完善我国基层政府管理理论、指导基层政府管理创新工作具有重要的意义。

关键词:城市社区;城市社区管理;问题;对策

一、政府领导,各项工作有序进行

近几年,清镇市城市社区在各级政府的领导和推动下,在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政府积极谋划,有计划地引导社区发展。完成了百花社区“贵州(清镇)职教城”的入驻;“两级政府,一级管理”的旧模式已被“两级政府,两级管理”模式取代,甚至在不断地向“两级政府,三级管理”模式的转变,创新管理模式已在百花、红新、新岭、巢凤四个社区积极展开。在社区建设方面,也不断加大投入力度,2015年政府对社区经费的投入相比较于2014年增加了21%,政府的投入在2015年的基础上保持每年15%左右的增长。市各相关部门积极采取措施,加大对社区的投入,以改善各社区的办公条件,市民政部协调各方资源,为各社区的一些村、居提供了办公用具;另外,政府通过利用各种渠道使社区与省直机关、市直机关建立起结对共建活动,创造条件,以争取更多的支持和帮助。社区居委会是城市社区自治的核心,是落实各项管理工作的枢纽。政府及市直机关和各相关部门出台的政策措施以及文件,城市社区居委会要贯彻执行,落实到位。自2015年起,新岭社区建成青少年禁毒教育基地,内设禁毒文化长廊、毒品样品展台、青少年禁毒志愿者招募站等区域,配有专职禁毒专干开展讲解,全方位对青少年开展从禁毒宣传到加入禁毒志愿者队伍的宣传动员工作,提升青少年了解毒品危害、参与禁毒工作的意识。自禁毒阵地建成以来,共接纳参观青少年3000余人次。各社区组织积极参与,建言献策,主动担当起应有的责任,把权力范围内的社区民情矛盾率降到了最低,社区禁毒工作、文化宣传工作、社区治安工作等,社区组织都扮演了重要的角色。社区居民也得到了更多参与决策的权力,获得了更多表达他们诉求的话语权,得到政府和社区采纳的建议意见比重在上升。各管理主体间的交叉配合和协调合作进入新常态,政府及社区各管理主体间协调管理已成趋势。

二、社区管理主体责权模糊,缺乏协调合作能力

虽然清镇市在城市社区管理工作中取得了很大的进步和成就,但深入分析不难发现,城市社区管理还存在诸多问题。清镇市在城市社区管理中,社区自治在不断地扩大和加深,但大部分社区仍具有较浓的行政色彩,政府主导社区发展或者社区发展依赖于政府的计划变迁,社区对于自己的发展所具有的决定权比较小,管理过程往往很大程度上受限于政府及其各种派出部门的干预,权力的集中和权力主体不明确常常导致权力冲突,影响了管理效率和水平。从近三年甚至可以往前推导五年,都可以清晰地了解到清镇市城市社区管理的财政预算都在保持15%左右的增长,市县两级政府在清镇市城市社区建设中的资金投入也在不断加大,但随着清镇市经济的不断发展,城市、农村对公共设施和公共服务的需求也越来越大,从总体上,需要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和文化需求,无论是硬件设施还是软件设施的建设,各级财政对城市社区建设的投入仍不够。而在城市社区管理过程中,政府主导、相关部门支持、社区落实、社区组织和居民共同参与,清镇市在这种管理模式的路径上步伐统一,也取得了较好的成果,但也不难看出,权力的集中促使了政府及相关部门在很多决策上喜欢一把抓,把决策权紧紧握在手里,主导了社区管理工作的进程;而当权力下放得不当,分配不合理,就会导致其他管理主体间分工不合理,权责不清,越权、越位、推脱、揽权。在权力的博弈中,社区往往得不到太多有利条件,尤其是社区居民,分配到他们手中参与社区管理的权力微乎其微。社区管理主体的明确,如何合理分配权力、约束权力、怎样才能提高社区组织和居民参与管理的权力等问题,成为了清镇市政府推进社区建设的阻碍。

