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公务员期刊网 >> 论文范文 >> 艺术论文 >> 民族服饰论文 >> 正文

少数民族服饰元素与现代服装设计

民族文化是民族发展壮大的内在支撑,传承与弘扬民族文化应成为民族发展的重要战略。要切实贯彻这一战略,既要从宏观层面把控方向,也要在微观层面做好各项具体工作。服装设计作为彰显我国服饰文化特色的重要途径,一方面要紧跟时尚,契合时代审美潮流,另一方面也要积极吸纳民族服饰元素,通过创新应用使民族服饰重获新生以及为现代服装形成多元化风格打下基础。我国是一个多民族国家,其中,长居于黑龙江流域有十个左右少数民族,研究这一区域少数民族服饰将会收获颇丰。以下以赫哲族、鄂伦春族、达斡尔族为例,探索民族服饰元素与现代服装设计的结合。

1赫哲族服饰元素与现代服装设计结合

1.1赫哲族服饰元素介绍

鱼皮服饰是赫哲族的代表服饰,其发展形成与赫哲族生存环境有着紧密关联。赫哲族主要是以捕鱼和打猎为生,由于黑龙江流域气候寒冷,赫哲族先人为了保暖御寒,尝试着使用鱼皮制作服饰,后来随着制作工艺的逐步成熟,鱼皮布料制作效率大幅提升,鱼皮服饰成为赫哲族人的重要服饰类型。赫哲族鱼皮服饰从上到下一应俱全,上衣有鱼皮长袍、鱼皮短褂、鱼皮坎肩、鱼皮袖带、鱼皮披肩等,下衣有鱼皮长裤、鱼皮套裤、鱼皮绑腿、鱼体围裙、鱼皮裙等。鱼皮服饰在材料、造型、纹样、色彩等方面均具有鲜明特色,鱼皮材料纹理美观、质感良好,经过工艺处理后耐磨耐寒。鱼皮服饰造型简洁,穿着方便,宽松自由。纹样取材于广袤的自然,其中的图腾纹样占据主导,如浪花纹样反映出赫哲族人对水域的崇敬;以熊、鹿、鹰等动物为原型的纹样反映出赫哲族人崇拜动物神,是他们祈求无病无灾、追求旺盛生命力的表现。鱼皮服饰的色彩丰富多样且蕴含深意,如紫色代表美丽,通常被赫哲族妇女用作装饰色;白色代表生命力,寓意积极向上;黑色既是天穹之色,也是水流之色,在赫哲族受到敬仰与尊重。

1.2赫哲族服饰元素在现代服装设计中的应用

首先是材料应用。鱼皮材料具有纹理美观、质感良好等优点,可为现代服装增色添彩,例如鱼皮纹路用于现代服装后能塑造自然质朴之感,在潜移默化中渗透“天人合一”思想,使服装视觉效果舒适缓和;防水、耐寒、质轻的优点可优化户外服装功能;天然无污染的优点可为降低服装行业污染程度做出贡献,使现代服装绿色环保;另外,鱼皮材料可通过人工养殖大量获得,能够替代很多动物皮料,有利于维持野生动物的生存发展。其次是造型应用。依托鱼皮服饰造型特征可设计出披挂式、连接式、包缠式、扎系式等服装类型,使穿着方便、宽松自由的特点在现代服装中得到淋漓尽致的展现。对于处于快节奏生活的现代人来说,这样的服装能够在一定程度释放身心压力,获得片刻的轻松与惬意。再次是纹样应用。赫哲族图腾纹样与现代人审美会存在一定的差距,使用现代设计手法对其进行改进是纹样应用的重要策略。图1所示的服装图案为赫哲族熊神纹样改进后的形态,原本的凶恶与威严得到减弱,加之形状比例与图形元素分布的调整,憨态可掬的形象映入眼底。最后是色彩应用。赫哲族鱼皮服饰色彩中寓意吉祥与传达天然之感的色彩更具应用价值,尤其是天然色彩可用于塑造自然美感,直接提升服装品级,但这考验设计者感悟与构思能力,因为天然色彩并没有具体的标准与形态。

