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期刊网 论文中心 正文

新媒体时代潮剧网络传播现状研究

新媒体时代潮剧网络传播现状研究

【摘要】在新媒体时代,新的传播媒介和多元文化对潮剧的传承发展带来一定的冲击,但网络传播依然是潮剧传播的最佳选择。文章基于当前潮剧网络传播现状,提出促进潮剧与网络媒介深度融合、拓展潮剧兼容性以及培养受众对潮剧文化的认同感等对策,旨在促进新媒体时代潮剧的传承与发展。

【关键词】潮剧;网络传播;现状;对策

潮剧是我国最古老的地方戏曲之一,既具有中华民族传统戏曲文化特点,又具有潮汕地方文化特色,被誉为“南国鲜花”,并于2006年被列入第一批部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潮剧起源于潮汕地区,但花开五洲,是联系海内外潮人的文化纽带。潮剧的传承与发展离不开传播,但是,随着新型传播媒介与新兴文化的崛起,潮剧的传播受到了一定的冲击,甚至面临被边缘化的危机。新媒体时代如何充分利用网络优势传承和发展潮剧等传统戏曲艺术,已成为我国传统民族文化保护的重要议题之一。2015年7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支持戏曲传承发展的若干政策》中提出:“发挥互联网在戏曲传承发展中的重要作用,鼓励通过新媒体普及和宣传戏曲”。在当前媒介环境中,潮剧网络传播虽然遇到了困境,但网络传播依然是潮剧传承和发展的最佳选择。因此,理顺网络传播媒体和潮剧传播之间存在的关系,利用网络传播媒体优势,拓展潮剧网络受众面,为潮剧传播提供新的思路,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

一、潮剧网络传播研究现状

在中国知网,分别以“戏曲传播+互联网”“戏曲传播+网络”为关键词进行搜索,得到相关研究文献共81篇,研究跨度为2004年至2021年。其中,王廷信(2004)提出戏曲只有与网络传播媒介相结合,才能得到更好的发展。杨燕、韩珅、周斌(2008)认为戏曲网站是互联网传播戏曲的重要形式,其意义在于普及戏曲审美文化。胡颖、刘荃(2016)认为要借助互联网平台使得戏曲文化被更多的人关注和认可,从而更有效地传承戏曲文化。陈一凡(2017)通过分析戏曲网络传播的现状,指出在当前传播环境中戏曲网络传播现状并不乐观,但网络依然是当前媒介环境中戏曲传承与发展的最佳选择。戏曲作为我国传统艺术的代表,一直备受学者们的关注与研究。然而,潮剧作为我国历史悠久的地方戏曲,其网络传播相关研究却非常匮乏。在以上81条搜索结果中,再以“潮剧”为关键词进行二次搜索,搜索结果竟然为0。新媒体时代,人们的生活与网络密不可分,网络传播给潮剧传播带来了新的机遇。因此,在新媒体时代,潮剧要充分利用新传播媒介优势,创新传播方式,开拓潮剧传承与发展的新局面。

二、新媒体时代潮剧网络传播现状

新媒体时代潮剧传播网络平台主要有门户网站、视频平台、论坛、微博、微信公众号以及手机app等。为了更好、更具体地展示新媒体时代潮剧网络传播的现状,笔者将潮剧在中国戏曲网、广东潮剧院官网、哔哩哔哩视频网站和百度贴吧—潮剧吧四个网络平台的传播情况作为潮剧网络传播分析对象。

(一)中国戏曲网

2006年创办的中国戏曲网是目前中国戏曲种类最多、戏曲信息最全面的戏曲官网。该网站设有潮剧专栏,并设有潮剧知识、潮剧历史、潮剧艺术特色、潮剧名家大师、潮剧经典曲目、潮剧人物化妆、潮剧伴奏乐器、潮剧当红新秀8个子栏目。每个子栏目的内容数量如表1所示。

(二)广东潮剧院官网

广东潮剧院成立于1958年,是潮剧艺术代表性院团,曾四次到北京演出,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近百次组织剧团赴东南亚、欧美、港澳台地区等地演出,在东南亚及港澳台地区具有较大影响力。广东潮剧网为广东潮剧院主办的潮剧官方网站,共开发了剧院概况、院团动态、周五有戏、传承保护、名家新秀、剧目荟萃、声色艺、交流传播、双进活动、潮剧大观等10个栏目。除了剧院概况以外,其他栏目的内容数量如表2所示。中国戏曲网潮剧专栏和广东潮剧院官网主要通过图片+文字展示潮剧文化的博大精深,对潮剧文化知识的普及和推广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但网站的建设也存在不足之处:1.网络平台资源更新不及时,内容比较陈旧。以广东潮剧院中的“交流传播”栏目为例,该栏目最近的一条内容更新时间为2019年11月。网络平台仅仅成了潮剧资源的“储藏室”,[1]这样的网络传播不利于潮剧文化的普及与推广。2.资源展示方式过于单一。网络平台潮剧资源基本采用文本资料+图片的形式展现。音频、视频等现代传播方式有所欠缺,新颖性不足,对网络受众的吸引性不够,难以有效地促进新媒体时代的潮剧传播。3.信息传播偏于单向,与受众互动较少。两大网站虽然提供潮剧资源下载、点播服务,但并没有开通受众意见反馈渠道,无法收集受众对于潮剧网络资源的使用和评价情况。这既不利于网站与网友之间的互动,也限制了网友之间的交流。

