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公务员期刊网 >> 论文范文 >> 农业论文 >> 水产发展论文 >> 正文

水产企业研究现状与发展态势

摘要:本文从文献计量与科学知识图谱可视化的分析视角,以CNKI数据库1985-2021期间收录的水产企业领域文献为研究对象。对该领域文献的时间分布、期刊分布、关键词与研究热点等方面展开分析。通过对我国水产企业领域的研究成果进行系统研究,有利于明晰我国水产企业领域的发展历程及科技创新前沿动态,侧面揭示我国在该领域的基础研究水平,一定程度上为我国水产企业的发展及相关领域的研究进展提供借鉴意义。

关键词:水产企业;基础研究;文献计量;知识图谱

0引言

2022年3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全国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多次强调我国粮食能源安全问题,指出要全力保障粮食等重要农产品供应,以完善和强化农业支持政策举措抓好农业生产,促进乡村农业振兴。作为最主要的动物性食物之一,水产品在确保我国粮食安全、充实民众“菜篮子”、保障居民营养健康和生态建设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然而受全球疫情影响,全国水产品市场遭受重大打击。劳工短缺、物流阻隔、产品滞销等致使部分水产经营者遭受严重亏损,国内渔业“减量增收”、渔业资源枯竭、国际贸易摩擦和环保政策等多重因素则进一步压缩了国内水产行业增长空间。水产企业作为水产行业的市场主体,在促进水产市场复苏、保障水产食品供应乃至行业转型升级等方面发挥着主导性作用,其经营状况则直接决定着我国水产业的持续稳定高质量发展。目前,国内学者已针对水产企业进行了许多创新性的基础研究,极大程度地促进了我国水产企业养殖生产技术及管理水平的提高。如虞紫燕和孙琛(2007)认为农户是我国渔业产业化的关键环节,与水产企业通过买断式、合同式或股份式三种模型进行利益联结。胡求光和朱安心(2017)运用结构方程模型验证了产业链协同是影响水产品追溯体系运行的内在动因。但值得注意的是,尚未发现有学者借助文献计量的分析方法,对我国在水产企业领域的基础研究成果进行梳理分析。由于学术论文是基础研究成果的主要展现形式,因此通过对我国水产企业领域的研究成果进行系统研究,有利于明晰我国水产企业领域的发展历程及科技创新前沿动态,侧面揭示我国在该领域的基础研究水平,一定程度上为我国水产企业的发展及相关领域的研究进展提供借鉴意义。

1研究方法与数据来源

文献计量是一种能够总结特定领域研究成果、揭示研究未来发展趋势的量化分析工具。科学知识图谱作为一种新兴的数据挖掘技术方法,通过图形关系将特定研究领域的科学知识进行呈现,以表达该研究领域的知识结构及发展演化过程。鉴于此,本研究结合数理统计和科学知识图谱可视化,综合运用Excel和VOSviewer软件对水产企业研究领域文献的时间分布、期刊分布、关键词与研究热点等方面展开分析。研究所需要的数据来源于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CNKI)。研究采用主题检索,以“水产企业”为主题词,文献类型为“学术期刊”,检索年份为1985-2021年,检索时间为2022年3月10日下午。经筛选,共获得1480篇文献。

