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公务员期刊网 >> 论文范文 >> 教育论文 >> 健康教育论文 >> 正文

区域化妇幼保健健康教育工作实践

【摘要】以妇女、儿童和儿童家长为目标人群开展妇幼健康教育是妇幼卫生工作的主要内容之一。上海市浦东新区妇幼保健所在妇幼健康教育工作中,加强领导,部门合作,投入到位,健全工作网络,强化工作人员队伍培训,并与政府相关职能部门与社会力量联手,多渠道多范围开展行动,还积极围绕相关主题开展大规模特色宣教活动,依托项目开展宣教与干预,利用网络技术创新健康教育方式,使各项工作指标取得明显成效。

关键词】妇幼保健;健康教育;管理

1妇幼保健管理面临现状

2009年4月,上海市原浦东新区与原南汇区两区合并,形成现在的浦东新区。现浦东新区区域面积为1429、67km2,占上海市总面积的22、55%。2016年末,全区常住人口为550、10万人,其中外来常住人口为234、19万人;2016年全区活产数为56058人,其中非户籍为31881人。浦东新区妇幼保健所是集预防保健、示范医疗、培训指导、健康教育为一体的妇幼保健管理专业机构,承担着全区19家助产医疗机构、36家计划生育手术点、46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400多家托幼机构的妇幼保健管理职能。随着二孩政策的全面开放,大批高龄孕妇的涌现可能造成分娩风险的增大,妊娠合并症及并发症发生率上升;胎儿先天性异常发生率相应增加;公众对母婴健康素养和知识技能的掌握不足以应对整个孕产期安全,在这样的生育高峰大背景下,作为辖区内妇幼保健工作的专职管理机构,应责无旁贷地积极寻求对策,保障母婴安全。

2对策与实践

2、1加强领导,健全网络

2009年两区合并后,原两区妇幼保健管理机构也于2010年合并成立新的浦东新区妇幼保健所,设立了健康教育科并配备专兼职人员,负责全区妇幼健康教育工作;同时,在所内出台健康教育联络员制度,由其他相关职能科室(如妇女保健科、儿童保健科、质量管理科等)兼职人员组建一支联络员队伍,加强妇幼健康教育工作的综合管理。在全区各级助产医疗机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以及托幼机构设置相应的业务条线,并要求配备专兼职妇幼健康教育人员,通过孕妇学校、妇女保健、儿童保健、托幼管理等渠道,将妇幼健康教育工作加以落实。依托上级业务主管部门与区域行政主管部门的领导与支持,加强与系统内其他专业站所如疾控中心、眼牙防所、精神卫生中心等的横向合作,并拓宽与系统外委办局如妇联、工会、教育局等部门的交流协作,不断强化妇幼健康教育工作的深度与广度。

2、2强化培训,提高技能

充分利用现有妇幼保健三级工作网络,针对不同层次不同类别专业人员开展妇幼健康技能培训,讲授健康教育理念、妇幼保健健康教育工作方法,并通过不同渠道在不同范围落实妇幼健康教育工作的重要内容。每年根据不同工作重点,开展助产医疗机构孕妇学校授课比赛、社区妇幼保健人员实战技能比武、托幼机构健康教育成果展示、保健老师理论知识竞赛等形式多样的专项活动,通过组织现场观摩、专家点评、小组讨论、互动提问、保健沙龙等方式强化培训效果,不断提高专业人员的妇幼健康教育理论水平与实践技能。

2、3常规宣传,系统教育

妇幼健康教育的对象主要是妇女和儿童,在开展妇幼健康教育的过程中,要从婚前保健开始,到孕前保健、孕期保健、产时保健、产后保健、儿童保健以及妇女青春期保健、更年期保健和老年期保健,贯穿女性整个人生过程[2]。不同阶段的妇幼健康教育工作由不同的部门及人员负责实施,开展常规科普宣传和系统教育,其形式通常包括在各工作场所营造关爱妇幼健康的宣传氛围,设立亲切自然的健康教育阵地,发放通俗易懂的宣传册子、张贴图文并茂的宣传海报,通过专有设备发布一些温馨小贴士;并深入学校、社区、企业等针对特定服务对象如青春期少女、更年期妇女和职场女性等开展一系列知识讲座等,以提高保健知识普及率。

