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公务员期刊网 >> 论文范文 >> 医学论文 >> 临床医学论文 >> 正文

临床医学五年制规划教材编写研究

[摘要]绪论作为一本教材的高度浓缩,统领该教材的核心内容。通过分析我国医学教材建设的研究现状,结合医学学科特点及医学课程体系特点,结合教师的教与学生的学,以临床医学五年制规划教材为研究对象,对该套教材绪论部分的编写情况进行描述,针对教材绪论现状提出参考建议,为中国医学教育之教材建设的发展提供参考依据。

[关键词]教材建设;临床医学五年制;教材编写

我国近代著名教育家陆费逵在《中华书局宣言书》中曾说过,“国立根本,在乎教育,教育根本,实在教科书[1]。”医学教材关乎生命,关系到医学科学的传承和人才培养,对教材编写质量进行严格审查至关重要,务必要引起政府和相关部门机构的高度警戒和足够重视。教材建设,是医学教育最具基础性的工作,是保障医学人才培养的最基本前提。作为课程教学内容核心载体的教材及其编写,历来被视为教材建设的重中之重。为此,改革开放之初,为切实提升我国医学教育教学的质量,人民卫生出版社(以下简称“人卫社”)在1978年组织编写了全国高等学校五年制本科临床医学专业卫生部规划教材(现在称之为五年制规划教材)。之后,分别在2001年和2005年出版了七年制和八年制的规划教材。这些教材的诞生及其持续性的更新与丰富,对于塑造医学生全面人格的以及帮助其适应新世纪医疗卫生发展的需要[2],起到了强有力的作用,推进了我国医学教育教学的发展。目前,进入以质量提升为核心的高等教育改革第三个阶段,无疑对教材建设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编写高质量的教材是提高教育教学水平的关键[3]。本文以五年制规划教材为研究对象,以其“绪论”为例,以揭示医学教材的编写状况及现状,为日后医学教材建设的发展提供信息支撑。

一、研究内容与方法

我国医学院校目前采用的教材基本分三类,一是人卫社、高等教育出版社等出版的国家规划教材;二是以若干医学院校联合编写的教材;三是医学院校自编教材。鉴于医学专业五年制是我国医学教育的主体,而人卫社的五年制规划教材(以下简称“规划教材”)是我国医学教育领域起步最早、历史最悠久、修订版次最多的国家级规划教材且目前第8版教材使用最广泛,因此本文以2013年第8版教材作为研究对象。在所包含的53本教材中,按照其与医学相关性程度,纳入47本作为研究对象,对其绪论部分的内容与形式进行分析与评价。

二、研究结果与分析

(一)有无绪论部分。在所选规划教材中,发现有绪论的占78.72%,而没有绪论的占4.26%。而绪论作为教材的一部分是必须存在的,没有绪论的教材是不完整的。有的规划教材在正文之前并不是以“绪论”开始的,而是以“概论”、“总论”、“概述”、“导论”等开篇。因此需要对其内容做进一步的研读,并分析其与绪论内容的相关性。首先对冠以“概论”、“导论”、“总论”、“概述”部分的8本教材内容做一划分,与另外36本规划教材的绪论部分内容进行比较分析,发现这8本规划教材中有6本都回答了学科内涵或者定义;有7本规划教材介绍到学科的发展现状、简史以及发展趋势,因此,虽然这8本规划教材的第一部分非冠以“绪论”名称,但其内容结构与其他规划教材的绪论内容结构大致相同,只是名称不一致。

(二)绪论部分的内容与篇幅。教材的绪论是对学科及教材内容的概要性表述,具有导引和统领之功能,因此其结构格式仍然可以有一个最一般的框架。本研究统筹规划教材的绪论内容,将其归纳为八个方面的内容,涵盖规划教材绪论部分的所有内容,分别是:学科概念、定位、任务、研究对象、研究内容和范畴、发展简史和现状趋势、学习方法、学科特点,至此,一本教材绪论的基本框架渐渐明晰。另外研究发现规划教材的绪论内容篇幅差距很大,例如《医学统计学》,全文共235页,而绪论占据5页;《中医学》的导论部分占据25页;规划教材绪论篇幅平均水平在7页左右。因此,作为编者在编写绪论的时候,要从绪论的内涵,尤其是对于整本教材而言的功能出发,正确界定绪论内容与正文内容,使绪论的篇幅在整本教材中占据一个适中的比例。

(三)绪论部分内容的内在逻辑。从教材对教师的教学及学生的学习为信息支撑的功能分析出发,绪论内容的编写程序基本是首先交代本学科的学科概念、分类或其在整个临床医学教学中的定位;其次介绍本学科的发展简史和现状趋势,一方面体现了教材编写的时代性,另一方面可以使学生全面了解本学科的历史以及未来走向;再次通过介绍研究对象及其研究内容和范畴;最后部分教材中间还穿插着学习目标和方法,准确梳理绪论部分内容的内在逻辑,对于教或是学都无疑起到了推动作用,这也给教材编写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三、讨论及建议