(三)哔哩哔哩视频网站(B站)

哔哩哔哩(bilibili)简称B站,创建于2009年6月,是以动漫为主导的弹幕视频网站,是目前中国年轻人高度聚集的视频平台和文化社区。据统计,该网站活跃用户超过1亿,用户平均年龄为21岁,其中17岁以下的青少年占了50%。[2]他们热衷于动漫、漫画、网络游戏等二次元文化及作品,并依据各自的兴趣爱好组建不同的文化社区。据统计,该视频网站有近百万活跃UP主(uploader,上传者),这些UP主每天都通过投稿更新社区话题。由此可知,B站是一个青少年聚集的网站,而且活跃度高。在B站以“潮剧”为关键词进行搜索,可得到视频量1000条、用户量22、专栏数11。(搜索时间为2022年6月1日)笔者搜索到的潮剧视频量相对于B站总视频量而言,微乎其微,从而表明潮剧等戏曲在B站并没有引起年轻人的注意,处于被边缘化的文化区域。利用B站综合排序功能对搜索到的1000条视频进行分析,点击量超过1万的视频60条,占视频总量6%。B站中潮剧视频点击率低,年轻人的观赏意愿不高。这说明B站现存的潮剧视频得不到年轻受众的认可。究其原因,一是视频质量不高,画面清晰度不高,对年轻受众吸引度不足;二是视频内容陈旧、创新度低,与年轻受众的观赏需求不符。

(四)百度贴吧—潮剧吧

潮剧吧是爱好潮剧的网友创立的民间论坛网站。截至2022年6月1日,潮剧吧的关注数为2757,贴子数26130,梨园票友数2741,最早一条帖子发表于2010年2月9日。潮剧吧的内容基本都是求潮剧资源和分享潮剧音频、视频,有少数是关于潮剧名家、潮剧节、看词猜戏、看图猜戏的内容。帖子的呈现方式有文字、图片、音频和视频等。由此可见,潮剧吧是潮剧爱好者分享和求取潮剧相关资源的重要网络平台。分析跟帖情况可知,贴吧中寻求潮剧资源的跟帖比例较大,而分享潮剧资源的跟帖比例较少。说明贴吧中的网友之间交流互动不足,导致贴吧活跃度不够,社会影响力有限。笔者发现,看图猜戏和看词猜戏的跟帖数量较大,看图猜戏2014年1月发帖,跟帖数为540条,看词猜戏2014年3月发帖,跟帖数是267条。可见,如果发帖主题能够吸引网友的兴趣,则有助于促进网友之间的交流互动。另外,笔者发现,很多网友仅仅是为长辈寻求潮剧资源,他们并非对潮剧文化感兴趣、有需求的受众。从以上潮剧网络传播现状可知,目前无论是潮剧官网管理者,还是潮剧爱好者都在尽力建设、完善、丰富潮剧网络资源,这不仅方便了潮剧爱好者的使用,也对潮剧的网络传播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但是,目前潮剧网络传播的现状并不理想,潮剧并未得到大多数网络受众的认可,也并未引起他们的关注与兴趣。导致潮剧网络传播现状不理想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除了网络平台上潮剧呈现的内容时效性不足、传播方式新颖性不够以外,新媒体时代多元文化、传播媒介给潮剧传播带来的负面影响也不容忽视。

三、新媒体时代潮剧网络传播困境

(一)网络多元文化对潮剧地位的挑战

新媒体时代,新文化元素层出不穷,导致受众更喜欢新鲜事物。外来文化、新兴娱乐方式给受众带来了新鲜感,引发了受众的好奇心,从而转移了受众对潮剧等传统戏曲文化的注意力,忽略了潮剧等传统戏曲文化的娱乐功能。除此之外,潮剧是一种戏曲文化,具有鲜明的“在场性”特点,其艺术价值必须通过舞台展演、通过演员与观众的互动才能得到充分展现。然而,通过网络模式观赏潮剧,演员与观众身处两个不同的空间,两者之间无法进行互动,导致潮剧的“在场性”缺失,严重影响了潮剧艺术文化底蕴的呈现。

