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期刊网 论文中心 正文

现代舞和现代中国舞两个概念异同

现代舞和现代中国舞两个概念异同

【摘要】中国现代舞与现代中国舞作为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前者中国现代舞,是有着“中国”这一前缀条件的,是中国舞蹈艺术范围内的现代舞;而后者以现代化社会背景为基础,是现代化影响下的新生舞蹈种类,其概念的范围较大,囊括了全世界现代化的舞蹈新生发展。二者在概念上有着完全不同的定义,本文结合具体案例进行对比分析,直观比较二者的区别,帮助舞蹈学习者更好地理解这两个概念。

【关键词】现代中国舞;中国现代舞;异同;对比

一、中国现代舞与现代中国舞的发展历史

(一)中国现代舞

如果从吴晓邦先生将现代舞带入中国算起,从一九三一年至今已有九十一年的历史,但是现代舞在很长一段时间的发展状态只能说是岌岌可危,所以要真正地说中国现代舞的起始,应该是以一九八七年广东舞蹈学校现代舞大专班的建立为起始的。时至今日,社会大环境下的中国现代舞已经成为舞蹈艺术家们反思前卫和传统、重构当代审美视角的不可或缺的形式之一。随着社会大众审美层次和审美意识的变化,当代中国现代舞大致可以被划分为六个门类:1.感情派;2.社会派;3.动作派;4.即兴派;5.新民族派;6.实验派。这些类别是基于当代舞蹈的特点及风格类型而划分的,以其舞蹈艺术作品的风格类型诠释,直观地向观众展示作品创作者的审美意图。感情派以许一鸣的舞蹈作品《独自等待》为代表,通过舞蹈动作的表现向观者传达情感,以舞蹈内容给其带来情感上的共鸣;社会派以李捍忠的作品《满江红》为例,从社会实际生活中汲取营养,观察社会现状,以现代化的舞蹈动作来展示对社会的认知;动作派以刘琦的《须弥芥子》为代表,将舞蹈情节内容的表达结合舞蹈动作的编排,梳理动作逻辑结构,给观者带来直观的视觉享受;即兴派顾名思义就是以当下的想法表现自由形式的一种舞蹈风格,其作品以乌宏志的《一步之遥》为例,结合舞者的自身理解,以自由的舞蹈动作来进行即兴舞蹈创作;新民族派以舞蹈情节和内容来展现民族风骨,以杨海龙的《画皮》为代表,该作品直观地给观众展示了新民族舞蹈的特色风格;实验派舞蹈风格以汪圆清的作品《白夜》为代表,其以传统风格为作品创作的出发点,以此对传统风格进行现代化的再创造。从以上中国现代舞的六个门类的对比中我们不难发现,虽然风格不同,但是在某些方面都有一些共同点,创作者们都从自省的方式出发来看待现代文化和传统文化,这样一种方式从自我角度展示了草根经验和边缘经验等。这也就变相扩大了中国现代舞的受众,使之更加本土化。

