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期刊网 精选范文 中西医临床医学学科评估范文

中西医临床医学学科评估精选(九篇)

中西医临床医学学科评估

第1篇:中西医临床医学学科评估范文

[关键词] 临床技能;评估;方法

[中图分类号] R420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3-7210(2013)01(a)-0030-03

[Key words] Clinical skill; Evaluation; Methods医学教育过程是培养学生成为初步合格的医生的过程[1]。而医学是一门实践性很强的学科,只有熟练掌握了相关的临床技能才能在临床工作中游刃有余。因此,在医学生培养过程中,除知识、态度外,临床技能的培养极其重要。对医学生的临床技能进行客观、有效地评估,发现其不足,通过反馈从而促进其对临床技能的熟练掌握[2]。只有准确而客观一致的评估才能达到上述目的,为此,寻找有效、客观、准确的临床技能评估方法是医学教育工作者不断探索的问题。目前临床技能评估方法的研究已经成为医学教育研究的热点。本文笔者将对目前常用的临床技能评估方法做一概述。

1 临床技能的含义及其考核内容

技能是从训练或体验中得来的能很好执行一项任务的能力,它是智力和(或)体能活动的系统协调形式[3]。临床技能系指“在日常诊疗活动中,为了所服务患者的利益,习惯性的、正确的应用沟通技巧、知识、操作技巧、情感以及价值观等的能力”[4]。临床技能不是一种成就,而是一种终生学习的习惯[5]。临床技能的评估能够帮助受训者了解自身的学习需求,通过不断的学习与实践,个人的临床技能(包括思维习惯以及操作流程)将逐步提高[6]。

根据教育部、卫生部的《本科医学教育标准》,医学生需要掌握的临床技能共包括13种能力,涵盖了医疗工作的各个方面[7]。现代临床技能考试通常至少包含以下4个方面:①采集病史,体格检查,接待患者;②提出辅助检查项目并能够解释结果,包括实验室检查、心电图及影像学检查等;③提出诊断并学会鉴别诊断;④提出系统的诊疗计划,诸如书写并报告病历、开具处方等各种临床实际工作中需要的技能都在考试之列。此外,不同学科会有特别的考核项目,例如外科还需要重点考核无菌操作以及手术操作技巧等[3,8-9]。

临床技能评估的主要目的为:激励并为所有的受训者指出未来学习的方向,从而促进临床技能的提高;发现不合格的医疗工作者从而保护公众健康;为高级培训项目挑选合适的人选[2]。

2 临床技能的评估方法

所有的临床技能评估方法均有优缺点。通过多次观测考评以及应用多种评估方法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弥补每一种评估方法的缺点[4]。Van der Vleuten[10]曾提出判断一种评估方法是否有效的5项标准:可靠性、准确性、对受训者将来的学习与工作的影响、受训者与教师的接受程度以及费用。

2.1 传统的评估方法

2.1.1 笔试

笔试是最为传统而且应用最为广泛的评估方法。考核试题可以分为主观性试题与客观性试题。有的试题会进行详尽的描述从而模拟临床情境,可以考察医学生的临床思维。多项选择题是最为常用的客观性试题,考核的范围广,能够在短时间内考核大量的考生。多项选择题的题干介绍了一种临床情境,要求考生根据临床情境进行综合判断,而且题干介绍的情境可以较为模糊,从而更加贴近临床实际工作。这种考察方法的缺陷在于它仅能够考察临床推理,难以考核操作技能。此外考生答题有猜对的可能性[2,9,11]。

2.1.2 直接评估

指导教师通过对医学生的长期观察给出评估结果仍是最为常用的评估方法。指导教师常在医学生轮转结束后给出总体的评分,并给出书面的评语。但该评估方法缺乏统一的标准,因而主观性较强,此外指导教师甚少在医学生与患者互动期间进行直接观察[2,4]。

2.1.3 直接观察法

直接观察法是运用“长病例”或者美国内科医学会开发的迷你临床评价量表(mini-clinical-evaluation-exercise,Mini-CEX)等工具对医学生的临床技能进行评估。这种评估方法是在指导教师的直接观测下,由医学生在10~20 min内进行重点的病史采集以及体格检查,之后提出诊断与诊疗计划。指导教师根据其表现打分并给出反馈意见。直接观察法可以使用真实的患者也可以使用模拟患者,评估结果的可靠性是基本一致的。本方法还可以考核医学生的口头病例汇报、病历书写、临床推理以及文献检索等技能。本方法的优点在于指导教师可以直接观察医学生的表现,而且可以重复评估。目前已有55种相关的评估工具可供使用,这些工具的可靠性以及准确性均较高,但在评估操作技能方面的准确性与可靠性稍显不足[2,4,12-13]。

2.2 现代化的评估方法

2.2.1 标准化病人

2.2.1.1 标准化病人(standard patients,SP)又称为模拟病人,是一些经过训练、能够稳定、逼真地模拟真实临床情况的人。他们可以仅模拟成患者,也可以评估学生的技能。通过进一步训练,SP甚至可以充当教师,在训练或评估结束时,将详尽的建设性意见反馈给学生。目前SP经常与客观结构化考试(后述)结合在一起进行考试[14-15]。SP由Barrows于1966年首先报道,之后被逐渐广泛接受。我国自20世纪90年代引入该技术,目前已经在多家医学院校广泛应用。

2.2.1.2 SP既可以模拟疾病病史,又可以模拟患者在肢体语言、人格和情绪方面的特征,此外尚具备高度的配合性,既能满足考试要求又在很大程度上提高了考核的标准化。解决了真实患者存在的病情差异大、表达能力各异、配合度不高等问题。目前国内多数研究均提示SP的应用可以提升考试质量与评估水平。该方法可以将以患者为中心的评定方法和对临床技能的观察结合起来,教育者有可能控制每一个临床诊断及其教育内容[14-16]。但SP的应用也存在一定的问题:SP培养困难,资源有限,使用成本较高,参与考核的SP数量、病种丰富程度不够。SP对于疾病的问诊更有意义,但对于临床查体尤其是某些疾病的阳性体征的表现尚存在不足。SP经历长时间考核也会感觉疲劳,难免出现内容表述上的前后不一致,稳定性受到一定影响。后期参加SP考核的考生有可能从先期已结束考试的考生处获得少量信息,因而对考核的公平性有一定影响[15]。

2.2.1.3 目前国内外有电子标准化病人应用于临床技能的考核中。电子标准化病人是由多媒体软件控制的模拟人,目前常用的电子标准化病人有心肺听诊模拟人以及腹部触诊模拟人。电子标准化病人具有较高的仿真性和可控性。用于考核的突出优点在于出题的难易程度一致,对学生临床技能考核的标准统一,保证了成绩的可比性、客观性和有效性,可以解决培训的SP数量不足的难题,而且使用不受限制。但电子标准化病人在音质与手感方面与人还是有区别的,而且无法与学生进行交流[17]。

2.2.2 客观结构化临床考试

2.2.2.1 客观结构化临床考试(objective structured clinical examination,OSCE) 是由Dundee大学的Harden教授于1975年首次介绍。它通过模拟临床场景来测试医学生的临床能力,同时也是一种知识、技能和态度并重的临床能力评估的方法。OSCE并不是某一种具体的考核方法,它实际上只是提供一种客观的、有序的、有组织的考核框架,在这个框架当中每一个医学院、医院、医学机构或考试机构可以根据自己的教学大纲、考试大纲加入相应的考核内容与考核方法。考生通过一系列事先设计的考核站所进行实践测试,测试内容包括:标准化病人、在医学模拟人或模型上实际操作、临床资料的采集、文件检索等。一般OSCE由一系列标准化的各种临床情况的站所组成,受试者轮流通过每一站,且在每一站都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一项指定的具体任务[18-19]。例如,采集一个主诉为肿物的SP的病史,进行颈部的体格检查,解释一张X线片或一份B超的报告单,完成一份卷面小测验等。要求运用各站专门的评价表格对每项操作、技能进行评估。

