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公务员期刊网 >> 论文范文 >> 教育论文 >> 媒介素养论文 >> 正文

网络直播下秘书媒介素养提升浅析

伴随着信息技术的跨越式发展和新媒体行业的演化推进,网络直播从单一的技术手段不断向信息传播、娱乐社交、商业营销、政务服务、职场办公等领域延伸,并吸引了越来越多用户的关注。截至2021年6月,我国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6.38亿,占网民整体的63.1%,国内在线直播用户规模保持连续增长态势,直播已经成为大众参与的生活方式。网络直播时代,媒体生态、商业模式、舆论环境、工作和社交方式等都发生了深刻变化,公众媒介素养的培育自然也应提上议事日程。新形势下秘书的工作内容与思维模式发生了诸多变化,作为领导参谋和助手的秘书人员,亟需补足“网络直播”这门时代课程,完善提升自身的媒介素养,实现秘书工作的优化升级。

一、网络直播时代媒介素养的内涵

媒介素养是人们选择、理解和使用媒介信息的能力体现,通常指人们对于媒介传播的各类信息的选择、理解、质疑、评估、创造、生产、思辨等,以及制作和传播媒介信息的综合能力,也是公众利用传播媒介提升自我认知、参与社会交往的通用能力。眼下,直播已经从媒介传播形式延伸为一种商业模式甚至是日常生活方式,准确理解和把握网络直播背后的技术形态与社会功能内涵,是秘书人员有效提升媒介素养的前置任务。

(一)信息技术催化的传播形态

“直播”最初是广电行业的技术术语,指节目实时采编播的制播方式,而当前所说的“直播”概念,通常指互联网语境下的传播形态。业界认为,直播最早诞生于2005年,源于视频社区在网上开创的“打赏”式秀场模式,直播内容为娱乐性演艺节目。整体而言,秀场直播与游戏直播构成了PC时代主要的直播业态,之后得益于移动互联网技术的颠覆性升级、智能手机的大量普及、4G时代网络流量资费的显著下降等综合因素,网络直播行业攫取了大部分流量。2016年被称为“中国网络直播元年”,这一年诞生了超过千余家直播平台,大批互联网巨头公司入局,直播被用于媒体、餐饮、电竞、社交、美食、美妆、音乐等广泛场景中,淘宝直播的上线更是拉开了直播电商的序幕。近年来,国内短视频行业的快速增长为网络直播带来新一波流量红利,抖音、快手、腾讯、小红书等互联网平台纷纷为用户开通个人直播功能,低门槛参与、零距离感知和强交际互动等特色引发了“人人皆主播”的全民直播热,疫情期间,从一二线城市白领到四五线小镇青年,都能在直播平台实现学习、娱乐、社交等多样化需求。眼下,网络直播服务朝着细分化、垂直化方向快速发展,吸引着更广泛的用户群体,未来,借助5G和VR技术的应用,网络直播还将向沉浸式质感体验继续演化。

(二)赋能商业发展的营销形态

网络直播在进化过程中展现的流量与变现能力吸聚了越来越多的商业资源,互联网平台商业模式与多媒体互动特性使得“直播+”焕发多元经济业态,直播营销成为品牌营销的标配,而直播电商则是角逐激烈、广受关注的热点赛道,淘宝、京东等电商平台将“直播带货”引入产业链运作,网红主播们塑造的直播间消费场景也逐步影响并改变着消费者的购物习惯。2020年疫情以来,短视频平台的用户激增、地方政府推进复工复产的线上尝试和商家清库存的需求等,与直播电商的应用开发相结合,引爆了国内“直播带货”市场,主流媒体、头部主播、企业家、政府官员、明星等纷纷开启直播带货模式,2020年重点监测电商平台累计直播场次超2400万场。艾瑞咨询研究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直播电商市场规模超1.2万亿元,年增长率为197.0%,截至2020年底,中国直播电商相关企业累计注册8862家,行业内主播从业人数达到123.4万人,直播营销产业链逐渐成型,直播带货成为新常态,直播扶贫助农也成为数字经济的新趋势。网络直播的强渗透率及深度应用契合了企业主体的内部沟通协作与外部战略营销需求,搭建直播平台成为加快数字化转型的有力手段。2020年中国企业直播行业B端用户超过120万家,企业直播综合了营销、销售、在线办公、会议培训等多种功能,并且助力转化内部私域流量,为企业的业务升级和品牌拓展积蓄了更多力量。