(二)网络传播特性对潮剧形态的挑战

新媒体时代,大众的生活节奏快,喜欢具有新鲜感和冲击力的信息,从而形成了快餐式、碎片式的文化主流。然而,潮剧是一种戏曲艺术,形成于生活节奏缓慢的时代,无论唱词、唱腔,还是表演形式都具有“长、慢”的特点,与网络时代“短、快”的信息传播模式不符,与当前网络受众的兴趣、需求不符。因此,难以吸引受众的注意和关注。

四、新媒体时代潮剧网络传播对策

新媒体时代,潮剧国内网络传播研究的关键在于:一是如何稳住现有的潮剧戏迷,二是如何发展、培养潜在的潮剧爱好者。[5]要充分利用网络传播的优势传承、发展潮剧,培养广大受众对潮剧文化的兴趣爱好,从而传承中华传统戏曲文化。

(一)促进潮剧与网络媒介的深度融合

潮剧是有着悠久历史的地方戏曲,然而,随着时间推移,受众生活节奏加快、新兴娱乐方式层出不穷,其生存空间逐渐消失,使得潮剧逐渐淡出受众视野。许多历史悠久的潮剧剧目、表演艺术都处于濒临失传的境地。因此,针对目前潮剧发展的状况,首先应该利用网络技术将潮剧完整地保存下来。网络虚拟空间最大的优点就是具有海量的存储空间、方便快捷的搜索和信息共享功能。所以,广东潮剧院等相关部门应积极响应国务院2015年提出的《关于支持戏曲传承发展的若干政策》,建立潮剧多媒体数据库和信息共享交流平台,开展潮剧普查工作,抢救濒危潮剧剧目,对现存资料少的优秀剧目、传统表演形式等进行抢救修复,重新排演并录制视频存入数据库。为了鼓励、支持更多的潮剧从业人员致力于潮剧传承发展,相关部门应该完善潮剧人才培养机制、加强潮剧知识普及宣传。可喜的是,2020年11月笔者到广东潮剧院进行调研时得知潮剧院已经着手筹建潮剧数字化资源库;2021年12月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审查批准了汕头、潮州、揭阳三地的潮剧保护传承条例,三部条例将于2022年1月1日起实施。汕头明确民营或业余潮剧院团在进修学习、职称评定上与国有潮剧院团享有相等待遇;潮州提出打造集潮剧传承、演出、展示、旅游于一体的潮剧文化片区。毫无疑问,在相关政策支持下,潮剧相关网络平台的运营、多媒体数据库建设等都将得到一定程度的保障,为潮剧的网络传播保驾护航。其次,潮剧网络传播中舞台观赏感不佳、“在场性”缺失等问题急需解决。当前,新媒体技术和虚拟现实(VirtualReality)技术发展迅速,技术越发成熟,是当下各大产业竞相合作的热点。VR眼镜、VR头盔等三维交互设备能让受众在虚拟环境中具有视觉、听觉,甚至是味觉、嗅觉等多种感知能力。因此,应尝试将多媒体技术、VR技术与潮剧相结合,建立潮剧虚拟剧院,加强潮剧观赏的交互感,提升受众身临其境的观赏感。虚拟剧院不仅能给受众带来一种全新的观赏体验,同时也能为那些不方便、没时间去剧院的受众提供更加便捷、人性化的选择。由普宁籍潮剧创作家黄剑丰先生和新加坡南华潮剧社共同打造的新编潮剧《情断昆吾剑》2019年3月、10月分别在新加坡、广东成功上演,引起了国内外受众,特别是年轻受众的广泛关注,其原因之一就是该剧创作团队充分利用新媒体技术提升了该剧的舞台演出效果。为了生动呈现视觉效果,南华潮剧社大胆利用现代信息媒体技术对道具、舞台灯光、演员的戏装等进行精心设计。演出时,准确地在舞台表演节点展示各种音效和LED动画背景。结合剧情发展,舞台背景时而升起来,时而降下去,巨幕银屏也根据剧情及时更换背景画面,营造出与剧情相呼应的场景氛围。一会儿是梅花盛放,清幽雅静;一会儿是崇山峻岭,电闪雷鸣,风雨交加;剧情发生的背景被光影、乐团音效烘托得更真实,使观众有一种“人在画中游”的唯美观感。[6]由此可见,利用多媒体技术提升潮剧舞台观赏效果,或者利用VR技术建立潮剧虚拟剧院都将带给受众一种全新的观赏体验。这种新奇的体验不仅解决了潮剧网络传播舞台观赏感不佳、“在场性”缺失的问题,也更加能吸引喜欢新奇事物的年轻受众,从而有效地拓展潮剧的年轻受众面。