2.2.2.2 OSCE的诞生是医学考试领域里一次里程碑式的革命,其将传统考试内容与现代考试方法和手段进行有机结合,从而有效地控制了考试自身的误差和偏倚,具有客观和标准化的特点。与传统的考试相比具有较高的信度和效度。OSCE与传统考试方法的主要区别表现在两点:首先,OSCE考试采用SP取代实际的患者,从根本上解决了教学对于患者的侵扰,并且有效地解决了临床病例与教学需求之间的矛盾;此外,OSCE侧重于对医学生多方面能力的考核,而不仅仅是某一方面能力的考核,其考核的重点不仅仅是学生对于知识的了解程度,更重要的是考核学生对知识的掌握程度,因此可以更全面、系统地了解学生多方面的能力[7-9,18-19]。

2.2.2.3 文献报道的OSCE的可靠性很不一致,信度系数为0.19~0.89,而且不同站点之间的可靠性系数也不尽一致。Brannick等[20]对OSCE的可靠性进行了系统综述,发现其总的可靠性系数为0.78,站点之间的系数为0.66。要提高OSCE可靠性,需要增加考试的站数,另外还应当增加每一站的评估人员。此外研究还发现,在评估考生的交流能力方面,OSCE的可靠性较低[2,7,20]。

2.2.3 计算机模拟病例考试系统

2.2.3.1 随着科技的发展与社会的进步,信息技术已经逐渐渗透到各行各业。在医学教育与考试领域,计算机模拟病例(computer-based case simulations,CCS)考试的应用也越来越深入。该考试方法是利用计算机软件来对患者的诊疗环境进行复杂的、没有提示的、动态的、人机交互的疾病状况的模拟,其目的是用来在一种逼真的环境下通过模拟时间的推进和临床病例情境的逐步展开来测量受训者管理患者的能力。模拟考试系统在病程的不断演变过程中对考生的临床技能进行评价。在考生完成对患者的治疗后,计算机记录了考生管理患者的每个步骤,并为其表现评分[7,21-22]。

2.2.3.2 CCS考试在评价医学生临床技能方面存在着其他考试形式无法替代的优越性,它可以客观逼真地模拟临床环境,实现考生与模拟患者进行交互的诊断、治疗和监护过程。这些过程在逼真的环境中被记录下来,没有人为的暗示或把任务肢解为诊断、鉴别诊断、实验室检查以及治疗等单个部分,从而更真实、更综合地考察了考生的临床诊疗思维和制订医疗决策的能力。而且CCS考试可以设计为OSCE的一部分考站,对医学生的临床能力进行综合评价。临床技能考核多媒体系统的应用,缓解了目前临床考核病例不足、病种不全的困难,实现了临床教学资源共享,为大通量的医学生培训和考核提供了很好的平台,对提高医学生临床教学质量将起到一定的积极作用[7,21-23]。

3 临床技能评估面临的挑战

临床技能包括很多方面,目前的评估方法仅覆盖了其中的一部分[2,7-9]。例如,团队协作在保证医疗质量与医疗安全方面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但目前为止还没有一种方法能够准确的评估团队协作能力。此外沟通能力也十分重要,尽管目前有各种评分标准,但没有一种获得广泛认可的方法[2,8,24]。此外还需要处理好横向评估与纵向评估的关系。由于临床技能包括了多个方面,而每一种评估方法只能评估其中一部分能力,而且各种评估方法均有其优缺点[4]。因此,在横向评估时应用多种方法能够克服每一种方法的缺点,同时更加全面、深入地评估考生的各项临床技能。纵向评估可以避免考生在短时间内接受大量的考试,而且还能够动态观察考生临床技能的进步[2]。评估的标准化问题也需要解决。各家医学院校一般都根据自身的情况制订评估方法与评估标准,导致对不同院校之间的考生进行比较较困难。因此,如何平衡国家标准与各医学院校的评估标准这一难题需要进一步研究解决[2-3]。

众所周知,评估能够促进学生的学习。但是当评估的形式以及重点放在临床技能时,学生有可能将学习重点转移到临床技能的学习,而且临床技能的学习有可能会流于表面学习,难以培养创新能力[2]。临床技能评估的目的之一便是发现不合格的医疗工作者从而保护公众健康。但目前尚缺乏直接证据表明临床技能评估能够促进未来医生的执业效果。医生执业质量的评估主要依靠患者调查以及医院的自身评价,其评价结果本身缺乏标准,因此很难与临床技能评估相联系[2,25-26]。将来需要对临床技能评估结果与医疗质量之间的关系进行研究。

[参考文献]

[1] 梅人朗.医学教育全球标准[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2004:109-112.

[2] Epstein RM. Assessment in medical education [J]. N Engl J Med,2007,356(4):387-396.

[3] 张龙禄, 焦效兰, 汤治元,等.临床技能教学质量评估体系的研究与实践[J].医学教育,2003,(6):56-60.

[4] Epstein RM,Hundert EM. Defining and assessing professional competence [J]. JAMA,2002,287:226-235.

[5] Leach DC. Competence is a habit [J]. JAMA,2002,287:243-244.

[6] Fraser SW,Greenhalgh T. Coping with complexity:educating for capability [J]. BMJ,2001,323:799-803.

[7] 孙宝志,赵玉虹.实用医学教育学[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1:256-268.

[8] 李义详.我国执业医师临床技能考试方法的探讨[J].中华医院管理杂志,2002,18(5):299-301.

[9] 孙梯业,朱锡光,陈自强,等.医学生临床技能评价的现状与思考[J].安徽中医学院学报,2004,23(6):48-51.

[10] Van der Vleuten CP. The assessment of professional competence:developments, research and practical implications [J]. Adv Health Sci Educ,1996,1:41-67.

[11] Schuwirth LW,van der Vleuten CP. Different written assessment methods:what can be said about their strengths and weaknesses? [J]. Med Educ,2004,38:974-979.

[12] Kogan JR,Holmboe ES,Hauer KE. Tools for direct observation and assessment of clinical skills of medical trainees:a systematic review [J]. JAMA,2009,302(12):1316-1326.

[13] 赵琛,沈宇弘,刘隽.基于Mini-CEX评价量表的临床技能考核结果和分析[J].中国高等医学教育,2010,(8):92-93.

[14] 林勋,蒋健,邹菁,等.SP及OSCE在医学生临床技能评估中的应用探讨[J].浙江中医药大学学报,2006,30(5):544-545.

[15] 丁茹,高文武,李莉.标准化病人考核与床旁考核在八年制医学生心内科临床技能考试中的应用[J].西北医学教育,2010,18(6):1271-1274.

[16] 马熠熠,姚定康,刘亚伟,等.应用标准化病人进行临床技能考核的优劣及改良探索[J].西北医学教育,2011,19(1):92-94.

[17] 何晓峰,史雯静,张存泰,等.电子标准化病人在临床技能多站考试中的应用[J].中国现代医学杂志,2006,16(22):3518-3520.

[18] 龚斐,雷红,巢升平,等.客观结构化临床考试在医学生临床技能毕业考核中的应用[J].中华医学教育杂志,2011,31(2):297-299.

[19] 栗景峰,龚海峰,周铁,等.临床多站式考评(OSCE)在研究生临床技能考核中的应用[J].西北医学教育,2011,19(4):707-709.

[20] Brannick MT,Erol-Korkmaz HT,Prewett M. A systematic review of the reliability of objective structured clinical examination scores [J]. Med Educ,2011,45(12):1181-1189.

[21] 徐正梅,沈洪兴,陈智,等.临床技能考核多媒体系统的应用[J].医院管理杂志,2009,16(5):493-494.

[22] 左天明,刘强,于晓松.计算机模拟病例考试应用研究[J].中华医学教育杂志,2009,29(1):124-126.

[23] 陈晓敏,吴文其,孙素红,等.组建临床技能实训中心深化医学实践教学改革[J].中国当代医药,2012,19(8):130-132.

[24] Schirmer JM,Mauksch L,Lang F,et al. Assessing communication competence: a review of current tools [J]. Fam Med,2005,37:184-192.

[25] Tamblyn R,Abrahamowicz M,Dauphinee WD,et al. Association between licensure examination scores and practice in primary care [J]. JAMA,2002,288:3019-3026.

