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公务员期刊网 >> 论文范文 >> 财政税收论文 >> 税制论文 >> 正文

跨境电商新税制的宁波试点影响

摘要:宁波是国内首批跨境电商试点城市,也是“一带一路”重要战略支点城市,跨境电商新税制改革“四八新政”实施后,整个行业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进口量大幅度的下降。新税制的实施对跨境电商相关主体———消费者、跨境电商企业、保税区主体、传统进出口贸易企业等都产生了十分重要的影响。文章基于宁波近几年来跨境电商发展现状,剖析跨境电商新税制改革对宁波试点城市的主要影响并在此基础上提出对策建议,为新政重启之时宁波各方主体以及政府相关部门的应对提供决策参考。

关键词:跨境电子商务;“四八新政”;宁波;税制改革

近几年,跨境电子商务发展迅速。艾媒咨询《2016~2017中国跨境电商市场研究报告》中指出:2016年中国跨境电商交易规模达6.3万亿元。从2016年4月8日开始,我国开始实施跨境电商新税制,取消以往行邮税,改征“跨境电商综合税”。其后新政设置了一年的过渡期,随后过渡期又推迟至2017年年末。作为我国首批跨境电商试点城市宁波,跨境电商已逐渐成为其外贸转型的新动力和经济发展的新支点。新政实施之前,宁波相关电商企业将食品、保健品、奶粉、纸尿裤等大量商品通过拆包的行为规避行邮税,事实上无需承担行邮税。但新政实施后,综合税率达到11.9%,跨境电商各平台之间的竞争变得异常激烈。新税制改革是对宁波跨境电商市场的改革,也是一次经济转型发展的机遇和挑战。

一、宁波跨境电商发展现状

(一)发展规模和速度惊人

2015年宁波跨境电商试点业务进出口总额达81.4亿元(约12.5亿美元),比2014年增长22倍。2016年宁波跨境电子商务交易总额为270.14亿元人民币(约40.32亿美元),同比2015年增长2.4倍,占全市外贸进出口总额的比例从2015年的1%上升至2014年的4%,均居全国前列。另外宁波作为全国首批跨境电商试点城市,率先开展“进口集货”、“保税备货”、“一般进口”、“直邮进口”、“小包出口”等业务,先后建成宁波保税区、栎社保税物流中心、栎社机场物流园区、梅山保税港区等跨境电商进口基地,以及海曙跨境贸易电子商务产业园区、宁波电商城江北园区、余姚市电子商务产业园等跨境电商出口产业集聚区。2016年新增跨境电商进口备案企业253家,其中新增上线企业103家,年末全市跨境电商进口备案企业已达825家,其中上线企业295家与2015年年底的540家跨境电商备案企业相比已经增长了近53%。

(二)商品来源广,种类多,结构趋于优化

2015年宁波跨境电子商务进口消费数量占比前三的品类为:母婴用品占75.08%、食品占5.58%、洗护用品占4.77%。而截至2016年12月,宁波跨境贸易电子商务共有试点电商487家,购物消费者2393.49万人次,覆盖全国34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特别行政区,且已经实现跨境电商三种运行方式保税集货模式、保税备货模式、一般进口模式全覆盖,共计发货4177.28万单,实现备案商品138897余条,涉及988个HS编码。可见,宁波跨境电子商务销售商品种类丰富既包含尿不湿、奶粉、食品饮料等快销品,也包含奢侈品包、家用电器等商品,商品结构从以母婴产品为主导到轻奢品、电器类产品占比的明显上升,因此宁波跨境电商产品类型和结构在趋于优化。

(三)新政下的宁波跨境电商企业的挑战与机遇

跨境电商新税制实施之前,跨境电商企业进口的商品征收的是“行邮税”,免征标准是税费50元以下。新税制对跨境电商相关产品税种、税率、免税限额都进行了新的调整,导致大部分跨境电商的商品品类税率上浮,且正面清单也有了相应变化。跨境零售进口商品报税价格是在到岸价格(CIF)基础上,加入商家利润、入境后仓储、物流等费用,因此,对于企业而言,新税制施行后将造成税收成本猛涨,这无疑增加了企业的税收负担。在此过程中,宁波部分跨境电商企业也因不堪重负而纷纷倒闭或转型。但同时,也正是因为跨境电商新税制前的种种优惠环境和条件,使部分跨境电商企业在低税负前提下,迅速完成了业务形态、经营渠道、经营模式等的转变,从而确保跨境电商的快速崛起。因此,尽管新政的实施在初期对宁波跨境电商企业造成不小的冲击,但这同时也是对宁波跨境电商企业进一步思考如何利用新政来优化进出口商品结构从而实现自身转型升级的一次机遇。