(二)拓展潮剧的兼容性

潮剧起源于南戏,融合了潮汕当地艺术文化特色,逐渐形成了独具魅力的地方戏曲,成了“南国奇葩”。身处新媒体时代传播环境下的潮剧文化也应与当前的传播媒介、多元文化相互兼容,以加强潮剧艺术自身的适应性和生存能力。在当前传播媒介环境下,潮剧应寻求跨文化、跨领域合作,以满足受众对新鲜事物的追求与体验,重新激发潮剧的娱乐功能。例如,尝试在剧本创作时融入备受年轻人喜欢的动漫、网络游戏等现代化元素。2017年韩山师范学院的学生在经典潮剧《柴房会》中融入漫画、动漫、新媒体视频等现代化元素,创作了卡通潮剧《柴房会》。该作品在网络后,得到网友们的一致好评,深受年轻一代的追捧。2019年新编潮剧《情断昆吾剑》的新加坡导演颠覆了传统戏曲的做法,花重金请人制作了一匹由两个人抬着走的“傀儡马”。当一匹高两米Cosplay版的高大白马登上舞台时,全场几乎沸腾了。潮剧文化与动漫等现代化元素的结合,使得改编后的作品人物造型生动,表现形式活跃,为传统潮剧带来了新的气息,同时也让更多的年轻受众了解、喜欢、接受潮剧,进而有效地拓展了潮剧的年轻受众面。因此,网络传播时代,潮剧应改变固有的传统传播模式,要大胆尝试在传统潮剧作品中融入动漫、网络游戏、动画片等备受年轻人喜欢的元素,培养年轻受众对潮剧的兴趣,提升潮剧传承发展的生命力。

(三)培养受众对潮剧文化的认同感

在网络环境下,当你在搜索网站中输入关键词后,网络将通过plus技术为你推送与关键词相关的信息内容。但是,只有那些对潮剧感兴趣的网络受众,才会主动搜索潮剧相关信息,才能得到潮剧相关信息的推送。因此,新媒体时代潮剧虽然能够借助网络传播到世界各地,但如果潮剧没有得到网络受众的认可,那么网络中所存储的潮剧信息将无法引起网络受众的广泛关注。除此之外,潮剧起源于潮汕地区,是用潮汕方言进行演唱的地方戏曲,这一明显的地方特色使潮剧受众只限于懂潮汕方言的人群,潮剧的传播具有一定的区域性,不利于潮剧的广泛传播。然而,QQ群、微信群、微信公众号等新媒体时代的虚拟社区的互动交流传播方式,能够有效地助力潮剧突破跨时间、跨空间的传播困境。潮剧院、潮剧从业者应充分利用这些虚拟社区的传播优势,通过创建潮剧官方公众号、潮剧戏迷群等途径,以潮剧为载体,将潮剧爱好者聚集在一起,为他们搭建分享、学习潮剧相关信息的平台,促进潮剧爱好者之间的互动、交流。众所周知,虚拟社区信息更新越快,越能促进社区成员之间的交流,越有利于潮剧的传播。[7]潮剧在这样的虚拟社区环境中,不仅解决了现有的网络传播困境,而且能让更多的人认识、了解和接受潮剧,从而提升网络受众对潮剧的认同感,并将他们逐渐发展成潮剧网络传播的主体,有效地促进潮剧在网络中的传播。

五、结束语

面对新型传播媒介、多元文化的冲击与挑战,潮剧网络传播虽然面临着许多困境,但是网络传播依然是潮剧传播的最佳选择。潮剧爱好者、研究者在潮剧传承发展中不懈努力,使得潮剧这个历史悠久的地方戏曲能够不断突破、不断创新。笔者希望通过这些尝试与改变,能够引起越来越多受众,特别是年轻受众对潮剧的关注,解决当前潮剧受众年龄断层的危机,促进潮剧在新媒体时代的传承与发展。

参考文献:

[1][5]胡颖,刘荃.戏曲网络传播的现状分析与对策研究[J].戏曲艺术,2016,37(02):125+128.

[2]火烧云数据.哔哩哔哩(B站)用户年龄段统计分析[EB/OL]

[3]宗戎.新媒体时代青少年群体戏曲观现状分析与对策研究——以哔哩哔哩弹幕视频网为例[J].四川戏剧,2021,(03):179.

[4][7]陈一凡.戏曲网络传播的现状分析及途径研究[D].南京师范大学,2017.31+32+35.

[6]黄映雪,黄剑丰.传播学视角下当代潮剧“走出去”的启示与反思——以新编潮剧〈情断昆吾剑〉为例[J].戏剧之家,2021,(02):12.

作者:黄映雪 曾衍文 单位:广州番禺职业技术学院

相关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