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公务员期刊网 >> 论文范文 >> 经济论文 >> 世界经济论文 >> 正文

全球共享经济的发展特点探析

摘要:共享经济治理是各国政府关注的热点问题。本文从全球共享经济的发展特点入手,梳理了全球共享经济的演进路径,总结提出从国家统筹、地方立法示范、重点领域试点、政企合作、协同治理等层面推进共享经济发展的策略经验,为规范和引导共享经济健康和创新发展提供政策研究和参考。

关键词:共享经济演进路径政策举措模式

共享经济以低成本、高效率和便利性优势,成为扩展就业渠道、摆脱全球经济低迷,推动经济包容性增长的新引擎。随着全球共享经济的持续推进,行业竞争日趋激烈,垄断竞争格局日渐成型,投资趋于冷静,各国对分享经济的发展也由保守转向有针对性的积极支持。在此背景下,了解全球重点发达国家共享经济的发展特点,研究全球共享经济的演进路径和推进经验,对于决策部门规范和引导共享经济健康和创新发展具有重要参考价值。

1重点发达国家共享经济发展特点

1.1美国:出行、娱乐、住宿、零售等领域持续领跑

美国是全球分享经济发展的源头,也是分享经济发展最充分的国家,分享经济市场规模和风险资本密集度全球领先。在汽车与交通、娱乐和媒体、住宿、零售等领域持续领跑。据估计,到2020年底,随着分享经济的发展,将有超过40%的美国劳动力(约6000万人)成为职业自由人、承包商或临时工。

1.2法国:本土拼车和二手巨头诞生

法国拼车业务发展较为突出,二手物品交易市场火爆,催生本土拼车出行独角兽Blablacar和二手交易平台Leboncoin迅速崛起。目前,Blablacar拥有2000万用户,业务覆盖全球20多个国家,并正逐步向亚洲和拉美等新兴市场扩张。Leboncoin在欧洲页面点击量是eBay法国的四倍,仅次于eBay德国和eBay英国。

1.3德国:汽车共享持续发力

受益于成熟的汽车科技,德国共享汽车发展势头强劲。根据德国联邦汽车共享协会统计数据,截至2017年1月1日,德国有约150个共享汽车服务供应商,覆盖600个城市乡镇,用户高达171.5万人。德国当前的共享汽车模式分为“基站式共享”(定点取还)和“自由流动式共享”(在附近停车位自由停放)。“自由流动式共享”因其便利性近年来在德国大城市发展较快,年增长率高达65%,目前拥有126万用户,约是“基站式共享”用户的3倍。

1.4瑞士:共享住宿、共享车位和共享汽车渐露锋芒

瑞士良好的营商氛围为共享经济发展提供了沃土,除Uber和Airbnb外,瑞士本土共享交通、共享住宿和共享停车位等初创企业表现亮眼。如HouseTrip成为全欧洲最大的租房住宿平台,共享车位公司Parku扩展到德国,汽车共享平台Sharoo一经启动就被认为是软件开发领域先锋。

1.5荷兰:家居、餐饮共享表现亮眼

受荷兰当地居民独特的饮食习惯和文化影响,荷兰共享家居和餐饮企业大量涌现,发展尤为突出。比较著名的有家居用品租借平台Peerby和美食分享平台Shareyourmeal。目前,Peerby的物品库存价值达到10亿美元,其服务已扩展到欧洲20个城市以及美国。Shareyourmeal可以分享自己做的美食,也可以注册成为美食家。目前该网站共有荷、英、德、西班牙、意大利、法文界面,已拥有超过65000个荷兰会员,大部分会员位于荷兰和比利时,每天约有400个荷兰人通过此网站跟附近邻居点购餐点。每年增长2万名新用户,平均每天增长60~120人。

1.6芬兰:P2P借贷发展活跃

芬兰电子身份认证发展较早,居民对在线金融业务比较青睐,促进以众筹和P2P网络借贷为代表的新型金融模式快速增长。Fixura是芬兰比较著名的在线P2P借贷平台,它允许潜在贷款人和借款人分别设定他们借或贷的具体标准,并通过多个贷款人参与贷款,将个人风险降低。截至目前,Fixura促进贷款1300万欧元,总利息返还给投资者超过100万欧元,每年的平均收益约为10.91%。

1.7俄罗斯:经济低迷下的生活共享起步

卢布贬值带来的通货膨胀、工资水平下降及经济下滑使共享经济成为俄罗斯经济发展的新引擎。俄罗斯作为一个相对保守和传统的国家,总体上来说,共享经济的发展水平与中国相比会有一定差距,但是作为一个商业模式与欧美国家高度类似的国家,俄罗斯近几年已成为共享经济初创企业增长最快的市场之一,共享公寓、拼车以及共享二手物品等生活共享快速发展。

2全球共享经济演化路径

2.1理论发展:由“利润分享”转向“资源分享”

共享经济理论源于西方,针对20世纪70至80年代资本主义面临的经济滞胀等问题,以美国学者马丁•L•威茨曼(Weitzman,MartinL.)和英国经济学家詹姆斯•米德(JamesMeade)为代表,提出了“利润分享”的经济模式,即通过提高劳动者的分配收入,实现由利益独占到利益共享的过渡,以此来缓和劳资矛盾,并有效治理社会中的失业现象,加快经济体系的全面复苏[1~2]。及至21世纪,随着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金融危机后闲置资源的增加、人们消费观念转变及降低生活成本的需求,促使以“资源分享”为中心的共享经济成为优化资源配置、促进全球经济包容性增长的新引擎。分享经济研究也逐渐由“利润分享”转向以“资源分享”为中心,探索社会大范围内协作消费视角下的新型经济体系[3]。

