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公务员期刊网 >> 论文范文 >> 文学论文 >> 戏曲文学论文 >> 正文

戏曲程式动作的规范与运用

摘要:戏曲演员的程式动作是整个戏曲体系中极其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它是演员塑造人物形象、刻画人物性格必不可少的手段,作为一名合格的戏曲演员,首先必须较好地掌握身段表演的一般规律,才能胜任各种角色的要求,但是要做到这一点并非轻而易举的事,必须经过长期的严格的训练和艰苦学习,没有这个过程是很难成为一名合格的戏曲演员的。

关键词:戏曲表演;程式动作;规格运用

戏曲是一门综合艺术,它是由演员通过“唱”“念”“做”“打”“舞”等一系列以程式表演来塑造剧中人物形象。“身段”即舞台上的一切动作,都是由演员夸张和美化了的戏曲程式动作,也就是舞蹈动作。动作的舞蹈化是戏曲程式的基本特色之一,了解程式与生活的关系才能对丰富的程式得心应手加以运用,增强艺术的表现力。

一、戏曲程式动作的创造

我们知道,“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而舞台上的舞蹈动作又是从生活中的高度艺术加工提炼,但又要求比一般自然形态动作节奏感强,动作选择严格,结构也更加完整、系统。身段动作不仅要求演员具有外部形态的优美,更重要的是准确的动作能够细腻地刻画出人物的思想感情。真实而深刻地反映生活的丰富内容,表达的愈准确,反映得愈深刻,才能给人以美的感受,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只有这样,才能达到内容形式完美和谐。戏曲程式是在写意的戏曲审美精神下对生活的原形进行重塑,运用各种变形的夸张的手法,来达到与生活似与不似的境界,即“离形得似”。千百年来,经过前辈艺人的不断努力,程式动作达到戏与艺的完美结合,并与观众达成默契,形成约定俗成的模式,观众在欣赏过程中既领略戏情剧理又鉴赏了演员的技艺,真是一举两得。特别是戏曲写意的表现手法,更能给观众以无限的想象空间,因为戏曲程式动作就贵在似与不似之间。程式在戏曲舞台上无处不在,拿鞭即是“马”,划桨便是“船”,经常见到的“武打”、“趟马”、“走边”、“起霸”、“圆场”、“刀舞”、“剑舞”等大的行动就是表演程式,耍手绢、扇子及鬓口、帽翅、翎子功、水袖等也是程式,关键是这些美化的生活动作,都是有生活依据的,都能够更好地体现人物性格,增强戏曲艺术的感染力。有些动作幅度较小,生活气息却很浓厚,例如《拾玉镯》中的做针线活、喂鸡、轰鸡、出门、关门等;还有《打饼》中的“和面”“揉面”“翻饼子”等动作,以及“跑城”、“登山”上楼下楼,上船下船等等。还有一些更小的动作,例如:舞台上的“羞”有回首遮面的羞,“恼”有击案挥袖的怒姿,武生远看必拉山膀,旦角远看一手扶鬓,老生远看不是捋髯,便是扬袖,由此可见,戏曲舞台的一招一式,一举一动都是生活动作的提炼,这种动作在舞台上是音乐化了的,这些造型艺术,都是戏曲独一无二的程式舞姿。