(二)现代中国舞

现代中国舞是基于现代化社会环境下的对中国舞的全新认知,简单来说就是通过现代化的理解,对中国舞进行创造性思维的编排,这是中国舞在当代环境下散发出新光芒的一种形式。通过对中国舞的传统形式的创新发展并结合现代化的审美意识,在此基础上对舞蹈进行创新式设计,以现代舞的新兴审美意趣与传统舞蹈的意境美相结合,使其舞蹈作品既具有现代审美风格,也体现传统中国舞蹈的意蕴境界。从其艺术形式及艺术价值来看,现代舞大都是以舞蹈创作者的艺术化思想情感与舞蹈形式相结合的,在极高的形式技术基础上以富有情感思想的理念融合统一,使舞蹈艺术作品既有独特性、前卫性,又涵盖了极高的审美价值。此种形式的舞蹈作品,既有对社会、艺术、思想、情感环境的统一,又有传统舞蹈的深厚文化内涵寓于其中,使得作品有着非主流性质,它因极高的艺术性质而很难被大众所欣赏,这种艺术家审美风格往往是孤独的、寂寞的,作品的艺术价值和深层内涵很难被社会大众所理解。以重庆市歌舞团的原创舞蹈《丽人行》为例,该作品是具有典型代表性的中国传统写意风格的现代中国舞,它通过对唐代舞蹈艺术进行还原,结合现代审美创作出富有中国传统舞蹈艺术风格的现代作品。现代中国舞的艺术价值符合当下时代社会大众审美意识,其以独特的艺术风格及表现形式为观众带来具有传统意蕴又与当下现实艺术结合的舞蹈作品。与中国现代舞相比,现代中国舞有着更加现代化形式的艺术风格,它既蕴藏着现代艺术形式的特点又不缺传统文化意义,能够满足大多数人的娱乐需求,又能表达出舞蹈创作者的深层思想感情。它既是时尚的、主流的、大众的,也是积聚中国舞蹈的传统文化性意趣的,《丽人行》的舞蹈思想在此方面有着明显的体现,不仅仅集聚了现代主流思想,也体现了唐代舞蹈艺术思想。它在艺术形式上以改良为形式基础,在唐代舞蹈的基础之上与当代审美艺术相结合,是其不求颠覆的再创作形式。该作品没有过于强调现代社会大众所普遍喜爱的“独特的艺术性”这一系统化观念,而纯粹以唐代舞蹈的艺术形式进行加工,在其基础上进行细化调节和编排,其舞蹈作品中糅合了当代舞蹈样式,以此表达作品的深层文化内涵。所以说现代中国舞没有一味追求所谓的标新立异和独具一格,不讲究纯粹的原创和创新,而是继承和革新,在继承传统文化的基础上赋予其新的样式从而得以创新。综上所述,现代中国舞与中国现代舞在特定意义上均是来源于当代西方艺术思潮的舞蹈艺术形式,因此二者有一定的同一性,但又因为时间节点与创作题材形式的细微差别致使其形成了差异化的特点。

二、中国现代舞与现代中国舞的共同点

中国现代舞与现代中国舞在一定基础上有着契合的共同点,二者均以现代化风格和审美观念作为舞蹈创作的方式,在进行舞蹈内容的表达和舞蹈创作时都遵循了现代主义风格的原则。二者都是中国化的舞蹈,二者都有着中国舞蹈艺术的写意风格,都以舞蹈内容表现情感,对观赏者进行情感的传达,通过中国化的风格对现代形式进行综合,都是以中国传统文化为基础,再细分下去的舞蹈创作过程。王晓蓝老师写过:“从世界的角度来看,或许我们应该说,现代舞是现代社会中的传统,当代舞是当今所存在的但也包含现代。”以中国现代舞中杨海龙的《画皮》舞蹈作品为例,与现代中国舞作品《丽人行》进行对比,《丽人行》实质上就是一部古典舞剧,通过舞蹈意象和舞蹈语汇来展现唐代风貌,有效地将现代经验融入其中,创新了传统舞蹈语汇,围绕着诗圣杜甫来构建“一个人笔下的唐朝”。而作品《画皮》运用的是现代舞语汇,却借鉴了戏曲程式化的特征,扩大了身体语言的表现性,增添了叙事的假定性,所以《画皮》这部作品虽然属于现代舞,但是作品中舞蹈动作的质感和舞蹈所创造的氛围感都体现着中国元素的渗透。我们不难发现,二者都是通过汲取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精华部分,针对现代化审美风格从而进行结合,以现代舞蹈形式的编排基础和创作方式去结合传统中国舞蹈艺术,都是基于现代化审美的传统艺术再创造,因此,中国现代舞与现代中国舞在很大程度上是有着共通点的。