2研究结果

2.1时间分布

由于文献是反映某领域研究状态的重要窗口,因此,通过分析文献历年数据可获知该研究领域的冷热程度演变过程。通过对CNKI数据库所收录的水产企业领域研究文献进行分析,发现1985-2021年期间水产企业研究领域共经历了3个发展阶段,如图1所示。(1)波动上升期:1985-1998年。20世纪80年代为国内水产企业研究领域的起步阶段,国内学者在该研究领域的文献产出量从1985年的12篇波动增长至1998年的56篇,表明水产企业领域的研究热度与受重视程度不断提高。通过分析该阶段的水产企业领域文献,发现政府机构和研究机构最早关注相关领域。该时期国内学者对水产企业研究领域的重视程度不断提高则与国家政策方针紧密联系。1980年,邓小平同志首次指出发展渔业应该以养殖为主;1985年,《关于放宽政策、加速发展水产业的指示》明确强调发展水产业应当以养殖为主,养殖、捕捞、加工并举;198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渔业法》正式实施。随着我国在渔业发展道路上的不断探索和经验总结,一个个指导未来发展的纲领性和里程碑式的文件颁布实施,渔业从长期处于“可有可无”的副业地位转变至支撑我国农业稳步发展的一大支柱。与此同时,科技创新对渔业发展的重要性逐步凸显,水产院校、中科院和众多水产科研机构所初步形成的水产科研体系开始为我国水产科技事业发力,我国水产企业领域由此迎来第一个发展阶段。(2)研究瓶颈期:1999-2006年。值得注意的是,该时期国内学者在水产企业研究领域的发文量出现明显回落,年度发文量由1998年的56篇降至1999年的31篇,接下来的6年间水产企业领域年度发文均未超过40篇。在此期间,我国实施的海洋伏季休渔制度覆盖至渤海、黄海、东海和南海四个海区。而为加速我国渔业产业结构的调整及渔业可持续发展,我国农业部于1999年下发《关于调整渔业产业结构的指导性意见》,开始实施海洋捕捞产量“零增长”计划,国内学者对水产企业等相关领域的研究热情有所回落。(3)震荡调整期:2007-2021年。在此期间,我国水产企业研究领域迎来第二个发展阶段。国内学者在该领域的发文由2006年的33篇波动增长至2015年的68篇,表明国内学者开始重新重视水产企业领域的研究发展。通过研究该时期的文献,发现高校和研究机构取代了政府机构,成为该时期水产企业领域的研究主力。但值得注意的是,鲜有水产企业参与该领域的基础研究活动。这可能一定程度上与基础研究的成本高昂及相关企业科研意识的缺乏有关。不可否认的是,目前我国渔业的粗放式发展模式问题仍较为突出。如今我国水产企业里中小微规模的企业占比超过95%,大多数水产企业仍以粗放养殖和初级加工为主,这导致大部分水产企业并未建立科研意识或没有能力参与自身领域的基础研究,因此只能依靠高校和科研机构来主导相关基础研究的开展。水产企业研究领域的年度发文量在2015年以后再次迎来回落,最终下降至2021年的20篇。究其原因,国内学者对该领域研究热情的下降很大程度上与近年来社会对海洋高新技术产业的重视程度有关。2016年,党的十八大首次提出“海洋强国”的战略部署,海洋生物医药、海洋油气勘探和海水综合利用等高新研究领域逐渐成为热门议题。由于水产养殖与海洋医药和生物制品等学科存在领域交叉,可能导致水产企业领域的部分学者开始将研究聚焦于相关的高新研究领域,进而使得国内水产企业领域的研究热情有所回落。

2.2期刊分布

期刊是科研成果展示的重要平台,通过分析刊登水产企业领域文献的期刊,能够明晰该领域是否具有较高的研究地位和研究价值。对国内刊登水产企业研究领域最多的10种期刊进行分析,发现它们均被北京大学《中文核心期刊要目总览》来源期刊收录,表明水产企业领域的文献整体上具有较高的影响力和研究质量。如表1所示,发现《海洋渔业》是刊登水产企业研究领域文献最多的期刊,对刊登在该刊上的10篇文献进行进一步挖掘,发现它们侧重于对水产加工和水产养殖方面的研究。刊登在《水产饲料》的相关领域文献则侧重于对水产饲料和水产企业盈利能力的研究,如叶元土(2016)刊登在该期刊上的一篇文章就详细讲解了水产饲料企业要选择和调整饲料产品的品种数量以适应水产养殖业的发展。刊登在《水产科学》上的6篇水产企业相关文献则集中于对水产养殖机构养殖技术的研究。综合来看,这10本期刊上刊登的水产企业领域文献覆盖了企业管理、市场营销、环境科学、生物学、水产养殖等领域。说明国内学者在该领域拥有多样化的研究视角,侧面反映出水产企业研究领域与众多学科领域存在交叉,是一个拥有较广外延性的跨学科研究领域。