三、管理队伍建设不成熟,尚缺乏有效规范体制

我国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并存的特殊经济制度决定了我国的城市化必须由政府主导,清镇市根据地区实情,也由政府主导城市化进程,因此在社区的建立建设中,政府会直接主导或者派出相关部门进驻社区,在社区的发展建设中,往往把权力集中在政府和相关部门手中,决策、管理过程也就具有了浓厚的行政色彩。管理主体的多样化对政府主导社区发展造成了冲击,这使得政府及相关部门在有的社区不得不为了稳住主导地位而紧缩权力,对于出台的维护权力的保障机制和约束条款都倾向于政府部门和社区相关部门,而社区组织和居民的管理权也就受到了制约,变得少了起来。而社区组织和居民,他们对权力的呼吁缺乏完善健全的保障机制,缺乏对政府部门和社区相关部门权力约束的完善健全的约束条例,这就导致了权力分配不合理,社区组织和居民的权力约束大,政府部门和社区相关部门权力约束小,进而出现越位越权、职责不清的现象。尚在探索的管理主体间的协调合作模式还未成熟,协作中工作的对接不能做到熟能生巧,上下级的界限还很清晰,这对于各管理主体间的协作就产生了层级的排位,从而使管理工作只能有条件、有等级色彩的对接;同时,虽然各方都希望能达到统筹协调,分工协作,但真正操作起来时,意愿就不会那么强烈了,政府怕权力过于分散而影响大局,社区担心权力分配不足且还要下放而受到制约,社区组织和居民又出于各自利益考虑而不敢接权;另外,由于缺乏有效的协作机制和统一管理的规范,在协调合作中难以实现对大局的及时调整和对实情的掌握,工作汇报部门不明确,信息共享程度低,对利益的保障也无健全完善的制度。清镇市正处在经济转型升级期,城市各方面的发展是大势所趋,在同一时期进驻多个大型城市综合体实属少见,相关设施的配套和管理服务的建设和提升都要求政府和社区得出重拳,确保对这些综合体在各方面的管理工作早日并入正常轨道中来。有挑战就有机遇,这也是政府抢抓创新管理模式的好机遇。

四、总结

城市社区管理是城市治理城市社会的基本单元,也是城市公共管理和公共服务趋向自治自理的创新模式,政府主导城市化是当前经济体制决定的,城市社区管理由政府主导能够总揽大局,宏观计划的引导可促使社区发展更加具有规划性和长远性,布局也更合理。城市社区自治是经济社会深入发展、公民日益增长的责任感的导向,自治可提升社会责任感,培育社会公德,可满足公民对社区发展走向的诉求,社区组织也能扮演重要的管理角色,分担管理工作,从而树立起“责任组织”的形象;政府及相关部门权力的下放和社区权力的合理分配,让社区组织和居民参与管理,不仅创新了管理模式,还能集思广益,从基层的角度用实践分析问题,从而提出符合发展的对策。统筹协调,共同治理,政府牵头领大局,社区落实重细节,平衡各方权力,协调各方资源,统一思想,信息共享,在满足各方掌握管理权诉求的同时,也大大提高了管理水平和工作效益。清镇市不仅作为贵阳市的郊区,还是贵安新区的核心圈之一,在抢抓全国大开放、贵州大交通、贵阳大数据机遇的发展中,积极打造贵州(清镇)职教城、贵州新铝城、生态公园城、贵阳•贵安卫星城、诚信实干城五城和贵阳市创新型中心城市的重要发展区,坚定不移守底线走新路打造清镇发展升级版,争当创新型中心城市建设的排头兵,这对城市社区发展和社区管理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势必落实现代化和专业化以及法制化的管理理念,需不断改革创新管理模式,助推清镇市在现代化进程中创新城市治理的管理模式。本文的研究只是针对清镇市城市社区管理的研究,也只是城市社区管理研究的冰山一角,研究领域有限,专业知识缺乏,很多领域都未涉及,相关问题的细化不够。我相信,随着中国城镇化的纵深推进,改革城市社区管理模式的探索仍会继续,未来的研究者定能全方位的对城市社区管理进行探索研究。

[参考文献]

[2]马伊里.合作困境的组织社会学分析[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38.

[3]刘迟.制度空间与基层社区权威生成[M].吉林:吉林大学出版社,2012.49.

[4]龚愉森.如何构建农村社区社会管理新模式[J].管理观察,2012(12).

[5]孙伟.贵州城镇化政策二十年(1994-2014)得与失[J].天津师范大学,2014.

[6]李金红.治理转型视角下中国城市社区自治的成长[J].2014(5).

作者:吴浪 单位:贵州大学公共管理学院

阅读次数: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