第2篇:中西医临床医学学科评估范文

[关键词] 中西医结合;单病种;评价

[中图分类号]R197.3 [文献标识码] B[文章编号] 1673-7210(2009)06(c)-149-03

在中西医结合医院医疗质量控制体系中,中西医结合治疗率如同中医治疗率一样,其统计的真正意义在于真实反映临床诊疗过程中中医、西医两种手段的干预时效;或者说是中医、西医各自优势在诊疗中的体现[1]。通过考核中西医结合单病种诊疗规范与实际临床诊疗实施行为的符合率来体现中西医结合治疗率的统计内涵,进一步评价科室医疗质量。作为单病种质量控制的切入点,中西医结合评价指标制定的科学性、完整性、可控性则成为检验控制体系能否合理运用的关键问题。我院从上世纪90年代末着手进行单病种质量管理工作,当时根据三级甲等中西医结合医院的建设标准,制订了覆盖全院各科的94个单病种诊疗常规。通过十年的建设,在管理过程中,不断总结、筛选,力求在中西医结合方向上探索一条单病种规范管理的新路[2]。2005年以来,我院结合全国重点中西医结合医院建设要求,在全院医疗质量控制体系的总体框架内,制订了《中西医结合单病种质量评价表》,并利用该表对重点专科中较成熟的6个中西医结合单病种质量进行了初步评价。

1 对象与方法

通过《中西医结合单病种质量评价表》(表1、2),按照诊断符合、病例纳入、病史书写、治疗流程、患者评估、预后评估等6大项、17小项内容对单病种诊疗质量进行综合评价。近9个月来,纳入体现住院治疗特色的中西医结合单病种6项(再生障碍性贫血、慢性肾功能衰竭、肝癌介入术、类风湿性关节炎、干燥综合征、糖尿病性周围神经病),回收有效病例的《中西医结合单病种质量评价表》135份,并按照病种进行汇总分析。

2 结果

6个单病种的病案质量分析(表3)平均得分为94.92分,均符合甲级病案要求。其中治疗方案与辨证不符是失分的最主要原因,反映了中西医结合单病种诊疗规范与实际临床诊疗实施行为之间的不统一性。

3 讨论

目前中西医结合单病种管理的主要问题是管理内容不全面、监管力度不够、缺乏有效的评价指标[3-4]。通过本次统计分析,笔者认识到中西医结合单病种的疗效评价,应当建立在病史诊断正确率、疗效判定标准制订的先进性、疗效判定标准执行的规范性等基础上,而与之相对应的实验室安全、临床用药安全、(治疗)设备安全、血液制品安全、手术安全、麻醉安全、院内感染控制、患者评估、预后评估(随访)等监测要素,则是控制流程中的重要环节。这必须以忠实、完整、规范的病历记录为流程控制监测的基准,以各项标准、制度的执行力度为流程控制监测的要素,使医疗流程真正在可控的范围内。

监测过程中,质控人员将病历书写规范标准、中医质量控制标准、临床用药规范、医技质控标准、临床用血规范、手术安全控制、护理质控标准、院内感染质控标准、麻醉质控标准、出入院诊断符合率等项目列入评价表中,这些评价标准均来源于卫生行政部门的法规文件以及公认的行业标准,可以较为全面地反映单病种诊疗规范的执行情况、较为客观地反映单病种诊疗规范的疗效价值。通过评价表的初步应用,从单病种诊疗规范的制定以及病史记录两方面进行考核,从中发现问题并予以针对性的改进。

比如在诊疗规范的制订上,有的方案分型分期不够细,而实际临床病种证型较多,超出了单病种的控制范围;有的重要实验室检查在诊疗规范中未能纳入,无法在病史中体现临床意义;有的方案诊疗流程过于简单,未能突出本学科中医特色或中西医结合技术在整个医疗过程中的应用点或时间窗等。这说明规范的制订应当注重诊断标准的权威性、辨证分型的客观性、诊疗方案的科学性,使规范的实施有据可依,并能积极体现本学科本专业的优势与更新,避免造成同临床实践之间的脱节。

同时,对于一个较为成熟的中西医结合单病种诊疗规范,如果没有临床的不断验证、总结与提高,也就不可能具有生命力。在检查中,病史记录出现的问题比较突出,主要表现在病史的记录与诊疗规范的对应性较差。如在诊疗规范中有分期,但在病史中体现不出分期;个别现病史中记录症状与专科检查对应诊疗规范中的诊断标准有差距;部分病史中的辨证分型、治疗原则与诊疗规范不相符。这些现象的产生除患者个体差异及并发症以外,更多的问题是实施于患者的诊疗方案未能严格按照规范执行,或是病史记录的不完整,使许多宝贵的单病种临床资料得不到保存,直接影响到对诊疗规范与疗效的验证与提高。

由于我院的医疗优势在于非手术病种,因此在中西医结合单病种评价表中,血液制品安全、手术安全、麻醉安全的体现度不够;在用药的安全与规范方面,临床药师的参与面不广,无法真正为临床一线提供用药指导;单病种费用控制的可变因素仍较多,而这个指标在现实医保严控的环境下意义十分重大;而在医疗缺陷管理中,也应当逐步将单病种规范作为评价内容之一。

事实上,中西医结合单病种诊疗规范的制订与实施,可以反映医院质量管理的诸多方面,也是质量持续改进的重要项目。我院的医疗质量控制体系正是建立在单病种管理的基石上,通过单病种评价表的初步应用,找出差距与改进方向,真正发挥中西医结合单病种管理的作用。

[参考文献]

[1]贾杨.建立中西医结合医院科室医疗质量评价体系的研究[J].中国卫生质量管理,2006,13(5):13-15.

[2]阮龙德.中西医结合单病种质量管理探索[J].中国医院管理,2000,20(8):61.

[3]邹伟.完善中西医结合单病种的质量管理[J].中医药管理杂志,2008,16(9):702-703.

第3篇:中西医临床医学学科评估范文

【摘要】 

在中西医结合临床思维方法授课过程中引入循证医学概念,讲解具体操作步骤,并结合实例由学生亲自操作,体会如何应用。实践表明该方式拓宽了学生的思路,提高了学习兴趣,有助于培养学生独立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

【关键词】  循证医学 临床思维方法 中西医结合 教学改革

临床诊断思维,是医生运用已有的医学理论和经验对于疾病的认识过程。采用的思维方法是哲学的认识论运用于临床上的典型实例,思维方法运用是否得当直接影响到对疾病诊断的正确性,必将影响临床疗效。因此,在中西医结合临床教学中,培养学生临床思维能力是医学生实践技能要求的重要内容和主要环节,也是教学评估的重要指标[1]。我们在对中西医结合专业学生开设的《临床基本诊疗技能》选修课中非常重视学生临床思维方法的培养,同时结合现代方法学引入循证医学的概念进行了初步的尝试。

   

循证医学是指在各种医疗行为和决策时都必须遵循最新的科学证据。被誉为“21世纪临床医学新思维”,也必将是指导中西医结合的临床思维方法。循证医学(evidence-based  medicine,ebm)理念产生于20世纪80年代,著名的临床流行病学家david sackert将ebm定义为“慎重准确和明智的应用所能获得的最好的研究依据来确定患者的治疗措施”[2]。其核心思想是要求任何医疗措施的确定,即医生处理患者、专家制定治疗措施、政府制定医疗卫生政策等,都应根据现有客观的、最可靠的科学依据进行。ebm已被当今医学界公认为对指导临床实践、制定计划、解释结果和临床决策具有极其重要价值的方法学。在医学教育研究中引入循证思想,也是近年来国外医学教育研究较热门的课题。

1  加强循证医学思维和方法培养的必要性

1.1  循证医学是发展中医药学,提高临床疗效的需要中医药学的特色是辨证论治和整体观念,临床疗效是其优势,更是中医药学生存和发展的基础。然而临床疗效虽确切,但对现代科学研究方法重视不够,往往对临床疗效不能进行科学、客观、系统的评价,严重束缚着中医药现代化的发展。中西医结合临床思维体现在辨病与辨证结合,宏观与微观结合,治标与治本结合,局部与整体结合;西药与中药结合,最终目的就是把提高疗效作为最高的原则。中西医结合虽不是唯一途径,但是一个很重要的传承发展传统医药途径。中西医结合专业的在校生,肩负着提高中医药疗效、促进中医药实现现代化、推动中医药走向世界的重任,完成这些工作的前提是掌握大量的最新的研究成果。而他们同时也面临着有限时间和无限知识之间的矛盾,这就要求在中西医结合临床思维方法中引进全新的方法学——循证医学的理念,促进中医药与世界接轨。只有把中医药大量宝贵的临床经验变成具有确切科学依据的有效疗法,只有依靠随机对照试验(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s ,rct )将中医专家宝贵的临床经验进行严格验证,才能转化为最佳的客观证据,才能最大限度的减少临床决策的失误。

