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期刊网 精选范文 企业供应链管理案例范文

企业供应链管理案例精选(九篇)

前言:一篇好文章的诞生,需要你不断地搜集资料、整理思路,本站小编为你收集了丰富的企业供应链管理案例主题范文,仅供参考,欢迎阅读并收藏。

企业供应链管理案例

第1篇:企业供应链管理案例范文

实际上,这种困惑存在于大多数企业。虽然牛鞭效应、供应链联盟、协同供应链等术语已渐渐成为CFO的口头禅,但真正要将其运用于企业却并非易事,尤其是在全业务过程的成本监控方面,CFO们遭遇着来自各个方面的挑战和压力。

全供应链过程管理

全供应链过程,是指把产品或服务从供货方交付给需求方的完整过程。全供应链管理因素包括成本结构、订货到货时间与质量、员工效率升级、客户服务水平等。这些因素决定着一个企业的供应链管理水平,也是相关企业财务管理的核心工作之一。

全供应链管理,尤其是供应链全程的成本费用管理,可以带给公司许多好处:首先,这一管理思想对财务的三大报表的主要项目均有显著影响;其次,提高资金周转率,使得物流、资金流和信息流有效合一;再次,可以促进业务流程的协作和整合。

在我们所关注的案例中,某企业采购成本占到运营成本的85.89%,人员工资仅占6.9%。实施全供应链管理并从供应链角度实施全业务过程的成本监控后,2011年该企业节约成本1700万,相当于2.8亿元合同产生的营业利润(见图1)!

要建立这种效率型的供应链,就应注意以下要点:

首先,应不断加强企业与供应商、分销商之间的协作,从中寻求利益平衡点,逐建降低整条供应链上的成本;

其次,通过缩短提前期与增加供应链的柔性,及时响应市场需求,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提供顾客需要的个性化产品;

再次,通过为不同产品生产尽可能多的通用件来增强部分产品模块的可预测性,从而减少需求的不确定性。

最后,应加强对供应链管理的整体观念。供应链的整体绩效取决于各个供应商节点的绩效,各个部门分属不同的单元,都有各自的目标与任务,有些目标和供应链的整体目标是不相关的,因此要避免这种各行其道的“本位主义”。

全供应链总成本设计

全供应链总成本设计方案,能够帮助企业监控整个业务过程中的成本状况。

全供应链总成本分为两大类:显性成本和隐性成本。显性成本是露出水面的“冰山一角”,包括运输费、仓储费、配送费、搬运费、投标费、采购成本、交付成本、维护成本等;隐性成本是水面下的“冰山”,包括资金成本、库存风险成本、原料积压、跌价损失、设施投入、设备陈旧、人员培训等,这类成本是最容易被企业忽视的,所以,我们的方案设计有很多可以围绕这部分来做。

按照所占比例将上述成本分成A、B、C三类,其中,A类是成本费用占比高、企业控制上有重大盲点和问题的;B类是成本费用占比居中、控制上有一些盲点和问题的;C类是占比不高、可以暂时忽略的(见图2)。

分类之后,CFO可以在这些类项中拉一条线:从供应商到客户都涉及哪些环节;每个环节的成本费用是多少、控制的节点是什么、业务和供应链分别扮演的角色是什么、改善的空间和策略是什么、对应的流程是什么;然后匹配到不同的事业群,列明具体规则是什么、重要关注点在哪里,等等。

方案设计重点

全供应链总成本设计方案始终围绕着以下四个纬度来考虑的:成本结构(权重最大)、订货到货时间与质量、员工效率的升级、客户服务水平。

在设计整个企业或者某个项目的全供应链管理方案时,CFO需要考虑实施方案可能遇到的困难,以及需要的资源保障,因为财务的角色和作用就是支持企业的价值创造。

例如,制定投标管理方案、成本变更管理方案、采购管理方案等,都需要CEO和CFO说服事业部总经理,获得他们的支持,为了加大执行效率,还要跟绩效挂钩;方案的挑战主要来自于业务人员的不配合。

提前介入采购方案则需要增加售前采购人员,实行奖惩机制和定期轮岗;其挑战来自于采购人员的专业能力和工作量能力,售前采购人员可能被打击报复,或者干脆被“同化”。

再如交付成本方案,需要按方案成立相应的项目组,实施结果与项目组成员绩效考核挂钩;这一方案的挑战主要是其跨多个部门,沟通协调难度较大。

全供应链总成本设计方案最重要的意义在于:

1. 从总供应链成本最优出发,进行整体的规划和运作,对公司的财务业绩产生很大的贡献。在设计全供应链管理方案时,CFO应考虑方案可以直接给公司财务的三大报表带来哪些贡献,比如,对损益表的贡献程度、对现金流量表的贡献程度等,同时还应考虑方案执行达到30%、50%、70%、90%的效果时可分别带给公司的财务贡献。

2. 为顾客创造价值。

3. 使信息流转更通畅。

4. 促进业务流程的协作和整合。

在全供应链管理中,还应注意供应链信息的优化管理。

首先,要关注数据准备和数据挖掘,从已准备好的数据中集中提取隐藏其间的知识模式,根据要求来确定需要何种类型的知识数据,选择合适的知识算法,从数据中表达出原因。

其次,要关注数据解释与评估。为获取更为有效的信息,要反复提取数据进行模型测算,对这些模型测算进行评估,确定哪些是有效模型。在评估中,要根据多年的经验及相关的直接数据来检验其准确性,以确保最终数据信息的稳定性和可行性,通过数据库抽取出关联数据,制作出各种报表。

分业务的供应链流程设计

我们提供了一些方案的思路模板,供企业及CFO参考:

首先是投标费管理方案。

改善方向:投标费。

改善方法:加强投标管理和丢标管理。

其中,从投标管理来看,中标率≥30%去投标(包括项目信息、客户关系、产品机会、公司资源等);中等项目解决方案要提前报备,要有投标评审纪要;大型开发项目要有预算评审纪要。

丢标管理,则要从价格、配置、案例、表述不满、服务承诺等方面进行分析,月度按销售或部门进行排名,并将排名结果与绩效考核挂钩。

行动方案:在核心部门试行,并由财务部门提供月度分析报告,根据分析结果提出改进路径,最终推广至整个企业。

监控报告:包括《中标分析报告》、《丢标分析报告》等,以月为单位汇总分析。

奖惩:违规投标要有惩罚,并与年终评优挂钩。

其次是采购成本管理方案。

改善方向:采购成本变动、交付成本变动要与承诺利润挂钩。

改善方法:加强订单评审单据核查,增加销售信用管理。

各个部门订单利润要锁定,要与指定供货、第三方费用挂钩;提前采购转订单、销售毛利承诺兑现要与销售及事业部领导的信用挂钩;中型解决方案项目或大型开发项目在合同评审时要检查其投标及预算评审纪要。

行动方案:选择一个运行环境较成熟的中型解决方案项目和一个大型开发项目试行,项目管理部门要提供异常项目分析报告及销售信用积分报告,根据分析结果提出改进路径,最终推广至所有项目。

监控报告:包括《异常项目分析报告》,《销售信用积分报告》等,以月为单位汇总分析。

第2篇:企业供应链管理案例范文

[关键词] 信任;供应链;信息系统;演化

[中图分类号] F274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1-6639(2013)02-0041-08

一、引言

随着经济全球化与科学技术的发展,市场竞争已不再是单个企业间的局部竞争,而转变为了供应链之间跨时间、跨空间的多方位竞争。企业要想在竞争中取得优势,必须和供应链伙伴建立起紧密的合作关系,通过供应链的整体协调,增强各节点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加快市场反应速度,降低生产成本、交易成本,提高竞争力。

根据Michael E.Porter的价值链理论,企业创造价值的过程可以分解为一系列互不相同但又相互关联的经济活动,其总和即构成企业的“价值链”,每一项经营管理活动就是这一价值链上的一个环节,竞争者之间价值链的差异是企业竞争优势的一个关键来源。而随着经济全球化以及产品生命周期的不断压缩,企业很难在跨市场的竞争中保持价值链各个环节上的竞争优势,或在新产品设计、开发、制造及营销等过程的所有技术范围中都处于行业领先。Prahalad和Hamel认为企业的竞争优势根本源于企业具有的核心竞争力(Core Competence) [1]。核心竞争力是企业技术和技能的综合体现,是企业的整体能力渗透在企业的组织中,其他企业难以模仿,具有持久性,可形成企业的持续竞争优势。因此,企业如何能有效地专注于其核心竞争力领域,而将非核心竞争力领域进行外包整合,以形成稳定高效的供应链体系成为了现代企业管理中一个重要问题。

合理有效的供应链管理不只是简单地将价值链上的资源交换活动进行加总,更是合作伙伴形成的关系网络,是一个多方共赢的战略联盟。因此供应链的治理模式与供应链上下游成员之间的关系紧密相联,如何促进供应链成员间的信任关系成为供应链有效治理的关键。

另外一方面,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和信息技术的发展,跨组织信息系统(IOS)已经逐渐成为供应链企业间进行信息交流共享、流程整合等活动的主要工具与平台,IOS能使信息自动地在供应链企业间进行流动,加强供应链的协作[2]。通过IOS,供应链企业能不分时间、地点地向合作伙伴发送订单、提单、发票等各种文件,能够减少各种劳动、物料以及交易成本,并提高企业竞争力[3]。但是从企业的管理实践来看,供应链IOS的使用存在有比较大的障碍,我们可以把这种障碍分成两个方面,一个是来自技术方面的障碍,如供应链上下游厂商的软硬件的兼容性问题,数据交换的格式标准问题,但随着技术标准和软硬件技术的发展,技术障碍将不会成为阻碍IOS的主要因素;另一个是来自于成本与关系方面,主要是指IOS的建设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在信任水平不高的情况下,这成为阻碍大多数中小企业应用IOS的主要因素。

本文将通过案例分析的方法,从企业使用供应链信息系统的实践经验出发,分析IT环境下信任的演化过程,并讨论信任的演化对IOS应用的推进机制和路径。本文的主要贡献有以下几点:第一,本文关注信任这种非正式治理机制对推进IOS应用的作用机理,突破了已有研究主要集中于正式治理机制如契约的局限。正式契约或权威治理虽然对IOS的使用具有直接而重要的作用,但是由于契约的不完全性会导致供应链企业利用契约漏洞来从事机会主义行为,从而导致“敲竹杠”问题,甚至出现由于契约的不完全性导致整个投资失效的情况[4][5]。我们将信任治理引入到IOS投资问题中来,使IOS建设能在正式治理和非正式治理中寻求平衡。其次,本文的研究模型将信任划分为不同的维度,区分了不同维度水平对推动供应链信息系统使用的作用机制。虽然目前的研究中将信任划分为不同的维度已经成为共识,但是在大多数研究中仍然是将不同维度的信任作为单一的构念(construct)进行处理,而没有具体分析不同信任维度对IOS不同功能的需求。最后,本文还构建了一个信任在IT情境下的演化方式和路径,从该路径出发可以比较容易地分析正式治理机制与非正式治理的相互关系和作用机理,这也为更好地研究治理机制对供应链信息系统应用的影响提供了一个思路。

二、理论回顾

(一)信任的定义

组织研究中,学者们从心理学、社会学、组织行为学和经济学等不同视角,以及个人之间、组织内部和组织之间等不同研究层次来讨论信任问题,形成了不同的信任的定义[6]。McEvily等通过对不同领域关于信任概念的文献进行归纳,得出一个结论:“研究者们已经认识到信任是一个多维度的概念,要对它的定义进行界定往往取决于研究者的研究问题,并因此持续地使用这个定义。”[7]信任的早期定义可追溯至20世纪50年代,Deutsch认为,信任是个体预期这件事会发生,并且根据这一预期做出相应行动,虽然该个体明白倘若此事并未如期实现,该行动可能带来的坏处比如期出现带来的好处要大[8]。Zand认为信任就是一种在对对方行为缺乏控制的情况下,对产出的正面期望[9]。这种信任产生于双方的自觉努力、能力以及理性。Johnson等认为,信任就是相信合作伙伴愿意并且能够完成义务和做出承诺,同时合作伙伴对联盟的行为都出于好的意愿[10]。Granovetter从成本与收益的角度对信任进行了定义,认为委托人通过评估信任的成本与收益来决定是否采取信任行为,而这里的成本主要是指人为了最大化收益,有可能会采取机会主义行为的预期成本[11]。从这个角度来看,信任是一种制度现象,是个体在一定的制度安排下做出的最理性的行为[12]。