2鄂伦春族服饰元素与现代服装设计结合

2.1鄂伦春族服饰元素介绍

鄂伦春族是黑龙江流域最为古老的民族之一,世居森林茂密、资源丰富的兴安岭一带,捕猎是该族重要生存手段,同时为了御寒,兽皮成为制作服饰的主要材料来源。早期的鄂伦春族服饰古朴宽大、色彩纹样单一,随着时代的发展,装饰性元素开始得到应用,例如领口、袖口、衣襟等处会装饰纹样,有云纹、几何纹、动植物纹等,而且色彩方面不再拘泥于黄色与黑色,红色、粉色、蓝色等鲜艳色调逐渐占据主导地位。由兽皮制成的服饰不仅耐寒保暖,而且在造型、图案、色彩等方面极具特色。首先是造型上古朴醇厚,却又不失美感。这反映出鄂伦春族人既务实,又对美炽热追求的性格特征。例如,兽皮本身具有“毛发”这一特点成为塑造节奏与韵律之美的重要载体,毛发长短不同、交错排列,给人以视觉动态感。反复与对称手法的运用使兽皮服饰均匀有致、乱中取静,别有一番美感。其次是图案丰富多样,复杂性与抽象性更为突出。例如,南绰罗花图案由简单图形演变为多个图形联结组合且均衡分布的图案形态,使其爱情永存寓意得到进一步烘托;鹿角形图案在发展中得到了简化,而这赋予了该图案更强的表现空间,可满足不同受众的审美要求。整体来看,女式服饰图案要多于男式服饰,并且更为细腻多姿,如装饰于胸口处的横条男式服饰多为直线形态,而女式服饰有山形、波浪形、长方形等多种形态。再次是色彩靓丽鲜明。兽皮服饰本身仍以黑色与黄色为主,但在引入其他色彩后,尤其是彩色线得到应用后,鄂伦春族服饰色彩更加靓丽鲜明,同时也为该族人表达情感拓展了空间,如红色装饰物代表身份尊贵或是用于喜庆场合,蓝色装饰物通常用于表达悲痛苦闷心情等。

2.2鄂伦春族服饰元素在现代服装设计中的应用

鄂伦春族服饰厚实端庄的特征为其在礼服设计中得到应用提供了支撑。这里的礼服主要指中式礼服。我国是礼仪之邦,内敛、中和、适度是礼仪的核心要义,而鄂伦春族服饰与此十分契合,其长袍式造型既能全部遮体,也能为装饰表现提供广阔空间,有利于充分展示文化风格,在“无言”之中完成文化信息的传达。西方文化观念对现代服装设计影响颇大,这是现代审美潮流的必然走向。对于我国的服装设计者来说,所要做的不是一味排斥与抵制,也不是全盘接收,而是要追求融合目标,通过中西方服饰元素交相辉映而设计出为世界所认可的服装产品。部分设计者结合中西方服饰元素,设计出了兼具古典与美观的复古婚纱,如图2所示复古婚纱中,设计者基于长袍造型设计出立体圆润的裙摆,而更为美观的是婚纱由上至下随处可见的刺绣纹样,有起到联结作用的几何纹样,有展现飘逸之姿的云纹样,也有衬托喜意、彰显生机与活力的植物纹样。鄂伦春族服饰元素要走创新之路,不能拘泥常规,例如服饰纹样的发展伴随着剪纸工艺的不断革新,在现代服装设计中应用鄂伦春族服饰元素,也能发掘剪纸工艺的可用之处。鄂伦春族剪纸工艺所延伸出的剪皮花技术便有着与众不同之处,其主要作用于毛皮面料利用剪刀等工具剪出纹样。这类纹样配合刺绣等工艺就拥有了更强的表现力,尤其是基于毛发塑造出的立体感能有效丰富纹样形态。