   

近三十年来,在中西医结合临床方面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大量报道使临床医生面临着时间有限和众多文献的矛盾,如何进行文献评价,从良莠不齐的文献中选择精华则是ebm所要解决的问题。例如国家从“六五”至“十五”期间资助一大批中医学课题,一些成果相继问世,如“血瘀证与活血化瘀研究”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中风病证候学、治疗学研究,中医药治疗血管性痴呆的研究等项课题的临床研究部分都是多中心的rct,所报道的文献质量较高。中西医结合临床思维方法教学中引入循证医学理念,使学生掌握检索、评价文献方法,如果将这些成果评价后应用于临床实践势必会提高他们的临床决策能力,从而提高疗效。另外中华中医药学会各分会为规范临床治疗编写的相应领域指南,其中最主要的依据就是参考符合ebm原则的多中心rct结论,这就需要一大批掌握ebm知识的中西医结合临床医师。

1.2  循证医学是评价中西医结合临床教学改革的依据 循证医学不但给临床医生提供了科学的思维方法,使疾病的诊治更准确、更有效、更安全,而且也有利于促进教育观念的更新。教学中引入并实施循证医学,可促使学生提出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主动医学实践,激发内在兴趣,避免了填鸭式的被动接受知识的旧模式。在传统的经验医学教育中,大课讲授、小组讨论、床旁带教见习等各种方法是以课堂教学为主,老师按照教学大纲和自己的临床经验对学生讲授,考试也是强调理论知识,学期结束时以分数高低评价教学效果,学生无法参与到教学当中,更没有寻找证据和实践的机会。近年针对以往医学教育教学内容陈旧、教学方法死板、人才培养模式单一等问题,各种医学模拟技术、基于问题的学习(problem-based  learning, pbl)、客观结构化临床考试(objective structured clinical examination, osce)等新兴教学手段和评估方法被越来越多地用于医学教学实践。以实践为导向,变灌输式教学为共同探索。把ebm理念引入中西医结合临床思维方法中,教会学生如何去收集证据、检索文献、评估和利用证据,培养学生一种全新的医学思维方式,训练诊断与防治疾病的临床思维,使他们在进入临床实习阶段后,乃至今后从医过程中主动运用这种思维方法进行临床实践;教会学生自我更新医学知识和临床技能的方法和技巧;教会学生如何寻找最佳证据融入临床判断中,才能做出最佳决策和提高疾病的诊疗水平。因此,循证医学一方面有利于临床教育创新;另一方面,还有利于教学内容与方法改革,促进多学科的交叉结合,如计算机、英语与中西医结合。这些全新的改革效果评价同样需要采用循证医学方法。

1.3  循证医学知识尚未普及目前在临床医学教学中循证医学方面几乎还是空白,大多数医学生在学习阶段尚未接触循证医学, 临床医生对循证医学的认知现状不尽如人意,中西医结合临床研究课题的设计方案缺乏经过大规模rct 验证。尤其是临床教师对循证医学也不甚了解,更谈不上主动培养学生实践循证医学的能力,这是当今教学中必须重视和亟待解决的问题[3,4]。

2  循证医学融入中西医结合临床思维方法的教学设计

2.1  教学目的通过本节学习使学生掌握循证医学的基本概念,初步掌握循证医学的原则、步骤和方法。提高学生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教育学生养成科学的思维习惯,为将来从事中西医结合临床工作奠定基础。

2.2  教学方式根据华西医学中心李幼平教授等[5]提出对新入校的医学生应尽早开设循证医学课程,介绍循证医学理念与原理,我们在中西医结合专业二、三年级学生中开设了《临床基本诊疗技能》选修课,在介绍中西医结合临床思维方法时适时引入循证医学理念。计划用3个学时讲授循证医学的基本知识,采用案例式、问题式教学法教会学生如何运用循证医学方法收集资料、评价证据。并且提出问题由学生课下通过运用计算机检索工具收集资料,最后安排一次讨论课,内容是如何利用ebm的思维来解决临床问题。

2.3  教学内容首先介绍循证医学理念与原则,让学生从思想上认识经验医学缺陷与循证医学优势,把握住循证医学的精髓,避免陷入误区。这是循证医学理念在学生思想中的启蒙阶段,也是应教会临床前期医学生必备的基本技能。最后由教师提出问题,学生按照循证医学实施的具体步骤即:提出问题——收集证据——评价证据——应用证据——后效评估进行循证医学实践。例如选定一个专题“冠心病与血脂”进行检索尝试。学生利用课余时间收集了大量的资料,并对资料进行整理、分析。集体组织讨论,每组选出一名同学作重点发言。最后由教师进行点评。通过检索实习后得出结论:①血脂异常是冠心病发生的独立危险因素之一。②ldl-c升高是动脉粥样硬化发生和发展的必备条件。③冠心病防治中降低ldl-c已确定为首要目标。④应用药物升高hdl-c以达到降低冠心病死亡率和致残率的结果不一致,尚需扩大规模进行临床观察。⑤他汀类药物是目前降低ldl-c最强效的药物。⑥他汀类药物长期应用可损伤肝脏和肾脏。由此提出思考问题 “如何发挥中医药的优势调节血脂,防治心血管疾病等危险事件发生”。通过这种方式使学生既掌握了知识, 拓宽了思路,提高了兴趣,又锻炼了主动学习的能力,培养了探索性、研究性的学习模式,提高了分析和解决问题的能力。

   

作为一种新兴的研究方法和研究策略,循证医学研究的方法也具有双重性,其理论尚在不断完善,很多研究仍在探索中[6]。但可以肯定的是,循证医学与中西医结合临床教学融合的思路对于提高中西医结合医学教育研究水平,尤其是研究的设计水平将起到推动和促进作用。这种研究的结果也必将为医学教育改革的正确决策提供更加可靠和有说服力的依据。我们必须进一步转变教育教学思想观念,将循证医学的思维和方法贯穿整个教学过程,不断提高教学质量,为推动现代医学教育、培养高素质的符合新世纪人才需要“知识宽、基础厚、能力强、素质高”的综合医学人才而努力。

【参考文献】

 

[1]马春虎,温海青,纪正春.当前医学生临床技能教学问题与对策研究[j].承德医学院学报, 2005,22(4):362.

[2]王家良.循证医学[m]. 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1.

[3]welsby pd. evidence-based medicine, guidelines, personality types, relatives and absolutes[j]. j eval clin pract 2002,8:163.

[4]finkel ml, brown ha, gerber lm, et al. teaching evidence-based medicine to medical students[j]. med teach 2003,25:202.

第4篇:中西医临床医学学科评估范文

临床药学是研究药物防治疾病合理性和有效性的药学学科,侧重于以患者为中心研究药物与人的关系。自20世纪50~60年代出现后,通过长期的药学实践和不断创新,使得临床药学服务获得突破进展,形成了较为完整的临床药学服务模式。随着其深入发展,药学服务质量评价成为重要议题。1993年美国临床药学协会(AmericanCollegeofClinicalPharmacy,ACCP)设计了用于临床药师日常工作评估的经典模板,从9个方面规定了临床药师的服务质量评价标准,几乎覆盖了临床药师的全部工作内容。其中,前4部分概括了从选择合适药物到制订合理方案,再到监测治疗效果的药物治疗全过程;后5部分则规定了临床药师在药物评价、用药教育、药学信息收集和药学交流方面的工作内容。美国临床药学会认为,此模板不仅能够促进临床药学服务质量的普遍提高,而且能够用来引导临床药学研究项目的发展方向,还能够以简单、灵活且统一的评价工具促进临床药学服务评价的效率。

2中药临床药学的现状与特殊内容

中药临床药学是指在中医药理论指导下,以患者为中心,研究中药及其制剂与人体相互作用和合理、有效、安全用药及应用规律的一门综合性的学科。自20世纪90年代始,伴随着临床药学的蓬勃发展,中药临床药学也逐渐起步。随后,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在北京中医药大学等一些高等院校设立了临床中药学重点学科,明确人才培养方向。发展至今,无论是医院处方点评、药学查房、用药教育,还是人才培养、学术研究等方面,中药临床药学均占有一席之地。然而,由于中药的疗效评价及质量控制较为复杂,指导其合理应用的中医药理论体系也未完全阐明,使得中药临床药学难以沿着西药临床药学的路径深入发展,并且缺乏规范化和标准化的相关内容。因此,中药临床药学工作必须根植于中医药学理论和实践,在理清中药治疗学特点的基础上寻找适合自己的发展道路。结合国内医院中药临床药学发展现状,中药临床药学工作面临以下特殊情况:

