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公务员期刊网 >> 论文范文 >> 农业论文 >> 环境治理论文 >> 正文

生态环境治理中产业竞争结构最优选择

摘要:本文主要通过研究四种市场类型下各个企业对于其所处产业竞争结构所作出的决策以及这项决策将会对生态环境及资源消耗所产生的影响为切入点。在宏观角度上,明确政府在针对不同的市场类型时应当如何选择特定的税收政策。本文的结论是在企业不存在定价能力或者定价能力极弱的市场类型中,政府为避免因厂商的盲目生产而产生不必要的环境破坏及资源消耗,应当这种产业竞争结构的厂商实行高税收策略;在厂商定价能力较强的市场类型(即寡头垄断市场)中,政府可以采取与厂商协商的方式,以企业的提价减产为条件对其实行低税收策略;在完全垄断市场中,政府在最初就会给予最优惠的税收政策。

关键词:市场类型;税收政策;定价能力

一、我国经济快速增长及伴随的污染问题

中国自1978年实行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实力以及综合国力都取得了飞速发展,最为代表性的指标即国内生产总值(GDP)长期保持稳定的高速增长。虽然我国经济已经转变为“新常态”阶段,GDP增速由高速转化成中高速,但由于我国GDP总量的不断扩大,其发展态势仍十分强劲。与此同时,经济发展也带来相关问题,包括中国经济过热问题、资源的运用与环境保护的可持续发展问题、区域发展不平衡问题、劳动者就业与失业问题、贫富差距扩大等。个人认为在上述问题中,资源的运用与环境保护的可持续发展问题是最为明显与棘手的,其他几项问题基本可以通过政府加强上层建筑的设计来改善或解决,但资源及环境问题如果不能及时解决将是不可逆转的过程。中国政府此前大多实行“先发展、后治理”的发展理念,即以资源的高消耗和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来发展经济,近年来全国性环境恶化,如华北地区的雾霾、华东地区多发的洪水证明了这种观念的不可取性。中国政府也逐渐转变发展理念,提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征税是政府进行宏观调控,推动产业结构安排的一个重要工具,因此,对于不同竞争结构下的企业实行不同的税收政策对于我国的可持续性发展具有重要的积极意义。

二、不同产业结构下政府税收制度的选择

在西方经济学中,通常以市场上厂商的数目;厂商所提供的产品的差异程度;单个厂商对于市场价格的控制制度;厂商进入或者退出某个行业的难易程度为划分标准,将市场分为完全竞争市场、垄断竞争市场、寡头垄断竞争市场、完全垄断市场四大类型。在普遍认知中,完全竞争范式已深入人心,经济理论界推崇自由竞争,认为只有竞争才能提高企业竞争力和增进省会福利,并将竞争与垄断对立。其典型代表就是古典经济学。但也随之出现了质疑的声音,认为完全竞争市场并非理想状态,垄断也并不全是消极影响。

(一)完全竞争市场下的税收策略

处于完全竞争市场中,各个厂商所提供的产品基本上属于同质化产品,因而参与的厂商不享有定价权,且对于各种外部性的影响,例如市场价格下跌、政府税收政策的变化都是被动接受者,不存在对于各种影响因素做出反应的能力。至多是不断优化自身,提高自身竞争力与抗压能力,不会被市场所淘汰。其典型代表为各种易消耗品,例如牙膏、纸巾。通过对现实生活的观察,存在于完全竞争市场中的多为动力密集型这样的低端产业。在西方经济学的理论中,完全竞争市场被视为市场结构的典范,即更有效率,能使企业更具优势。但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这种观点并非完全正确①。在没有外部条件的限制下,企业会不断地提高自身的产量以达到生存的目的。当企业的产量不断提高,那么社会的总供给就会随之增加。在社会生产力低下的时代,社会的总供给明显小于总需求时,完全竞争市场对于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且企业的生存环境也是良好的,不存在产品滞销的情况。例如第一次工业革命时期的产品供给。但当社会总供给明显大于社会总需求时,企业依旧会增加产品供给,尤其是在没有外部限制的情况下,例如企业不需要为其产生的污染负责时。现阶段中国的部分低端产业明显处于供过于求的现状,那么企业的过量生产大大加速了污染的产生和资源消耗。当整个行业处于饱和过剩时,各厂商的利润空间因为营业收入下降、成本上升而逐渐被压缩。政府理论上应当在此时实行低税收政策来缓解厂商的生存困境。但是,此时更应该考虑企业由此带来不必要的环境污染和资源消耗。因此,政府面对完全竞争市场中具有明显产能过剩的产业,不但不可以实行低税收政策,反而应当从行政、税收、法律等方面加速这种粗放型经济发展方式的淘汰。即通过外部限制,加强对于企业的产量控制,避免因为完全竞争造成的不必要的环境污染和资源消耗。

