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期刊网 论文中心 正文

休闲服饰论文:休闲服饰的文化内涵研讨

休闲服饰论文:休闲服饰的文化内涵研讨

本文作者:吴巍 单位:北京西城经济科技大学

休闲服饰的“流行色”,讲究的是一种“情调式的色调”,通过不同的色相、色度来表现服饰的情感,其实是人的情感。例如高调,则色彩明亮、热烈而欢快;低调,则色彩浅淡、灰暗而沉静。并且,休闲装可以在每个特设的“色调”中,实现多彩的组合,这也是为满足运动、艺术活动、学习等不同的休闲需要。休闲装的材料,以满足人的衣着感觉,即最大限度的舒适、自然为首选。因此,许多松结构的梭织物、柔软的针织物等纯天然材料,以及能够表现大自然特征,轻松飘逸,具有良好的悬垂感,不规则起皱、起毛的化纤织物,都在休闲装中充当了非常重要的材料角色。配饰与服装在风格、设计语言、材质以及色彩运用等诸方面是否达到和谐统一,直接影响着服饰的整体效果。休闲配饰包括休闲鞋、便帽、手带,以及耳环、吊坠、戒指、胸针、时装表等饰品,在与休闲服的搭配中,注重个性,体现自然风格,追求洒脱而决非矫饰。在随意与和谐中,构成了整体的休闲效应。

休闲服饰的文化内涵

“画眉深浅入时无”,服饰是流行浪潮的尖谷,又从来都是文化形态和审美形态的反映和诠释。当下的休闲服饰正以款型、色泽、材质等组成的叙事链,通过开放并富有动感的服饰语言,精心编码了21世纪的时尚信息,也表达了时尚背后现代文化的审美某些特征。

(一)休闲服饰代表了闲适的人生境界

21世纪是一个喧嚣的世纪,人们在工业化和城市化的浪潮里,经历着超负荷、快节奏的生活颠沛和熬煎,这是一种现代式的沉重。人们通过服饰语言也直白地表露出这种沉重。曾几何时,色调单暗、款式齐整统一的西装,作为男装的范式,风行全球。健全的人性是自足的个性。从沉重中获得解脱,或者在沉重的间歇尽可能地体验到愉悦和自足,这是属于现代的人生理想,也是闲适人生面对的社会文化背景。因此,杜马泽德认为,现代生活的特征是闲暇时间及其重要性的增加。他进一步定义了“闲暇”的概念,“所谓闲暇,就是当人们从工作岗位、家庭、社会所赋予的义务中解放出来的时候,为了休息,为了散心,或者为了培养并无利害关系的知识和能力,自发地投身社会,发挥自由的创造力而完全随意进行的活动的总体”。①我们看到现代生活为抗拒紧张单调和还原自我而作出的种种努力。人们不再囿于家庭到单位两点一线的生活模式,奉行工作和闲适并存,进而相互调剂的人生态度。这种社会文化背景,终于汇就了休闲服饰发达的时尚潮流。休闲服饰突破了传统的设计范式和格套,象征着人们从秩序围城的出逃。比如,当下一种盛行的休闲服饰选择和审美的TPO原则,要求在不同时间(Time)、地点(Place)和场合(Occasion)应有不同的服饰搭配,于是系列的上班服、上班鞋、购物装、娱乐装等,围绕着多彩的现代生活,进行着轻松的服饰分类。而运动、健身服饰融于休闲领域,更为直接地表达着现代人拓展生活空间的理想。总之,休闲服饰像是一道自由的溪流,从严密的控制、单调的秩序和灰色的氛围中奔涌而出,正契合着现代生活走向自由闲适的步履。