2.1合理治疗方案的多样性

由于中药的多功效、复方配伍、药材选用及剂型选择方面的原因,对于特定患者的疾病,具有多种合理的备选治疗方案。其一,相同性效或相似性效特征的中药很多,中医师的处方选药具有一定的随机性和灵活性,并随着复方配伍进一步增强。其二,中医讲究师承和学术流派,不同中医师很可能对同样的病症开出不同的合理处方,均可获效。其三,配伍组方的过程还会受到医师对于药材质量、药材安全性、药物喜好等方面的影响。其四,各种民间验方的存在。综上,中医药治疗方案的灵活性较为突出,“同病异治”特色突出。如此之广的治疗思维,为临床合理用药评价的规范化带来难度。

2.2临床用法用量的多变性

中药是多种功效并具的复杂药物,根据不同治疗目的可选择相应的用法和用量。例如,桂枝在桂枝汤中用于调和营卫,而在苓桂术甘汤中则用于温阳散寒;0.9~1.5g的红花在补益剂中用于调养气血,而12~15g则常用于冠心病、心绞痛的治疗;1~5g大黄具有常规的致泻作用,而0.3g口服则表现出止泻作用。此外,还有先煎、后下、单煎,以及近年的配方颗粒等,均体现了中药用法用量的多变性。理论上讲,任何药物在不同复方或不同医生使用时均无恒定用量,根据患者机体状态和当下病情需要的来加减,也是中药治疗的特色之一。所以,与西药用法用量的精确化趋势相比较,中药用法用量的统一规定有些困难。

2.3现代精确科学方法并非完全适用于中药质量管控

虽然中药有效成分和药理作用正逐渐得到现代科学的阐释,但现有已知的内容仍然只占一部分。不仅组分疗效无法与原有饮片等同,指导有效成分直接应用的理论和方法也尚未成熟。所以,目前治疗仍然是以中药汤剂和中成药为主,而采用精确化学手段进行的疗效解释和质量管控容易“顾此失彼”。大部分情形下,既难以证实“此”成分含量高的中药具有更好质量,也无法证伪“彼”成分含量低的中药具有更低疗效,而近些年不断涌现出的新成分和新活性更是使这种复杂情况雪上加霜。因此,现代精确科学方法并不完全适用于中药的质量控制和疗效评估,阻碍了中药沿着化学药物的道路深入发展。所以,传统中医药指导理论的深入挖掘和合理回归也十分重要。

2.4西医师开具中成药处方的情形日益增加

非处方药制度的发展和大量有效便捷的非处方中成药的上市,催生了患者广泛使用非处方中成药的心理,而其中很大一部分中成药由西医师开具。据统计,北京市综合性医院西医医师开具中成药处方的比例,最高为91%,最低也有67%。而大部分西医师未系统接受中医学和中药学相关教育,对辨证施治、治则治法、复方配伍了解较少,也缺少中药药物警戒理念。因此,临床处方用药时容易造成药证不符、失当配伍、超剂量使用等问题。所以,对于临床中药师,尤其是在综合医院和中西医结合医院工作的临床中药师来说,开展针对西医师的中药合理用药教育十分重要。

2.5中药现代研究结果的临床转化存在障碍

近年来,国家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开展中医药现代化研究,在阐释中医药理论实质、寻找中药有效成分、解读中药作用机制等方面取得一定可喜成果。但是,怎样将这些研究成果及时向临床转化,怎样开展与临床实际密切结合的科学研究,此类问题仍未解决。所以,中药临床药学工作还需辨证地看待传统中医药理论与现代研究成果的关系,既要保证传统中医药理论在指导中药临床使用时的主导地位,并不断地去粗取精;又要尝试将现代科学研究成果转化为能够指导临床的有效信息,并不断地去伪存真。有学者认为,中医师对于传统中医药理论更为熟悉,临床药师不易干预,而现代研究可能是医药结合的主要切入点。

3中药临床药学服务质量评价体系的构建设想

中药临床药学服务质量评价体系对于中药临床药学工作具有导向作用、规范作用和评价作用,应积极开展中药临床药学服务的质量评价研究。对比ACCP的临床药学服务内容模板,中药临床药学服务的内容也基本涉及药学服务、药物监测、用药教育等诸多方面,其质量评价也可从这些方面展开,但需要调整增加中药临床药学的特殊内容。例如中药材质量的管控、强调辨证论治在处方遣药中的主导地位、关注无指征滥用补益剂等,构成了中药临床药学服务质量评价的特色。结合国内学术界一般认识,在ACCP的临床药师药学服务评价模板基础上,笔者系统分析中药临床药学服务的特点,细化了临床药学各环节面临的特殊问题(表1),初步构建了中药临床药学服务质量评价体系。应用此评价体系,可以对中药临床药学服务的开展情况进行评估,并可进一步形成细化的操作规范和评价标准。

4讨论

经过多年向发达国家的学习和借鉴,我国的临床药学工作已经起步并逐渐步入正轨,与此相应,中药临床药学应运而生。理论上讲,中、西药临床药学的目的均是保障临床用药的合理和有效,是“以患者为中心”的医疗模式的重要组成部分。无论是中、西临床药师,均应尽可能参与到患者的治疗活动中,与医生、护士一起组成个体化用药团队。但是,现阶段的中药临床药学发展显然较为缓慢。例如,

(1)在理论基础上,西药临床药学是药理学、毒理学、药剂学、治疗学、药代动力学等药物相关知识的综合和发展,每一学科的新成果和新发现均可以快速转化为临床实践;而中药临床药学更像是中医药医疗体系与现代临床药学的“组合体”,学科体系和知识范畴有待进一步完善。

(2)在日常工作上,中药合理使用似乎不如抗菌药、麻醉和等的合理使用更受重视,中药临床药师参与临床治疗的机会和频率也较小,在药历书写、治疗指南学习、药物治疗效果评价方面的工作也较为初步。

第5篇:中西医临床医学学科评估范文

任现职以来,在政治上、思想上、行动上与党中央保持一致,认真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及邓-小-平理论,努力实践“三个代表”,担任科室副主任,行政管理方面当好助手,切实抓好分管工作的落实。包括教学安排、实习生临床技能培训、病房门诊工作的安排及科室日常事务的协调等。工作认真负责,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组织纪律观念强, 遵纪守法。敬业爱岗,廉洁行医,有良好的职业道德。坚持求真务实,医教研工作均取得较好的成绩。04年、08年被评为大学优秀员;05年、06年被评为大学先进个人;07年被评为学院评建先进个人(本科教学评估)。13年被评为珠江医院年度门诊医师之星。

医疗工作方面:长期在临床一线工作,诊疗技术较全面,主要致力于心脑血管病的中西医结合防治研究,担任诊疗组组长,认真履行职责,带领和指导下级医师完成各项医疗工作,诊疗工作耐心、细致、认真负责。科室病人的医疗质量和病人满意率均较高,有较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承担科间会诊、专家义诊等工作,经常有院内外点名会诊,主持中医心脑血管病专家门诊,每周两个上午出诊,门诊量较大,经常晚下班,是中医科门诊加班最多的医生,先后10次被评为珠江医院 “医术精、服务好、质量优”的月“门诊医师之星”和13年年度“门诊医师之星”。

教学工作方面:承担中医本科和中西医临床医学本科专业的《中医内科学》的理论大课教学,以及见习课、实验课、西医诊断学中的问病查体等理论课的讲授;承担本科生的临床带教等实践性教学工作,共带教实习生共41人,指导硕士研究生3人(导师组成员)。重视教学工作,把“教书育人”,“言传身教”视为师德中最重要的品德,不断总结教学经验,提高教学水平。讲课条理清楚, 重点突出, 教学效果好。在临床带教工作中, 能针对不同学员的特点, 因人施教, 注重理论联系实际,重视学生临床技能的培养, 定期开展专题讲座,受到学员好评,教学评估优秀。