(一)进一步提升对教材绪论内涵及功能的认识。由于学术界对教材绪论的写作要求或格式并没有明确规定,导致部分作者对绪论内容及其功能认识不准确,甚至出现有的教材绪论没有绪论的问题。以《医学导论》为例,作为一本解释医学发展历史,揭示医学目的的教材,却并没有绪论,但是对其正文内容进行仔细阅读,发现其第一篇内容虽然没有直接冠以“绪论”名称展开编写,但是其内容与其他有绪论的教材相比,其结构及作用大致相同,因此对于这一类型的教材,本文建议相关部门应明确教材绪论内涵及其功能作用,正确界定绪论内容与正文内容。

(二)进一步提升对规划教材编写的学术使命的认识。教材作为教学内容的载体,是学生学习之托,教师施教之据,是按照一定教育目标和学科特点组织起来的科学知识系统[4]。而在临床医学教育中多存在着以学科为中心,理论多实践少,学科横向联系少,基础临床前后脱节,学生专业意识形成滞后等问题[5],因此教材编写要从实际出发,做教书育人的先行者[6],充分发挥教材编辑这一神圣使命的作用。

(三)进一步确立对包括绪论在内的规划教材编写规范与统一要求。长期以来,我国教材研究的基础比较薄弱,专门化、系统化的研究体系尚未建立,本文以中国知网(CNKI)为检索平台,以“教材”、“教科书”、“高等教材”、“高等教育教材”、“高等院校教材”“医学教材”“医学规划教材”等为主题词,以2000—2019年为检索时间范围,展开文献检索工作。从文献查阅结果来看,检索主题词“教材OR教科书”,检索结果4358条;检索“高等教材OR高等教育教材OR高等院校教材”,检索结果1750条;而检索“医学教材OR医学规划教材OR医学教科书”时,检索结果878条。而以“教材编写规范”为主题进行检索时,检索结果68条;以“教材AND编写规范”为主题进行检索时,检索结果为29条。其中包含大量会议论文和课堂教学的文章,并且发现国内知名师范类大学,如首都师范大学、东北师范大学等高校对于中小学教材的研究比较深入,而对于高等医学教材的研究不足,另外在研究方法上,理论层面文献研究较多,教材比较也多是定性研究,缺乏系统的、科学定量的研究[7]。人教社生物编辑室主任谭永平曾发言,“只有做好课程教材研究,才能编好教材。编研一体,是成功的经验,也是实践的必然选择”。研究力量不足特别是高水平研究人员匮乏,缺乏联合协作、有效转化的研究与应用机制,导致教材研究总体水平不高、支撑能力不强,还不能适应新时代教材建设的要求。健全科学的教材编写标准规范是提高教材编写质量的基石,切实提高教材建设的规范化水平和保障。

(四)进一步加强对规划教材编写质量与水平的监控与督导。2017年7月4日,国家教材委员会建立,紧接着,2018年5月22日,我国第一个国家级课程教材研究专业机构正式成立,为推进教材建设提供了有力的组织保障。并且有助于推动整个医学界学术环境真正走向良性发展的态势、学术发展走上更加规范化的道路,切实改善目前医学界教材编写的现状。教材建设是一个长期而又艰巨的过程,面对中央的新要求和发展的新形势,医学教材建设还有很多“课”要补、有很多“坎”要过,需要准确把握新形势下教材建设的重点任务,把好教材建设的各个关口。只有不断对教材更新完善,使教材各个部分的内容更加规范,才能确保教材的先进性和时代性。

[参考文献]

[1]汪泽洪.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学内容对其他教学要素的影响研究[J].高教学刊,2016(9):111-112.

[2]郭永松.关于“医学教育是精英教育”的辨析[J].中国高等医学教育,2006(12):1-3.

[3]药蓉,刘燕,韩忠刚.新形势下高等医学院校教材建设和教材选用中的问题与思考[J].中华医学教育,2018(3):399-402.

[4]李丹,潘秋平,李全兴.医学教材编写中一些值得注意和思考的问题[J].医学研究与教育,2018,35(2):76-80.

[5]潘贵书.深化教学改革提高医学教学质量[J].中国高等医学教育,2007(11):55-56.

[6]尹继荣,唐蕾,刘瑶.教材的编辑应做教书育人的先行者[J].教书育人,2008(27):55.

[7]韩菲,鲁亚平,黄璐.我国中学生物学教材研究的文献计量分析[J].生物学教学,2016,41(1):69-71.

作者:周晴 于双成 张意 李忠彦 张梦林 单位:吉林大学公共卫生学院

阅读次数:人次

  • 上一篇论文:
  • 下一篇论文: 没有了