2、4特色活动,突出专题

在“妇幼健康中国行”活动倡导下,积极围绕各项主题开展影响力较大的特色宣教活动,在一定程度上更为服务对象接受与认可。在浦东新区北蔡社区成功举办“母婴安全,爱的护航”大型健康宣教活动,专家现场咨询与群众喜闻乐见的文艺形式,将母婴知识传播给百姓大众;与金杨社区合作开展“爱,从母乳喂养开始”主题活动,让孕期与产后的妇女更意识到母乳喂养的重要性;落实六灶社区“0~3岁母婴护理宣传示范基地”建设,开设婴儿沐浴、抚触、辅食添加、中医调养等多项课程,让社区服务对象扎实掌握育儿知识与技能。各类主题活动的开展,有效地创新妇幼健康教育的工作机制与服务模式,以点带面不断增加辐射效应,获得更为广泛的健康教育成效。

2、5依托项目、深入干预

《上海市加强公共卫生体系建设三年行动计划(2015—2017年)》为本区妇幼健康教育注入一剂强心剂,《科技创新引领上海妇幼健康促进》项目走进浦兴社区,实施“产后避孕”指导,“产后保健论坛”形式新颖、效果显著;“关爱女孩”讲座更是引发父母们的共鸣。依托浦东新区妇联妇女儿童家庭服务项目,组织“孕产期保健宣教社区行”公益活动,组织全区妇幼保健人员专业培训,为受众群体传播普及教育。结合宋庆龄基金会“健康儿童成就美好未来”项目,将口腔保健与眼保健服务深入各托幼机构,并持续开展幼儿保健系列宣教与干预。“妇幼健康素养调查”项目同时在青春期学生、育龄妇女、更年期妇女、围产人群中开展健康传播。

2、6拓宽渠道、优势互补

传播妇幼健康知识、强化妇幼保健理念,已不再是卫生部门一家的职责所在,充分发挥政府公共卫生联席会议作用,联动相关职能部门与社会力量,持续扩展妇幼健康知识传播的深度与广度。与街镇政府合作,在旗杆村、鹤鸣村等开展“岗村结对”活动,邀请妇幼专家走进新农村,传送妇幼保健知识;与民政部门联手,将婚前保健服务关口前移,在结婚领证人群中大力宣传婚育保健知识,并鼓励适婚人群积极接受婚前检查;与商委、各大园区、管委会合作,在大型商业广场等区域设立宣传栏、电子屏等进行相关氛围渲染;与教育部门共同将青春期保健、正确的婚恋观教育带入校园;与劳动部门配合,在女职工集中的企业,开设妇女保健专场活动。

2、7网络媒体、创新服务

将现代化的网络媒体形式应用于妇幼保健健康教育的传播,既有利于目标人员获取妇幼健康知识与信息的及时性、普及性与广泛性,又可以与专家在媒体网络进行交流解答,保证了一定的私密性与方便性。开发“浦东新区妇幼保健所官网”,于2016年初正式上线,设立健康宣教专栏,及时发布妇幼健康科普知识;微信公众号“浦东妇幼健康”也随即启用,以“关注妇幼健康、关爱妇女儿童”为宣传宗旨,定期发布健康知识,及时发布妇幼资讯;牵手“浦东电视台”、“浦东网络电视”、《浦东时报》等传统媒体和新媒体平台,将妇幼健康科普知识予以及时报道和推送;更与“浦东电台健康有道”专栏节目联合开设“妇幼健康专题节目”,邀请妇幼专家畅谈妇幼健康知识,解读相关文件,接受听众热线。

3结果与成效

经过6年系统化多样化的妇幼健康教育,在各项工作指标上取得了明显的成效,孕产妇死亡率、婴儿死亡率、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维持在较低水平;孕产妇系统管理率、0~3岁儿童系统管理率维持在较高水平;通过大量的普及宣教工作,尤其是放开二胎政策后,加强对于自然分娩的宣传,剖宫产率逐年下降,纯母乳喂养率逐年提高,这与易灵敏、祝玉琴等的研究结果相一致[3-4]。2016年,抽取全年健康教育活动中10项开展满意度调查,接受调查的233人中,100%的人认为开展此类宣教非常有益;98、28%的人愿意再次参加以后的活动;以10分为满分,平均分为9、78分。