科研工作方面:积极参加科研工作,主持广东省自然科学基金、省科技计划项目等省级基金课题3项;参加国家十五攻关课题分题、芬兰国际合作课题等课题的研究;参加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十一五”心血管重点专科协作组工作,为高脂血症协作组成员,完成了血浊(高脂血症)的中医诊疗规范的制定,开展主攻病种临床诊疗方案验证等相关研究工作。任现职务以来,在省级以上刊物发表学术论文13篇,获首届广东省医药类教学媒体教材评比三等奖1项(第四作者)。

第6篇:中西医临床医学学科评估范文

1.1一般资料

科室实际开放床位数60张,护理人员17人,副主任护师1名,主管护师1名,新护士6人,无中医院校毕业的人员,护士工龄0.5~21年,平均(5.18±1.33)年。

1.2方法

1.2.1查房种类

(1)高年资护理查房:定5年以上参与人员为主,查房对象要求具有代表性或特殊性:重病、非专科病种合并症多、新技术新项目及中医单病种等为主;

(2)低年资护理查房:定2~5年参与人员为主,查房对象以重病、特色专科病种及中医单病种等为主;

(3)新护士查房:以整体护理评估方法、专科技术、基础护理、专科病种及中医特色项目等为主;主查者以护士长、3年以上护理人员担任。查房期间非必须参加者由护士长安排维持病房正常运作。

1.2.2查房时间

根据科室工作特点,每周三晨交班后实施,高、低、新护士护理查房轮流进行,遇工作忙、过节等特殊情况适当调整;每次时间控制在45min左右。

1.2.3查房程序

1.2.3.1查房前的准备

(1)人员准备:根据不同查房目的,由护士长或责任组长选取查房对象,取得患者及家属同意并参与,主查者做好病情评估及护理新进展知识准备;(2)物品准备:治疗车上放置病历卡、听诊器、血压计、手电筒、号脉枕、压舌板、棉签、专科体检器械、免洗手液等;(3)人员的站位与进出要求:患者的右侧分别为主查者与参与人员,患者的左侧为被查责任护士,床尾为配合护士(提供查房用具)或护生等。入病室时按主查、被查、其他护士顺序而入,出病室以相同次序离开。

1.2.3.2查房方式、过程与内容

第一步:护士站。

主查者说明查房目的及针对性注意事项,责任护士汇报简要病史,入院以来曾出现的护理问题、采取的主要护理措施及效果,现存的问题及实施中的护理措施,提出需要解决的问题。

第二步:到床边。

(1)主查者再次与患者沟通,取得配合。根据汇报情况,补充询问核查患者或责任护士有关问题,并行中医及专科查体(保护患者隐私),查患者护理措施到位情况等;

(2)主查者引导参与人员集体评估,根据在科室分管的质控内容不同或参加院级的护理专业小组不同进行各自内容重点评估:如病房管理质控管理员以病房管理内容为主,中医护理小组联络员以中医内容为主,完善病情掌握及护理质量情况;

(3)主查者根据措施落实情况,要求责任护士再次补充未完善的内容:中医特色项目的演示(耳穴压豆)、功能康复训练方法演示,饮食具体指导等,并行当场纠正与点评;

(4)主查者问患者或家属对护理工作的意见和建议,最后致谢。

第三步:回护士站。

(1)参与人员根据床边看到、听到及查到情况和病历情况,住院期间观察到的情况进行反馈,互相学习,主查人员总结分析与点评;

(2)主查人员进行专科知识新进展、中医护理知识学习或特殊情况讲解与总结。

1.3评价指标

查房质量分(100分):选题(10分);中西医结合病史(10分);中西医结合护理评估(15分):生理、心理、社会支持系统整体内容,中医望、闻、问、切评估手段,包括望神、面色、舌象、脉象、大小便及睡眠等;中西医结合护理诊断(8分)、中西医结合护理措施(17分):按病房管理、分级护理、基础管道护理、专科护理、中医特色护理等护理质控标准及科室疼痛、睡眠护理干预要求等评估措施到位情况;中西医结合健康教育(10分):疼痛知识、中医特色饮食护理、康复锻炼方法及养生保健知识等;护理书写(5分):是否客观真实及体现中医特色等;新进展、中医知识等(15分);沟通、人文、综合概括能力等(10分)。

2结果

2年来,共实施晨间护理查房78次,其中高年资护理查房23次,低年资护理查房33次,新护士护理查房22次,发现并解决床边患者收费、健康教育、护理等问题428项,病人满意度100%。两年共收到表扬信12封,医院各项护理质量分:病房管理、重病护理、基础分级护理、专科护理及护理书写等质量分平均96.7分,无重大护理安全及投诉事件发生。

3讨论

3.1提升

主查者在讲授新进展知识的同时,讲课技能也得到提高,在床边与患者的交流沟通、查房时间流程的把握等过程中,查阅文献、组织、概括、教学、观察、判断、分析与解决问题的能力均得到很好锻炼;互动式查房后问题的讨论与反馈,促进了护士主动发现问题与解决的热情,提高了发现问题与解决问题的能力;以护理程序为框架进行护理查房,新护士运用护理程序的能力、整体评估及沟通能力得到提升。

3.2提高

护士学习效果护理查房紧紧围绕患者而不是疾病,护理问题呈现直观,与护理质控标准要求与患者需求一致,知识点与实际患者呈现病情相符,符合情境性、行动性、合作性、研究性等成人学习原则及业务查房最受益原则[2],所以整个查房过程中能以主人翁的姿态参与,特别是中医护理评估中舌象、脉象、寒热虚实的辨别、不同体质的饮食等内容,更是表现出极大的兴趣,并在实际沟通教育中受到患者肯定,被动学习转为主动,学习效果显著。

3.3提升临床护理质量

分层护理查房过程中,主查者通过资料准备、文献查阅,护理循证结果成了解决临床护理问题的重要手段,并得到推广应用,如疼痛、失眠、便秘等常见临床护理问题的中西医干预方法等,不仅提高了个人、科室人员的理论知识,更提高了专科护理质量。此外,在查房过程中,以医院护理质量标准作为评价措施到位依据,提升了护士自我管理能力。实施分层查房后,标准与实践相结合,真正解决了临床患者问题,护理质量、教学质量均得到提升。

3.4提升了护患满意度

第7篇:中西医临床医学学科评估范文

关键词 全科医师 临床思维训练 综合模式

中图分类号:G712 文献标识码:C 文章编号:1006-1533(2015)01-0062-03

Study on the training of clinical divergent thinking in general practitioner

QIAN Yiming , GUO Jian, QIAN Fenghua , ZHAO Lei , XIA Yichun, SHEN Mengwen, TANG Jin

(Department of Emergency, Yueyang Hospital of Integrated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and Western Medicine, Shanghai 200437, China)

ABSTRACT The characteristics of clinical divergent thinking were summarized, the training pattern for clinical divergent thinking was innovated, the content of courses was regularized and the teaching plan was optimized by analyzing the current situation of training mode for general practitioner. The innovative teaching mode including problem-based learning, scene teaching and mini-CEX were brought into the training of clinical divergent thinking for general practitioner in our department.

KEY WORDS general practitioner; clinical divergent thinking; syntaxic mode

随着我国社会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改善,城乡居民对健康的需求不断提高,加之人口老龄化等问题,对医疗卫生服务提出了新的要求和挑战。国家在“十二五”期间提出了建立健全基本公共服务体系,实现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的目标[1]。但多年来,我国基层医疗卫生人才队伍建设相对滞后,与社会发展差距很大,全科医师已成为我国紧缺和急需型人才。大力发展全科医学,建设全科医师队伍,持续为基层社区提供高质量基层医疗卫生服务,已成为深化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和加快医疗卫生模式转变的重要任务。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岳阳中西医结合医院作为中西医结合专业和中医专业医师规范化培养基地,重视基层全科医学人才培养,改革和创新全科医学教学模式。本文探讨有关全科医师临床思维训练的培训方法。

对目前全科医师临床培训的思考

全科医师区别于专科医师

全科医师和专科医师有着不同的卫生服务宗旨。全科医师负责健康时期、疾病早期乃至经专科诊疗后无法治愈的各种病患的长期照顾,其宗旨是服务于“患者”而不是“疾病”。专科医师负责疾病形成以后一段时期的诊治,其宗旨是将科学对疾病的深入研究应用于临床治疗。如果用金字塔比喻卫生服务,专科医师处于卫生服务金字塔的顶层,处理各个不同专科的重病,往往需要动用昂贵的医疗资源和高新技术,解决少数人的疑难重症。全科医师则处于卫生服务金字塔的底层,处理常见健康问题,利用社区和家庭的卫生资源,以低廉的成本维护大多数民众的健康。因此,全科医师的宗旨是以患者为中心,立足于社区,覆盖防治保健,从生物-心理-社会全方位提供医疗保健服务。