(三)重构社会关系的底层设施

网络直播以实时化、社交化、直观化的视频传播形式全方位渗透到商业、文化、传媒、政务等领域,已然构建了新的消费、工作和生活场景,人人都可成为主播,通过直播平台表演才艺、分享观点、展示形象、营销带货等。以主播为中心的直播间场域有着不同于现实生活的群体心理和人际交往模式,在这里,传统的精英话语权被消解,社会关系实践得以重构。从深层次来看,直播拓展了社会公共空间。2019年8月,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多伦县县长刘建军因直播走红,他在“快手”平台对“越野车碾压草原”“草原病虫害”等关注度较高的事件进行直播回应,推动当地开通政务多媒体直播间,将直播作为了解民意、联络群众、宣传风土人情的有力渠道,直播开始成为县域治理的新尝试。从满足个人展示欲和表达欲的社交空间,到激发公众参与的社会公共空间,网络直播既延展了群体互动交流的时空,又构建了直播间场域的新秩序和新规则,成为互联网世界不可或缺的底层设施。

二、网络直播时代对秘书媒介素养提出了新要求

网络直播时代背景下,媒介素养有了更新更丰富的内涵,有针对性地完善提升秘书人员的媒介素养,是秘书工作适应直播生态的必然要求。

(一)准确认识网络直播的工具属性及价值

秘书对工作中出现的新情况和新问题等要掌握详情并绸缪在前,建立清晰的认知才有助于作出科学的判断。新形势下,“直播”成为贯通信息传播、商业资源和人际互动的主要媒介,如何让媒介技术服务于现实工作,需要秘书从理论高度准确把握网络直播的工具属性和功能价值,清晰地认识到直播这种多媒体形态的传播特点,以及在营销、政务、办公等诸多领域应用过程中所构建的媒体化生态系统。在理解直播的传播逻辑与社会功能的同时,秘书还要学会辨别商务直播与政务直播的公益性和商业性定位区别,树立直播内容的合法合规意识,注重主播角色的技能与素养培育,聚焦以受众为中心的服务理念,强化直播化思维。

(二)基本具备网络直播的专业技能

媒介素养的提升离不开对媒介工具的实际使用和媒介信息的制作与传播能力。为深化网络直播的实操应用,秘书要从实践层面去主动探索尝试,切忌眼高手低和纸上谈兵。在加快熟悉和运用直播平台工具的过程中,及时填补专业领域知识空白,根据网络直播的产业链构成环节有意识地去获取和经营相关资源人脉,以便在平台、人才、机构、供应链、技术服务等层面寻求专业解决方案,时刻保持直播主体意识,避免陷入消费主义和娱乐主义误区。

(三)创新运用网络直播提升秘书工作效能

培养媒介素养,旨在提高对媒介信息的思辨能力,有效运用媒介技术助力个人及组织发展。对秘书工作而言,直播的应用场景相当广泛,既有商业层面的带货营销、品牌推广,又有行政层面的政务服务,以及办公层面的活动培训、视频会议等。秘书要转变传统工作模式,充分运用直播手段打造高效便捷的多样化工作模式,实现智能办公和移动办公的形式创新与信息传播的视频化呈现,妥善解决现实工作中的具体问题,助力企业和政府数字化转型。

三、网络直播时代秘书媒介素养提升路径

秘书的业务能力通常聚焦于办文、办会、办事,而媒介素养是贯穿于为人处世全过程的重要素质构成,需要从思维意识、业务实践到心智模式层面渐进提升,以期实现业务能力的升级。