二、跨境电商新旧税制的比较

自2016年4月8日实施跨境电商新税制后,纳税义务人、征收税目、税额、税率以及计税方法,个人交易额等均发生变化,新政的实施无疑增加了宁波跨境电商企业的税负,但新税制对旧税制的改革目的在于实现跨境电商进口贸易的规范化进而减少跨境贸易税款流失,压缩跨境电商的盈利空间使其与实体贸易公平竞争,同时整合整个电商市场,引领电商市场走向多元化,差异化的发展道路。

三、跨境电商新税制对宁波试点的影响

(一)消费者税负提高且部分消费能力受限

跨境电商“四八新政”实施后,跨境电商零售进口及居民海外购物消费的总体税负会呈上升趋势。新政政策将关税税率暂设为0%,进口环节增值税、消费税按应纳税额的70%征收,使母婴、食品、保健品类税负会有所增加。新政将单次交易限值由行邮税政策中的1000元提高至2000元,同时设置个人年度交易限值为20000元。据国家商务部统计,目前海外购物消费每单在2000元以下的境外零购情况占海淘总体的86.9%,月均海淘2000元以下(每年24000元)的情况占比61.7%,因此,绝大部分个体居民可享受零关税福利。显而易见的是新政所规定的额度有利于绝大多数跨境零购消费者,但对消费能力较高的消费者而言,其消费也受到一定程度的限制,对整个跨境电商业务规模的扩大也会形成制约作用。

(二)跨境电商企业利润空间被挤占

新税制实施之前,很多跨境电商平台都以种种“包邮、包税”的促销方式,吸引消费者提前囤货,力争在新一轮税收政策调整前抢占先机。而新税制出台后,从事化妆品、母婴等产品品类的跨境电商企业受到巨大冲击,亟待转型升级。跨境电商新税制的颁布,标志着跨境电商的诸多政策优惠时代的结束,企业现金流入将持续减少,若跨境电商若企业依然通过代购、国外零售店扫货等方式来储备货源,将因为成本过高而难以生存。在这种情况下,跨境电子商务企业整体利润空间会进一步被挤占。

(三)保税区订单量减少

由于受到正面清单政策的影响,新政的要求使宁波保税区内不少货物无法存储,大量库存只能被迫转移到境外。此外,因为受到通关单的限制,新政前期跨境电商企业大量货物被迫积压在机场无法入境。据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统计,新政实施一个月,宁波保税区进口单量比新政前下降62%,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是有较大比例的产品采用了模糊标注;二而是部分电商企业面对新政的压力,不愿通过保税区报关,而改从海外仓直邮方式走货。

(四)传统贸易企业放缓试水跨境电商

跨境电商企业高速发展的倒逼传统贸易企业想办法进行转型升级,转头尝试跨境电商平台业务。然而因为相关的制度和对应的政策没有及时跟上跨境电商“疯狂式”发展的步伐,导致现有跨境电商的发展乱序,进而产生负面影响,尤其是对传统进出口贸易的可持续发展带来挑战。新政出台后,传统贸易行业暂时松了一口气。然而新政出台不到2个月叫停以及一年过渡期到再度延长过渡期,使得原本打算与传统贸易结合从而获利的传统贸易企业,不得不放缓试水跨境电商的步伐,对未来是否参与跨境电商采取观望态度。

四、应对跨境电商新税制的对策建议

(一)消费者需全力支持政府出台新税制政策

对于消费者来说,新政压力下应注意熟悉政策规定各项内容且需关注整一年内的累计消费额,从而合理制定跨境零购计划,做到理性消费。对政府出台的新税制应持信任支持的态度,相信政策的出台将逐步改善现有的跨境购物存在的不足之处,并且未来能出台更多的维护消费者的知情权的政策,整顿跨境电商行业,打击贩卖假货的企业,营造严谨的法律环境,保持跨境电商企业良性竞争,来更好地维护消费者权益,提升消费者的购物体验。