(二)休闲服饰装点平民人生

服饰曾是人们地位和等级的象征和标识。人们是这样赞美着宫廷的晚礼服:“柔柔褐色,丝丝绒织,映在绵绵金色中,一派雍容。”把晚礼服喻为点燃暗夜灯火的人们,领略到的是扑面而来的贵族气息。贵族化的服饰重在华贵而美丽,美丽而冷艳中,表现的却是服饰对大众人生的疏远。直到20世纪初,人们仍然对贵族气派的崇高和超凡脱俗分外衷情。表现在服饰文化中,各种设计理念广泛地借用理想主义和古典主义的抒情气质,将服饰制作得格外超脱而端庄。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美丽和富足毕竟要走出圈定的地界。于是,20世纪中叶兴起了“回归人间”的涛声,人们在抗拒崇高的同时,体会到了平民人生那种无限的真实和轻松。平民人生并不等于理想主义的危机以及向世俗化的堕落,而在于让人们走出虚拟的象牙塔,去体味平淡中的从容和自足,这是一种真实的美丽。我们看到休闲服饰为适应这种人生境界,最为直接地向高贵般的冷艳挑战,转向灿烂的平民生活。于是,休闲服饰悄然地弥补着阶层裂痕——千姿百态的运动装,既装饰总统也适合平民;仿真首饰的流行使奢华首饰不再是地位和阶层的象征,日益成为一种大众生活的兴致。于是,街上流行的休闲装不断地变换着款型和色彩,呈现给人们的是一个令人愉快的大杂烩。这里充满了鲜花、条纹和方格,茄克衫、牛仔装仍是不变的主题,再加上T恤、罩衫以及坎肩等组成的跳动音符,处处充满多彩的生活情调。

(三)休闲服饰蕴含着都市情怀

早在19世纪中叶,德国的包豪斯主义(Bauhaus)设计思潮②就揭示了服饰流行的三个基本条件:一是人口密集;二是信息快捷、交通便利;三是经济繁荣、文化发达。这股产业设计潮流以“街上的人们”为商业对象,引导着服饰向都市群落靠拢。当这股设计暗流逐渐为20世纪中叶兴起的生活设计大潮淹没的时候,服饰对都市文化的展示和观照不但没有改变,反而更加强烈和深刻。事实上,这不是设计者对都市的神往和偏袒。流行服饰是社会的晴雨表,时尚在有意无意中泄露了这个时代的秘密。当社会不断走向平稳、走向经济、走向繁荣,背起行囊走进城市,就是这个时代的人生主题。都市人生本身就是光怪陆离的现代情感世界。这个世界不仅仅带给人们无处不在的现代文明,城市人在沐浴现代化的阳光里,又日渐沉重地背上了匆忙、疏远、物化的包袱。生活在都市,有无以言状的城市孤独,有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有告别家园的流浪感,有往日重现的怀旧温情……总之,这是一个丰富而独特的情感世界。我们应该承认,休闲服饰尤其能够体现都市文化的经典,因为休闲服饰是一种更快速、更便捷、更随时的抒情载体。我们看到,休闲服饰为了体验都市人复杂的情怀,并非简单地流于随意化,反而尽量于随意中装点一些神奇和美丽,而成为一种抒情的方式:有时是领上的一束白花;有时是减少几粒纽扣;有时是针对不同时令的季节感受;有时是短装长裙的强烈反差……似乎是不经意的改造,却倍显温情。为每一个人抒情,这是休闲服饰的另一种理想。人们可以通过服饰,不断变更自己的都市形象,契合波动的情绪,以此来化解越来越深的冷漠和异化。比如,“城市牛仔”系列的仔裤、T恤,简单宽松的风雨衣,刻意设计出流浪的装束,象征着都市的人们一直走在漂泊的里程。女装裤化是休闲服广泛采用的手法,而裤式的变化为抒放自我提供了更多的空间:背带装裤具有清纯的魅力,充满青春气息;男式吊带裤显示出典雅的绅士派头;花卉的图案的长裙裤富于浪漫主义的端庄;白卡其的短裙裤一派学生气;横贡缎的热裤凸现现代派的奔放……总之,休闲服饰就拖着这些潜在的心灵景物,一天天地在城市上空飞翔,一年又一年在城市的街头流行,这是休闲服饰的深刻,也是人文精神的深刻。

