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公务员期刊网 >> 论文范文 >> 医学论文 >> 药学毕业论文 >> 正文

门诊药房儿科专科化药学服务的实践

随着医疗机构体制的转变,以服务患者为中心的药学服务模式己成为当前药师的主要任务。而对于其中一些特殊的患者,比如儿童用药时,必须谨慎选择药物的种类,注意药物的用法与用量,同时密切观察患儿的反应等,这就需要越来越精细化的专科化药学服务,以期最大限度地发挥药效,降低药物不良反应的发生率[1]。笔者就我院门诊药房开展儿科专科化药学服务及体会总结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

同顾性研究2017年6月至2017年12月期间在我院门诊儿科治疗且由家属在门诊药房取药的148例患儿。其中男患儿68例,女患儿80例,年龄1.3岁~10.5岁,平均5.4岁。随机分为干预组与对照组,两组在性别年龄等一般资料方面相比无显著性差异,具有可比性。

1.2实施儿科专科化药学服务的方式及内容

对照组患儿及家属在药房窗口取药时,由窗口药师采用传统的发药模式将药物服药方法、使用剂量、疗程等写在相应药物的包装盒上,但未向患儿家属进行用药交代或告知药物可能导致的不良反应等。干预组则从儿科医生在电脑上开具处方后即实施药学服务,由专职药师进行实时干预,尤其注意核对患儿的年龄及身高体重,把关好患儿药物的正确使用剂量及用法。审核合格后,通过HIS系统将患儿的处方固定分配到门诊药房固定的窗口发放药品,当患儿的家属跟随指引在窗口取药时,资深的专职药师在窗口进行相关服务,不仅将药物剂量及服药方法等写在药物的包装盒上,而且对患儿用药进行了详细的指导。叮嘱家属必须遵医嘱用药,勿擅自停药或更换药物。并告知可能出现的相关药物不良反应,并留下门诊咨询窗口的联系电话。对于一些特殊药物比如服用泛昔洛韦胶囊时指导多喝水,使其多排尿,以促进药物的吸收与排出,并指导口服药的最佳服药时间及服用方法,对于年龄较少或存在特殊病情的患儿同时门诊药房设立了专门的用药咨询窗口,配备了经验丰富的药师,为患儿及家属提供更为专业化的用药咨询服务。

2结果

两组在治疗后,患儿的病情均有所好转,具体相关指标。干预组患儿的处方合格率明显高于对照组,不良反应发生率明显低于对照组,其平均病程明显短于对照组,两者相比差异具有显著性(P<0.05)。

3讨论

3.1发挥药师的桥梁作用,减少用药风险

当前,药品品种众多,更新更是日新月异,加之门诊儿科医生工作繁忙,尤其是在季节性传染病期间,常常不能向患者将药品逐一具体指导说明。同时,某些药品说明书的内容专业性较强,加之儿科用药更是需要精确调整用量及服药时间、疗程等,导致家属理解困难。此时,就需要窗口药师发挥自身的专业优势,积极实施专科化药学服务,发挥桥梁作用,正确指导患儿使用药物,提高药物的安全性和有效性,降低药物不良反应的发生,有效促进门诊患儿合理用药,减少用药风险。

3.2专科化药学服务的核心是确保药物治疗的安全有效性

要做好专科化药学服务,窗口药师首先应该认真审核处方,严格执行四查十对,判断处方的合理性和完整性。患儿作为特殊群体,其年龄较小,常常由家长陪同,缺乏对疾病的基本认识,窗口药师发药过程中对患者做好必要的用药交待,告知药物正确的服用时间和注意事项,同时需积极、主动加强与患儿及其家属的沟通,根据患儿的疾病对药物情况进行解释,同时讲解正确服药的重要性,窗口药师要做到尽量不用医学专业术语,而是要以通俗易懂的语言进行交流,耐心讲解每种药物的存储方式、用法用量、注意事项等,并且叮嘱患者及时提醒、督促患者正确服药,从而提升患儿及其家属的安全意识,提高窗口药学服务的效率和质量,以确保药物治疗的安全有效性[2]。

3.3专科化药学服务中临床思维的培养与合理用药

临床思维通常指医务工作者在临床实践工作中对疾病的诊断、预防、治疗和预后等的思维活动与过程,临床思维是否正确直接关系到患者治疗的成败[3]。一般而言医生是诊疗过程中主导,而药师主要是将临床基础与药学实践相结合以判断医师处方药物是否合理,以确保合理用药。其中儿科用药是一个值得药师认真研究的特殊领域,药师在处方调配工作中要做到尊重医生,充分了解患者,认真、深入、全而地分析,实事求是。依据医师诊断评判治疗方案合理与否、药物间是否存在相互作用,不要武断的指责诊断结果与临床处方。此外,医师、护士、药师在临床诊疗实践中相互依存,相互合作,取长补短,以促进合理用药。

4总结

综上所述,门诊药房实施儿科专科化药学服务,正确指导儿科合理用药可以降低患儿发生药物不良反应率,缩短患儿疾病痊愈的时间,进而提高儿童合理用药水平,促进儿童健康成长。作为一名新时代的窗口药师,在日常工作中应以高度的责任心和扎实的专业知识,发挥药师的桥梁作用,减少用药风险,以最大限度地减少不合理用药现象。

[参考文献]

[1]汪玉丽.药剂科窗日服务与药师职责思考[J].《中医药管理杂志》,2017,25(11):100-101.

[2]毛艳婷.窗口药师指导儿童安全用药的实践探讨[J].《中国现代药物应用》,2016,10(12):285-286.

[3]张丽.窗口药师在处方审核中的作用与问题[J].《当代临床医刊》,2017,30(2):3037-3038.

作者:周丹艳 单位:泰州市人民医院药学部

阅读次数:人次

  • 上一篇论文:
  • 下一篇论文: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