2.2组织形式:由“平台化”到“生态化

根据欧盟委员会2016年出台的《分享经济指南》,共享经济是指通过协作平台创造临时使用某种商品或服务的开放市场的商业模式[4]。共享经济的交易主体涉及资源供给方、消费者、分享经济平台商等,平台是共享经济的关键要素之一。随着共享经济规模持续快速增长,分享经济组织形式也逐步由单一平台走向生态化扩张。如共享单车开创了“制造业+互联网”“制造业+服务化”“制造业+公共服务”的“新智造”模式,打造涵盖智能制造、移动支付、绿色出行等应用场景为一体的生态链。

2.3应用领域:由生活资料共享扩展到生产资料共享

全球共享经济的持续演进加速共享经济行业细分不断拓展,从最初以Airbnb、滴滴为代表的住宿、出行领域的资源共享,到后来以在行、分答为代表的知识分享,再到以支付宝、闲鱼、58到家为代表的各种技能服务共享,共享经济持续向多个细分领域渗透,并向工业、农业等生产资料、生产服务领域扩张,催生制造产能共享、订单农业、精准农业等新模式新业态。

2.4覆盖范围:由欧美向亚洲等新兴市场渗透

共享经济从欧美向全球上百个国家迅速扩展,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市场,逐步成为全球共享经济增长的新引擎。据尼尔森2017年调查数据显示,东南亚将共享经济列为影响该地区的头号颠覆性科技趋势,印度和拉丁美洲对其排名也很高。

2.5发展周期:由“高歌猛进”到重构调整

作为一种新型经济模式,全球共享经济从2008年起步,在经历了前期资本驱动下的“跑马圈地”和“高歌猛进”式发展之后,行业竞争加剧,海外扩张步伐加快,垄断格局日渐成型。目前,共享经济企业进入“重构调整”期,开始回归企业本质,更注重商业模式的可持续性和原创技术创新,深耕企业内部管理和运作,以期赢得可持续的竞争优势。

3推进举措

3.1欧盟:国家战略层面统筹,更注重数据安全和公平竞争

欧盟2020年战略计划高度重视分享经济发展,欧洲成立了分享经济联盟组织,并积极向欧洲政策制定者提供切实的数据和集思广益的解决方案,以促进欧洲分享经济的发展与创新。欧盟成员国中,英国政府对发展共享经济的态度最为积极,并致力于将英国打造成共享经济的全球中心和欧洲共享经济之都。英国制定了大量鼓励政策,从破除行业准入壁垒、鼓励设立试点城市、建立数据收集和统计制度、消除数字鸿沟、鼓励保险和简化税制等方面推动共享经济发展。法国数字经济产业部在2015年发布的《分享经济的挑战与前景》报告中,提出了促进分享经济发展的针对性措施,从公平竞争、隐私保护、资金支持等方面积极支持分享经济发展。

3.2美国:地方立法先行,属地管理与隐私安全保障并举

美国对共享经济的立法监管立足于地方层面,呈现权力分散化、差异化特点。在共享出行方面,实行属地管理的原则。联邦贸易委员会(FTC)要求各州和地方政府对分享经济谨慎立法,统筹兼顾鼓励创新和保护消费者权益。如通过给网约车单独发放许可经营牌照,允许私家车开展网约车业务,放松对网约车的价格和数量管制等,鼓励网约车创新发展。同时要求网约车和共享汽车平台为驾驶员提供一定金额的个人和商业保险,以期保障从业者权益,并利用其发达的征信体系对共享经济中的用户违约失信行为进行约束。

3.3日韩:重点领域先试,以点带面发展共享经济

在韩国,共享经济热点主要集中在汽车、住宿、旅行、办公室、空间、图书、社交餐饮、服装、才能、个人物品等领域。2015年12月8日,企划财政部首次在“2016年经济政策方向”中包含共享经济相关政策的方案,从汽车共享和住宿等产业形式比较明晰的领域开始接触,研究相关规制的完善和推进特定地域的示范产业。日本政府从住宿共享入手,实施“旅馆业法”改革,认可了“民宿”的合法地位。

3.4德澳:创新政企合作,推动共享汽车融入城市发展规划

德国政府通过了《汽车共享法》,将汽车共享计划作为重要的市政建设政策推进,不仅给予了共享车辆在专属停车位、免费停车方面的授权,也包含了汽车共享相关的交通、环境政策方面的条款。在澳大利亚,悉尼市政府采用政府主导、企业运营的模式,为共享汽车发展提供政策便利,包括设立专属停车位,将“汽车使用共享”计划列入“悉尼2030”城市发展规划等。

3.5中国:多方力量参与,协同治理共享经济热点难题

中国政府提倡构建多元共治的协同监管机制,鼓励政府、平台、企业及行业组织和公众共同参与,合理划分权责边界,实现共享共治,促进分享经济以文明方式发展。强化平台主体责任,扩大地方政府自主权和创造性,做好与现有社会治理体系和管理制度的衔接,完善分享经济发展行业指导和事中事后监管。发挥行业协会作用,推动出台行业服务标准和自律公约,增强资源提供者和消费者的道德约束,完善社会监督举报机制。

参考文献

[2]詹姆斯•米德,冯举.分享经济的不同形式[J].经济体制改革,1989(1).

[3]何超,张建琦,刘衡.分享经济:研究评述与未来展望[J].经济管理,2018(1).

作者:杨卓凡 单位:国家工业信息安全发展研究中心

阅读次数:人次

  • 上一篇论文:
  • 下一篇论文: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