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公务员期刊网 >> 论文范文 >> 经济论文 >> 实体经济论文 >> 正文

创新激励机制下实体经济发展的思考

摘要:实体经济是国民经济的坚实基础,是社会生产力的集中体现。尽管近年来郴州市经济平稳增长,金融资源日益充裕,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力度也逐渐加大,但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过程中的一些深层次问题与矛盾也逐渐暴露出来。本文在对郴州市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状况进行分析的基础上,着重分析了各项激励机制促进金融支持实体经济面临的问题、矛盾和困难,并提出了相关的政策建议。

关键词:实体经济;激励机制;政策协调;金融机构

为进一步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水平,需要政府充分发挥其经济职能,调节金融资源在社会经济中的合理分配,而激励政策则是地方政府向当地的金融机构或投资人寻求金融支持的首选渠道。

一、现有激励机制促进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取得明显进展

从2011年以来,国家、省、市分别出台了诸多支持实体经济的指导意见与激励办法,例如《关于进一步扩大财政县域金融机构涉农贷款增量奖励试点范围的通知》,《关于农村金融有关税收政策的通知》,《郴州市银行业金融机构支持地方经济社会发展考核激励办法》、《郴州市人民政府关于加强和改进融资工作的意见》等政策。经整理,这些激励政策可以分为四种类型:财政奖补、税收优惠、风险补偿和财政担保,每种政策又可以通过不同的方法实施,这些激励政策的出台,使郴州地区各金融机构、各企业参与金融市场的积极性明显提高,各类商业银行和新型农村金融机构组建活跃,发展势头迅猛,对实体经济发展的支持力度明显加大,激励政策效率正在逐步呈现。

(一)从总量看,金融对实体经济发展的支持力度明显加大

2016年,全市共有各类金融机构91家,比2012年净增26家,其中各类银行27家,保险公司28家,证券期货营业部17家,其他小微金融机构19家,初步形成了层次分明、门类齐全、功能互补的金融组织体系。全年郴州实现国民生产总值2190.8亿元,比上年增长8.2%,约是2012年1517.3亿元的1.4倍。与经济增长相适应,郴州市社会融资规模增长迅速,2016年,全市社会融资规模新增267.4亿元,约是2012年的1.91倍。与快速发展的经济相比,2016年,郴州社会融资总量与GDP之比约为12.2%,较2012年提高了3个百分点,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逐渐加大。

(二)从结构看,实体经济融资渠道日趋多元

郴州全辖共有19家小额贷款公司,各项贷款余额12.39亿元,约是2012年的1.7倍;保险公司各类赔款金额21.1亿元,约是2012年的5倍,服务经济社会发展的能力日渐增强。二是实体经济通过金融表外融资的规模增加。2016年,金融机构新增表外融资的规模占同期社会融资规模的比例约为11.5%,较2012年提高2.0个百分点。三是直接融资继续在配置资金中发挥作用。2016年,郴州市直接融资累计新增125.8亿元,比上年同期上升24.96%,占新增社会融资规模的47.04%,较2012年提高35.56%。

(三)从可持续性看,“三农”、中小微企业等薄弱领域支持力度明显提升

一是对“三农”领域继续加大支持力度。2016年末,郴州市涉农贷款余额同比增长17.15%,同比多增86.91亿元,金融支农水平进一步提升。二是金融进一步支持小微企业加快发展。2016年末,全市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同比增长59.33%,同比多增86.11亿元,余额占当年企业贷款余额的48.74%,小微企业发展的合理资金需求得到较好满足。中央关于涉农贷款和小微企业贷款“增速不低于全部贷款平均增速、增量不低于上年同期水平”的政策目标得到实现。

二、现有激励机制服务实体经济面临的矛盾和难点

近五年来,郴州金融业在资产总量、经营利润等方面稳步发展。但2016年末,郴州金融业产值占GDP比率仅为1.6%,而同期湖南省这一数值为4%,全市金融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依然较低,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和促进作用还有待提高。
(一)财政奖补、税收优惠政策执行还有待完善

目前,郴州各县区都已出台金融机构支持地方经济社会发展考核激励办法,也在积极贯彻落实中央、省内对农村金融的优惠税收、县域金融机构新增涉农贷款奖励政策,但由于考核缺乏差异性,缺乏政策贯彻落实情况的监督,政策支持效应呈现短期化特征。一是部分地区在运用地方性财政资金的杠杆时未充分考虑各金融机构的差异性,片面化实施“以存引贷”的考核激励,导致金融机构更注重短期行为,道德风险和逆向选择可能上升。二是在信贷规模受限的情况下,部分金融机构未能完全落实信贷倾斜政策,限制了实体经济受益的范围与力度。三是对农村金融的激励政策传导不足,由于面对的对象是广大农村,其范围相对分散,而且基层工作人员的素质良莠不齐,在执行政策时可能会发生误解、传达不到位等情况,影响到政策的实施效果。四是在信用体系建设方面,财政激励政策还比较单一,部分配套政策的尚未出台也制约了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发展成效。