另外,还有不同的学者分别从心理学、社会学等角度对信任进行了不同的定义,如Rousseau et al认为信任是一种由基于对他人意图和行为的正面期望而愿意接受处于易受损失位置的意图所构成的心理状态[13]。Luhmann认为信任是广义的期望,即期望他人会保持他的人格,或者说保持他已显露出的、为社会看到的人格,并控制他的自由,控制他做出有损他人行为的欲望[14]。相较而言,心理学者倾向于将信任做为个体间的一种关系;而社会学者则认为信任是不可以从社会环境中分离出来的,是一种群体关系下的决策。

根据不同的研究内容,我们可以看出目前关于信任的不同定义主要体现了信任的三方面特征:认知的特征、经济的特征和社会的特征[15]。因此信任被认为是认知过程的结果、理性的经济决策和社会关系。

我们根据现有研究以及本研究需要,定义信任为:信任是基于风险与相互依赖的前提下,合作双方相信另一方有能力并且愿意去履行承诺和义务,双方都不会背叛对方以获取更高的收益,并且愿意为整体利益而接受易受损失的地位。

采用这个定义的原因在于,这个定义包含了信任的三个方面特征,也包含各种有利行为的期望,而不区分这种态度是自利的经济决策还是基于社会关系的[16]。

(二)信任的维度

现有的研究者们已经发现组织协同中的信任是由不同的层级和维度构成的。Zucker认为:信任可分为个人信任和制度信任,相互信任的产生机制则有过程型、特征型和规范型三种[17]。Barney和Hansen认为,信任是在交换过程中,对另一方不会利用己方弱点的信心,在不同的交换过程中会有不同类型的信任,可分为三个维度:弱信任、半强信任和强信任[18]。Sako将信任区分为了三类,称为合同信任,指基于口头或书面协议的信任;能力信任,指基于完成协议能力的信任;意愿信任,指认为合作伙伴愿意按照协议要求来完成工作的信任[19]。Das 和Teng构建了一个复杂的关系网络,其中将信任分为意愿信任和能力信任,本文将延续这一信任维度划分方法,将信任划分为能力信任与意愿信任。能力信任是信任中的理性成分,建立在伙伴能完成供应链任务的能力基础之上;意愿信任是信任中的感性成分,建立在伙伴的“善意”基础之上,即供应链企业主观的合作意愿和态度[20]。

从另外的文献来看,与本文这种维度划分比较类似的还有如Charness等从信任动态变化的角度将信任分为了值得信任(trustworthiness)与信任(trust)两种形式[21],对应于本文中的能力信任(competence trust)与意愿信任(willing trust),前者源于供应链合作伙伴的生产能力、技术水平等因素,后者源于交易过程中对合作伙伴的期望。也从另一个侧面表明本文需要研究信任演化机制而采取这种分类的合理性和一般性。

从现有的文献来看,虽然大多数文献都将信任从不同维度进行了划分,但是在实证过程当中又没有将二者严格区分,并且没有考虑不同维度的信任在不同阶段的特点,仅仅是从静态的角度对不同维度信任的产生、影响因素以及作用结果进行分析。此外,虽然已有学者认识到信任是一个动态的和连续的过程[22][23],但是很少有文献分析信任建立的整个动态过程以及信息系统应用中信任演化的特征。Zahedi和Song从利用第三方信息中介的角度分析了信任的动态过程[24],但是现实中的企业间联系往往却是通过IOS来进行供应链的整合,在没有信息中介支持下信任如何发生演化以及如何推动供应链信息系统的应用则是本文要研究的一个问题。

三、案例研究

(一)研究设计

1.案例选择

案例选择是案例研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一方面,由于案例研究是非抽样的研究,需要结合使用目的抽样和理论抽样;另一方面,由于案例研究采用的是复制逻辑,所选择的案例应该尽可能涵盖重要的其它影响因素。同时由于供应链是一个由多个企业所构成的有机链,而本研究着眼于供应链的一个局部,即一个最简单的二元供应链,因此在所选的案例中必须是包括一个供应商和一个生产商的配对案例组,这也大大加剧了案例选择的难度。

基于本研究的目的和理论框架,我们选择案例企业的标准为:核心企业必须满足:(1)每个核心企业都有供应链网络;(2)核心企业处于不同的行业中,并在行业内具有较强的市场竞争力,目的是为了获得更广泛的覆盖范围;(3)核心企业在使用信息系统方面具有一定的传统和优势。供应商应该满足的条件为:(1)他们必须是核心企业的战略供应商;(2)他们必须至少具有两年的与核心企业的合作经验。

2.案例研究过程

为了保证研究的科学性和严谨性,本研究严格按照以下步骤进行:(1)案例企业确定。本研究筛选案例的方法是,首先向熟悉这些企业的联系人了解情况,然后去企业实地考察并通过与企业负责人交谈来获得进一步的信息,以及尽可能利用网络搜寻相关资料,然后将案例企业的基本情况与上述两类选择标准进行对比,在确定符合标准后,与企业家正式联系,取得他们的同意。最终确定了案例企业。(2)案例资料收集。在正式开始研究之前首先给案例企业发出企业文化案例调研计划,以便他们为本研究做好充足的准备。同时在征得对方同意的情况下,将访谈内容进行录音。(3)报告撰写,首先将案例进行全面分析并单独撰写案例报告,然后发给案例企业进行意见反馈,最后进行统一的抽象和归纳,进而得出文章的结论。

3.提高研究的信度与效度的手段

案例研究与其他研究方法如大样本定量研究相比,其研究的信度和效度一直受到质疑,因此如何保证案例研究的信度和效度,是案例研究的重点。郑伯埙和黄敏萍[25]在其文章中介绍了如何使案例研究具有建构效度、内部效度、外部效度和信度的方法,我们针对本研究的情况选择了其中合适的方法加以借鉴。本研究试图通过以下措施来提高研究的信度和效度。

(1)定性数据与定量数据相结合

案例研究主要通过不同数据源、证据链进行三角测量来增加案例的信度和效度。本研究收集的数据主要包括:{1}文献。包括案例企业的相关人力资源统计资料、组织文化价值观书面资料、企业内部刊物、相关制度规定等。{2}访谈。所有访谈进行了录音,并进行了文字文件转化。{3}直接观察。研究者在案例企业进行实地调查,包括参观企业办公场所和生产流水线、企业的典礼和仪式以及观察员工的行为等。我们期望通过分析这些来自不同数据源的资料增加案例的说服力。

(2)建构效度

建构效度就是要使研究中的概念得以准确地测量,我们采用的方法是证据来源三角检验和信息提供人的审查。在证据来源方面,本研究虽然以访谈为主,但仍然尽可能辅以来自公开信息的文献资料、公司内部的档案记录和对企业负责人的问卷调查,同时对企业实际生产和管理情况加以直接观察,从而形成了稳定的证据三角形。在信息提供人审查方面,我们结合访谈记录和录音进行整理,并就模糊之处与访谈对象进行再次交流,同时咨询熟悉相关情况的第三方,以保证客观地反映研究现象。

(3)信度

信度是指一个案例研究的所有过程是可以复制的,需要详细地研究草案和构建研究资料库。在研究草案中我们明确了:研究目的、研究背景;研究问题;所需资料来源;研究程序和时间安排;访谈提纲。在正式访谈之前,我们会向被访谈人介绍研究和访谈的目的,但并不会向其展示访谈提纲,以避免其从提纲中推测我们的研究结论,而调整谈话内容,对研究结果的客观性产生影响。本研究的资料库包括了现场笔记、直接观察记录、访谈录音、文字整理稿件、文献档案资料以及资料分析记录,以方便以后的检查与分析,加强本研究的信度。

(二)案例背景

基于上述研究设计的要求,我们选择了一家服装行业企业与其供应商作为我们的研究对象,为了保护企业的隐私需要,我们在本文中隐去他们的企业名称,仅以英文字母A和B来代表这对案例企业,其中A表示核心企业,B表示对应的供应商。其中主要的面访对象包括各核心的IT部门主管和员工、销售部门主管和员工以及供应商的生产部门主管。

其中A企业是一家大型的外企,创立于1975年,创立之初以生产加工为主,零售为辅,主要提供对外的加工模式。随着产量增加,开始发展自己的品牌,1993年在上海成立第一家销售店铺,现在的规模大约是3000家店铺,以品牌经营为主,生产大量外包。B企业也是一家外资企业,创建于1994年,是A企业的主要供应商之一。案例企业的主要背景如下表1所示:

表1 案例企业背景

(三)案例研究发现

1.供应链能力信任的形成需要依赖技术契约

在供应链双方交易初期,双方都在寻求是否有进一步建立稳定关系的必要性,而长期合作关系建立的关键则是双方能否在交易中实现双赢。在这个阶段,双方从自身利益最大化的角度出发作出决策,对合作持续时间并没有作出长期的打算,因而此时双方的合作信任关系几乎完全是基于双方能力上的信任,即通过核心企业的供应商评价体系来进行。例如在A企业访谈时,受访者说“我们有复杂的评估系统,选择比较好的厂家”。而B企业的受访人则说到在交易之初,“……像我们, A引进一些合作伙伴,就是同一个毛衫类的,他们会同时对比价格,这个款式里面你多报了两块钱,就是说我这个单可能就不给你了”。很显然这种信任是非常脆弱的,很容易因为双方地位差异导致权威企业压榨另一方的利益,造成信任的破裂。当双方首次交易成功后,自身利益都得到充分满足,就会产生继续交易的动机。而在这个阶段中,契约的公平性与合理性则成为信任关系建立,并逐渐过渡到稳定阶段至关重要的因素。

但是,以Williamson和Hart为代表的经济学家认识到,由于某种程度的有限理性或者交易费用,使得现实中的契约是不完全的,具体地说,可以将契约不完全的原因概括为三类成本[26]:一是预见成本,即当事人由于某种程度的有限理性,不可能预见到所有的可能状态;二是缔约成本,即使当事人可以预见到可能状态,以一种双方没有争议的语言写入契约也很困难或者成本太高;三是证实成本,即关于契约的重要信息对双方是可观察的,但对第三方(如法庭)是不可证实的。正是由于这些原因所导致的契约不完全性,使得供应链的成员容易利用契约漏洞,采取机会主义的“敲竹杠”行为,而投入专用性资产的一方则会由于对方的机会行为造成投资的边际收益被对方分享,最后导致投资不足。

在供应链管理中,为了避免这种机会主义行为,往往通过加强控制的方法来解决。Das 和Teng将控制分为三类:行为控制、产出控制和社会控制[27],而在这里主要是对供应链成员进行机会主义行为控制,以降低这种行为发生的概率以及破坏性,IT毫无疑问是一种非常好的进行控制的工具和手段[28]。A企业的受访者谈到利用信息系统来加强控制的问题时说:“内部方面,辅助他们查找生产问题,提供应用系统给他们应用,加强他们的生产效率,我们有专门的人员专门巡查工厂。”B企业的受访者则有更加深刻的体会,“……就是要求工厂每天一个生产进度,生产进度就是他可以实时实效地控制你的产量的变化,监控货品……”。通过利用IOS的实时控制功能,能有效地防范供应链成员间的机会主义行为,当然,也能够通过对外部市场的监控降低市场风险,提高企业绩效。

但是,利用IOS的监控功能来控制供应链中的机会主义行为又会产生一个新的问题。IOS使用所需的投资会形成对系统的资产专用性,无论是制造商还是供应商通常都会通过契约来绑定长期关系。虽然这可能是有益的,但它有一些缺点。随着时间的推移,其他供应商(非合作伙伴)可能会提供更高品质、低价格或是更好的服务与产品,在这种情况下,选择建立新联系的转换成本会很高[29]。另一方面,强资产专用性的存在会提高机会主义行为发生的几率,容易出现敲竹杠行为。这里,所谓的敲竹杠行为是指“一方利用交易伙伴已经做出了专用性投资并且治理交易关系的契约是不完全的这一事实,来侵占来自关系专用性投资的准租金”[30]。Ghoshal 和Moran指出交易成本方面的信任会导致合作伙伴怀疑对方,强迫对方投资专用性资产更会导致强烈的不信任[31]。所以在现实中,供应商往往会比较抵触供应链信息系统的投入。如B的受访人在谈到刚刚使用供应链信息系统时说到:“因为我们从工人到领导层都不懂得这个系统,为了这个系统我还要专门分一个人或者两个人在弄,还要学习一段时间,我只是生产那几百万件货物,我有没有必要这样去做呢?也产生过这样的怀疑。”这个时候往往就要求利用核心企业的权威能力和谈判能力,将IOS的使用强制纳入到契约之中。如B的受访人就指出“他(A)也会有一些系统啊、供应链啊等各方面的配套要求,要求工厂要配合他,他才会给你订单”。