全科医师临床思维的特点

临床思维是临床医师根据患者的临床资料,对疾病的诊断治疗进行全面分析和判断,最后做出正确决策的能力,是一名合格医师所具备的理论联系实际的临床工作能力。全科医师与专科医师有着截然不同的的卫生服务宗旨,其临床思维方法也必然有着自己的特点。全科医师的工作强调持续性、综合性、个体化的医疗保健服务;强调早期发现并处理疾病;强调预防疾病和维护健康;强调在社区对患者进行不间断的管理和服务,并协调利用社区内外其他医疗资源[2]。全科医师临床思维的特点表现在:①社区患者常见病居多,尤其随着老龄化社会的到来,疾病谱多为高血压、糖尿病和冠心病等慢性病,但可能涉及多系统和多因素问题,全科医师应该是社区常见病和多发病的“专家”,而不是单一系统或疾病的专家,需要综合、整体观的临床思维。② 部分患者处于疾病的早期阶段,症状不典型,资料不齐全,尚未开始必要的辅助检查,全科医师在社区、家庭进行疾病的诊断工作有难度,需要有清晰的临床诊断思维。③ 随着社会高速发展,社区患者除了躯体疾病外,尚有很多心理、社会因素,需要生物-心理-社会模式的临床思维。④全科医师负责社区居民健康时期的预防宣教,疾病早期、中期乃至末期患者的长期治疗管理,需要医疗、预防和公共卫生相结合的临床思维。⑤ 全科医师需要具有辨识急症-重症-难症的临床思维能力。

目前全科医师临床思维训练面临的问题

目前,我国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三级医院承担住院医师规范化培养工作,本科生毕业后在这些医院接受3年的住院医师规范化培养,全科住院医师没有规范统一的教学内容和模式,往往接受与专科住院医师相同的规范化培训,主要由医疗水平较高的专科主治、主任医师来承担全科医师的教学培训工作[3]。而多年来我国医学教育强调以疾病为中心的专科、专病培养,使得住院医师形成以专科医疗为主体、以疾病为中心的思维方式,加之专科培训老师对全科医师的工作性质不熟悉,对全科医学生的带教较为陌生,在教学中缺乏全科医学的临床思维模式,仅仅把全科医学教学当成临床各科常见病的简单组合, 结果把全科医师培养成专科化的思维方式,而不是全科医学综合观、整体观、医疗与预防相结合、生物-心理-社会模式的临床思维[4]。全科住院医师常出现缺乏健康和疾病整体观、躯体疾病与心理因素相脱节、医疗与预防相脱节等思维现象,这显然与全科医学的教育目标背道而驰。

对全科医师临床思维训练的培训方法

全科医师临床思维训练的切入点

我科一直承担急诊医学教研室的工作,发现急诊医师与全科医师相似之处在于:① 涉及多学科、多系统和多因素的临床问题,要求医师具有综合性、整体性的临床思维。② 患者往往以某种症状就诊,临床资料不完整,医师对疾病的诊断工作有难度,需要清晰的临床诊断思维。③部分患者因心理问题就诊,需要生物-心理-社会模式的临床思维。不同点在于急诊医师专长于急危重症的抢救治疗,掌握气管插管等急救技术、熟悉呼吸机等急救设备,而全科医师面对的是门诊患者。因此,全科医师教学内容应以轻症常见病的临床思维为主,急救技术与设备为辅,并培训全科医师如何辨别患者是否为重症病例,尤其是重症肺炎、上消化道大出血、休克、急性冠脉综合征、急性脑血管意外等急危重症的临床思维能力,这些重症患者如不能紧急转院治疗并协调好转院途中的抢救措施,将严重危及生命。

因此,我们考虑可以借鉴急诊医学的教学经验,针对全科医师的临床思维特点,制定适用于全科医师的临床教学案例,改革全科医学教学模式,将讨论式教学、情景式教学和迷你临床演练评分(mini-CEX)引入全科医师的临床教学中。

全科医师临床思维训练的培训方法

我们改革了传统的教学模式,将讨论式教学、情景式教学和迷你临床演练评估(mini-CEX)引入全科医师临床思维培训中。

讨论式教学是教师根据全科医师的专业方向、知识结构对教学内容进行设计,培养学生的独立思考能力,启发学生发言讨论,学生运用多门相关学科知识进行分析、判断、推理、综合直至得出结论,形成良好的临床思维能力[5]。

情景式教学通过多媒体运用、实物演示、角色扮演、实践操作等手段设计教学情景,将认知与情感、形象思维与抽象思维、教与学巧妙地结合起来,充分发挥学生主动性、创造性,改变了单纯接受知识的被动教育模式,有助于将理论知识和临床思维联系起来,提高学生的临床思维能力。

迷你临床演练评估是美国医学继续教育认证委员会推荐的一种评价住院医师核心临床能力的评估工具[6]。评价项目包括医疗面谈技能、体格检查技能、专业态度、临床判断、沟通技能,组织能效,整体临床胜任能力。主考医师除了观察和评价住院医师的知识、技能、态度外,考核过程主考医师还能给住院医师实时反馈,以考代教,提高全科医师的临床思维水平。急诊教研室对全科住院医师的教学中,每2周安排1次讨论式教学和情景式教学,每次均事先告知学生教学内容,引导学生查阅资料和参考书籍,寻找答案,启发思考,讨论教学和情景教学时发挥学生主动性,积极发言讨论,师生互动,培养全科医师临床思维能力。每月底进行1次迷你临床演练评估,考核和教学功能兼备,弥补传统临床技能考核的不足,及时反馈存在的问题,提高全科住院医师的临床思维能力。

结语

对全科医师的临床思维培训,应熟悉全科医师工作特点和卫生服务宗旨,针对全科医师的临床思维特点,合理安排培训内容,优化课程结构,改革全科医学教学模式,将讨论式教学、情景式教学和迷你临床演练评分引入全科医师临床教学中,探索出一套适用于全科医师临床思维训练的培训方法。

参考文献

肖纯凌. 适应社会需求加快基层全科医学人才培养[J]. 中国高等教育, 2011(10): 32-33.

陈永梅. 全科医生的临床思维模式探讨[J]. 管理实践, 2008, 10(11): 155.

尹朝霞. 全科医生临床培训中存在的问题与建议[J]. 中国高等医学教育, 2007(7): 79-80.

邹连堂, 罗志勇. 全科医学教育与社区卫生服务现状分析与对策[J]. 卫生软科学, 2010, 24(5): 418-420.

顼志兵, 钱义明, 朱, 等. 讨论式教学模式在急诊医学双语教学中的应用[J]. 医学信息, 2011, 24(20): 6673-6674.

第8篇:中西医临床医学学科评估范文

麝香保心丸是我国第一个以西医标准研发的治疗冠心病的中成药,由人参、麝香、冰片、肉桂、蟾酥、苏合香脂及牛黄组成,能显著缓解冠心病心绞痛的症状,改善心肌缺血的心电图表现,是第一个促进治疗性血管新生的中成药。

2009年底,“麝香保心丸治疗慢性稳定性心绞痛长期受益研究方案讨论会”在上海成功召开。会议由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范维琥教授主持,与会专家对研究项目的实施方案进行了充分讨论,为麝香保心丸临床研究的顺利实施进一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聚焦中医药循证医学,结果值得期待

麝香保心丸以其确切疗效、安全经济等特点而成为目前冠心病最常用的预防和治疗药物。同时,我国很多学者针对麝香保心丸的质量控制、物质基础、药理作用、临床疗效及安全性方面持续开展了大量研究,累积400余篇相关研究论文在国内外学术期刊陆续发表。近年来,麝香保心丸被列入多项部级科研课题或专项,并获得初步成果,为推动中药现代化、科学化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2006年,麝香保心丸被纳入国家十一五科技支撑项目,95种纯化合物物质构成、标准指纹图谱、主要成分体内吸收、代谢等信息逐步明确,麝香保心丸物质组成的生物学特性从此被阐明。2007年,麝香保心丸的血管保护研究获得首届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科学技术奖,该研究系统揭示了临床治疗的作用机理,特别是在促进治疗性血管新生的作用方面。2008年,麝香保心丸被纳入国家重大新药创制专项:该项目通过系统生物学方法,进一步揭示药效物质及发挥治疗作用的机理,并建立完善的质量控制体系。

