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公务员期刊网 >> 论文范文 >> 艺术论文 >> 民族服饰论文 >> 正文

音乐剧阿鹏找金花民族服饰浅析

【摘要】基于民族音乐剧《阿鹏找金花》中服饰的创新设计,论述该剧目中服装体现的现代感与设计感、质感的突破与色彩的强化等。

【关键词】《阿鹏找金花》;民族服饰;面料色彩;纹样

1概述

音乐剧《阿鹏找金花》(以下简称:该剧目)的主创团队由杨丽萍总编导、王炎武制作、舞美设计陶雷、服装造型设计崔晓东、音乐总监祁岩峰、化装造型设计贾雷、灯光设计李星、视频设计张松、音响设计朱锐组成。该剧目于2020年9月29日在云南省大理市杨丽萍大剧院首演,主要讲述了四位白族青年男女的爱情故事。通过对他们情感故事的叙述,把白族人民质朴纯真的爱情和勤劳智慧呈现在舞台上。同时,该剧目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民俗文化(如白族婚俗仪式与白族三弦等)与现代歌舞、音乐、灯光相结合,呈现出国际化的审美追求,具有强烈民族文化特色和较高的艺术水平。从该剧目的创作和演出可以看出,少数民族文化是支撑民族地区经济发展的优势资源,高质量的文化艺术作品也是促进民族地区社会进步的强大动力。该剧目的成功不仅成为大理的一张名片,为旅游业发展提供了文化动力,同时也保护和传承了少数民族传统文化,让更多的人了解到白族风情与白族特色。关于白族服装,大部分人的印象有两个来源,一个是1956年王家乙执导的经典电影《五朵金花》中的形象,电影中的白族服饰极为贴近现实生活中白族着装的样式,简洁质朴;另一个是如今景区中常见的趋向戏服的白族服装样式,但其质感与色彩方面的欠缺使得与当代青年的审美风格不相契合。该剧目以传统白族服饰为参照,并结合白族建筑、纹样等资料,在其之上进行归纳总结,从民族元素中提取典型元素进行新的创新设计,在保留鲜明民族特色的同时又与时尚接轨。其成功的设计也为其他民族的戏剧服饰设计提供了新的思路。

2款式变异与叠加使女性角色的服饰更具现代感

舞台服装设计并非是对原有风格特征的简单复制,需要根据剧本对现有元素进行提炼总结再创新。在符合剧中人物背景设定的前提下,不仅应具有审美价值,富有艺术性和创新性,同时还要满足演员在台上进行表演时的需求。在表现风格上相较于日常服装更强调其夸张性、象征性和装饰性。白族人民为了方便日常生活与生产劳作,形成了以上衣下裤为主的着装习惯,并且服装整体较为宽松。该剧目的服饰设计在保留了白族服装基本形制特征的基础上,进行了款式的变异与叠加处理。最明显的变化是女性角色下装由裤子改为长裙,使得女性角色的形象更加柔美温婉,舞动的裙摆更增添了一种灵动感。围裙部分也有所变异,腰部进行了收腰处理,围裙上端向上延伸形成一个半弧形,提高了腰线的位置。围裙的这两点变化使演员的身材比例在视觉上得以优化,看起来腰部之上更短、下半身更长,美化了人物的整体视觉形象。女性角色的围裙如图1所示。该剧目在对服装款式进行变异的同时,还采用了叠加的手法,通过多层面料的重叠又互相影响营造服装表面的立体造型,增加体积感。剧中女性围裙部分的设计多采用此手法。如图1所示,围裙部分呈多层结构,上层为刺绣图案的对称莲花形状;中间有两条橙白色拼色腰带垂下;下层围裙结构更为复杂,中间主体部分为白色褶裥,围裙外边沿有浅粉色包边,包边底端配有刺绣图案,在包边与褶裥中间还缝有配以珠饰的三角形双色花边。这些层叠的结构使服装看起来更丰富饱满、有细节,体现出了服装的层次感。总体来说,通过款式的变异与叠加,使得白族服装以一种更适合于表演、更具有舞台艺术效果的形式出现在了观众面前,服装整体的体积感相较于传统白族服饰有所增强,更具设计感与现代感。