因此,在合作的初始阶段必须依靠正式治理的契约形式来规定供应链双方的权利与义务,以形成能力信任。而为了避免契约的不完全性,核心企业又需要使用信息系统来加强对供应商的控制,形成在原契约基础上的技术契约[32]。由此,我们可以推出如下命题1。

命题1:供应链成员能力信任的形成与发展需要依赖技术契约。

2.意愿信任的形成会加强供应链信息系统的使用

当双方度过了交易的探索期,形成了一定的原始信任,随着双方交易的持续进行,信任水平会逐渐提高,双方的相互依赖程度也逐渐加强,而双方对利益的关注点已逐渐从个体的单方面利益转移到供应链整体的利益上。因此这时双方都会适当降低对对方的要求来维持信任水平,比如在单次采购数量、价格等方面都会有不同程度的放松,同时双方会建立起默认的交易标准,比如供货的方式、供应数量的保证、提前期的确定、货款支付方式和时间等。与此同时,在前期多次成功交易的基础上,双方会产生建立长期稳定合作关系的期望,并会将这种期望付诸实践。

在这个过程当中,供应链成员对信息系统的使用从陌生到熟悉,从抗拒到接受,并逐渐感受到信息系统对自己企业绩效带来的推动作用和价值所在。如B企业受访者谈到:“(信息系统)用开了以后就觉得比较有条理性,各方面的东西感觉有条理性,就感觉到串货、串码还有短货方面的问题会减少。”这种切实的利益,使供应商对信息系统监控的抗拒慢慢转变为接受甚至是主动地使用与配合。

如果供应链交易继续发展,双方就能建立更加稳定的合作关系。此时,双方的信任水平达到了一定的高度,供应链双方都愿意投入更多的专用性资产,并建立人际关系来协调供应链的整体关系,信任从原始的能力信任逐渐上升为较高层次的意愿信任。供应链双方由于较高的信任水平而节省了大量的监督、谈判的交易成本,整个供应链的机会主义行为减少,合作关系稳定,即使是出现了冲突或是供应问题,双方也能很好地通过协商来解决。

此时,意愿信任的发展也将使供应链信息系统的使用达到一个新的高度,信息系统的功能将会被进一步的扩展,以加强对整个供应链的协调。低层次的订单发送、生产监控功能已经不能满足供应链成员的需求,供应链的协调需要进一步发掘信息系统在信息、价值共享以及知识传递方面的功能。如B企业的受访者就切实感受到供应链信息系统随着信任发展带来的变化,“他的系统功能也是逐步完善。后来增加了一个销售,销售查询,就是说我输入一个订单号,然后按回车就可以看到这个款销售多少,库存还有多少,有这个数据出来……我工厂还可以了解到这个货品卖得怎样,这个我觉得也是一个进步”。

值得我们注意的一点是,意愿信任的产生并不是由供应链信息系统的监控功能所直接带来的,而是通过有效的监控降低关系风险、提高组织绩效作为中介来提升意愿信任。由此我们可以得到命题2和命题3。

命题2:供应链信息系统的监控功能通过降低风险、提高组织绩效来深化交易,形成意愿信任。

命题3:意愿信任的发展将会强化供应链信息系统的功能。

3.案例分析的总结与讨论

通过案例分析得到的命题表明,供应链成员间的信任水平将会有效地推动供应链信息系统的使用,并推动了供应链的协同运作,为供应链上下游的企业创造出新的价值,这也突破了组织间信任经验研究中认为信任只能降低成本的局限。这使得信任不仅仅只能作为正式治理机制的补充存在,它成为供应链信息化过程中的关键治理因素。

本文通过案例分析表明了供应链成员间的信任在IT情景下的演化路径,并体现出在IT情境下的信任演化的特点,如下图1所示。

从图1中,我们可以看到基于IOS的供应链信任演化具有以下特点:第一,信任的形成和演化离不开契约和权威治理。现有文献[33][34]一般认为信任是契约的补充,是规避契约不完全所产生的不确定性和机会主义行为的主要治理方式,二者是一种替代或是互补的关系[35],信任与契约治理没有明显的依赖关系,与权威之间更是相互冲突。而在供应链信息系统应用中,我们发现原始信任的产生不仅依赖于契约而且更依赖于权威。如果没有核心企业利用权威治理强制推行信息系统,通过IOS来控制机会主义行为,契约的不完全性就会导致敲竹杠问题使得契约失灵,而契约失灵则会造成能力信任向意愿信任演化的困难。因此,我们在现实中常常可以看到在中小企业之间往往难以构建供应链信息系统,一方面当然是由于生产规模的限制,而另一方面权威力量的缺乏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

图1 信任演化与信息系统功能

第二,信任与控制的共同演进。一般的经验主义认为信任与控制呈现负相关,强控制会使被控制者产生强烈的不满,从而导致不信任。而我们发现信任与控制并不是简单的负相关,二者呈现一种动态的共同演进趋势。而其中对二者的共同演进起到关键作用的有两个因素,一个是组织绩效,一个是关系风险。控制与信任之间并不是简单的直接联系,控制必须通过上述两个因素的中介来发挥对信任的推动作用,而信任通过对企业绩效的提升与关系风险降低的感知来进一步推动控制。

当然,这里要说明的是,无论是控制或是信任都不会一直上升。正如前文所说,过度的控制会造成不满,降低信任,而过度的信任同样也存在问题。一般情况下,我们认为信任将会减少机会主义倾向,但是我们也必须明确,信任并不是水平越高越好,一方面高度信任的实现难度很大;而另一方面就如 Gallivan和Depledge指出的,过多的控制会产生负面作用,而过多的信任同样会导致合作伙伴倾向于机会主义行为[36]。我们可以将信任水平与机会主义行为的相互关系表示为下图2。

图2 信任水平与机会主义行为的关系

那么,如何在控制与信任的相互演化下选择一个最合适的信任水平则成为下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

第三,不同阶段的信任对应不同的IOS资产专用性水平。根据信任不同水平的特点与需要,应配合信息系统不同的功能,从而形成不同的资产专用性水平。在以能力信任为主的交易初始阶段,供应链信息系统主要提供简单的订单服务、生产监控的功能,所以在这个阶段不宜使用较为复杂和昂贵的信息系统形式,为供应商提供的应该是一种廉价的、简洁的窗口服务,此时跨组织saas或是第三方saas将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而随着交易关系的深化和信任水平的增强,对信息系统的功能要求也会随之增加,深度的系统直连和知识传递成为主要方向。

四、结束语

本文基于组织间信任演化的视角,通过案例研究分析了信任治理对供应链信息系统应用的影响路径,并得出了具有一般性的命题,补充了现有跨组织信息系统的信任治理研究理论。在供应链管理中,信息系统的使用是信息共享与交流的必要工具,而信任对于供应链信息系统的使用具有重要的影响。研究表明,信任的演化是一个多维度的动态过程,不仅受到信任自身特点的影响,而且还受到其他治理方式的制约。不同治理机制如何相互作用,影响供应链信息系统的建设将是我们进一步研究的内容。信任与供应链信息系统的使用呈现一个强烈的反馈式上升的形式。

另外,本文构建了一个供应链信息系统使用的基本框架,在案例分析之中实际是暗含了一个假设,即供应链的双方在建立信息系统之前的信任水平是较低的,并有针对性地选择了案例。而在现实当中,很多企业在建立供应链信息系统之初已经有多年的合作经验,这种情况下的信任对供应链信息系统的建设又会有哪些特点也值得我们关注。

最后,虽然我们严格遵循了案例研究的方法与步骤,但是作为一个探索性的案例分析包含了较多研究人员的主观判断,并且本文仅针对单一的案例进行了研究,其结论的可靠性和普适性仍然需要得到关注。随着研究的深入,我们需要扩大样本企业的范围和数量,并采用调查问卷和统计抽样的方法对研究结论进行补充验证。

[参考文献]

[1]Prahalad, C. K., Hamel, Gary. The Core Competence of the Corporation[J].Harvard Business Review, 1990, 68 (3): p79~92.

[2] Alain Chong Yee Loong,Ooi Keng-Boon. Adoption of interorganizational system standards in supply chains An empirical analysis of RosettaNet standards[J]. Industrial Management & Data Systems, 2008,108 (4): p529~547.

[3]Khalid S. Soliman, Brian D. Janz. An exploratory study to identify the critical factors affecting the decision to establish Internet-based interorganizational information systems [J]. Information & Management, 2004 (41): p697~706.

[4]Grossman, S. and O. Hart. Implicit Contracts under Asymmetric Information[J].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1998(5): p123~156.

[5]Hart, Oliver , John Moore. Incomplete Contracts and Renegotiation [J]. Econometrica, 1988(56): p755~786.

[6][13]Rousseau D.,Sitkin B., Burt R.,Camerer C. Not so Different After All: A Cross-discipline View of Trust[J]. Academy of Management Review, 1998(23): p393~404.

[7]McEvily B, Perrone V, Zaheer A. Trust as an organizing principle[J]. Organization Science, 2003(14): p91~103.

[8]Deutsch. M. Trust and suspicion[J]. Journal of Conflict Resolution, 1958 (2): p265~279.

[9]Zand, D.E. Trust and managerial problem solving[J]. Administrative Science Quarterly, 1972(17):p229~239.

[10]Johnson, J. L., J. B. Cullen, T. Sakano. Setting the Stage for Trust and Strategic Integration in Japanese-U.S. Cooperative Alliances[J].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Business Studies, 1996(27):p981~1004.

[11]Granovetter, M. Economic action and social structure: the problem of embeddedness[J]. American Journal of Sociology, 1985(91): p481~510.

[12]Lewicki, Roy J, McAllister, Daniel J, Bies, Robert J. Trust and distrust:new relationships and realities[J]. Academy of Management Review,1998,23(3):p438~458.

[14]Luhmann, N..Trust and power[M]. Chichester, England: Wiley, 1979转引自Lewicki et al (1998)

[15]Ibbott, C.J. and R.M. O'Keefe. Trust, planning and benefits in a global interorganizational system[J]. Information Systems Journal, 2004. 14(2):p131~152.

[16]Saparito P.A.,Chen C.C., Sapienza H.J. The Role of Relational Trust in Bank-small Firm Relation-ships[J]. Academy of Management Journal, 2004,47(3):p400~410.

[17]L G Zucker. Production of Trust: Institutional Source of Economic Structure 1840-1920 [J]. Research in Organizational Behavior, 1986(8):p53~111.

[18]Barney J.B.&Hansen,M.H. Turstworthiness as a source of competitive advantage[J]. Strategic Management Journal,1994,15:p175~190.

[19]Sako, M., Does trust improve business performance? Trust Within and Between Organizations[M].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Oxford, 2000.p88~117.

[20][27]Das, T.K., Teng, B.S. Trust, control and risk in strategic alliances: an integrated framework[J]. Organization Studies,2001(22): p251~283.

[21]Charness, G., N. Du, C. Yang, Trust and trustworthiness reputations in an investment game[J]. Games and Economic Behavior. In Press, Corrected Proof.

[22][24]Fatemeh “Mariam” Zahedi, Jaeki Song. Dynamics of Trust Revision: Using Health Infomediaries[J]. Journal of Management Information Systems / Spring 2008, 24(4):p225~248.

[23]Wicks, A.C., Berman, S.L., Jones, T.M. The structure of optimal trust: Moral and strategic implications[J]. Academy of Management Review, 1999, 24 (1):p99~116.

[25]郑伯埙,黄敏萍.实地研究中的案例研究[A].陈晓萍,徐淑英,樊景立主编.组织与管理研究的实证方法[C].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8.p199~226.

[26]Tirole, Jean. Incomplete Contracts: Where Do We Stand?[J]. Econometrica1999,67(4): p741~781.

[28][36]Michael J. Gallivan, Gordon Depledge. Trust, control and the role of interorganizational systems in electronic partnerships[J]. Information Systems Journal 2003 (13):p159~190.

[29]Heide JB. Interorganizational governance in marketing channels[J]. Journal of Marketing,1994, 58:p71~85.

[30]Klein Benjamin. Fisher-General Motors and the Nature of the firm[J]. Journal of Law and Economics 2000,43(1):p105~141.

[31]Ghoshal,s., Moran, p. Bad for practice: A critique of the transaction cost theory[J]. Academy of Management Review, 1996,21:p13~47.

[32]肖静华.供应链信息系统网络的价值创造:技术契约视角[J].管理评论,2009(10):p33~40.