2.3关键词与研究热点分析

关键词是研究文献主题的高度浓缩和概括,体现出该领域研究热点的演变和延伸,关键词出现的频率越高则代表该研究主题的受关注程度越高。借助VOSviewer软件将1985-2021年期间水产企业研究领域出现频次不少于5次的关键词进行科学知识图谱绘制,以此揭示水产企业领域研究内容的结构及内在相关性。水产养殖场、水产企业、水产品、养殖户、休闲渔业、水产技术推广、水产加工等构成了水产企业研究领域知识网络的主要节点。为进一步挖掘近年来水产企业领域的研究热点,通过词频统计分析方法得到了2017-2021年期间该领域出现频率最高的前20个关键词,发现近五年水产企业领域的研究热点与1985-2021年期间的知识节点基本一致,出现频率最高的前3个关键词均为水产养殖场、水产企业和水产品,并未明显发现有新兴关键词凸显。这一定程度上说明近些年我国在该研究领域的创新不足。结合近些年来水产企业研究领域文献产出量的逐年下降,可以发现如今国内学者在水产企业领域出现研究动力不足的现象,该现象有待在未来得到解决。研究表明国内学者在水产企业领域仍然集中关注水产养殖场、水产企业和水产品三者,而这恰好反映出当今我国水产行业主流的产业模式。从水产品产业链的角度看,水产品从生产供应到流通消费一般会经历养殖、捕捞、加工、库存、运输和零售批发等环节。但不同于禽畜养殖的企业化、集约化养殖模式,受制于渔水资源的分散,目前我国水产养殖主要还是“大众养殖”的生产方式,大部分水产企业选择与水产养殖户或水产养殖基地合作以解决原材料供应问题。渔业资源主要掌握在大众养殖户手中,而水产企业对养殖标准化、规模化的愿景则必然带来水产企业与养殖户之间的种种问题。这也不难解释为何国内学者至今在水产企业研究领域仍然集中关注水产养殖场、水产企业和水产品等议题。

3研究结论

通过以上研究,发现我国水产企业研究领域共经历了3个发展阶段(波动上升期、研究瓶颈期和震荡调整期),近年来受海洋生物医药新兴研究领域的影响,水产企业领域的研究有所降温;水产企业研究领域作为一个外延性较广的跨学科研究领域,高校和研究机构是该研究领域的主力;国内学者在该领域的基础研究成果主要刊登在核心期刊上,表明该领域具有较高的研究价值和研究地位;国内学者在该领域持续关注水产养殖场、水产企业和水产品等议题,反映出当今国内水产行业主流的产业合作模式。但值得注意的是,国内学者在该领域的科研动力和创新动力不足等问题逐渐凸显。而作为该领域的研究对象,水产企业却鲜有投入到相关领域的研究活动中。倘若企业在科技创新中一味地通过“搭便车”形式来获取学术界的科研成果,而缺乏相应领域的基础研究能力及相应学科背景,那么企业不可能理解这些研究成果背后所蕴含的价值,更加无益于技术的突破。基于此,本文建议国家要加大对水产企业及相关研究课题的支持力度,同时建议国内学者在相关领域中加强国际合作。而为解决水产企业领域的科技经济“两张皮”现象,建议通过构建产学研合作平台、拓宽多方交流渠道、出台相关支持政策等举措来鼓励和引导水产企业投入进自身领域的研究活动中,以产学研的合作促进该领域基础研究成果的转化及产业化。

作者:陈杰涛 周珊珊 单位:广东海洋大学管理学院

阅读次数:人次

  • 上一篇论文:
  • 下一篇论文: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