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公务员期刊网 >> 论文范文 >> 医学论文 >> 急诊医学论文 >> 正文

急诊危重院内转运便携式呼吸机应用

〔摘要〕目的探讨便携式呼吸机在急诊危重患者院内转运中的应用效果。方法选取2018年12月至2019年12月北大医疗海洋石油医院急诊收治的52例危重患者作为研究对象,根据院内转运中采用的呼吸支持手段不同分为对照组和观察组,各26例。对照组在转运过程中使用简易呼吸器,观察组在转运过程中使用便携式呼吸机,比较两组的转运效果。结果两组转运前的血氧饱和度、心率和呼吸频率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对照组转运前、中、后的血氧饱和度、心率和呼吸频率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转运前、中、后的血氧饱和度、心率和呼吸频率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转运中、后的血氧饱和度高于对照组,心率和呼吸频率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转运时间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对转运科室的满意度评分高于对照组,护理纠纷事件发生率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相较于简易呼吸器,将便携式呼吸机应用于急诊危重患者转运过程中有利于稳定其生命体征,保障转运安全,减少护理纠纷事件的发生,临床应用价值显著。

〔关键词〕急诊;危重;院内转运;便携式呼吸机;简易呼吸器

院内转运是急诊救治的延续,在挽救患者生命的过程中起着重要的作用[1]。由于其程序较为烦琐,尤其是针对急诊危重患者,在转运的过程中更需建立科学合理的急救体系,才能最大限度地为患者赢取救治时间,减少意外的发生;而对于呼吸衰竭危重患者的院内转运,则需通过建立人工气道及予以机械通气治疗等方式使患者在转运过程中保障呼吸道通畅,且应结合患者的实际情况,制定行之有效的护理方案,保障转运的顺利进行[2]。基于此,本研究探讨便携式呼吸机在急诊危重患者院内转运中的应用效果,现报道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

选取2018年12月至2019年12月我院急诊收治的52例危重患者作为研究对象,根据院内转运中采用的呼吸支持手段不同分为对照组和观察组,各26例。对照组男15例,女11例;年龄37~72岁,平均(57.41±3.52)岁;心脑血管疾病9例,心搏骤停8例,颅内出血5例,呼吸系统疾病4例。观察组男14例,女12例;年龄38~71岁,平均(57.28±3.64)岁;心脑血管疾病10例,心搏骤停8例,颅内出血5例,呼吸系统疾病3例。两组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本研究已经医院医学伦理委员会的审批。

1.2方法

对照组在转运过程中使用简易呼吸器:设备选用斯美特医疗器械有限公司生产的SMT-I-B型简易呼吸器,在患者转运期间给予其氧气支持,先将人工气囊连接在气管套管处,调整呼吸频率为16~20次/min,氧气流量为1~6L/min,按压次数为20次/min,同时严密监测转运期间其呼吸情况和生命体征的变化。观察组在转运过程中使用便携式呼吸机:设备选用南京晨伟医疗设备有限公司生产的CWH-2020型便捷式呼吸机,在患者转运期间给予其氧气支持,首先协助患者取仰卧位,垫高肩部,确保气管和下颌角之间呈90°,维持气管的畅通;随后给予气管插管,在吸出肺部和气管内的痰液后妥善固定导管,观察患者的呼气压和吸气压,调整呼吸频率为20次/min,氧气流量为5L/min;同时向其呼吸气管内滴入3ml复方氯化钠注射液(安徽双鹤药业有限公司,国药准字H34020046,规格:500ml/瓶),预防感染。

1.3观察指标

(1)分别于患者转运前、中、后记录血氧饱和度、心率和呼吸频率,并进行组间比较。(2)比较两组的转运时间和转运质量,其中转运时间为自医师下达转运医嘱时开始计时直至将患者送达转运科室为止[3];转运质量包括对转运科室的满意度(分值0~100分,分值越高表示满意度越好[4])及护理纠纷事件发生率。