三、中国现代舞与现代中国舞的区别

但是,中国现代舞和现代中国舞作为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有着更多的不同之处。相对来说,中国现代舞更加注重对中国传统元素形态进行现代化运用,以重组创作来展示传统舞蹈艺术与现代舞蹈艺术结合;而现代中国舞则更加注重舞蹈艺术家创作时的体验与思想情感,艺术家与艺术系统,在二者相结合的情况下以舞蹈作品的形式表达出舞蹈的艺术思想及艺术样式和作品。因此,现代中国舞和中国现代舞从派生属性的不同思考角度来关注艺术和艺术样式的存在性。前者的现代是一个舞蹈时间分类的前缀,“中国舞”在现代是一个舞蹈类别的统称;后者的中国是一个舞蹈地域名称和分类的前缀,“现代舞”在中国是一个舞蹈类别的统称,类别不一样,区别很大。一个区别是中国民族民间系舞蹈特征强烈,只不过它的艺术局限性主要在于时代的因素——现代。而另一个区别是中国相对于古典芭蕾系传统舞蹈、民族芭蕾系舞蹈的传统民间舞蹈文化类别,它们在更多的意义上是针对现代中国整体的民族社会政治经济形势和创作者个人的特点来进行舞蹈创作与舞蹈表演,在这里,“中国”这个词既可以指一个区域,甚至也可以指创作者。所以,现代的中国古典舞应该是对现代中国传统民间舞蹈的一个统称,无论古典舞是什么类型的舞蹈,都应该是以现代中国的传统舞蹈文化来作为古典舞的基础,再细分研究下去,古典舞的动作形态大多以现代戏曲民间舞蹈动作形态为基础,训练的方式大多以古典的芭蕾动作形式为舞蹈基础,由现代戏曲民间舞蹈史论结合古代舞蹈史论又先后产生了昆舞、汉唐民族舞、敦煌舞三个分支,而现代中国的古典舞也通过这个分支发展出了身韵与舞蹈道具的民间舞蹈。现代中国民间舞蹈主要是在中国传统舞蹈文化的基础上逐渐融入了各个民族地区的传统民俗文化,民族系古典舞则主要是在此基础上融入了各个民族与传统宗教的民间舞蹈文化。上述舞蹈在学术领域上统称为中国舞,在其基础上以现代化元素融合的舞蹈形式则称之为中国现代舞。中国舞与其他舞种的区别不仅仅在于地区问题,还有一定的文化基础。通过新舞蹈艺术运动所产生的舞种被称为现代舞,它是相对于传统舞蹈而言的,无论是哪个国家的传统舞蹈,它最终都是由文化支配动作造型与结构的组成。现代舞最初诞生时没有固定的造型也没有固定的结构形式,它以一个时代为界限,反映了人的自我个性觉醒。一个讲文化,一个讲个体,差别显而易见。最重要的是,两种舞蹈对于美的概念不同,美的概念在现代舞中早已不是唯一的追求,而在现代美学中,美更不是至高无上的概念。因此,美或者不美,不应是衡量现代舞作品高低的唯一标尺。现代舞多虚实相生且内涵丰富。而在舞台上,中国舞舞者大多身着标志性的舞服,表演着与当地文化、风俗具有同一性的舞蹈,很多时候甚至是纯舞蹈或仅仅是歌颂或对身体的一种发泄、狂欢。本文以中国现代舞中杨海龙的《画皮》舞蹈作品为例,与现代中国舞作品《丽人行》进行对比,探析现代中国舞与中国现代舞的区别之处。《丽人行》舞蹈作品和核心内涵来源于《杜甫》选段,取材于诗圣“杜甫”的诗歌,以其极富特色的编舞、表演技巧和独特的艺术魅力,以虚实相生且内涵丰富的舞蹈编排,展示出唐朝“丽人”结伴踏春出行的场景,集合舞蹈动作体态表达以及富有盛唐特色风格的形式体现,向观众展现盛唐的辉煌。作品重现了杜甫所描绘的“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细腻骨肉匀”的画面,姿色娇艳的妃嫔形象和游春仕女形象映入眼帘。此种类型的现代中国舞与中国现代舞还是有差别的。以《丽人行》的艺术风格与杨海龙的《画皮》舞蹈作品作对比,《画皮》是从“形而上”的角度出发,虚实结合,对观众所熟悉的《聊斋志异》中的精华篇章《画皮》进行了全新解读,以“画皮容易画心难”作为舞剧的主旨,希望将对《聊斋》故事的新思考带给观众,该作品在故事的理解上开辟了另一条道路,在作品的建构中还融入了宗教元素的舞蹈文化,在虚实之间表达创作者的意图。所以,二者在舞蹈的主旨、思想以及情感表达上都有着较为明显的区别。

四、结论

现代中国舞与中国现代舞作为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虽然有着差异化的概念区别,但在舞蹈风格上又存在着一定的共通点,二者均以现代化风格和审美观念为舞蹈创作的方式,在进行舞蹈内容的表达和舞蹈创作时都遵循了现代主义风格的原则,但在定义上有着实质性的概念区别。中国现代舞和现代中国舞通过对现代化形式的融合,将其应用于舞蹈创作和舞蹈动作表达,向观赏者展示具有中国舞蹈艺术代表性的现代化发展下的中式舞蹈。

作者:廖雨瑶 单位:中南民族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