(一)强化思维认知,构建专业知识体系

面对全民直播的加速进程,秘书首先要从思想上根植直播工具意识,强化直播应用思维,迅速适应网络直播时代的新媒体语境变化和社会生活场景变迁。秘书人员作为企业和行政系统中上传下达和辅助领导决策的重要角色,应持续关注直播技术发展动态,提高对媒介技术应用的敏锐度,增强对直播工具和平台选择的自主性与辨识性,深刻认识直播的概念内涵、逻辑规律、前沿趋势等,着眼于技术发展、业务流程、产业结构、运营管理、数据分析等多个方面构建完整的知识体系,从而为辅助决策打牢基础。

(二)深入行业实践,积累平台实战经验

现代秘书工作衍生出不少新媒体相关的业务内容,比如企业文化传播、品牌营销、新媒体活动策划、线上会议会展、新媒体运营、政务直播等,这些都离不开网络直播技术,新业务内容对秘书人员的媒介素养提出了更高要求,就使得直播行业实践经验不可或缺。当前很多直播平台都开通了面向大众的低门槛通道,像抖音、快手、B站、小红书、微信视频号、百家号、千聊等自媒体平台都具备直播功能,秘书人员可在个人自媒体平台进行直播分享,或利用企业直播工具进行相关移动办公的尝试,同时积极利用网络课堂、线下培训和走访调研等渠道积累直播经验,逐步适应出镜交流的直播间场景,全面提升直播营销与运营能力。

(三)拓展综合素质,提升岗位服务效能

直播是一项综合技能,无论企业直播还是政务直播,都不是简单随意的传播活动,而是专门化的媒体关系或公共关系活动,直播间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如果把控不当,极有可能引发争议甚至舆情事件。秘书人员在运用直播工具开展营销和服务活动时,必须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念,从“镜头感”培养、直播话术、策划运营、图像摄影剪辑、数据采集分析、危机公关等多个维度来拓展提升自身综合素质,提高应对直播过程中突发状况的心理素质和随机应变能力,真正发挥好网络直播对岗位工作的赋能效应。

(四)保持成长心态,培养终身学习能力

新媒体技术的发展日新月异,网络直播也在“直播+”的崛起中不断进化出更广泛的应用场景和更多元的媒介功能,这就需要秘书人员不断学习新理念和新技术,以求知的心态投入网络直播时代的适应性培训中,抛弃故步自封、因循守旧的狭隘思维,及时把握数字化转型的时代机遇,在持续学习中实现业务水平的强化提升,打造自身独特的竞争优势。综上所述,在网络直播深入普及的新业态下,秘书媒介素养的提升直接关乎数字化转型期秘书工作效能的稳定发挥。针对新形势下的秘书工作特性,可通过关注网络直播技术发展,树立直播工具化思维,主动参与行业实践等渠道,在保持知识技能更新的同时,不断拓展综合素质,实现媒介素养的有效提升,并以此为抓手推动秘书工作转型升级,充分发挥直播技术赋能业务工作的综合价值。

参考文献:

[1]喻国明,杨嘉仪.理解直播:按照传播逻辑的社会重构———试析媒介化视角下直播的价值与影响[J].新闻记者,2020(08):12-19.

[2]曹颖.直播从娱乐工具到底层设施的转变[J].商业观察,2021(25):10-13.

[3]吴美.谈融媒体时代秘书工作的优化转型[J].秘书之友,2021(02):4-7.

[4]秦艳华,杜洁.媒介素养:乡村文化振兴的重要推动力[J].中国编辑,2021(11):11-15.

[5]胥大伟.玩抖音的县长[J].党员文摘,2019(12):11-13.

[6]徐骏骅,陈郁青,宋文正.直播营销与运营:微课版[M].北京:人民邮电出版社,2021.

作者:井景文 单位:浙江建设职业技术学院

阅读次数: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