[33]Ba, S., P.A. Pavlou, Evidence of the effect of trust building technology in electronic markets: price premiums and buyer behavior[J]. MIS Quarterly, 2002. 26(3):p243~268.

第3篇:企业供应链管理案例范文

在此时谈未来供应链的发展显得不合时宜,但又不得不面对,从大局来看,全球产业供应链将会如履薄冰,更加艰难;从微观上来讲,企业在供应链管理上如何改革、创新成为“突围”的关键。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面临如此严峻的形势,企业在供应链管理不仅仅是要敢于改革,更要善于创新。未来供应链的发展何去何从,关键还是在于管理者本身。

一份“石沉大海”的报告

2008年年中,全球商务协会(Global Com―merce Initiative)和凯捷(Capgemini)共同名为《2016年未来供应链:以可持续的方式服务消费者》的研究报告,指出消费品与零售业的未来供应链应当注重可持续性发展的因素。然而,尽管这份报告的发起和制定参与企业都是来自于消费品、物流等行业的巨头,但并未引起广泛的重视,特别是在众多企业在“疲于应战”,根本无暇顾及谈论企业供应链未来的现实中,这份报告最终“石沉大海”。

不过,重读这份报告,仍有一些问题值得企业供应链管理者深思。该报告提出,新型的供应链模式考虑了影响可持续性发展的参数,如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降低能源消耗,更好地追踪交通流量和降低交通堵塞:同时,也没有忽略一些传统因素诸,如货架利用率、降低成本和提高财务绩效等。

然而,这些新因素对未来供应链的设计产生了哪些影响,如何着手改善供应链应对未来的挑战成为管理者面临的长远问题。例如,当第一次提出“碳足迹(Carbon Footprint)”直至现在,企业已经逐步关注供应链的环境保护问题。因此,此项报告的意义极其深远,是在多家企业、组织的共同努力下,本着社会责任,通过把协作概念和这些创新解决方案整合到一个集成模式中,将为产业在提高效率和降低成本方面提供一个新型供应链架构。

五大趋势:未来供应链的内在驱动力

据宝洁公司董事会主席表示:“现在所应用的供应链模式需要突破性的变革,因为过去的模式不能满足产业未来的需要。报告在供应链变革过程中迈出了重要一步,它指出了以多种形式存在的创新因素,诸如新型解决方案、领先的实践经验、供应链实例,以及可以计算新参数对供应链影响的新方法等。其中,综合考虑以上参数而重新设计的供应链模式产生的潜在影响是巨大的,包括降低每次货盘的运输成本、降低每次货盘处理成本、缩短交货期、减少每次货盘二氧化碳排放量,同时改善货架利用率。

该报告指出,建立未来供应链,首要的切入点是为现存的问题以及未来十年可能出现的问题制定解决方案。报告明确了七个关键的创新领域:存储物流、协作式实体物流、逆向物流、需求波动管理、标识及标记、有效资产、联合评分表和商业计划书。可以看到,一系列内在趋势正在改变行业的发展,有的甚至大大超出其范围。不过,零售商和消费品企业应慎重考虑这些内在驱动力对业务所产生的影响,寻找解决措施应对挑战。

经济趋势:新市场和新经济平衡现象将进一步凸显,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非洲和韩国将是未来的全球主要市场。与之前北美、西欧的巨变相比,这些新兴市场将发展更快,出现更多的变革。同时,地区经济与全球化经济之间的平衡将会出现新的局面。

生态趋势:自然资源的稀缺和生态维持会继续面临更大的挑战。其中,生态维持是未来发展所要考虑的主要问题。行业必须向消费者做出示范,承担应有的社会职责。2007年商定的巴厘岛协议和其他政治条约将被作为应对2020年挑战的解决方案。能源、原材料及其他资源的制约可能会成未来供应链发展的瓶颈。并且,供应链成本依旧波动,供应也将会萎缩。

人口趋势:出现隔阂,城市化继续加深。随着人口迁移频率增大,未来不确定因素不断增加,如西方国家城市人口不断上升。预计到2010年,世界的城市人口比例将会达到一半以上(51.3%)。

新技术趋势;信息爆炸、摩尔定律将会史无前例地以新技术的方式进行扩散。例如,RFID(无线射频)技术会在供应链发展中扮演重要的角色。另外,消费者和销售商对新技术的采用速度将会进一步提高。

规定趋势:新条约、新规则的作用至关重要。除了来自消费者的压力,企业需要加强社会责任意识,政府部门会出台更多的条例,特别是针对某些关键流程或地区。这些工作将会落到政府或一些政治组织的肩上,包括地区性、国家,甚至跨地区的。除此之外,某些现有的劳动力法规将会废止(如更灵活的劳动时间),以便设施能够充分地动用其生产能力,而减轻对环境的压力。

产业趋势促使变革

实际上,重点行业的发展趋势将会未来的价值链产生深远影响,尤其是消费者行为、信息流和货物流,相比较外在驱动力,行业在变革上拥有更多的话语权。

消费者行为:改善价值链,消费者和零售商将继续提高服务标准,在供应链当中处于更主动的位置,甚至直接推动产品改进,完成库存补货。值得注意的是,上下游之间、平行企业之间通过各种渠道(网上、门店、移动通信),互动程度会进一步提高(包括订货和采购),送货方式也更加灵活,如近距配送和送货到家服务。研究表明,信息共享、协作仓储、协作城市配送和非城区协作配送等概念的整合及实施,将对新的可持续发展参数产生巨大的影响。家乐福集团相关负责人表示:“虽然这些概念已有成功个例存在,但是在有关产业中广泛应用这些概念的关键是更好的协作。而更好的协作就需要寻找新的方法,在实体供应链上实现更加紧密的合作,目前有关框架已经由全球商务协会制定出来,并在不断完善当中。”

货物流:供应链重构不断出现。新行业的挑战要求有新的供应链解决方案。城市结构引起广泛关注,目前,运输和基础设施拥塞问题日趋严峻,阻碍了服务水平的提升。另外,能源价格和政府条例也会对运输产生深远的影响。因此,行业有必要考虑产品是如何配送的。

信息流:可视化管理简化信息管理方式。未来的供应链将会比现在的更加复杂。企业需要了解和确定如何合作,才能最高效地满足需求。开放式的信息共享将是帮助企业实现消费者需求动态管理的基础,同时,企业间的协同也是一种趋势,可以在不降低企业竞争力的条件下实现“双赢”。

哪些变革是必须的

谈到协同,这个新出现的概念已经渗透到行业的各个角落,逐渐成为企业供应链成功的关键。在许多案例中,协同要求企业重新思考它们所在行业的优势。在一些业务领域,核心竞争力差异化可能为竞争者之间的协同提供可能,如市区内补货。并且,行业协同将促使政府采取更为有利的措施,完成行业之间的协作。

此外,供应链经理应具有一定的新能力,

采取更多的新工作方式,以应对未来供应链管理的挑战。越来越多的公司客观地认识到发展供应链专业知识的重要性,但是,许多公司在实现这一目标时都遇到了巨大的障碍,特别是在各个层面缺乏训练有素的供应链管理专业人才。据AMR对15个行业的198个组织调查(其中包括宝洁、英特尔、IBM、波音等商业领军企业)发现:2007年,这些公司在供应链上平均投资回报率为17.89%,然而,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回报率为6.43%;标准普尔500指数为3.53%。换句话说,如果要使企业的收益更多,供应链管理专业人才起到关键作用。

在管理过程当中,不仅仅是看中供应链的效率,还应该关注创新和协同的潜在发展。因为没有两个供应链是相同的,只有极少数企业以相同的方式确定和设计供应链。并且,供应链结构趋于更加集中的趋势加大了对扩大技能组合以及更短成长时间的要求。一些在供应链中新出现的理念要求现有的管理能力进行一些变革,这其中需要对新技能的培训、开发新工具,以及制定教育计划来解决这些问题,从而建立一套合适的领导方式。

历史也许不会重演

目前,所有行业都徘徊在困境当中,例如,企业仍然在整车货运上面临挑战,而缺货问题一直困扰着管理者。据欧洲ECR对缺货问题的研究表明,仅法国全境百货零售企业因缺货而每年损失的收入就达到8亿欧元(折合13亿美元左右)。与此同时,基础建设问题相当复杂,能源成本继续高企,最为明显的就是每桶原油的价格在2008年上半年曾突破100美元。并且,城市物流配送还存在相当多的问题,需要新基础设施和条例进行规范和调整。

然而,这些问题在过去十年并未得到显著的改善,业界没有对此提出实质的解决方案和实施办法。很明显,目前的工作方式效率非常低下,唯一的解决之道就是制定新的参数,出台新的衡量方式。从现在的发展来看,大多数供应链采用关键绩效指标(KPI)进行衡量,如针对消费者可得性的单位库存率、成本降低率,另外还有涉及到财务的KPI,包括投资回报率(ROI),品牌资产和库存回报率等。不过,现行的KPI可以被用于衡量供应链的效率,但难以对其他某些方面进行体现。基于这一考虑,一些新的KPI相应出现,因为法规改变、资源稀缺、气候变化、安全等各方面都要求企业在供应链等产业基础设施方面采用新思路、新方法和新的协作方案。这些KPI已经开始运用到未来供应链衡量的模型当中:

能源消耗:企业和各种组织要尽力使用可再生能源,降低能源在运作中损耗。根据2007年国际能源展望报告(IEO 2007)显示,估计从2004年到2030年,全球能源消耗将会增长近57%。

二氧化碳排放:二氧化碳排放用于测定二氧化碳排放的吨数。对于运输而言,二氧化碳排放的程度与交通工具行驶时的重量、方式和距离有关;而对于仓库和库存定位来说,二氧化碳排放程度直接与操作时的能源消耗相挂钩。

交通拥挤度:作为新提出的衡量指标,各个政府和政治组织将此作为对城市拥挤和污染的负面评价指标,用作制定城市交通工具数量、交通管制制度的依据。

安全规定:安全将是未来供应链管理的关注热点,用于信息和货物流程的复原行动计划必须整合到日常的操作程序当中。为了操作人员的安全和货物的可追踪,仓储和运输的安全要求必须强化。因此,未来的供应链在大型、复杂的合作模式下,着重强调的还是其可靠性。

第4篇:企业供应链管理案例范文

【关键词】供应链管理 培养目标 教学改革 素质教育

2005年1月,美国物流管理协会(CLM-council of logistics management)正式更名为供应链管理专业委员会(CSCMP-council of supply chain management professional),这标志着全球的供应链管理时代的到来。同时,随着供应链管理论坛、供应链管理年会在国内的不断召开,供应链管理的理念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企业和专业人士所了解并应用。在这样的背景下,为了真正提高学生对供应链管理的学习兴趣和效果,加深学生对供应链理念的透彻了解,将理论与实践更好地结合起来,供应链管理课程的教学改革就势在必行了。笔者在供应链管理教学过程中,尝试着改革传统的教学方法及考试模式,颇受学生欢迎。现对供应链管理教学中的诸多方面提出几点自己的看法,以期对供应链管理的教学改革能起到一定的积极作用。

一、制定明确的学习目标

供应链管理是物流管理专业的一门综合性专业课程。结合现有高职高专类物流管理专业培养的总目标――能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需要的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能从事各类物流管理工作的、应用型中高级专门人才。供应链管理课程的学习目标和任务应是使学生通过对供应链管理的系统学习,熟练掌握供应链管理的基础理论、设计、方法、管理、库存策略、信息策略等,并能够运用供应链管理的相关理念进行管理,解决问题。教学目标不但强调掌握理论知识,更注重运用理论方法解决实际问题。针对上述目标和任务,在教学过程中的做法应该是在讲授理论的同时,注重学生实际能力的培养和训练。在规定要达到的知识结构中,必须包含所要掌握的技巧,把能力的培养提高到一个更高的高度,才能与物流管理专业的总目标相对接。

二、教学内容的改革

1、加强与其他专业基础课及专业课程的联系

供应链管理是一门综合性专业课程,它与现代物流学、仓储管理、运输管理、物流信息系统、采购管理等课程联系紧密,并在这些学科基础上建立起来。学生在学习本门课程之前,通常已对上述学科的知识有一定掌握。在教学或学习中应注意供应链管理课程与上述学科的课程的相互衔接,对已学的理论与知识回顾复习,以便更好地学习和掌握供应链管理课程。