1.4统计学处理

采用SPSS21.0统计软件进行数据分析。计量资料以x±s表示,多样本间比较采用F检验,两样本间比较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率表示,采用χ2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两组血氧饱和度、心率和呼吸频率比较

两组转运前的血氧饱和度、心率和呼吸频率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对照组转运前、中、后的血氧饱和度、心率和呼吸频率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转运前、中、后的血氧饱和度、心率和呼吸频率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转运中、后的血氧饱和度高于对照组,心率和呼吸频率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2.2两组转运时间、对转运科室的满意度及护理纠纷事件发生情况比较

两组转运时间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对转运科室的满意度评分高于对照组,护理纠纷事件发生率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3讨论

在急诊危重患者的院内转运过程中,简易呼吸器是最常见的呼吸支持设备,但其完全由人工进行操作,在控制挤压频率和幅度方面存在较多的不确定性,加之操作者临床经验的差异,容易造成患者通气氧浓度和潮气量的不稳定,影响血流动力学,导致患者转运过程中的生命体征不稳定[5]。此外,进行转运的危重患者需在移动的状态下给予呼吸支持,影响了气管插管的稳定性,增加了患者的转运风险[6]。相较于简易呼吸器,便携式呼吸机不仅操作简单,还可以清楚地展示患者的通气模式及各项呼吸参数等,具备较为完善的参数设定系统和报警监测系统,可以有效维持恒定的呼吸节律和潮气量[7]。本研究结果显示,对照组转运前、中、后的血氧饱和度、心率和呼吸频率比较差异显著;观察组转运前、中、后的血氧饱和度、心率和呼吸频率比较无显著差异;观察组转运中、后的血氧饱和度高于对照组,心率和呼吸频率低于对照组;观察组对转运科室的满意度评分高于对照组,护理纠纷事件发生率低于对照组;表明便携式呼吸机在转运过程中保障患者生命体征稳定方面的效果更佳,且可减少护理纠纷事件的发生。其原因在于,便携式呼吸机可以在设定各项呼吸参数后直接使用,无须人工操作,从而确保患者行径协调一致,维持恒定的呼吸节律和潮气量,且其具备多项报警功能,有利于确保医护人员将更多的精力放在患者病情观察和转运途径的安全性方面,并能够及时识别患者病情的变化,采取有效的干预措施,保障患者的转运安全[8]。综上所述,相较于简易呼吸器,将便携式呼吸机应用于急诊危重患者转运过程中有利于稳定其生命体征,保障转运安全,减少护理纠纷事件的发生,临床应用价值显著。

[参考文献]

[1]朱亚丽,徐琴,孙岚,等.便携式呼吸机在危重患者院内安全转运中的应用[J].蚌埠医学院学报,2016,41(1):120-122.

[2]方莉萍,钟洁.便携式呼吸机在急诊危重患者院内转运护理中的应用[J].医疗装备,2019,32(19):181-182.

[3]郑传明,王振杰,窦贺贺,等.便携式呼吸机在转运急危重患者的应用效果分析[J].中国医学装备,2018,15(12):158-160.

[4]王艳.便携式呼吸机在急诊危重患者安全转运照护中的应用[J].中国医疗器械信息,2018,24(24):128-129.

[5]黎晓萍,黄子波,陈玉叶.便携式呼吸机在危重症患者转运中的应用[J].齐鲁护理杂志,2020,26(17):122-124.

[6]金立贝,赵发桐,潘宝权,等.78例危重患者呼吸机长途转运的分析[J].中国急救复苏与灾害医学杂志,2018,13(9):922-923.

[7]宋洪亮.多功能便携式呼吸机在危重患者院前院内急救中的应用[J].中国医疗器械信息,2018,24(17):121-122.

[8]邓明勇.多功能便携式呼吸机在危重患者院前院内急救中的应用探讨[J].临床医学研究与实践,2016,1(21):153-154.

作者:杜丽凤 单位:北大医疗海洋石油医院

阅读次数: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