3质感的突破与色彩的强化

面料是服装设计实现的基础。在戏剧服装设计中,面料不仅承载着服装本身,同时还能直接反映出一部剧目的质感,影响着戏剧的整体风格。对面料的选择,不仅需要满足设计本身的要求,还需要考虑到舞台灯光对服饰的呈现效果,以及多场次演出要求面料的耐用、耐磨性能。该剧目服装的面料通过压褶、褶裥等面料肌理处理方式增加了面料的肌理感。如图2、图3所示。图2上衣深蓝色主体部分与袖口部分、图3围裙的小部分深蓝色色块和白色裙子采用了压褶工艺,图2裙装的纱质面料进行了褶裥处理;两套裙装都采用了纱质面料,更增添了服装整体的柔美感,轻柔的纱与挺括的布在质感上形成了对比。质感的突破,使用具有民族风格的刺绣也是重要的方法。该剧目服装的刺绣创作在保留传统白族刺绣纹样特征的前提下进行了提炼处理,最终使用的纹样既有传承又有创新。如图4,围裙的花朵纹样以有棱有角的偏几何样式出现;图5左边靛蓝色围裙上的植物与动物纹样进行了简化处理。通过对传统纹样进行新的艺术化处理,不仅使得图案在具有强烈民族气息的同时也更富有设计感,而且通过串珠、绣线深浅配色,使纹样具有了立体感。通过不同材质面料与刺绣的搭配组合,使得布料之间产生对比关系,能够体现细致的光影变化,层次感更加丰富鲜明。戏剧服装中的色彩运用,不仅需要符合人物本身,在某些情况下还具有通过服饰色彩对人物角色的性格、命运进行暗示,以及表现时代背景、环境氛围的作用。由于观众与演员的距离较远,因此,服装一般都具有较高的色彩饱和度。白族服饰在色彩的使用上有自己的独特风格。白族人崇尚白色,认为白色具有纯洁、美丽、善良的美好寓意,也赋有孝顺、贤良的吉祥意蕴。因此,白色是白族服饰的主色调,也是多姿多彩的白族服装的标志性颜色。该剧目中的白族服装在原有色彩的基础上,突出白族崇尚白色这一特征,并在其他颜色中加入了灰色调并调高了色彩的饱和度。通过色彩的冷暖对比使得色彩关系更加强烈,活泼与沉稳并济、素雅与艳丽兼具。如图5的两套“金花装”以浅色为主,大面积的白色搭配明亮的偏深色调的靛青色、红色与之相衬,对比强烈、明快协调,相较于传统白族服饰更显稳重。而图6的服装底色为深蓝色,但通过不同色彩刺绣的搭配,使得服装色彩层次丰富,色相之间反差大,视觉冲击力强,绚丽多彩。

4结语

民族服饰承载了各个民族文化的精神内涵,为戏剧民族服装的设计提供了大量的创作依据,是民族戏剧创作的重要组成。民族服饰的创新是民族戏剧服装发展的必然趋势。通过对民族服饰传统样式的借用、解构、重组、变形,得到服装廓形的启发,并提取民族服饰中的代表性元素进行再创作,在保留原有特点的同时形成新的民族戏剧服装风格样式。该剧目的服装设计在继承发展的基础上对白族服装进行了新的创新演绎,融入了新的元素,将传统与时尚相结合,取材于现实又超越现实,使其不仅满足戏剧服装所需要的极强艺术表现力与感染力,同时更符合现代观众的审美要求,为民族戏剧服装的创作提供了较好的参考和借鉴。

参考文献:

[1]韩春启.戏剧人物服装设计[M].北京:中国纺织出版社.2015

[2]魏亚楠.大理白族服饰图案艺术的数字化保护和开发设计研究[D].南京理工大学.2019

[3]郑明珠,侯小锋.大理白族服饰的艺术特征及审美内涵[J].文化学刊.2021(05):17-19

[4]周剑.符号学视角下大理白族服饰的传承与应用研究[D].广西师范大学.2016

作者:陆星羽 陶新愿 单位:云南大学昌新国际艺术学院

阅读次数: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