2、加强对供应链管理动态等前沿知识补充学习

由于教科书的时滞性,及供应链理念在我国传播速度不断加快,我国企业间对供应链管理的认识更新较快等原因,教学内容往往不能及时地反映供应链管理的最新动态及前沿知识。因此在教学过程中,应及时补充供应链管理的前沿知识及最新动态,使学生吸收最新理念与知识,能够与时俱进。在教学过程中,授课教师应做到持续学习,时时把握新的理论动态,在课堂中给学生以新知识的补充;另外,授课教师还应该引导学生掌握供应链管理相关前沿知识的学习方法和途径,使其具备较好的自学能力,这对于大学生而言,也是一项不可或缺的要求。

3、加强对供应链管理应用实例的分析学习

由于传统的教科书上的内容普遍存在以理论、概念为主,对分析及实务内容涉及较少,甚至没有。如果只是单纯的照搬书本知识,不利于培养学生的动手能力和独立思考能力,因此在教学过程中应注重对相关理论及供应链管理应用实例的学习。如全球十大供应链管理实例――沃尔玛供应链管理、DELL供应链管理、福特供应链管理等,以及我国供应链管理应用的典型例子如宝供物流供应链、中铁快运大客户管理、宏基流程重组实例等。通过应用实例的学习,学生加强了对理论知识的掌握,提高了分析能力和应用能力。

三、教学方法的改革

教学方法是实现教学目标的渠道,也是能否吸引学生学习兴趣的关键所在。由于供应链管理是一门综合性性很强的学科,因此,对法学课程的教学不应采取理论课常用的满堂灌的教学方法,而应采取灵活的启发式教学。

1、案例教学法

案例教学法是推进素质教育、培养应用型人才的有效途径。案例教学法在管理学中的应用非常多,通常可取得很好的教学效果,尤其是高职高专类的学生更是受益匪浅。案例教学可以培养学生的内在素质和能力,培养学生的口才,实用性强,收效明显。案例教学法是由主讲教师根据教学进度和需要,适时提出精选案例,通过引导学生对个案进行学习讨论,启发学生结合理论知识分析其成功或失败的原因,从而实现由具体到一般的抽象过程。这种教学方式的最大特点,是能够将直接的抽象理论与具体的案例结合起来,使学生能够掌握抽象理论在实际工作中的运用方法,从而使理论知识具有生动性和形象化的特征,摆脱了传统的概念教学的模式。

需要指出的是,相对于传统教学模式,案例教学对主讲教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教师要善于关注供应链实务,收集典型案例,在众多的案例当中精选适合本专业课程教学的典型案例。同时教师要对案例的原始材料进行适当的加工整理,使案例的整个脉络清晰、重点突出,具有较强的针对性。笔者在教学过程中精选了沃尔玛供应链管理应用、中铁快运大客户管理以及DELL供应链管理等实例,精心组织学生进行案例学习及分析,很受学生欢迎,课堂气氛活跃,效果甚为明显。

2、观看影像资料

除了案例学习之外,为了增强学生对理论知识的学习效果,在供应链管理教学过程中可以适当地增加影像资料学习的机会。在我国现有管理学者中,有不少对管理理论既是优秀的传播者,同时还是成功的实践者,如余世维、林伟贤等。由于他们具有丰富的实践经验,所以对理论的理解和把握更加深刻,表达方式活泼,语言风趣生动,案例真实可信。如余世维的核心竞争力影像资料,林伟贤的资源整合系列资料等,都是值得借鉴的经典教材。学生通过观看相关影像资料,激发了更大的的学习热情,同时加深了对理论知识的理解。

3、模拟实验

为了让学生更好地掌握相关的理论知识,把握理论的实质,在供应链课程教学过程中可以适当组织学生进行模拟实验。如模拟供应链中各环节协作过程,通过模拟更好掌握供应链管理中协作的重要性,信任的必要性,供应链协作中牛鞭效应现象的普遍性,以及有效的消弱措施等。同时,还可以让学生对供应链现状进行调研,发现供应链在发展中的问题,初步学会利用所学的供应链设计、供应商管理、客户关系管理及流程重组等理论知识对其进行诊断,提出行之有效的改进意见。在进行模拟实验的过程中,为保证模拟实验收到如期的良好效果,模拟实验前教师应设计好实验方案,在实验过程中给予学生充分的指导和帮助。

四、考核方式的改革

核是大学教育的一个重要环节,在评判教师的教学质量和学生学习的优劣方面占有重要地位。供应链管理的考核,传统上我国各大专院校多习惯于采用课程结束后的期末闭卷考试方式。这种考核对于校方和教师来说没有难度容易操作,但考核方式单一呆板、内容单调枯燥,缺乏对学生知识、能力与素质的综合考查,其结果是导致学生考前死记硬背的多,独立分析归纳的少,极不利于学生综合能力和创新精神的培养。由此可见,对供应管理考核方式的改革势在必行。

不妨尝试一下这样的考核模式:一方面在考核内容上提倡理论与应用并重,考核学生对知识的把握程度,可以借助案例分析,应用解析等题型考核学生对知识的应用能力;另一方面在考核形式上实现多样化,考核不再只是单纯的一张试卷,可以把考试和论文相结合,把理论考试和实训技能考核相结合,把开卷考试和闭卷考试相结合。例如为了考查学生对于重点内容及课程体系的把握,可以采用半开卷的形式,允许学生考试时带一张A4大小的纸,上面所写内容不限,但是复印无效,必须是自己手写。这样学生在考前不只是单纯地背概念,而是更注重对理论知识体系的归纳与把握。

五、提高教师素质

师资水平对教学质量而言是至关重要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在一定程度上,学生水平的高下取决于教师水平的高下。为了适应市场对物流管理专业人才的需求,首先就要提升教师的素质和能力。比如通过鼓励教师到企业挂职锻炼,参与企业的物流活动,为企业策划物流管理方案,提高实践能力;制定相关政策,通过报销学费等方式鼓励教师报考研究生或博士生;鼓励有条件的教师向一专多能型方向发展等。另外对青年教师可通过有经验的老教师传帮带,尽快提高业务素质,提升教学水平。

教师要拥有广博、丰富的专业知识,知识是培养创新能力的基础。教师知识面要广,专业知识要精,不但熟悉自己所教课程中最基础的知识,还要弄清楚该学科的最新动态、最新成果,对相关学科也要有一定程度的了解。为此,教师要不断学习和充实,完善自己的知识结构,提高自身的知识储量,使自己不仅具有纵向专业知识和技能,还具有横向的综合知识和技能,由封闭的学科型向开放的能力型转变。

教师应有一定的创新意识和创新思维。实践证明,创新意识越强烈,追求创新的动力就越充足。只有在强烈创新意识的引导下,才可能产生强烈的创新动机。创新动机一旦产生,就会转化为自觉行动,积极改变现状。在教学活动中,教师应有自己独特的教学方法和教学风格,不照本宣科,不搞传统的注入式、满堂灌教学,要善于启迪、诱导,激发学生的创新欲望,开发学生的创新潜能,塑造学生的创新品格。

总之,供应链管理课程的教学如能从教学目标、教学内容、教学方法及教师素质等方面进行系统性的改革,无疑将对物流管理专业学生专业知识和专业素养的提升有很大益处。

【参考文献】

[1] 杨丽明:管理类课程案例教学的探索[J].中国科技信息,2005(15).

[2] 朱金生、 刘耀辉:案例教学法在教学中的应用探讨[J].理工高教研究,2005(12).

第5篇:企业供应链管理案例范文

关键词:金融服务创新;供应链;新形势

课题项目:中山市科技计划项目(项目编号:2014A2FC356)

中图分类号:F83 文献标识码:A

原标题:新形势下的供应链金融服务创新研究

收录日期:2015年11月30日

在全球范围内,受次贷危机、欧债危机的影响,国际金融市场经历着起伏与动荡,并且不断加剧着各层面的矛盾。在金融危机预警方面,全球将会面临更加严峻的形势,在后金融危机时代,为了确保金融体系的正常运行,需要对金融进行创新。在新的历史形势下,我国的金融创新主要集中在供应链金融领域,受国际金融市场的影响和制约,我国在发展供应链金融的过程中面临众多问题。

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进程的不断推进,次贷危机、欧债危机的余威依然在持续。基于此,本文首先阐述供应链金融的含义,总结供应链金融的理论基础,同时创新供应链金融的具体措施。

一、新形势下供应链金融的含义

对于供应链金融的含义,由于出发点和角度的不同,学术界给出了不同的定义,至今没有形成一个统一的意见,其中比较典型的观点主要包括:(1)基于物流金融的角度,该观点在整合物流与金融业务的基础上形成一种新的服务类型,进而为流通领域提供服务;(2)基于银行等金融机构的角度,该观点认为供应链金融主要服务于产业供应链上的企业,为其提供全方位的金融服务,通过协作,在银行、企业之间建立起利益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供应链上下游企业之间加强合作;(3)基于供应链融资的角度,该观点认为供应链金融是以商业交易为目的,借助资本融资、现金流等方式对目标进行管理。通过对上述观点进行分析可知,在确定供应链金融的含义时,需要以供应链为基础,同时以市场需求为导向。在新的历史形势下,随着改革的不断深入,需要进一步明确供应链金融的含义和范围。

在新形势下,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进程的不断推进,企业为了降低经营成本,需要将部分生产活动进行外包,这种生产方式虽然能够充分利用分工的优势,但同时带来了供应链整体融资成本和部分节点资金流瓶颈问题。在这种情况下,供应链核心企业需要对财务供应链加强管理,为了满足这种市场需求,银行业需要对自身的业务进行创新,进而催生了供应链金融。从供应链金融的产生过程来看,在界定供应链金融的过程中,需要以资金管理为核心,通过设计一系列的融资方案,进而为供应链企业解决资金问题。可以说,供应链金融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供应链的管理效率,同时推动了银行业的创新。

基于此,可以将供应链金融的含义概括为:在管理整条供应链的基础上,为其提供金融服务,同时结合产业链的实际情况和行业特点,为供应链的核心企业制订融资方案。从本质上说,供应链金融是一种融资方案。

二、供应链金融的理论基础

从供应链金融的含义可知,在供应链管理中,供应链金融就是一种创新财务融资的方案,这种方案的理论解释可以分为:一种观点认为在不同网络之间,供应链管理就是对链条进行管理,以及利益的连接,通过对不同环节进行有效管理,进而在一定程度上对不同的经济形式进行组合。在生产、流通过程中,供应链作为一种网络结构,一般由各种资源信息流构成,而供应链管理则是对供应链中的因果关系进行研究分析;另一种观点是创新供应链金融理论,该理论认为:在供应链管理中,通过强化金融服务,进一步提升管理效果,最终提高经济效率,通过科学合理的方案,解决供应链管理中的资金问题。在创新供应链金融的过程中,学术界认为,供应链金融的作用就是帮助企业解决资金问题。受资金的影响和制约,企业无法对运营决策进行优化。对于资金不足的企业来说,通过供应链金融可以获得相应的融资服务,优化运营决策,进而在一定程度上创造新的价值。

在我国,供应链金融创新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从“物流银行”向“融通仓”过渡;第二个阶段是由“仓单质押”业务向“物流银行”过渡;第三个阶段是从开展“物流银行”业务到提出、实施供应链金融战略。同时,形成两种模式:一种是借助传统的商业银行贸易融资模式,同时综合分析生产贸易企业的实际情况和需求,形成结构性贸易融资业务模式,这种融资业务模式一般通过货权质押、保险及公证等结构化设计,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企业掌握货权以及监控资金等,这是一种组合贸易融资方式;另一种模式是在供应链管理模式的基础上建立第三方物流企业模式,通过这种模式实现供应链融资(应收账款、融通仓等)。与结构性贸易融资模式相比,第三方物流企业模式更专注于对整个供应链、交易等进行评估。

另外,在新形势下,对供应链金融进行创新时,需要注意以下几个方面,并制定实施相应的措施。第一,在供应链金融业务创新方面,多数银行普遍存在后劲不足的现象,在开展供应链金融业务时,没有提供融资服务,以及融资方案;第二,模式创新缺乏动力。在供应链金融创新方面,银行普遍存在创新动力不足的现象,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供应链金融难以成为银行的核心业务;第三,缺乏技术创新。当前,随着网络信息技术的发展,供应链金融没有实现同步发展,进而增加了技术创新的难度;第四,需要突破组织创新,当前中间产品成为供应链金融存货的关键,这部分产品具有较强的专用性,并且风险控制较为复杂。

三、创新供应链金融的具体措施

在新的历史形式下,创新供应链金融可以从以下方面着手:

