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公务员期刊网 >> 论文范文 >> 教育论文 >> 播音主持论文 >> 正文

播音主持多音字误读成因分析

摘要:播音员主持人作为普通话的终端呈现者、示范者,应正确规范使用普通话。本文以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普通话培训测试中心编制2004年发布的《普通话水平测试实施纲要》和李行健主编的《现代汉语规范词典(第3版)》为依据,结合《现代汉语大词典(第7版)》整理出多音字544个,从多音字的字义和常用音的影响等角度进行分析,指出播音员主持人应强化多音字的学习,正视语音、词汇、语法和阅读理解等基础内容的学习,懂得常见多音字的差别读音及其不同读音代表的意义、词性和应用语体。

关键词:新闻播音主持;多音字;误读

中国的国家通用语言是普通话,即现代标准汉语。各国都有自己的通用语言,推行各国的标准用语有利于人们进行广泛沟通。普通话的普及给人们带来了很多便利。普通话作为联合国工作语言之一,已成为中外文化交流的重要桥梁和外国人学习中文的首选语言。截至2015年,中国70%人口具备普通话应用能力,尚有约4亿人只局限于听懂的单向交流。《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普及攻坚工程实施方案》计划“到2020年,在全国范围内基本普及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具体为全国普通话普及率平均达到80%以上。2000年10月31日,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委员会第十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第十九条规定:“凡以普通话作为工作语言的岗位,其工作人员应该具备说普通话的能力。”[1]以普通话作为工作语言的播音员、主持人是广播电视传播体系中终端呈现的重要组成部分,能否正确使用将直接关乎节目质量。如果播音员主持人在播读时出现较多的字音误读,不能简单将这一情况认定为是细小的语音失误,它对播音员主持人个体及其所服务的媒体平台都会产生很大的影响,甚至是社会大众产生失望情绪。详尽来说,首先,会致使节目品质下降,传播成效削弱;其次,会导致播音员主持人自己的媒体形象降低,影响其所属台、频道、栏目和新媒体的威望和信誉;最后,会影响播音员主持人在推广普通话工作中的树范影响,对扩大推普工作形成一定阻碍。2017年9月至2018年2月,笔者主要监看了惠州电视台新闻综合频道的节目,涉及17档自办节目,近300期节目和16位播音员主持,并对这些节目中出现的播音主持语音、语调等问题进行了记录和分析。通过解析,在监看的节目中共出现60个多音字误读情况,发生次数较多,应引起正视。下面本文将出现4次以上且具备标志性的多音字误读情况依据产生起因分成两类进行阐述。

1对字义认识不够的误读

通常情况多数多音字的差异读音是与不同的字义密切关联在一起的。表达的意思不同使其在不同词语中的语音也不相同。播音员主持人倘若不清楚多音字在词语或句子中的全面含义,就会容易读错读音。这也是最繁杂、最为多见的多音字误读问题。

1.1多音字“创”在词条中的误读

2017年9月《第一直播室》节目的主持人将“创(chuāng)伤”中的“创”错读成了“chuàng”,相同的错误在其他节目里的不同播音员主持人身上出现了17次。“创”字一共两种读音,读阴平时的意思是“身体受外伤的地方”,如创痕、创面、创可贴等;读去声时的意思是“指开始做,第一次做”。如创办、创编、创纪录和创刊等。因此“创伤”中的“创”指的是一个意思,应读阴平。[2]

1.2多音字“为”在词语中的误读

2018年2月《惠州新闻》节目的主持人将“因为(wèi)”中的“为”错读成了“wéi”,相同的错误在其他节目里的不同播音员主持人身上出现了6次;2018年1月《第一直播室》节目的主持人将“为(wèi)之疯狂”中的“为”错读成了“wéi”。“因为”和“为之疯狂”中的“为”意思都是“引进动作行为的原因或目的”,因此应读去声。

1.3多音字“吐”在词语中的误读

2018年1月《惠州新闻》节目的播音员把“吐(tǔ)槽”中的“吐”错读成了“tù”,相同错误在其他节目里的不同播音员主持人身上出现了9次。“吐”字有两个读音,读去声时指的是“消化道或呼吸道里的东西,不自主地从嘴里涌出”。如呕吐、吐血、上吐下泻等;读上声时多指“使东西从嘴里出来”,如吐核。再有就是“从口儿或者缝儿里长出来或露出来”也读上声音,如吐穗儿、吐丝等。与此同时,有“说出来”的意思也读上声。如谈吐、吐字、吐实情。那这里的“吐槽”就有这层意思,应读上声音。

1.4多音字“供”在词语中的误读

2017年9月《午间新闻》节目的主持人将“供gōng电”中的“供”错读成了gòng,相同的错误在其他节目里的不同播音员主持人身上出现了13次。“供”字一共有两种读音,读阴平时的意思是“供给,准备着钱物等给需要的人使用”;读去声时的意思是“向神佛或死者奉献祭品,以及被审者述说案情”。“供电”中的“供”指的是第一个意思,因此应读阴平。