3达斡尔族服饰元素与现代服装设计结合

3.1达斡尔族服饰元素介绍

达斡尔族人谋生手段包括狩猎和耕作,所着服饰具有保暖耐寒、经久耐穿等特征。从造型上看,达斡尔族服饰透露着自然之美,既取之于自然,又通过“神灵崇拜”方式用之于自然,例如服饰中所使用的兽骨装饰品,不仅是为美观服务,而且是达斡尔族人敬畏神明以自然之物与神灵建立关联的重要手段。今人看来,这些做法有着浓厚的迷信色彩,但所形成的结果却真实存在,能够成为现代服装设计中的借鉴对象。在充斥商业化气息的当今社会,回归自然、回归人性会成为人类心底诉求,而达斡尔族服饰自然美特征可为满足诉求提供支持。达斡尔族服饰经过长期演化,自然美特征得到进一步深化,服饰纹样成为体现这一特征的重要载体,这是达斡尔族思维升华的表现。神灵崇拜依然存在,只是在多种因素影响与作用下改变了行为方式。达斡尔族服饰纹样包括动物纹样、植物纹样、几何纹样、云气纹样等,其中动物纹样既有神灵崇拜思维下得到神化的鹰、鹿、仙鹤、熊等纹样,也有取材于平常生活中的牛、羊、蝴蝶等纹样;植物纹样多是生活中常见花草树木,如松柳、葫芦、南瓜、牡丹、荷花等纹样,而这些纹样通常用于女性服饰之上,布局灵活、灵动传神,传达出达斡尔族人对美好事物的深切追求;几何纹样具有简洁简练特征,以线条、矩形等为主体,而后通过重复、重叠等手法进行塑造,多用于装饰袖口、衣襟、下摆等;云气纹样多是曲线形态,加之规律排序与叠加,能够呈现出连绵不绝的视觉效果,寓意生命不止。达斡尔族服饰色彩具有以下特征:一是主色多偏向于高纯度与高明度色彩,其中女式服饰多用暖色系,男式服饰多用冷色系;二是辅色多选择主色互补色,不追求视觉刺激,而是以塑造协调统一视觉效果为目标;三是注重借鉴自然色,使得服饰色彩更加贴近自然。

3.2达斡尔族服饰元素在现代服装设计中的应用

首先是对服饰元素变形演绎。达斡尔族服饰元素具有特有的构图准则与审美倾向,而在现代服装设计中,“特有之处”要通过变形演绎与现代构图与审美相融合。例如,图3所示服装在领口和下摆处使用了传统纹样,而对比之后发现,相较于传统纹样,其采用了更为简洁的表现手法,并且将领口与下摆纹样平行分布后,使得该服装透露出浓厚的均衡气息,既美观大方,也和谐统一。变形演绎还包括夸张提炼、化简为繁等方式,但要遵循适度原则,避免完全颠覆而影响民族服饰元素的传承与发展。其次是对服饰元素结构重塑。不同纹样叠加使用可获得新的纹样效果,但在叠加过程中需要确定视觉主体,进而围绕其选择具体纹样,如果现有纹样不能叠加或是会对视觉主体中心地位造成影响,可进行分解重塑,即将纹样解体成多个图形元素,而后基于具体需求选择最为适宜的类型。再次是对服饰元素意象再造。变形演绎主要着眼于“形”做出处理,而意象再造则是建立在理解“意”的基础上,再造往往是对“意”的延伸与拓展,这一过程中的“形”可能会发生很大变化,但只要“意”依然勾连,达斡尔族服饰元素便能在现代服装产品中得到体现。

4结语

民族的也是世界的,任何民族文化都有着独特性,才组成了丰富多彩的世界文化。服装设计要继续坚持走传承民族文化之路。但传承并不等同于全盘沿袭与照搬,而是要在吸纳优秀元素基础上通过不断创新推进其与时代轨迹的融合共生,这样的民族文化才能得到世界认可,才能永葆活力、一路向前。现代服装设计要在这一思想理念指导下与少数民族服装元素相结合,朝着打造出具有中国特色的民族品牌和世界品牌方向挺进。

作者:王迪 单位:黑龙江大学艺术学院

阅读次数: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