(一)金融行业与物流行业的融合。面对新形势,对供应链金融进行创新,主要是对金融产品进行创新,例如,银行与物流相互结合,通常情况下,可以衍生出新的产品:订单融资、保单融资、互联网金融等。在日常的经济活动中,无论是金融行业,还是物流行业,都属于中介服务机构,其中,金融属于付款中介,而物流则是付货中介,两者只是交易的对象不同。对于物流企业来说,无论交易形式如何,只要保证货物存在就可以完成货物交付活动。

(二)将金融与物流融入电子商务。在提供的服务内容方面,对于电子商务公司来说,一方面提供交易平台服务,另一方面提供融资平台服务。因此,电子商务公司在设计网站的过程中,必须考虑网站的融资功能和物流功能。各商业银行、股份制银行为了向交易双方提供融资服务,结合电子商务的实际情况,设计出专门的融资产品。在这种情况下,金融、物流、电子商务通过相互结合,进而在一定程度上衍生出网上交易、网上融资、网下交付等新的业务形态。从某种意义上,电子商务颠覆了传统的交易方式,在电子商务环境下,交易双方不再受制时间、空间的限制,大大缩短了交易环节,并且买方的真实需求通过碎片化订单得以验证,同时快速交付为快速交易奠定了交易基础。另外,电子商务可以有效地绕过第三方,使得消费者与生产者直接交易,进而有效地降低了融资成本和交易成本。

(三)互联网金融。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广泛应用,逐渐衍生出互联网金融,这是一种将互联网技术与金融活动相互融合的衍生物,其形式主要表现为网上银行、P2P网络借贷、电商融资等。互联网金融的含义比较宽泛,并且这种活动打破了时间、空间的限制,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金融行业的交易成本。在互联网时代,受交易中沉淀资金的影响,对于非金融机构来说,通常情况下,也会涉及金融或类金融业务,例如余额宝等,其特点主要表现为大数据、小微贷等,为了规避风险,不会出现一次性贷给企业上亿资金的现象。当然,这类非金融机构开展金融或类金融业务,需要供应商能够延期回款做基础,并且汇款时间有所不同,有的半年,有的一两个月。反之,对于金融机构来说,网络银行是互联网金融的主要业务形式,以工商银行为例,在全部业务中,网络银行业务占到78%,平均每秒产生6,500笔业务,其规模之大可想而知。

(四)线上供应链金融。在网络时代,在线供应链金融成为一种趋势。供应链金融的实质并没有因线上供应链金融而发生改变,但是却颠覆了供应链金融的业务模式,同时丰富了风险管理技术。线上供应链金融的特点主要表现为:首先,积极发展行业金融、平台金融;其次,提升了放贷速度,简化了操作流程,同时提高了交易效率。在传统模式下,银行审批企业的放贷,通常情况下需要一个星期的时间;相反,借助在线供应链金融,企业从提出申请到可以放贷,一般只需要四个小时的时间;最后,借助大数据对风险进行管控,有效确保放贷双方信息的对称性。

(五)大宗商品在线交易难度大。在零售行业,B2C模式能够取得成功,但是借助电子交易平台难以对大宗商品进行经营。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主要是:第一,线上交易规模比较小,传统交易模式依然受到买卖双方的青睐;第二,政府对远期合约交易行为进行了限制,进一步削弱了线上交易的吸引力;第三,无论是系统开发,还是运营成本,一般都比较高,这些都增加了线上大宗商品交易的难度;第四,市场竞争激烈,目前从事大宗商品电子商务交易的企业约有800家,并且这些企业的交易模式缺乏差异性,同时电商较为分散;第五,电子商务与物流实体相互脱钩,信息系统缺乏统一性和一致性,仓储运输环节比较薄弱;第六,通过电子商务进行大额交易,无论是合同,还是结算都较为谨慎;第七,在组织开展大宗商品电子商务活动时,企业都建立了自己的电子商务交易平台,例如宝钢、鞍钢等。在社会大背景下,电商化应该是大宗商品的主流,为了突破企业之间各自为政的局面,需要将金融与物流进行结合。

(六)综合考虑影响在线融资业务的因素。为了满足市场需求,许多电子商务公司都开设了在线融资业务,在开展这些业务的过程中,需要考虑以下因素:一是在线融资产品设计与规则、融资客户的信息;二是账户、贷款、保证金等融资管理因素;三是合同、质物清单等货物监管因素;四是进出存、盘点等仓储系统因素;五是多客户、多货主等收费与结算因素;六是企业基本资料、评估报告等征信因素。电子商务公司在开展在线融资业务时,需要对上述因素进行综合考虑,确保电子商务活动的顺利进行。

四、结论

综上所述,新形势下的供应链金融服务创新,首先在发展策略上,通过物联网技术,给予供应链金融技术支持;其次在组织上,以供应链管理为核心,帮助企业、银行顺利完成风控、绩效任务;最后在制度上,将银行原有的分业管理转变为混业管理,进而实现制度的创新。

主要参考文献:

[1]唐砚.供应链金融的服务创新研究――以A银行B百货供应链金融电子化创新为例[D].南华大学,2014.

[2]李敏.商业银行供应链金融业务创新研究――基于中小企业融资视角[D].武汉轻工大学,2013.

[3]唐小梅.供应链金融运作模式探讨――基于广州市供应链金融的发展实践分析[D].湖南师范大学,2014.

第6篇:企业供应链管理案例范文

摘要: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市场竞争俨然从以往的个体化激烈竞争演变为了供应链之间的竞争。越来越多的企业选择与自己的供应商或客户企业长期合作。针对这一关系,它对企业现金持有的影响有多大,是一个值得探讨的话题。本文将采取案例研究的方法,选取一家具有代表性的企业来分析供应链对现金持有的影响。

关键词 :供应商;客户;现金持有

一、引言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市场竞争俨然从以往的个体化激烈竞争演变为了供应链之间的竞争。企业不再像以往那样依靠自身力量“单打独斗”,而是依靠供应链整体的实力来获取竞争优势。诚如郎咸平教授所说“当今商界的竞争不是企业之间的竞争,而是供应链和供应链之间的竞争”。空客供应商与华欧航空合作,为公司提供备件支持、客户联络和培训等方面服务;宝马集团印度公司与当地七家供应商合作,增大本土化率;永兴特钢与客户企业江阴祥瑞不锈钢精线有限公司维持了长达十年的合作关系。因此,越来越多的企业选择与自己的供应商或客户企业长期合作这一方式来提高企业的竞争力。

二、问题的提出

(一)理论构建

供应链这一概念是从扩大再生产这一概念衍生而来的,百度百科对供应链的定义是“供应链是围绕核心企业,通过对商流、信息流、物流及资金流的控制,从采购原材料开始,制成中间产品以及最终产品,最后由销售网络把产品送到消费者手中的链条,将供应商、制造商、分销商、零售商乃至最终用户连成一个整体的功能网链结构。”供应链也有广义与狭义之分,广义的供应链主体以核心企业为中心,通过前向的物流、反向的资金流和双向的信息流将供应商的供应商至客户的客户连接起来,银行和除银行外的其他供应链主体之间通过双向的信息流和资金流进行连接;狭义的供应链主体以核心企业为中心,通过前向的物流、反向的资金流和双向的信息流将供应商的供应商至客户的客户连接起来。

公司将持有现金作为一种风险防控的工具,具有高外部融资成本和较大发展机遇的有价值的公司以持有现金来降低投资不足的问题。持有现金可以给企业带来和衍生工具一样的利益,可以促使企业通过投资具有成长潜力的产品这一方式,来提高企业在激烈的产品市场中的竞争力。

本文将从供应链出发,具体探讨供应商、中间企业与客户之间的关系,通过比较供应商占供应额比例、客户占销售量比例和企业现金持有的变化,来分析供应链对现金持有的影响并提出相关的建议。

(二)提出问题

对于供应商而言,与主要客户维持一段长久的联系可以说是一把双刃剑。好处包括便于获取客户信息和由企业做出联合投资的潜力。获取到的信息有助于供应商了解底线价格,从而更好的管理和利用存货、减少支出(如销售及管理费用)。这种关系的长久性间接让企业更容易的获取到银行贷款。但是,这种关系也增加了供应商的成本。主要客户并没有明确保证他们将继续购买企业的商品,倘若主要客户失约,供应商收益将会严重受损,从而影响企业的持续经营。

三、案例分析

在进行案例的选择时,研究者不应过分强调案例的随机抽样性和总体代表性,而应注重案例本身的独特性与理论的符合性,基于这样的考虑,由理论抽样而选择的案例可能是合适的,这意味着选择一个案例是因为它非常适合说明和扩展不同概念间的相互关系和逻辑架构。本文选择江铃汽车股份有限公司(JL 公司)作为案例企业,该公司是一家集汽车销售、快修、保养及金融等其他服务于一体的全国知名企业。

本文通过查询JL 公司2009-2013 这五年的年报获取到了其前五供应商的采购额及前五客户的销售额占比,由于企业遵循供应商信息的保密性原则,只有2013年年报披露了前五供应商的具体比例。因此,2009-2012年的JL公司前五供应商占比以合计数为主。

(一)主要供应商占比

JL 公司前五供应商占比约总采购额的20%左右,与几家供应商公司维持着合作关系。为保持稳健的成长,公司持续关注以下几个方面(1)提升供应商能力和零部件质量,持续降低零部件采购成本;(2)在确保公司长期发展和公司目标保持一致的前提下,对可控费用实施严格管理,优化业务结构;(3)强化公司治理,健全风险评估和控制机制。

(二) 主要客户占比

从下表(见表2)可知,JL公司前五客户占比约总采购额的15%左右,与江西江铃进出口有限责任公司、浙江江铃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和上海科达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维持着长期合作关系。JL 公司为了防范客户的违约风险,对于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和应收票据,设定相关政策以控制信用风险敞口。公司基于对客户的财务状况、从第三方获取担保的可能性、信用记录及其它因素,诸如目前市场状况等评估客户的信用资质并设置相应信用期。同时,公司会定期对客户信用记录进行监控,对于信用记录不良的客户,公司会采用书面催款、缩短信用期或取消信用期等方式,以确保集团公司的整体信用风险在可控的范围内。

(三)现金持有

本文将现金持有这个指标用“货币资金/总资产”的数值来表示,如下表所示(详见表3)。

通过以上数据的收集和汇总,将供应商、客户占比扩大同样的倍数,使变化趋势更加明显,利于观察和分析,三者的变化趋势如下图所示(见图1)。

从图中不难看出,2009-2011 年和2012-2013 年的供应商占比与现金持有的变化方向大体一致,2009-2013 年的客户占比虽然变化不大,但仍与现金持有的变化方向呈相反运动。另一方面,前五供应商采购额的变化与前五客户销售额的变化相比,前者的变化对现金持有的变化影响更明显。

四、研究结论及建议

首先,研究发现主要供应商与企业现金持有大致呈现着正相关的关系。具体来说,处在与供应商合作关系中的企业往往比没有固定关系的企业持有更多的现金。而且,当主要供应商占供应量的比重越大,企业将会持有更多的现金。这一结果表明,企业为了防范这种长期合作关系所诱发出的风险,会持有更多的现金以抵消该风险。应该引起企业重视的是,不仅要降低有形的供应链成本,如采购成本、配送成本,还要建立相应的规范来降低供应商的违约成本,如不按期交货、更换供应商导致的无形交易成本。

其次,主要客户的占比会影响到处在这一合作关系链条中的上游企业。主要客户销量的减少会因为合作关系产生的运营风险而影响企业的现金持有量,使企业增加所持有的现金来防范企业可能会遇到的违约风险、债务风险。

最后,通过案例经验分析,现金持有对于供应商采购额的变化更加敏感。因此,企业应更加注重和供应商的关系,本文提出以下几点建议:①注重供应商长期合作,合作的第一年重点在于加大对供应商了解和适应;②建立产品标准,确定采购计划。每年给供应商一个准确的计划,在年初会有全年计划,每三个月有一个计划;③鼓励供应商全国布局、多种类、跨行业合作,会有更好的合理利润。企业既不过分依赖于少数几家供应商企业,也不将供应商企业零散化。

综合来看,在市场环境下,尤其是制造类企业可以参考案例中的经验和研究结论,分析自身供应链的特征,再定位应建立何种关系来持有最佳现金数以应对风险,获得供应链管理效果的最大化。

参考文献:

[1]刘晓军.关系情境对供应链成本管理影响研究[D].2012.3.

[2]张先敏.供应链管理与经营性营运资金管理绩效:影响机理与实证检验[D].2013.5.