(二)垄断竞争市场下的税收策略

在垄断竞争市场下,各个厂商所提供的产品存在部分差别,所以各个厂商享有一定程度的定价权,对于各种外部性影响可以做出一定的反应。最直接的做法就是进行成本转嫁,即让消费者成为最终的价格承担者,以此来保证自身获利空间。但是,厂商进行额外的成本转嫁的限度是自身产品对于其他厂商的差异化程度,而且是消费者愿意为之“买单”的正向差异(即好的差异)。在此以智能移动终端行业(侧重手机)为例。该行业中不乏苹果、三星、华为等行业翘楚,也有小米、OPPO、vivo等新创品牌。各个厂商的产品或多或少都存在差异性,例如苹果手机的处理器及其iOS系统是其最大特点,三星的屏幕是其独特之处。当三星依仗其屏幕的独特性而选择定价大幅超过同级手机的价格时,消费者就会考虑是否值得为这项差异性买单。个人认为在垄断竞争市场下,各个厂商对于市场的定价能力极其有限,且厂商的经营目标之一就是不断提高自己的市场份额,使得市场往寡头垄断市场的形态转变。通过对于现实经济生活的观察,垄断竞争市场中企业进行竞争最常用的手段包含两种:其一是价格战,即不断降低自家产品的售价,达到排挤对手的目的;其二是加强自身产品的差异性,达到“人无我有,人有我优”的局面。在这样的环境中,效益差的企业会逐渐被市场所淘汰,客观上帮助产业结构的升级。但是,企业的盲目扩大生产可能对于企业自身而言是有益的,但同时企业的行为客观上加速了环境污染及资源消耗。政府的正确做法是在确保普通消费者可以正常的拥有优质产品的前提下,对该行业实行宏观调控。具体做法就是利用高税收、法律、行政手段等外部限制性条件制约厂商的无序扩张。让市场优胜劣汰,对厂商的生存与否作出判断。

