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公务员期刊网 >> 论文范文 >> 经济论文 >> 经济学论文 >> 正文

药物经济学分析及运用研讨

【摘要】随着20世纪药品行业的发展,如何在有限成本的前提下生产出高质量药品变得越来越重要,药物经济学也由此进入了大众的视野。药物经济学是一门交叉学科,主要为药物的研究、开发及应用提供科学依据。本文从药物经济学历史起源及概念出发,详细总结药物经济学的主要分析方法及实际应用,为今后我国药物经济学的发展提供科学有用的依据。

【关键词】药物经济学;分析方法;实际应用

1药物经济学的历史起源及概念

1.1历史起源

药物经济学(Pharmacoeconomics)首次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是在20世纪中后期。1950年以后,美国的公共医疗保健费用飞速上涨,令普通民众不堪重负,为了减轻民众负担,同时使有限的公共卫生资源最大限度的发挥作用,美国国会对公共医疗费用进行了一次成本效用分析,制定并实施了相关措施,Pharmacoeconomics一词由此产生。

1.2概念

单从概念上来讲,药物经济学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的药物经济学主要研究药品供需方的经济行为、供需双方相互作用下的药品市场定价以及药品领域的各种干预政策措施等[1]。狭义的药物经济学则是指在药物用于临床治疗过程中,应用经济学的基本原理、方法和分析技术,从社会角度开展以药物流行病学人群观为指导的研究,从而最大限度的利用现有的医药卫生资源。

2药物经济学的研究方法

药物经济学根据研究者评价结果指标的不同,分为以下几种评价方法:最小成本分析(cost-minimizationanalysis,CMA)、成本-效果分析(cost-effectivenessanalysis,CEA)、成本-效用分析(cost-utilityanalysis,CUA)以及成本-效益分析(cost-benetitanalysis,CBA)。其中最小成本分析为不完全分析,其余3种均为完全分析[2]。

2.1CMA

使用CMA方法时,需要同时满足以下几点要求:①治疗方案的数量为两种或两种以上;②治疗方案针对同一种疾病;③治疗效果、不良反应、安全性等指标的差异可以忽略不计或者几乎没有差异。若同时满足以上3点要求,在疗效相等或者相近的情况下,总成本便是唯一的评价标准,总成本最小的治疗方案为最佳方案。例如,朱玉芬等[3]应用CMA方法对比分析了用于治疗冠心病不稳定型心绞痛的香丹注射液与丹参川芎嗪注射液,发现两种用药方案的疗效及不良反应发生情况均无统计学差异,但香丹注射液治疗的成本比丹参川芎嗪注射液更低,用药更经济。虽然最小CMA方法操作简单,但对于如何判断各种治疗方案的疗效是否相等或相近没有统一的标准,使用时存在一定的局限性。

2.2CEA

CEA是一种评估哪种治疗方案最具有效益的方法,旨在寻求达到某一临床治疗效果,成本相对最低的治疗方案,而成本效果比(C/E)恰好将二者巧妙地结合在一起[4]。C/E的意义是不同治疗方案每达到一单位治疗效果所需要的成本,通常来说,C/E越小,方案的治疗效果、经济性越好,但这不是绝对的,存在一些特殊的情况。比如某些治疗方案的C/E相同或相近,或者某些治疗方案的疗效非常好,但是所需的成本也比较高时,单看C/E就显得片面,会对最终结果造成一定的偏差,此时需要一种新的评价标准——增量成本效果比(△C/△E)。△C/△E是增量成本与增量效果的比值,在实际应用中适合于投机性的药物经济学研究,而且与成本呈非线性的关系,因此,可更加客观准确的判断哪种方案更具有优势[5]。在研究中,一般以成本最低的治疗方案为标准,将其他方案的成本效果与之相比较,△C/△E的值越小,说明每增加一个单位额外效果,所需追加的成本越少,则该方案的实际意义就越大。由于CEA方法简单、直观,容易被接受,所以深受研究者的喜爱,是目前最常用的分析方法,但是该方法不能用于比较不同疾病的治疗方案。王波玲、高峰[6]应用CEA分析新疆维吾尔族地区根除幽门螺杆菌感染治疗的三联(泮托拉唑+克拉霉素+甲硝唑组,泮托拉唑+克拉霉素+阿莫西林组)与四联(果胶铋+泮托拉唑+克拉霉素+甲硝唑组,果胶铋+泮托拉唑+克拉霉素+阿莫西林组)用药方案,计算成本效果比及增量成本效果比,得出泮托拉唑+克拉霉素+阿莫西林的用药方案更为经济,更具有实际意义。

2.3CUA

CUA方法是通过比较治疗方案的成本和健康效用产出量,来评价该治疗方案的效果,是CEA的一种特殊形式,常用的健康效用指标是质量调整生命年(QALYs)及伤残调整生命年(DALY),其中QALYs是由生存时间和生活质量变化来确定的,它可以将无法用货币表示的指标(如疼痛、烦闷等情绪)数量化[7-9]。不同治疗方案一般使用成本-效用比和增量成本-效用比作为评价指标,但是比值本身并没有什么经济意义,需要人为设置一个判断经济性的标准[10],即CUA阈值,只有当增量成本-效用比值低于阈值时才能说明治疗方案更具有经济性。与CEA相比,CUA更关注患者心理、生理和社会功能的状态,适用于慢性疾病治疗方案的经济性评价,但是不适用于罕见疾病的评估[11]。王海兵等[12]对治疗抑郁障碍的不同用药方案进行了CUA,指出舒肝解郁胶囊比氟西汀和帕罗西汀更加经济、合理,值得临床推广。