二、戏曲程式动作要规范

戏曲程式动作的“规格”是由具体所表现的内容决定的,传统古装戏所表现的是封建时代的社会生活。为了表现这种社会生活,就必须从这种生活方式中提炼出一套与其相适应的动作,来作为设计各种表演动作的基础。以这些生活活动为基础,提炼出来的舞蹈动作,就必然在舞台上形成一套与其相适应,能够概括这一切的动作,而且能成为美化这一切动作的基本“规格”,这就是我们常说的戏曲“程式”的规范。以程式动作“正云手”和“反云手”为例,我们先讲“正云手”。“云手”是演员在舞台上最常用的程式动作之一“云手”的基本要求是,两腰拉开要圆,要平;二、眼、面、胸、的三个角度是:面部正对观众,但略要偏左,以照顾全场观众;全身总的方向似乎背右面左,但实际胸部的方向,反而是略向右偏,眼睛注视的方向似乎是前方平视,但实际上是以凝聚的眼神略向左斜上方瞟视。这样,胸、面、眼、就形成右、正、左、三个不同的角度。站位以左脚在前,右脚在后成“丁”字步。再讲“反云手”,所谓反云手,指的是演员本身位置处前、右脚在后,成“丁”字步。再讲“反云手”。所谓反云手,指的是演员本身位置处于舞台的左部,以背左面右为基本方向,而拉云手时的基本姿势,其基本要求是:两膀要圆,要平;眼、面、胸的三个角度量,面部正对观众,但略偏右,胸部方向略向左偏,眼睛略向右斜上方瞟视。站位以右脚在前,左脚在后成丁字步。拉云手时,两膀必须动作要“圆”平。一个“圆”字,概括戏曲动作的基本规律。说白了,戏曲的舞蹈动作应以“圆”为美,不允许直出直入,直出直入的动作是生活中的自然形态,也是没有经过艺术加工的简单形态,而经过了艺术的加工提炼后,在舞台上即便上幅度最小的动作,也要达到圆、美的效果。另外,戏曲动作的一些基本规律,如逢必右,欲前先后,欲高先低,欲上光下,声东击西等,其实都是从生活动作中概括出来的平衡规律。再如用举头打人之前,必先将举缩回;用掌击人以前,必先扬起胳臂等,都是动作的平衡规律,只不过将这些动作规律程式化,规范化,夸张化,同时做这些动作时,一般都讲究走圆线或弧线,不能简单生硬,做到动作的起、承、转、合,将这些平衡规律总结来运用到舞台上,再加以装饰,使之“圆”化,这样就形成了戏曲身段特有的艺术表现风格。总之,戏曲演员的身段,无论多么复杂的身段动作,始终要掌握一个“圆”字。所谓“圆”,一是意念集中,任何动作都似乎围绕着一个“圆”的中心,使手、眼、身法、步的神韵气势,都能首尾兼顾,脉络分明,无论“山膀架子”“左右云手”“跨腿”“蹦子”,三百六十度的飞脚,踢“横腿”“双栽锤”等动作和塑形的变化多么复杂,始终不散不乱,紧凑集中。二是“圆润”。所有的动作都显得圆润灵活,均匀流畅,不生硬,不造作,不见棱见角,不鼓努无力,无论是正面,侧面,斜行,背影等整个舞动的过程中,都是节奏流畅,体态均衡,给人以不僵、不拙、异常自然舒适的感觉。

三、戏曲程式动作要与人物情感相吻合

戏曲演员的程式动作是整个戏曲表演体系中极其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它是演员塑造人物形象。刻画表演人物性格必不可少的手段。每个戏曲演员在舞台上的一切动作(包括舞动和静止),不仅要符合剧本情节、人物性格,而且还需做到体态优美、动静协调、节奏感强。人物的一进一退,一举一动都是内部动作贯穿线上的一个重要环节,即便是一站一坐,也要“站有站样”,“坐有坐姿”造型美观、大方。舞台上不允许演员有丝毫马虎大意和轻举妄动,因为即便很小的一个动作错误或轻率处理,都会破坏整个舞台表演的艺术效果。以晋剧《斩黄袍》为例,《斩黄袍》是以须生为主要演员的功架戏。在戏中,剧中人物高怀德的塑造中,就运用了很多的程式动作和技巧,当高怀德听到郑恩被杀后,用了“揉肚子”这套程式表演,将高怀德此时的内心的愤怒、焦虑、思考的情感充分体现了出来。在高怀德杀苗顺的这一段表演中,又运用了须生演员常用的“抖髯口”“对眼”这些动作,再有剧中人赵匡胤恐惧时用的技巧如“甩梢子”、“跪步”、“挫步”等程式动作。又如高怀德杀苗顺时用的椅子上的“朝天蹬”、“跳叉”等技巧动作,将这些动作巧妙地贯穿到表演当中,极大的丰富剧中人物鲜明的个性,更加突出了高怀德内心与外形的高度统一。使人物的表演情绪更加丰满、有血有肉,淋漓尽致,也使整个戏充满了亮点和看点。多年来,戏曲界一直有这样的说法,叫“戏不离技,技不离戏”。就是说演员在舞台上的表演离不开技巧,这里所说的“技”也就是绝技,而绝技是以演员的基本功为表现手段,充分运用戏曲演员练就的各种程式动作和技巧,烘托人物,塑造人物。这些技巧在剧中的展现,能够更好地突出戏的“亮点”使这出戏更具有看点,从而完整地诠释了戏曲演员在塑造角色上的“技”与“戏”的关系。所以,作为一名合格的戏曲演员,首先必须较好地掌握身段表演的技巧和它的一般规律,否则就难以胜任各种角色的要求。但是要做到这一点并非轻而易举的事,必须经过长期严格的身体训练和艰苦学习,没有这个过程是很难成为一名合格的戏曲演员的。总之,戏曲程式动作是中国戏曲之精髓,我们所掌握的所有外部技巧,都必须更好的、灵活的、恰当的为人物和剧情服务,因此要从生活的真实出发,去接受角色、消化程式,表情动作贯穿整个人物始终,树立“我就是”的主观意识,与程式融为一体,准确地为角色服务。戏曲程式动作具有很强的艺术性和规范性,因此,戏曲演员只有不断地学习,刻苦地磨练,才能更好地发展它,完善它,也才能为塑造人物打下坚实的基础。

[参考文献]

[1]京剧生行艺术家浅论[M].中国戏剧出版社,1981.

作者:时明 单位:太原市文化艺术学校

阅读次数:人次

  • 上一篇论文:
  • 下一篇论文: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