(三)寡头垄断市场下的税收策略

在寡头垄断市场下,这种市场类型的特征是市场中存在的厂商数量只有几个;其提供的产品可能存在差异;进入或者退出有较高的限制。其中,对于提供的产品可能存在差异,个人的理解是依据不同行业进行区分,例如在中国的石油化工产业中,只有中国石油和中国石化,这两家厂商所提供的产品基本无差异(同标号下的油品不视为产品差异);在中国的汽车产业中,有一汽、长安、东风、长城等汽车厂商,各个厂所提供的产品虽然都是汽车,但是存在明显差异。从行业的成熟度来看,出现寡头垄断市场的主要原因是竞争与完全垄断两者的完全折衷,大多是市场选择所形成的。寡头垄断市场在现实生活中普遍存在,在这里要说明的是寡头垄断市场不代表竞争的降低,反而是各个厂商之间的竞争更加激烈。这也证明寡头垄断市场的效率是非常高的,侧面反映出了这种市场结构对于经济发展的重要性。本段前文中已经说明垄断市场的基本特征,所以在这种市场结构中各个厂商都享有相当程度的定价权。可以将其视为卖方市场,消费者在其需求范围之内只能接受厂商的定价,不论其愿意与否。中国的古语“物以稀为贵”可以为厂商的定价提供思路,同时也为政府制定税收政策提供了考量。当厂商拥有较强的定价权时,厂商没有诱因会扩大生产,即不会实行薄利多销的政策,因而厂商往往会控制某种商品的产量,通过调整产品的价格,保证自身的盈利能力不会下降,甚至获得高于原有获利能力的可能。我们可以认为企业自身认同这种做法,而且由于产出的减少,对于环境的污染及资源消耗理论上会降低,这对于政府也是十分乐于接受的。通过数学推导,证明在理论上存在保证政府税收稳定,企业收入又不会减少的双赢局面的可能性。具体做法是政府在寡头垄断市场中,与厂商约定,企业减少相应某种商品的产量,以自身拥有的定价能力提高这该种商品的销售价格;同时政府实行低税收政策,从而保证厂商和政府的收入不会明显低于原先的收入,甚至可能高于原先收入。以奢侈品厂商为例,奢侈品的消费人群多为富人阶层,由于其财富的极大丰裕,他们的需求曲线一般不会受到价格波动的影响,产量越少、价格越高的反而更能激发富人的购买欲望。例如法拉利的LaFerrari(拉法)全球限量499台,中国国内官方售价2200万人民币,但现在其身价已经升值至少一倍。不过,奢侈品价格变化对于中产阶级的购买能够产生较大程度的影响,会过滤掉部分消费者,在某种程度上符合我国所倡导的“以勤俭节约为荣”的价值观。当然,在这里要说明的是,实行这种税收策略的行业不应当涉及医疗卫生、教育等具有公共产品属性的产品,就目前我国的实际情况而言,我国必须加强公共产品属性厂商的扶持力度,包括实行低税收策略。

(四)完全垄断市场下的税收策略

在完全垄断市场中,厂商的数量只有一个,因而这个厂商拥有绝对的定价权,但因为其提供的产品通常具有公共产品的特点,导致完全垄断市场会受到严格管制,或者称为被本国政府所垄断。所以,在完全垄断市场下,政府的做法通常是给予大力度的扶持,支持其发展,使其尽可能更多的为国家和人民创造利益。以我国铁路为例,中国的铁路建设是典型的完全垄断市场,全国只有中国铁路总公司一家企业参与运营(其性质为国有独资企业)。中国政府也在各个方面为其发展提供便利。因此,政府与厂商基本上处于同一立场,更直白地说厂商就是政府意志的执行者,政府基本上都会给予最优惠的税收政策。

三、结语

我们以环境保护为出发点,分别分析了在完全竞争市场下,垄断竞争市场,寡头垄断市场,完全垄断市场这四种情形下政府应当选择合适的税收政策情况。个人认为在环境保护方面,完全垄断市场和寡头垄断市场这两种市场竞争结构可能相对于完全竞争市场和垄断竞争市场更具有积极意义。综上所述,政府若从环境保护与延缓资源消耗的角度出发,则必须在企业不存在定价能力或者定价能力极弱的市场类型中(即完全竞争市场和垄断竞争市场),政府应当对厂商实行高税收政策,即通过外部性条件限制企业的盲目生产;而在厂商定价能力较强的市场类型(即寡头垄断市场)中,政府可以采取与厂商协商的方式,以企业的提价减产为条件实行低税收策略,需要重申的是具有公共产品属性的行业不适用这样的税收政策;在完全垄断市场中,政府在最初就会给予最优惠的税收政策。我国经过四十年的改革开放发展,社会生产力得到了极大的提高,但部分产业已经出现了产能严重过剩的现状。同时,生态环境遭受较为严重的破坏,部分自然资源呈现捉襟见肘的窘境。这对于我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是极其不利的。并且,各个行业的集中度不断提升,正处于逐步向寡头垄断市场形态过渡的重要阶段。目前我国正处于供给侧改革的关键阶段。政府通过对不同市场类型及其行业选择不同税收政策对于我国经济发展的可持续发展和环境保护、延缓资源消耗具有重要意义。

作者:李家辉 陈建印 单位:温州商学院

阅读次数:人次

  • 上一篇论文:
  • 下一篇论文: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