2.4CBA

CBA是一种成本和结果均以货币为单位进行评价的分析方法,在医疗卫生领域,CBA的使用对象一般是运营卫生体系的机构,可为修改相关的健康政策提供理论依据[13]。而在临床治疗中,该方法不仅适用于比较同一种疾病不同治疗方案的效益,也可以比较不同疾病的治疗措施,目的是选出相比之下最优的治疗方案,既可以避免医疗资源的浪费,又可减轻患者家庭的经济负担。但是该方法也存在一定的问题,它在受益主体方面是比较难确定的,原因是主体包括患者、医院和第三付费方,这样就很容易引起一些矛盾,很难保证最大受益方是患者[14]。

3药物经济学的主要应用

3.1指导临床合理用药

近年来,临床上治疗疾病的药物方案越来越多,有些药物适应证相同,但是治疗效果、不良反应及安全性等存在一定的差异,费用也有较大的差别。另外,根据患者消费层次的不同,临床医师也会面临选择不同厂家生产的同一种药品不同剂型不同费用的问题。此时,需要选择一个既安全有效又经济合理的用药方案,而药物经济学的分析方法恰好可在决策过程中评估每种方案的成本、疗效等,进而找到一种成本最小而效益最大的治疗方案,促进临床合理用药。这样不仅能达到最佳的治疗效果,又能减轻患者的经济负担,两全其美。

3.2指导药品合理定价

药品是一种特殊的商品,它关系着人们的生命健康,但随着医疗卫生行业的飞速发展,药品的价格也“水涨船高”,人们普遍反映看病难、药价贵,因此“药价虚高”成为我国亟待解决的一个问题。有数据表明,从药品研发到生产,再到销售,最后到达临床应用的整个过程中,最终售价是最初成本价的8~10倍,甚至可高达数十倍,严重增加了患者的经济负担[15]。说明无论是政府统一定价,还是药企自主定价,都缺乏统一的定价标准和理论依据,使药品价格存在过多的不合理性。另外,由于公共资源的稀缺,如何评估药品定价和报销过程中的经济价值也日益重要,而应用药物经济学原理可以很好地解决这些难题[16]。目前,使用药物经济学指导药品定价已得到了一定的政策支持。同时,各大医院、企业已陆续建立药物经济学的相关研究部门,并且设立了专职人员,其目的就是利用药物经济学原理指导药品价格合理定位。药物经济学在药品定价方面的指导核心是从经济角度出发,综合考量药品价格与药品实际价值之间的关系,并以此来制定合理的药品定价方案,做到既不使价格虚高,也不通过降低药物的实际价值等一味地追求低价,从而控制药品价格的飞速上涨,平衡药品供应链各个环节的利益[17,15]。

3.3新药研发中的作用

随着药品行业的飞速发展,很多企业都想在药品研发领域占有一席之地,但是新药的研发具有周期长、资金消耗大、风险高等特点,需面临诸多挑战。例如,如何确定研发的目标及方向,新药是否能够迎合市场的需求?怎样能够在研发过程中使资源达到最优化,从而避免资源的浪费?研发项目最终能否使企业获利?为了解决这些问题,企业在新药研发的过程中,需将药物经济学作为指导,利用合适的评价方法评估不同药品的价值,一方面可以准确地把握市场动态,确定研发的方向,另一方面可以提前终止可能研发失败或研发不合理的药物,避免消耗不必要的资源及成本,从而将有限的资源和成本应用到合理有效的研发中去[18]。

4结语

药物经济学是一个有用的工具,它可帮助我们选择能在有限的成本下达到令人满意的结果的方案,优化使用稀缺资源所带来的净收益。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必须准确地进行相关评价,这样才可以提供有价值的信息,指导选择最佳性价比的方案,同时不影响医疗质量[19]。在国外,药物经济学领域的研究起步较早,如今已有30多个国家和地区制定了符合本国(或地区)医疗状况的药物经济学指导方案[20]。我国的药物经济学还是一门新兴学科,起步较晚,但其发展较西方国家大有后来者居上的趋势。我国作为一个人口大国,对药品的需求量巨大,合理地应用药物经济学理论,不仅可减轻患者的经济负担,还可在药品生产研发方面为企业带来丰厚的利益。

参考文献

[1]肖利.药物经济学在合理用药中的应用[J].中国伤残医学,2012,20(10):138-140.

[2]陈太平,吴冬妮,陈曙东,等.药物经济学的评价方法及应用情况[J].东南国防医药,2015,17(6):626-628.

[3]朱玉芬,王玉.香丹注射液与丹参川芎嗪注射液治疗冠心病不稳定型心绞痛的最小成本分析[J].中国药房,2016,27(17):2312-2314.

[4]陈学建,夏振和,陈茂章,等.四种化疗药物膀胱灌注预防浅表性膀胱癌经尿道膀胱肿瘤切除术后复发的成本-效果研究[J].中国全科医学

作者:高子晴 马海英 单位: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四医院药学部

阅读次数: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