休闲服饰设计新追求

设计作为时尚的先导,从来都肩负着文化和教育使命。以下是对休闲服饰设计理念的几点思考:

(一)体现人本主义追求

休闲最看重的是“人本”精神,即“以人为本”,一切为了使人的身心放松,以人的舒适为度。因此,休闲服饰的设计,应首先体现对人的关怀。另外,休闲服饰极具个性化,突出个性化是休闲服饰必不可少的设计要素。这就要求在设计中尽量满足不同的审美需求,尽可能多地适应个性的张扬。所以,休闲服饰的衣着搭配,无论上与下,内与外,以及色彩搭配,均以随意和谐为最高境界,并且没有特别的规则,着意留出一定的创造和再创造空间,使穿着者在点与格、格与条、大与小花型、不同色彩、不同纹样的搭配中,寻找着适合自己的服饰语言。这正是休闲服饰以人为本的魅力所在。

(二)体现人与自然的融合

休闲服饰摒弃矫柔造作,讲求从大自然中撷取美质,体现人与自然的融合。首先,来自自然界中色彩的启迪。大自然美丽动人、奇异惊人的色彩是最为直接触动休闲服饰设计灵感的因素。水果色、海滨色、晚霞色、原野色、南极色等自然色彩,往往会牵动设计者的情思,充分地表现天人合一的境界,使休闲服饰更好地传达人与自然的亲和。其次,自然纹样在休闲服饰设计中的运用。宇宙间的万物都内含着不同的图案形式。浮游的云彩,起伏的山脉,流动的河水,飞禽走兽的姿态以及日、月、星辰的变幻,无一不展示着自然美的形态和广阔的纹样世界。蝶翼、鸟羽、珊瑚、贝壳、木纹、石纹以及显微镜下的细胞组织,到处都有自然的肌理美存在。自然肌理具有朦胧美与抽象美,它没有明确的外轮廓线与内分割线,它可以因小见大具有无限的外延和内涵。这些表象正是符合休闲服饰自由随意的个性。因此,有意识地将自然肌理纹样运用到休闲服饰设计中,将使服饰呈现出自然、丰富、生动、别具一格的特色,充分地体现出人们对于自然纹样的情有独钟。再次,自然材质在休闲饰品中的广泛运用。琥珀、玳瑁、贝壳、珊瑚石、松石、琉璃珠、动物角骨等,始终是休闲饰品的主要用料,或用作装饰的主要材料。苹果、香蕉、草莓等造型元素直接用作配饰品,也将自然材质、造型、色彩表达得淋漓尽致,从而达到了休闲饰品与休闲装的和谐统一。

(三)体现民族元素

每一种民族文化都包含丰富的素材元素,传统的民族文化一直影响着时装设计师。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中国传统文化的复兴已成为一种认同、一种潮流、一种趋势。一直认为“中国给我无穷设计灵感”的意大利时装大师乔治•阿玛尼(GiorgioArmani),钟情于中国文化与法国20世纪30年代流行元素的结合,他的作品较多地出现了侧襟、盘扣、立领、中国结、流苏等中国古典风尚,中国的工笔水墨画也大量出现于其服装上,呈现了一款又一款的东方神韵。再以北京奥运会志愿者服装设计为例,祥云纹样成为彰显“中国式奥运”的文化符号,也被广泛认同。这些都提示人们:传统文化精髓完全可以通过现代服饰设计语言传达和被接纳。服饰艺术同属于民族文化软实力范畴,服饰是包容的符号,是世界城市的元素,更是民族文化的代言,在注重“保护全人类文化”的当下,中国应当以自己悠久灿烂的文化品质奠定服饰风尚引领地位。

总之,休闲服饰在主流意识形态之外建立了自己的文化规范,于不经意中唤起人们对美的信念——这是服饰迎合社会风尚而又引导风尚的价值所在,也是服饰文化的功利性所在。休闲服饰因时代呼唤脱颖而出,今天又必将自觉地进行着文化和审美建设,以进一步走向繁荣。

相关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