1.5多音字“尽”在词语中的误读

2017年9月《惠州新闻》节目的主持人将“尽jǐn量”中的“尽”错读成了jìn,相同的错误在其他节目里的不同播音员主持人身上出现了9次。;2017年12月《惠州新闻》节目的主持人将“尽(jǐn)管如此”中的“尽”错读成了jìn,相同的错误在其他节目里的不同播音员主持人身上出现了2次。这里出现的“尽量”是副词,意思是“力求达到最大限度”;“尽管”是连词,用于复句的前一分句,表示让步关系。因此这两个词中的“尽”都应读上声。

1.6多音字“载”在词语中的误读

2018年1月《午间新闻》节目的主持人将“下载(zài)”中的“载”错读成了zǎi,相同的错误在其他节目里的不同播音员主持人身上出现了7次。“载”字在普通话中有两个读音:zǎi和zài,只有在表示“年”和“记录”两个意思时才读成上声,在其他情况下都读去声。在这里,“载”的意思是“把信息从互联网或其他电子计算机上输入到某台电子计算机上把信息从互联网或其他电子计算机上输入到某台电子计算机上”,因此要读去声。

1.7多音字“应”在词语中的误读

2017年10月《第一直播室》节目的主持人将“应(yìng)用”中的“应”错读成了yīng;“应用”中的“应”意思是直接用于生活或生产,因此要读去声。另外,2017年12月《惠州新闻》节目的主持人将“应yīng届”中的“应”错读成了yìng。“应届”是“这一届”的意思,只用于毕业生,应读阴平。

2因常用音的影响而形成的误读

有些多音字的不同读音,适用于不同的语体,用在书面语情况下的复音词和成语中是一个读音,用在口语情况下的单音词或反映日常生活的某些复音词中,又是一个读音。未能区分多音字在不同语体中的读音,也是多音字误读的原因之一。

2.1多音字“片”在词语中的误读

2018年1月《惠州新闻》节目的主持人将“照片(piàn)”中的“片”错读成了piān,相同的错误在其他节目里的不同播音员主持人身上出现了28次。“片”字共有两个读音,用在口语中且带儿化时读piān,例如“照片儿”“唱片儿”,而在“照片”“唱片”等复音词中,“片”字读“piàn”。

2.2多音字“血”的误读

2017年12月《惠州新闻》节目的主持人将“血(xuè)液”中的“血”错读成了xuě,相同的错误在其他节目里的不同播音员主持人身上出现了5次。“血”字在普通话中只有两个读音xiě和xuè。两个读音意思相同,但用法不同。读xiě时,主要用于口语,多是单用,也会用于口语常用词中。如:吐了一口血、血的教训、血的代价及像血一样红(以上属单用),猪血、血脓、血斑、血块、鸡血、卖血、献血、验血和抽血;读xuè时,主要用于复音词及成语中。如:血统、血液、血管、血迹、血案、血汗、血本、血色、血债、贫血、心血、输血、充血、热血、浴血、血小板、混血儿、脑溢血、吸血鬼、血海深仇、血流如注、头破血流、狗血喷头和有血有肉等。

2.3多音字“丽”在词语中的误读

2017年11月《第一直播室》节目的主播把“丽(lí)水”中的“丽”错读成了“lì”,相同错误在其他节目里的不同播音员主持人身上出现了4次。“丽”字共有两个读音,用字地名时,读阳平,如高丽、高丽纸等;而表达好看、美貌的意思时,读去声,如丽人、丽日、丽质等。[3]认知到播音员主持人语言表达时的多音字误读情况形成的原因后,播音员主持人和广播电视媒体、新媒体务必要极为注意,从多角度摸索改进的对策。首先,要强化法律意识和责任意识。电台、电视台、新媒体有关掌管播音主持业务事务的领导和全体播音员主持人要专心研习国家发布的有关语言标准化的法律法规。规范使用播音主持有声语言、树立其威望,是所有播音员主持人都应具有的职业道德和社会职业操守。其次,应强化语音、语言学等相关常识的研习。播音员主持人应正视语音、词汇、语法和阅读理解等基础内容的学习,懂得常见多音字的差别读音及其不同读音代表的意义、词性和应用语体。最后,广播电视媒体、新媒体要制定相应的查看督促管理体系和鼓励规则。将播音员主持人语言表达规范化作为选拔、考核、奖惩人才的首要尺度,定期展开播音员主持人的培训工作,持续提升其语言标准化、规范化程度。本文只从“多音字误读”这一角度出发,对播音员主持人语言规范表达展开钻研,期望能对有关从业者和播音主持艺术专业的研修者起到微小的引导作用,为广播电视媒体、新媒体播音员主持人可以永远展示精准的播音主持语言而贡献一份力量。

参考文献:

[1]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普通话培训测试中心编制.普通话水平测试实施纲要[J].北京:商务印书馆,2004:1.

[2]李行健.现代汉语规范词典[M].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14:206-208.

[3]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现代汉语大词典[M].北京:商务印书馆,2002:791-800.

作者:范洲 单位:广东惠州广播电视传媒集团

阅读次数: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