4经验与体会

4、1领导重视、部门合作,是有力开展妇幼健康教育的组织保障

妇幼健康教育是调动服务对象主动保护健康与主动积极利用妇幼保健卫生服务的积极措施[5],保障妇幼健康不仅是一个医学问题,也是一个社会问题,如何在服务对象中开展宣教工作,如何针对不同人群采取适宜的干预方式,都有赖于部门间的合作。必须通过加强领导,协调部门之间的关系,统一认识、密切合作,充分利用好现有的政策资源,才能保证妇幼健康教育的有力实施。

4、2预算合理、投入到位,是顺利开展妇幼健康教育的财政保障

实现健康教育所要达到的效果,财政投入是不可忽视的,要积极探索妇幼健康教育的投入机制,每年根据服务人口数以及健康教育工作项目的确立合理做出经费预算,并切实得到财政保障。作为投入较少而产出较大的服务,妇幼健康教育应持续作为改善妇女儿童健康水平的重要策略[1],真正体现妇幼健康教育在公共政策中的重要意义,从而减少卫生保健资源利用量,减少慢性病医疗成本,保护健康生产力[6]。

4、3人员配置、队伍建设,是积极开展妇幼健康教育的人力保障

我国妇幼健康教育工作的开展对于培育公众妇幼健康意识和普及妇幼保健知识起到了不可忽视的推动作用,但健康教育群体与有限的健康教育专业队伍之间存在着巨大的供需矛盾。随着我国城、乡三级妇幼保健网络的日益完善,妇幼健康教育工作的开展有了机构和人员的保证[7-8]。浦东新区各级医疗机构产、儿科医护人员,妇女保键、儿童保健人员,托幼机构保健人员等都是承担妇幼健康教育的固定人员,必须不断完善专业人员的配置,加强专业队伍的建设;同时充分发挥行业内外力量,组建社工与志愿者队伍,不断探索以卫生系统为核心、社会各界支持配合的健康传播模式。

4、4技术支撑、信息强化,是创新开展妇幼健康教育的渠道保障

当前医药卫生各领域都已将信息化建设列为重点推进的工作之一[9],卫生信息化是促进卫生改革的重要技术支撑手段,依靠信息化建设促进妇幼健康教育智能化管理,是健康教育与健康促进领域综合应用计算机及网络技术的方向。通过建立妇幼卫生信息平台、官方网站、微信公众号、医疗移动APP等,优化了妇幼健康服务流程,提升了妇幼健康服务质量,改善了妇幼健康行业形象[10]。

参考文献

[1]冯宁,金曦.我国妇幼健康教育工作综述及展望[J].中国健康教育,2010,26(6):472-483

[2]刘冰,黄彦红,姚晓光,等.沈阳市妇幼健康教育模式的初探[J].中国妇幼保健,2010,25(15):2049-2051.

[3]易灵敏,刘筱娴.健康教育对初产妇分娩结局影响的研究[J].中国妇幼健康研究,2007,18(2):111-112.

[4]祝玉琴,陈晓霞,林冬霞.临产后产妇家属实施同步健康教育对分娩的影响[J].中国现代医生,2010,48(3):40-41.

[5]马远珠,夏建红,姚健,等.我国妇幼保健机构开展妇幼健康教育的挑战和应对策略[J].中国妇幼保健,2016,31(14):2782-2785.

[6]梅春英,徐学华.医院健康教育在后医学时代的作用[J].中国卫生事业管理,2009,12(8):859-860.

[7]严仁英.妇女卫生保健学[M].北京:学苑出版社,1996.

[8]刘湘云.儿童保健学[M].南京:江苏科学技术出版社,2006:23.

[9]陈志,吴海倩,张义涛.信息化管理在实施基本公共卫生和重大妇幼卫生服务项目中的作用[J].中国妇幼保健,2011,26(34):5294-5296.

[10]吴倩岚,王菁,何秀玉等.移动医疗APP在妇幼健康管理中的应用探索[J].中国卫生信息管理杂志,2015,12(2):217-220.

作者:许磊 夏丽莉 梁敏红 单位:上海市浦东新区妇幼保健所

阅读次数:人次

  • 上一篇论文:
  • 下一篇论文: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