第7篇:企业供应链管理案例范文

关键词:供应链 可靠性分配 业务流程重组 危机管理

近年来,供应链管理是在国内外逐渐受到重视的一种新的管理理念与模式。供应链管理要获得高效率和效益,供应链必须要有高可靠性作保证。FedEx Freight公司CEO和总裁Douglas G Duncan先生认为,供应链可靠性就是向客户交付货物的可靠性。

有人说, 2 1世纪的竞争不是企业和企业之间的竞争,而是供应链与供应链之间的竞争。在当前买方市场条件下,市场竞争日益激烈,消费者需求个性化增强,如何有效而又可靠地保证最终用户的需求,增强供应链的市场竞争力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本文将对供应链可靠性保障策略进行探讨。

供应链可靠性分配

可靠性分配是保障工程技术系统可靠性的重要措施之一。供应链可靠性分配就是要借鉴工程技术领域的可靠性分配的做法,将规定的供应链系统可靠性指标, 按一定的方法分解细化到供应链的每一个成员企业,从而可以确定供应链每一个成员企业各自要达到的可靠性目标。可见,供应链可靠性分配实际上是一种目标管理的方式。

供应链可靠性分配考虑的因素包括供应链的每一个成员企业在供应链中地位的重要程度、组织结构的复杂程度和参加该供应链时间的长短等。

若有某个成员企业不能达到对其要求的可靠性目标,则可以采取如下的办法:限期达到,否则将其淘汰出供应链,并选择能达到可靠性目标的同类型的其它企业代替它;不将其淘汰,而是对其同类型的其它企业进行考察后,择优录取其它企业进入供应链,在该环节与其组成并联分系统,从而达到可靠性目标。

传统的企业供应链往往是单一的供应商机制,整个供应链缺乏可靠性和柔性。为确保产品供应稳定,重要产品应该由两个以上的供应商提供, 不能单单依靠某一个供应商, 否则一旦该供应商出现问题, 势必影响整个供应链的正常运行, 使整条供应链变成一条危机链。设计柔性的多头供应链是解决供应链瓶颈的重要措施, 多头的供应商机制不仅使供应链具有足够的柔性,而且还能在供应商之间形成竞争态势,保证产品的稳定供应。

供应链业务流程重组与改进

在供应链环境下, 业务流程重组与改进的范围扩大到整条供应链。企业业务流程重组与改进是供应链成员企业间业务流程重组与改进的基础,应该先进行企业业务流程重组与改进,之后才能进行供应链成员企业间的业务流程重组与改进。因此,供应链业务流程重组与改进分三步完成:

第一步,企业职能内部的业务流程重组与改进。许多企业各职能管理机构重叠、中间层次多,而这些中间管理层一般只执行一些非创造性的统计、汇总、填表等工作,通过在企业管理中的应用,信息技术完全可以将大多数中间层取消,使每项职能从头至尾只有一个职能机构管理,做到机构不重叠、业务不重复。例如,宝钢实行的纵向结构集中管理就是企业职能内部的业务流程重组与改进的一种体现。按纵向划分,宝钢有总厂、二级厂、分厂、车间、作业区五个层次。在1990年底的深化改革中,宝钢将专业管理集中到总厂,二级厂及以下层级取消全部职能机构,使职能机构扁平化,做到集中决策、统一经营,增强了企业运营的可靠性和应变能力。

第二步,企业职能之间的业务流程重组与改进。这是指在企业范围内,跨越多个职能部门边界的业务流程重组。例如,北京第一机床厂进行的新产品开发机构重组,以开发某一新产品为目标,组织集设计、工艺、生产、供应、检验人员为一体的承包组,打破部门的界限,实行团队管理,以及将设计、工艺、生产制造并行交叉的作业管理等。这种组织结构灵活机动,适应性强,将各部门人员组织在一起,使许多工作可平行处理,从而可大幅度地缩短新产品的开发周期,提高了企业运营的可靠性。

第三步,供应链成员企业间业务流程重组与改进。在供应链管理环境下,供应链各成员企业之间的信息交流大大增加,企业之间必须保持业务过程的一致性,这就要求供应链成员企业之间必须进行业务流程重组与改进,对各企业采购、制造、营销和物流等过程采取跨企业的平行管理,消除多余的交接工作等弊病,加强企业间业务流程的紧密性,将不可靠性和延误降到最低。目前,供应链合作企业间可以通过Internet 方便的获得需求方生产进度的实时信息,从而可以主动的做好供应或出货工作。通用汽车公司(GM)与SATURN轿车配件供应商之间的购销协作关系就是供应链成员企业间业务流程重组与改进的典型例子。通用公司采用共享数据库等信息技术,将公司的经营活动与配件供应商的经营活动连接起来。配件供应商通过通用公司的数据库了解其生产进度,拟定自己的生产计划、采购计划和发货计划,同时通过计算机将发货信息传给通用公司。通用公司的收货员在扫描条形码确认收到货物的同时,自动向供应商付款。这样,使通用公司与其零部件供应商的运转像一个公司,实现了对整个供应链的有效管理,简化了业务流程,缩短了订货周期、生产周期和销售周期,减少了非生产性成本,提高了供应链的整体可靠性。

引入供应链危机管理机制

供应链危机管理是保障供应链正常运行,提高供应链可靠性的重要措施之一。供应链同时连接供应商、制造商、分销商和用户,结构非常复杂,每一个环节都存在着潜在的危机,任何一个环节出了问题,都会给整条供应链造成严重的影响。

供应链危机管理是指供应链在陷入危机时, 为摆脱危机维持供应链正常运行而采取的一系列处理危机的行动与对策。供应链危机管理有如下的特点: 一是协作性。供应链作为一种“扩展”企业,它强调每一个成员企业都要去和其他成员企业进行合作。二是紧迫性。供应链的很大一部分危机都是突发的, 如火灾等自然灾害的发生、流动资金周转不灵、产品受到大规模的投诉等等, 如果不及时采取措施, 可能导致供应链部分或整体停止运行、甚至解体。三是普遍性。过去,供应链一直是拥有强大资金实力的少数大型企业才能采用的运作模式。进入21世纪,随着信息技术的日臻成熟,互联网规模日益扩大,众多的中小企业甚至也可利用网络参加跨国供应链,供应链愈来愈普遍。四是灵活性。由于供应链是多环节、多通道的一种复杂的系统,导致各种供应链危机的原因不同, 很难找到处理危机的统一方法与固定模式, 只能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采取灵活多变的方法应对供应链危机。五是预防性。设计供应链危机管理系统时, 必须认识到供应链危机管理的关键在于危机预防。

首先,要建立供应链危机管理组织机构。为应付或更好地进行危机管理,供应链应设置危机管理组织机构。供应链危机管理组织机构可以危机管理委员会的形式存在,由核心企业的最高领导者担当委员会主席,其它各个供应链成员企业的最高领导者担当委员会的委员,定期召开会议。供应链各个成员企业可视需要设立企业级的专门或兼职的危机管理机构。供应链危机管理组织机构要建立包括危机管理委员会管理体系、危机管理会议制度、危机管理信息管理制度、危机管理培训制度、危机管理应急方案与评审、危机管理的评价与改善制度、委员会委员的职责与权力、危机管理手册、危机公关宣传、危机公关调查、危机公关效应评审等规范的制度和程序。

其次,要建立供应链危机管理数据库和信息系统。供应链危机管理组织机构要从服从供应链战略出发,识别各个成员企业内部、外部潜在的危机,捕捉危机前的征兆性的信号,将归纳的潜在的导致危机产生的信息归类编号,建立供应链危机管理数据库和信息系统,并定期对以往国内外产生危机的现象进行多渠道、多方向、多性质的判别诊断,形成系统的危机信息,并以前者的经验建立相关的管理方案,加入并补充到危机管理数据库和信息系统中。目前国内的危机管理信息系统,大多数还停留在静态文本管理阶段。有少数建立起预案信息系统的,也多是基于规则推理的系统,系统建立和维护困难,并且不具有自动的学习能力。而基于案例推理与基于规则推理两种技术相结合,来建立智能高效的紧急预案信息系统,这不仅使系统的建立和维护较以往变得容易,更使得系统的运行效率得以较大提高,呈现出更强的智能化特征。根据供应链危机管理信息系统发出的预警信息,供应链成员企业就可以对危机事件的发生进行充分的准备,提早预测各种不可靠性的损失程度,制订应对危机事件的应变措施。可见,供应链危机管理数据库和信息系统的建立能够起到培训和预警的作用,对供应链危机管理的顺利实施具有很重要的意义。

最后,危机发生后要正确应对,善于总结经验教训。在危机难以避免和转嫁的情况下,正确应对危机,就能将损失有效地控制在可接受的范围内。在危机事件出现后,要运用各种工具,对损失的后果及时进行补偿,促使其尽快恢复,使供应链免遭解体。

参考文献:

第8篇:企业供应链管理案例范文

[关键词]供应链金融;激励监管;演化博弈

[DOI]1013939/jcnkizgsc201717193

供应链金融以供应链核心企业的信用为担保,转变银行信用评级方式,从以主体评级为主转变为以债项评级为主,降低了中小企业的贷款门槛。区别于传统金融模式,供应链金融中银行将质押物的价值评估、日常管理、出入仓监督等监管业务外包给第三方物流,通过其对质押物的严格控制保证信贷操作的封闭性。第三方物流企业监管的能力和意愿直接影响到银行信贷的回收,银行有必要对监管方和借贷方施以合适的奖惩措施,以其外在的驱动力促成监管方与被监管方在博弈关系中达成合作共赢。

1文献回顾

2007年胡跃飞[1]提出被学界广泛认可的供应链金融概念:供应链金融是银行根据特定产品在供应链上的真实贸易背景和供应链主导企业的信用水平,以企业贸易行为所产生的确定未来现金流为直接还款来源,配合银行的短期金融产品和封闭贷款操作所进行的单笔授信额度方式的融资业务。

供应链金融中各参与主体的博弈研究是基于供应链金融的融资模式,在不同约束条件和特定背景下研究各参与主体的行为选择,从博弈内容可以分为四个研究方向:一是从合作视角去探究参与主体的合作竞争机制。马娟、万解秋(2015)[2]从异业协作视角分析了银行和第三方物流的合作机制,认为双方博弈是否能得到最优策略取决于一方退出对另一方造成损失的大小。二是针对各参与方的融资决策行为展开的博弈分析。弯红地(2008)[3]通过银行、核心企业与中小企业的博弈,证明了核心企业是否担保是供应链金融得以实现的基础,银行需要与核心企业保持紧密的合作关系。肖奎喜、徐世长和熊剑(2009)[4]在供应链金融的银企博弈中引入了麦克米伦“融资缺口”和“协议利率”的概念,研究了中小企业的融资决策和理性突围问题。三是不同供应链金融业务模式下的博弈分析。严广乐(2011)[5]在其研究中运用博弈方法分析了供应链金融融资方式的有效性,认为在供应链金融融资系统中引入第三方物流对中小企业扩大融资规模,银行缩小信贷风险,提升物流企业产品附加值都起到了积极作用。四是对博弈增加特殊的约束条件后对博弈行为选择变化的探究。罗勇、陈治亚(2015)[6]认为在监管合同中增加奖励和惩罚措施,纳什均衡点将远离原点,第三方物流和借贷企业将以更大概率选择合作。综上所述,现有研究主要集中在银行是否借贷,借贷方是否违约,核心企业是否担保这几个范畴,少有针对供应链金融中监管方与被监管方的博弈研究。有鉴于此,本文运用有限理性的演化博弈方法,分析在不同的激励方式下第三方物流企业与借贷企业的行檠瘛

2供应链金融中的“委托―”问题

“委托―”问题是经济学研究的重要课题,由于信息不对称和双方目标函数不同,方凭借信息优势极易在委托关系中产生逆向选择和道德风险。经济学的激励理论是将方和委托方的利益协调问题转化为激励机制的设计问题。20世纪80年代初,激励理论被应用于监管领域,衍生出了激励监管理论,该理论在信息不完全的分析框架下进行研究,克服逆向选择和道德风险的有效激励机制。

供应链金融业务模式中的融通仓和保兑仓业务,在实际操作中会涉及区别于一般融资模式的特殊参与者――第三方物流企业。银行由于其业务能力限制,不能对货物类的质押物做出准确估值,也不能在质押期间对这些质押物进行日常管理,而货物类质押物稍有保管不慎就会产生价值损失,有鉴于此,将此类业务委托给专门从事仓储的物流企业是最好的选择。此外,在封闭的信贷操作中,物流企业需要依据银行指示,凭借自己的专业团队和信息系统,实现交易行为和程序的实时准确控制以及对物的精确管理,实际上承担起了供应链金融业务中的监管和贷后风险控制的职责。在供应链金融中,银行属于委托方,第三方物流企业属于方,依据“委托―”理论,双方目标函数不同掌握信息的优势不同,必然会产生道德风险,物流企业在收货、放货、保管、盘点、启动质押、解除质押、权证审核等流程中是否尽职监管,直接影响到银行封闭性信贷操作的实施。银行可以设计一套针对方的有效激励机制,防范第三方物流的道德风险。