(二)跨境电商企业需提高自身核心竞争力

据实地调查显示,新税制加剧了B2C跨境电商企业采购成本竞争。因此对B2C跨境电商企业来说,根本之道在于提升自身核心竞争力。宁波大多中小型B2C跨境电商企对成本有着高度敏感性,税务成本或采购成本的突然上升将会带来破产的风险。一方面,B2C跨境电商企业要积极应对新税制的税负影响,尽最大可能降低自身的税负,在临界值范围内采取少量多次的税收筹划举措,尽量开展符合低税率和免税要求的零售活动,从而降低自身税负;另一方面,打造与自身业务相协调的供应链最大程度地满足消费者多元化、层次化和碎片化的消费需求,跨境电商企业需要根据电商平台在宁波保税仓库实际的操作经验和不同电商客户的需求,量身为其采购硬件设施以及完善分拣系统、库管系统等各项软件设施并制定具体规划方案。其次,宁波跨境电商企业必须抓紧时机,加快对电商人才的培养。在这一年的转型期中,不断完善电商人才挖掘和培训体系,提高企业自身的电商服务水平;此外宁波B2C跨境电商企业应从横向和纵向两个方向去拓展和延伸自身供应链、通过合资,并购等方式扩大自身规模及提升业务影响力,同时提高进口零售品的质量与售后服务水平,以缩小与天猫、京东等优秀B2C电商企业之间的差距,提高自身的核心竞争优势;最后,宁波跨境电商企业应该把信誉和质量放在首位。通过整合供应商、物流和结算等资源以提升客户体验度,通过进口消费品差异化战略来获取更多的市场份额,确保自身经济利益。

(三)保税区需打造全国跨境电商示范区

宁波保税区是宁波跨境电商发展的先行区与示范区,需要充分利用优越的跨境电商仓库地理位置,结合港区境内关外的特殊环境,与跨境电商企业紧密合作,在跨境电商发展过程中发挥典型模范作用。首先,保税区需向海关、商检提交监管方案,寻求国家监管部门的系统支持,利用类似平行进口的监管体系,而非传统的一般贸易道路。保税区可以通过简化手续、降低门槛和发挥电商应有的价值等具体措施,处理好跨境电商与一般贸易之间的业务关系;其次,保税区要加强渠道优化系统能力建设,提高清关效能和对灰关的打击力度。同时,进行成本结构的优化,提升跨境电商企业的运营效率,由新税改带来的税收成本上升在这之后相信是可以完全吸收的;最后,保税区需整合信息资源,增强宁波跨境电商企业的集聚效应,打造跨境电商平台运营,物流配送和售后服务的一条龙服务。

(四)传统行业贸易提升供应链资源和快速反应的销售能力

一部分供应链资源和销售能力存在不足的传统贸易企业,需要注重提升其供应链资源收集及提高快速反应的销售能力,减少新税制下跨境电商对其经营份额的取代,为未来全球贸易中传统行业贸易争取一席之地。针对国际供应链能力和国际贸易能力较强的企业,引导其灵活选择跨境、直邮和一般贸易的复合形式。新税制的出台说明政府对于跨境电商的重视度正在逐渐上升,为了确保销售份额不会由此下降,传统企业应该加大科研投入,提高自主创新能力;加强对自主品牌的保护;建立自主品牌战略体系,提高其附加值。

参考文献:

[1]张帆,王建伟.河南自贸区跨境电子商务的改革试点措施[J].农村经济与科技,2016(27).

[2]郁伟年.推动宁波保税区跨境电商产业创新发展[J].宁波经济(三江论坛),2016(03).

[3]李金龙.新税制对跨境电子商务未来发展的影响———以“中国电商百佳县”义乌为例[J].中国流通经济,2016(30).

[4]刘伊莎.B2C跨境电商税制改革的影响及应对策略[J].财会月刊,2016(25).

[5]姚迪,丁文娜.跨境税制改革对电商的影响与应对策略探究[J].经营管理者,2017(12).

[6]李芳,杨丽华.关于促进宁波跨境电商发展的几点思考[J].特区经济,2016(09).

[7]赵萍.跨境电商新政当何去何从[J].决策,2016(08).

作者:干秋燕 许燕 王云飞 单位:宁波工程学院

阅读次数: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