(二)财政信用担保激励机制建设严重不足

尽管近年郴州市担保行业发展较快,但受逐利性的影响,大部分的担保公司没有把精力集中到为中小企业提供担保服务,仅有的一家国有全资和控投的担保公司———郴州市中小企业信用担保公司承担了政府履行服务中小企业发展的职能。相比省内同类型的担保机构,郴州市中小企业信用担保公司存在不小的差距:一是担保实力偏弱,目前,市担保公司注册资本1.31亿元,是湖南省规模最小的市级政府性融资担保机构。二是经营业务品种单一,公司业务目前只有融资担保一项,且收费较低,缺乏造血功能,导致公司目前经营困难,融资中介功能严重弱化。三是无政银保风险共担机制。担保公司为银行不敢贷、不愿贷的企业提供信用担保,经济利益由银行、社会共享,而风险后果却必须只由担保公司一家承受,自身实力与风险承受严重不对等。

(三)金融市场直接融资及民间融资发展相对滞后

一方面直接融资激励不足。无论是中小企业板和创业板市场融资还是发行集合票据等债务融资工具,对于小微企业来说门槛都仍然太高,往往难以企及;而且直接融资前期准备工作量大、程序复杂、周期较长、需要耗费大量的中介费用。在小微企业看来,直接融资远不如贷款来得直接高效,这也一定程度上抑制了直接融资的开展。另一方面民间融资服务实体经济的渠道不畅。郴州虽然成立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但因平台较小,对社会公众宣传不足,郴州富余的民间资金仍然极易在追逐高收益的过程中,偏离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方向,大量进入高风险、投机性的领域,以至于逐渐抽干实体经济尤其是小微企业发展赖以生存的民间金融资源。同时,随着互联网金融的快速发展,互联网金融依靠互联网技术的天然优势向小微企业提供了公平的融资平台、融资渠道和融资机会,满足了普通民众的投资需求。但我市还未建立互联网金融政策支持体系,也未出台利用互联网金融支持当地实体经济发展的指导意见,相关发展相对滞后。

三、进一步创新激励机制促进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政策建议

综上所述,近五年来,虽然郴州在贯彻执行国家、省内各项激励政策和出台多项激励机制促进金融支持实体经济方面取得明显进展,但与社会总体需求仍存一定差距,进一步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仍是未来较长时期的重点工作。郴州激励机制的创新应在深度把握国家金融体制改革方向上,配合湖南省实体经济转型升级的进程,协调发挥金融政策、财政政策和产业政策的协同作用,不断优化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水平和质量。

(一)差异化扩大财政奖补、税收优惠政策实施范围

建议进一步完善财政资金考核激励办法,扩大财政贴息、税收优惠政策覆盖面,对薄弱环节的信贷支持从“增量”向“扩面”转变。一是完善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考核评价制度,参照资金投向与效益,对金融机构给予差异性考核评价,一旦发现其金融行为与支持实体经济发展政策相偏离,则追究其责任并给予相应惩戒;二是借鉴部分地区科技、文化等轻资产型企业贷款贴息试点管理办法,在一定贷款额度内,对符合条件的企业按同期贷款基准利率利息金额的一定比例给予资金支持;三是是建议对中小金融机构和部门实行差别化的税费征收办法,通过税费优惠措施支持中小银行、村镇银行和涉农金融服务组织加快发展,并根据业务开展情况给予相应的税费减免。

(二)加快推进政策性信用担保体系建设

一方面加快设立政府性担保基金。基金不以盈利为目的,以政府财政出资为主,争取将中央、省级各类产业引导资金、奖补资金等纳入担保基金范围,主要为处于成长期的科技型、创新型、创业型、节能环保型、战略新兴型和“三农”等领域的中小微企业提供融资性担保与再担保服务。另一方面做大做强郴州市中小企业信用担保公司。一是增加资本注入,引进战略投资者。通过增资扩股方式引入社会投资者,将市担保公司转变为国有控股的民营参股模式,实现担保资本效益最大化。二是探索多元化经营,提升盈利能力。在做好担保主业的同时,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争取组建小贷、创投、典当等收益较高平台,将业务延伸到贷款、担保、保函、投资、小贷、集合票据等领域,提高盈利,分散风险。三是建立风险共担机制,降低担保风险。目前全国正在推广“安徽模式”,即市县担保机构、省担保集团、银行、地方政府按4:3:2:1的比例分担保险,建议郴州市积极探索由担保机构、银行、政府风险共担机制,实现利益共享风险共担。(三)探索建立互联网民间融资平台互联网金融作为富有活力和创造性的新兴业态,为小微企业融资提供了新渠道,郴州市应尽快建立互联网金融政策支持体系,实现互联网金融和小微企业发展的双赢。一是鼓励中小企业在互联网融资平台进行直接融资。积极向国内知名互联网融资平台推介郴州中小企业融资产品,同时地方财政对“四新”“三农”企业在互联网融资平台的融资进行费用补贴。二是利用“互联网+金融”推动信贷产品创新。坚持以中小企业为中心,采取政府引导,企业自愿入会的方式筹集互助资金,运用互助担保基金为中小企业利用互联网融资提供有效担保。三是积极探索建立地方性互联网融资平台。鼓励引导郴州市互联网金融平台的发展,推动各类金融机构对互联网金融的参与和对接,借助互联网融资平台,推进郴州市民生工程建设,实现中小企业金融脱媒。目前,上海、四川于去年开展了此项工作,例如四川省政协主管、省财政注资成立的四川省投资促进会,其搭建互联网金融平台“投促金融”,顺利完成简阳市“城区第二水厂建设项目”融资,上海市互联网金融平台陆金所完成“政企债务融资桂683号”融资.

作者:谭轶方 单位:中国人民银行临武县支行

阅读次数: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