3监管方与借贷企业的演化博弈模型构建

31演化博弈

演化博弈放松了传统博弈论中“理性人”的假设,分析框架建立在有限理性的基础上。有限理性下的博弈方不会在一开始就得出最优策略,而是通过学习和试错一次次调整,最终得到动态稳定均衡解。

32博弈模型的基本假设

321博弈双方及其行为选择

博弈双方是第三方物流企业和借贷企业。第三方物流企业可以选择严格监管或不严格监管;借贷企业的行为选择是投机或不投机。

322博弈策略及参数设置

如果监管方选择严格监管,贷款企业选择不投机,则双方获得自己的正常支付πL和πS,πL的构成为银行此项贷款所获得利息与物流企业监管费率的乘积,再减去物流企业的监管成本,πS的构成是贷款项目的收益减去付给银行的利息再减去其项目成本;如果监管方选择不严格监管而贷款企业选择投机,则贷款企业获得投机收益US,投机收益来源于贷款企业欺骗银行所谋取到的超额收益,监管方由于监管失职形成一笔损失FL,在不考虑银行奖罚的情况下,FL为因其名誉受损,失去银行长期合作机会的潜在损失;如果监管方选择严格监管借贷企业选择投机,此时投机失败,借贷企业付出投机成本SS,投机成本是贷款企业为便利其投机掩监管方耳目而付出的成本,一旦投机被发现这部分成本就损失掉了,此时监管方支付不变化;如果监管方不严格监管借贷企业不投机,此时监管方搭了贷款企业不投机行为的便车,增加了一笔额外收益UL。为进行演化博弈分析,假设在第三方物流企业群体中选择严格监管的企业比例为X,不严格监管的比例为1-X,借贷企业群体中选择不投机的比例是Y,选择投机的企业比例为1-Y,X(t),Y(t)均是时间t的函数,X和Y随时间的变化而变化。

33不考虑激励措施下的监管方与贷款企业博弈

给F(x)求导[SX(]dF(x)[]dx[SX)]=(1-2x)[y(UL+FL)-UL](5)

此时有两种情况:当y>[SX(]UL[]UL+FL[SX)]时,x=1是为演化均衡点,即监管方群体趋于严格监管;当y

复制动态模型反映了监管方的策略行为选择过程, [SX(]dx[]dt[SX)]表示随时间变化,监管方选择严格监管的变动速度, [SX(]dx[]dt[SX)]>0时监管方选个严格监管的概率会增加,反之减少。

同理可得,借贷企业不投机的复制动态方程是:

F(y)=[SX(]dy[]dt[SX)]=y[ES(不投机)-ES[DD(]-[DD)]]=y(1-y)[x(SS+US)-US](6)

x=[SX(]US[]US+SS[SX)]时,F(y)0,此时y的任何取值都是稳定均衡状态;当x≠[SX(]US[]US+SS[SX)]时,令F(y)=0,则y=0或y=1时取得稳定状态。

给F(y)求导[SX(]dF(y)[]dy[SX)]=(1-2y)[x(US+SS)-US](7)

此时有两种情况:当x>[SX(]US[]US+SS[SX)]时,y=1是为演化均衡点,即借贷企业趋于不投机;当x

复制动态模型反映了监管方的策略行为选择过程, [SX(]dy[]dt[SX)]表示随时间变化,借贷企业选择不投机策略的变动速度,[SX(]dy[]dt[SX)]>0时借贷企业选择不投机的概率会增加,反之减少。

34激励方式一:对借贷企业施加惩罚

在银行的信贷合同中,借贷企业不投机是其应当履行的义务,反之投机行为必须受到惩罚,在二者关系中只有惩罚不需要奖励。相较之下,银行对监管方的激励措施则必须有奖有罚。从银行的成本考虑,如果银行可以绕过第三方物流的监管,那么银行就失去对监管方施加激励措施的动力。当贷款企业存在投机行为时,不论投机是否成功,银行都会对其罚款,罚款金额为T。监管方支付不变。

35激励方式二:对第三方物流企业施加奖惩

借贷企业是否投机有明确的判断标准,但第三方物流是否尽职监管则很难判定。当借贷企业选择投机而监管方选择严格监管时,判定为投机失败,此时银行对第三方物流企业给予监管奖励K,反之若借贷企业选择投机监管方选择不严格监管,则投机成功,银行施加失职惩罚T。其博弈矩阵变动见表3。

(3)K≠0,T≠0即同时存在奖惩时,当y=[SX(]T+K+FL[]T+K+UL+FL[SX)](11),F(x)0,此时x的任何取值都是稳定均衡状态;当y>[SX(]T+K+FL[]T+K+UL+FL[SX)]时,x=1是为演化均衡点,当y

4博弈分析

41增加激励措施对监管效率的作用

按照方案一增加激励措施后,博弈仍然不能实现演化稳定均衡,但在x的分母中增加了惩罚T,此时相位图中与Y轴平行的x直线可以向左或向右移动,如果x向左移动会增加相位图右上角博弈双方同时选择1的面积,即方案一中的x若小于不激励时的x,则双方选择(严格监管,不投机)策略的概率就会增加,此时US

方案一、方案二都可以促使博弈双方以更大的概率选择(严格监管,不投机)这一最佳选择,且因为两个方案激励对象不同,所以两个方案互不影响不能比较孰强孰弱。如果两个方案二选一则银行倾向于选方案一,两个方案同时使用则效果更强,由于可控制的参数更多实际操作性也比单独使用一种方案好。

42奖励策略和惩罚策略之间的比较

在方案二中,分别考虑了T=0,K=0,K=T,K≠T几种情况,计算可知,如果只考虑单一惩罚或单一奖励,K=T时效果一样,如果K≠T,对y=[SX(]K+FL[]K+UL+FL[SX)],y=[SX(]T+FL[]T+UL+FL[SX)]相减作比较,得到:若K>T则直线y向上移动,此时选择严格监管的第三方物流减少;若K

5结论

本文用演化博弈模型探讨供应链金融中的监管博弈行为,并在博弈中增加奖励和惩罚的激励机制,分析了博弈中的参数,通过三种激励措施间的比较,得出以下结论:第一,第三方物流企业与借贷中小企业之间的博弈不存在演化稳定均衡解,两者之间的博弈是循环往复的过程,即使加入奖惩措施也不会改变;第二,添加激励后,博弈双方更趋向于(严格监管,不投机)的最优策略,供应链金融中监管效率提高,有利于信贷回收;第三,选择激励措施时,若只考虑对博弈双方中的一方施加激励,则对借贷企业施加激励对银行更有利;第四,同时对博弈双方激励比单独对一方激励的效果好,激励措施中奖罚并举的激励效果优于单独奖励或惩罚,奖罚数额不一定相同,惩罚大于奖励的措施效果更好。

参考文献:

[1]胡跃飞供应链金融――极富潜力的全新领域[J].我国金融,2007(22).

[2]马娟,万解秋银行与第三方物流合作供应链异业协作的演化博弈[J].天津财经大学学报,2015(3).

[3]弯红地供应链金融的风险模型分析研究[J].经济问题,2008(11).

[4]肖奎喜,徐世长,熊剑群态融资机理与路径演绎――基于博弈分析的中小企业融资决策与理性突围[J].财经科学,2009(5):39―47

第9篇:企业供应链管理案例范文

全球供应链的创新步伐持续加快,且完全没有放缓的迹象。随着“亚马逊效应”的崛起,公众对零售业,乃至所有行业的表现都赋予了更高的期望。企业的管理者常常问运营团队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企业的运行速度无法媲美电商巨头呢?虽然在制造业供应链中,实现当天或隔日配送仍不现实,但是几周甚至几个月的配送时间已经不为行业所接受。

得益于新技术和新想法的诞生,软件、硬件以及联网变得更容易获取,且价格也更加优惠。“技术”已经深深植根于全球供应链的各个功能领域。例如,与“技术”相关的演讲已经成为供应链会议的基调:机器人、自动驾驶汽车、电动货车、区块链、物联网(IoT)、以及其他使用移动技术的新领域……这些话题以不同的形式占据了此类会议的议程。我们无法预测这些技术是否只是一时流行的风尚。但是,可以确信的一点是:创新,哪怕是实验性的创新活动,已经成为供应链的必需品,而非奢侈品。

供应链潮流

谈及供应链的未来发展方向和潮流,行业思想领袖们往往会涉及到几个主题。虽然这一清单还不够详尽,但是可以预见的是,在未来几个月甚至几年内,以下领域将在供应链得到广泛的实际应用。

互联设备将在供应链落地生根。Infor副总裁Greg Kefer认为,作为所有高效供应链的核心,企业需要一个始终在线的全球计算机网络,以适应如今快速编变化的商业环境。这种网络非常重要,它有助于将供应链运营和广泛 的全球合作伙伴交织在一起,作为一个整体进行思考, Infor将其称为商业网络。最佳的案例便是家电领域的变革:现如今,电冰箱、照明开关和室内温度调节装置都已经实现联网,并可在手机app上实现控制操作。除此之外,物联网的影响也已经逐渐蔓延到了供应链:工厂生产线的新机器、新货车、新建的配销中心,甚至是堆场闸口都已经应用了物联网技术。新型机器现在已经能够将部件状态和运行信息传送到集中控制中心,使企业能够实现供应链监控;恒定的数据流能够为企业团队提供实时、详细、清晰的信息,协助后者进行快速调整,以确保顺畅的存货流转。

区块链依然是供应链的热门话题。在不久的未来,人们将看到区块链的实际使用案例。虽然“区块链”有巨大的潜力,但是它在供应链里大规模采用仍需一些时日。Infor网络部门GT Nexus总裁Kurt Cavano表示:“区块链是一个非常有创意的解决方案,但人们依然不知道它可以解决哪些问题。”根据Forrester的预测,区块链要到2025年才能实现商业可行性。话虽如此,各个企业的首席信息官还是难掩激动之情,一些企业也将与信息技术供应商开展合作项目,共同探索未来区块链在供应链的最佳使用领域。随着众多企业和新兴公司不断在这一领域作出尝试,可以想象,我们将很快见证一些切实可行区块链理念的诞生。作为一种未来的赋能技术,Infor正在对区块链进行仔细研究,主要研究它在验证货物或原料的可追溯性,以及在医疗保健领域保护医疗记录等方面的应用。

共享经济解决方案将会掀起物流服务变革。以爱彼迎(Airbnb)为例,众多企业已经证明了设计合理手机app的无限潜力。此外,优步(Uber)和其他公司已经在部署司机网络,以求使用优步司机的私人车辆,为客户提供包裹投递服务。虽然这一尝试目前还处于规划阶段,但是一旦取得实质性的成效,我们将很快看到个人司机驾驶私人货车或卡车等大型车辆,运送更大的货载量。先进的手机app和现成的商用传感器将会为供应商带来诸多裨益,为其提供更佳的可视性和更高的控制力。

供应链可视化将成为吸引众多分析人士的技术集中型领域。在过去20年间,可视化已经实现了与企业资源规划、运输管理系统、仓库管理系统、国际贸易管理、供应链规划、销售与操作规划等供应链技术领域的结合。

在过去几年间,Gartner一直致力于研究供应链可视化(SCV) “框架”。换而言之,SCV一直在朝技术集中领域的方向发展。一些公司甚至发布了SCV潜力征求建议书,且成熟的实施方案也产生了巨大的投资回报。

供应链技术

如果企业现在不积极适应变化,它们很快就会遭遇阻力,甚至面临破产。从某些层面来看,凭借自身在供应链领域的优势,现有的市场领导者依然能够领先那些极富创造力的新兴公司。因为一些“旧世界”的操作规范仍然根深蒂固,且影响着制造业和运输业。但是,有远见的企业会勇于投资或测试上述创新想法和其他新领域。因为只有这样,企业才能获得创新能力,从而适应日新月异的时代潮流。作为ERP行业的创新解决方案提供商,Infor为各行各业提供了从供应链分析决策、计划到执行的全面供应链解决方案。基于Infor Xi技术,打通仓储、物流、财务等各个来源的数据,进行分析预测与高效的执行,实现全球化的可视化的供应链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