2009年,麝香保心丸在积累了上市多年后丰富的生产工艺研究、质量控制研究、临床疗效研究、人体安全性评估的基础上,多中心临床研究项目被列入上海市科委中药大品种的二次开发研究课题,成为国家生物医药产业重点支持对象,其中,“麝香保心丸治疗慢性稳定性心绞痛的长期收益研究”为该项目的核心部分。该核心研究将为中药现代化典范――麝香保心丸的创新与发展再次注入生机与活力。

善于运用现代医学和科学来研究中医药,必须遵循科学研究的国际性原则,因此,麝香保心丸循证医学研究应该成为中西医临床结合的桥梁。循证医学研究应成为麝香保心丸走向世界的必由之路,其结果也让人翘首企盼。

70多个中心计划近3 000例观察的大型循证医学课题

本课题由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葛均波教授、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范维琥教授牵头,计划在阜外心血管病医院等全国70多家三级甲等医院开展。入组的慢性稳定性心绞痛患者接受标准的化学药物治疗基础上增加安慰剂,或者在标准治疗的基础上增加麝香保心丸,以期明确标准治疗基础上增加麝香保心丸对于冠心病慢性稳定性心绞痛患者的长期收益研究。计划在2年的随访期完成2 400例慢性稳定性心绞痛患者的临床观察,获得麝香保心丸改善患者生存质量、提高患者生存率的临床依据,为获取中成药的循证依据奠定坚实基础。

双盲、安慰剂对照应用于中成药研究

随着循证医学理念的接受和严格随机对照临床研究在临床推荐级别中价值的肯定,证实中成药的安全、有效性就必须按照西医的循证医学模式进行临床试验。该研究将采用多中心、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原则,进行前瞻性、多中心、大样本研究,将对麝香保心丸治疗慢性稳定性心绞痛患者远期事件影响、疗效、安全性给予科学的评价,使麝香保心丸安全、有效性的评价建立在强大的临床研究证据基础上,对于麝香保心丸走向世界,也必将产生积极的推动作用。

揭开中医药循证医学新纪元

范维琥教授在会议总结中表示,本次会议的与会专家对麝香保心丸二次开发研究核心研究部分进行了及时、充分的论证,对研究在未来实施过程中可能遇到的问题进行全面评估,并提出科学、合理的应对措施。这就为该麝香保心丸临床研究的顺利实施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第9篇:中西医临床医学学科评估范文

210名调查对象中,女性占29.5%,男性占29.5%,社区医师中最高学历为硕士占11.4%,本科学历占66.7%,大专学历占13.8%,中专及以下占8.1%。关于未能参加技能培训的原因(多选):人员紧张没时间占39.0%,不知道培训信息占22.0%,缺乏培训经费21.0%,其他原因占18.0%。接受继续教育,参加住院培训占30.0%,全科培训占18.0%,急救专项培训占53.0%。半脱产培训(如周末班)占11.0%,全脱产培训占12.0%,短期专项技术培训30.0%。社区医师获取急救理论知识的主要来源(多选):带教老师57.6%,书籍53.8%,同行交流42.3%,杂志26.6%,会议24.7%,媒体14.7%。获取急救实践技能的主要方法(多选):临床实践88.6%,模拟训练11.9%,计算机虚拟1.0%,其他4.7%。参加过的培训总体效果:效果很差2.0%,效果较差2.0%,效果一般63.0%,效果较好24.0%,效果很好9.0%。社区医师如下次有机会参加急救技能培训(多选):愿得到短期专项培训占56.6%,半脱产培训占41.9%,全脱产集中学习占13.8%。

社区医师的年龄、性别、学历、及所学专业在继续医学教育的参与率方面:20~30岁有72.6%愿意参加,31~39岁有69.9%,≥40岁有53.8%;男性有72.6%愿意参加,女性65.6%;硕士有70.8%愿意参加,本科有75.7%,大专有55.2%,中专有52.9%;临床医学有72.4%愿意参加,影像及其他有63.0%。社区医疗卫生技术人员对临床常见病、多发病的综合急救技能的理论熟悉掌握并理解的占74%,培训需求占89%;单项急救技能掌握并理解的占69%,培训需求高达90%;综合急救病例熟悉掌握并理解占78%,培训需求占86%。

2讨论

2.1社区医师急救技能培训的迫切性本调查结果显示,重庆市社区医师的年龄、性别、学历及所学专业与所学专业在继续医学教育的参与率均无明显差异;大部分社区医师对所列急救知识及技能虽可以掌握并理解,但绝大多数社区医师仍感到自身急救知识和技能的不足或知识老化,渴望学习新的、涉及学科更广的急救理论知识与技能训练。造成目前培训教育不足的原因考虑可能有:社区基层执业(助理)医师与其服务人口之比很低(约为0.80‰和0.39‰),导致“没有时间”参加继续教育;社区医师大多是刚毕业不久的医学生,但目前医学院校大学生很缺乏急救知识和技能训练。在当前社区全科医生的医疗行为中,对临床急救技能培训的需求较高,尤其在我国社区基层卫生技术现有人员的素质水平是医疗保健质量的关键的现状下,加强急救知识与技能的培训与教育,对解决社区医疗的现实问题、提高社区健康服务水平更显迫切。

2.2社区医师急救技能培训中存在的问题与思考

2.2.1缺乏健全的社区医师急救技能培训体系近些年随着城市卫生服务体系的变革,我国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蓬勃发展。但由于历史的原因,社区医师广泛缺乏规范化培训,医疗服务水平不令人满意。且各地岗位培训发展不平衡,与欧美及澳大利亚的全科医师培训计划相比还有很大差距。随着社会人口老龄化,社区人群的疾病谱也发生了变化,如慢性病发病率、院前心脏骤停的发病率逐年增高等,陈旧的培训体系无法跟上疾病谱的变化。例如院前心脏骤停后,重要脏器对缺氧缺血的耐受时间极其有限(大脑4~6min),因此有效的现场急救至关重要。如果患者能够得到恰当有效的处置,则大多数患者可以抢救成功。然而通过调研发现,社区医师普遍缺乏系统、规范的(如符合国际心血管急救指南的)急救技能训练,这也可能是我国院前急救抢救成功率很低的重要原因。目前,我国社区医师的临床综合急救技能培训体系中有两个重要内容需加强建设。

2.2.2缺乏适合社区医师需求的急救技能培训课程目前我国建立全科医学系的医学院校,大多沿用临床医学本科教材及教学模式,缺乏适合社区医师需求的培训课程,而针对急救技能的课程就更加缺乏,其涉及范围仅限于心肺复苏等很有限的基本技能。而培养目标需要达到的是提高综合的急救理论知识及技能。例如对于脑梗死一类的急症,在做社区服务时如何进行预防宣教、有哪些预防措施、在疾病发生的最早期,如何进行快速诊断和鉴别诊断、应在什么“时间窗”内进行怎样治疗才能获得最佳预后、患者在院内治疗结束回到社区后该如何进一步实施康复、保健等问题。因此,需要建立适应疾病谱变化和公共卫生发展的社区医师急救技能培训课程,这样才能真正做到为患者救治赢得宝贵的时间,才能真正做到通过系统的社区医疗提高急症预后水平。

2.2.3缺乏临床急救技能师资培训目前我国仅有为数不多的医学院校建立了全科医学系,且总体上看师资组成较为单一,只包括了高等医学院校的理论师资,没有有效整合全科医院临床和社区师资[6]。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和同济大学医学院等虽然率先成立了全科医学教研室,但是全科医学领军人才稀缺、社区骨干师资队伍匮乏、急救技能培训基地不足等问题依然凸显,使得全科医师的技能培训大打折扣,急救技能专项培训的数量和质量尤显不足。鉴于社区医师急救技能培训需求量巨大、床旁培训风险较高,因此我们需要在当地医政部门的支持下,整合当今医学教育发展前沿,建立若干个整合高仿真急救模拟培训的临床训练中心或基地,以高质量的规范化培训课程为核心、以培养骨干师资为重点,从而以“瀑布式”的方式普及社区医师急救技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